Thursday, January 25, 2007

七个矿井贯通劳勿与武吉公满山埃若污染地下水源两地遭殃

作者/本刊陈慧思 Jan 25, 2007 05:55:07 pm

力抗山埃背水一战(三,完)

【本刊陈慧思劳勿实地采访撰述】散布在彭亨州武吉公满新村和劳勿市区的七个矿井,贯通两地的地下水源一旦武吉公满新村的地下水源遭山埃污染,劳勿市区的地下水源也难逃一劫因此,武吉公满山埃采矿,不仅危及武吉公满村民,牵连所有劳勿市民。

根据前金矿业者、反对山埃采金委员会副主席黄金雄所述,1898年至1963年劳勿澳洲金矿公司在劳勿采矿期间,在劳勿市区和武吉公满新村留下了七个矿井;这七个矿井呈一条直线,从劳勿市区靠近中竞中学的劳勿井,直通武吉公满金矿区的马六甲井(左图)。

最令人担忧的是,矿工当年挖掘金矿时,在矿井每一百尺之处,就向横打洞取矿石,因此,相信七矿井已经由多条地下横洞打通;一旦武吉公满的矿井和横洞受污染,劳勿市的矿井和横洞也无可幸免。

1946年至1963年期间替澳洲人采矿的老矿工吴裕磷向《独立新闻在线》记者证实说法。他用客家话娓娓道来,在旁的村委兼反对山埃采金委员会委员洪维延为记者翻译:我们下到矿井下,在一百尺深的地方向横钻洞,金在哪里,我们就钻到哪里,横洞有的长二千尺。

黄金雄补充说:矿工在每一百尺深的地方就钻横洞,因此,劳勿地下层都被打通了,这些横洞深达1100迟。

他指出,由于劳勿地下横洞遍布,因此,一些地方容易地陷。他后来带领记者到沙班达中学(SM Shah Bandar)教员宿舍前,指出地陷的位置。地陷的位置与中竞中学附近的劳勿井相距不远。

看反对山埃采金委员会准备的手绘图,黄金雄和吴裕磷描述的地底情况就像一个个灌水的长格子(右图)。由于澳洲公司按照每一百尺即钻横洞的方式采金,因此相信劳勿井(Raub Well)、安德生井(Anderson Well)、新村井(Village Well)、佬花蓝井(Our Well)、新井(New Well)、拉礼井(Raley Well)和马六甲井(Malacca Well)的地下土地都已被横洞贯通;由于矿工的作业方式是金在哪里就挖到哪里,地下的情景想必不会像手绘图般呈规矩状,但相信也可粗略地勾勒出劳勿地下的情景。

环保组织对矿主投不信任票

从劳勿地下情景思考开来,武吉公满村民的担忧和疑虑,也应当是劳勿市民的担忧和疑虑。根据美国菲政府组织矿物策划中心(Mineral Policy Center)的科学报告,山埃需要借助阳光和氧气,以分解成为较无害的物质;山埃渗入缺乏阳光和氧气的地下水道,可在地下水中留存相当久,直接破坏地下水源。

马来西亚自然之友协会(Sahabat Alam Malaysia)协调员安努亚马目(M.S. Anuar Mahmod)接受《独立新闻在线》电访时也劳勿和武吉公满共有七个矿井,我们担忧,一旦采矿公司采用山埃采金,会造成严重的地下水源污染。

鉴于金矿公司将把含有少量山埃的水排入废矿湖,安努亚回应了一句:这会安全吗?就算是先进国也面对山埃采矿的危害,我们很难相信这家采矿公司会妥当地净化水源。此外,安努亚也担忧,金矿公司会排放超过安全剂量的山埃进入废矿湖。

一名不愿具名的大学地质学教授接受《独立新闻在线》电访时指出,金矿业广泛使用山埃采矿,使用山埃采矿的矿业者必须每日测量水质,以确保废矿湖水质的安全他认为,如果业者遵照既定的规则采矿,山埃采矿应该不成问题他也相信劳勿澳洲金矿公司有能力并且会尽全力确保山埃采矿符合当局定下的条规。

他说:矿地的寿命得视水质而定,一旦发生泄漏事件,他们便须关闭矿场。为了生存,业者必然会负责任地采矿。

记者提出,世界各地曾发生多宗山埃泄漏意外,村民的住家紧挨废矿湖,一旦意外发生,村民的生命和生活便会严重受威胁,村民是否应该承担这个风险?这名经常到劳勿金矿区考察的地质学家回应说:意外是意外,意外的事没法说得准。

从这名地质学家乃至发出批准信予采矿公司的彭亨州矿物及地质科学局(Jabatan Mineral dan Geosains Pahang)的回应看来,山埃采矿安全的前提是金矿业者照章行事,只要业者按照规矩处理山埃,山埃采矿便不会威胁周边环境和村民健康。但是,他们也都无法考量超出管制范围的风险以及回应深一层的问题:万一当局管制不严、业者没有照章行事,又或者,万一发生山埃泄漏的意外,与矿场毗邻的武吉公满新村该怎么办?

1992年迄今,世界上至少发生了九宗山埃泄漏的意外,其中不乏先进国。山埃泄漏影响巨大,一旦意外发生,整条河流的鱼类几乎都难逃死劫,其中1992年在美国卡洛拉多(Colorado)西南部发生的一宗氰化钠泄漏事件,导致Alamosa27公里的鱼类和其它河流生物全部死亡,净化河流的成本高达1亿5000万美元。

当意外有发生的可能性,而有关当局又没有风险管理概念,这是不是说,一旦意外发生,村民和劳勿市民的性命财产,就听凭天意处置?安努亚不满当局欠缺周详的考虑,他说:意外不发生则以,一旦意外发生,我们都束手无策。

应重新提呈环境评估报告

山埃是一种致命性化学物质,只需50200毫克或相等于一颗米的氢化钠(HCN,山埃的一种),就足以置一个成人于死地;面对三千村民和万千劳勿市民的存亡问题,当局不应掉以轻心。管制和执法不严是马来西亚公共机关的普遍现象,因此,将性命交托金矿公司的责任心和矿物局的监督管制,不足以化解村民心中的疑虑和担忧。

安努亚(右图)提出自然之友的立场和看法:金矿公司的环境评估报告在1997年获批,却在2007年才开始策划山埃采矿。1997年距离现在已经整整十年时间,周遭环境如住宅区、气候必然已经出现许多变化;测量土地、水源的科技与十年前也已不可同日而语,因此,我们认为,金矿公司必须重新提呈环境评估报告。由于山埃危害重大,当局应该限令金矿公司提呈详尽环境评估报告(Detailed Environmental Impact Assessment Report)。

他指出,自然之友与村民的看法一致,即山埃是一种剧毒物质,会严重危害人体健康,因此,我国政府应该立即着手研究山埃采矿的可行性,并且设立条规禁止山埃采矿。

自然之友此次也是武吉公满村民的主动接洽,才着手研究山埃采矿的问题。据悉,目前立碑采矿区SelinsingPenjom早已开始以山埃采矿,可是由于当地居民对山埃的危害性没有认识,山埃采矿的问题始终被蒙在鼓里。安努亚赞扬武吉公满村民主动关注山埃采矿事件,并且全情投入反对山埃采矿运动,令山埃采矿的问题开始获得社会的关注。

去年821日,由伦敦上市公司半岛金矿有限公司(Peninsular Gold Limited)拥有100%股权的劳勿澳洲金矿私人有限公司在村民毫不知情的情况下,成功取得彭亨州矿物及地质科学局(Jabatan Mineral dan Geosains Pahang)的黑纸白字批准,在武吉公满新村的金矿区以山埃采金。据悉。目前该公司已经筹措在这个紧挨武吉公满新村的金矿区建设山埃采金基建。

马华公会元老甘文华儿子甘泰耀(Andrew Tai Yeow Kam,译名)是劳勿澳洲金矿私人有限公司的创办人,也是半岛金矿有限公司的董事。部分村民置疑甘泰耀是否透过其政治势力,取得山埃采矿准证。

Wednesday, January 24, 2007

彭亨矿物局草率回函安抚村民

作者/本刊陈慧思 Jan 24, 2007 07:52:34 pm

力抗山埃背水一战(二)

【本刊陈慧思劳勿实地采访撰述】自从金矿业者获准以山埃采金之后,屋边风景怡人的废矿湖,成了缠绕江官权的梦魇。彭亨州矿物及地质科学局证实,含有少量山埃的水将排入废矿湖,任其在阳光的照射下自然消散。虽然稀薄的山埃危害微乎其微,但可能出现的管制和监督疏漏,加上世界历史上一再重演的山埃泄漏事件,却叫江官权怎么也放不下心来。

江官权家住武吉公满新村第74A号,其住家紧挨前人采矿时留下的废矿湖。武吉公满新村反对山埃采金委员会副主席黄金雄、数名委员和一些村民引领《东方日报》和《独立新闻在线》记者到江官权住家视察前先行告知:我们要去最靠近矿地的住家。

走入屋院,穿过铁丝网围成的篱笆之后抬头一看,水平如镜的废矿湖就乍现眼前记者不由得惊呼:原来这么近呀!

是的,采金的废矿湖就在江官权的屋边。儿女长大后,育有三男两女的江官权与老伴相依为命,在怡人的湖畔过着悠哉闲哉的退休生活。自从由马华公会元老甘文华儿子甘泰耀(译名)拥有的劳勿澳洲金矿私人有限公司(Raub Australian Gold Mining Sdn Bhd)获准在当地以山埃采金之后,美丽的湖畔旋即化为毒瘤,搅浑了江官权夫妇平静安逸的生活。

去年821日,伦敦上市公司半岛金矿有限公司(Peninsular Gold Limited)独资拥有的劳勿澳洲金矿私人有限公司(Raub Australian Gold Mining Sdn Bhd)在村民毫不知情的情况下,成功取得彭亨州矿物及地质科学局(Jabatan Mineral dan Geosains Pahang)的白纸黑字批准,在武吉公满新村的金矿区以山埃采金。据悉。目前该公司已在这个紧挨武吉公满新村的金矿区建设采金基建。

武吉公满新村村民获知山埃的危害后,成立反对山埃采金委员会,积极向外界传达求救讯息,筹集力量向山埃宣战。

浓度0.008%山埃导入矿湖

彭亨州矿物及地质科学局(Jabatan Mineral dan Geosains Pahang)总监祖基菲(Zulkifly Abu Bakar)在一封回复马来西亚自然之友(Sahabat Alam Malaysia)的信函中证实,该局已发出一封志期821日的批准信,允许金矿业者以山埃采金。这封批准信是按照1994年矿物开发法令》第10条款发出,为期一年一年后,业主可申请更新准证

根据他在回函中所述,业主将使用每公升350毫克(350mg/l)或相等于0.035%浓度的山埃液体从石渣中吸金,电解(electrolysis)以获取黄金;水槽中的水将循环使用,只有经过净化的水会被疏通到以前采矿时留下的废矿湖。

回函指出:导入废矿湖以后,废矿湖含有约0.008%的山埃;太阳照射,山埃的成份会越来越薄,并愈见消散。废矿湖的水将被重新利用来进行水槽的提炼程序。回函也说:山埃采金法广泛用于采矿业,包括先进国家。

这封官方信函尝试以全世界广泛应用太阳光会化解山埃告知居民山埃采金安全无害,可是却忘了提醒居民,先进国固然广泛利用山埃采金,但是山埃采金的悲剧却也在先进国接二连三地发生,对生态环境造成广泛破坏。他也忘了提醒居民,阳光缺席,山埃无法分解成为较无害的物质,而山埃分解成的较无害的物质less toxic)如阿摩尼亚(ammonia,又称氨)也会威胁鱼类生存。

山埃需要阳光和氧气以分解成为毒性偏低的化学物质,而我国是个阴天频仍的热带国家,因此是否适合山埃采金,实乃有待商榷。一旦山埃渗透入缺乏阳光和氧气的地下水源,也可以在地下水中留存相当久,对地下水源构成极大的破坏。

刮风嗅到山埃都会昏倒

虽然金矿公司欲导入废矿湖的山埃浓度偏低,但山埃是一种剧毒化学物质,即使少量足以致命,兼之马来西亚各领域经常出现管制疏漏、山埃泄漏事件在世界上亦周而复始地发生,因此武吉公满村民不敢掉以轻心。

根据科学家研究所得,只需50200毫克或相等于一颗米的氢化钠(HCN,山埃的一种),就足以致一个成人于死地。此外,根据美国环境保护机构(American Environmental Protection Agency)属下专研毒性的化学家哲里荷宁森(Gerry Henningsen)的报告,浓度达每公升40毫克至200毫克的氢化钠足以毒害哺乳动物,包括人类。

《独立新闻在线》记者到武吉公满采访时,在当地一间茶室巧遇一名在立碑县Selinsing及Penjom金矿区负责运输的矿工,听他叙述了一段骇人听闻的经历。

不愿具名的他向《独立新闻在线》透露,他和另两名同伴在矿区搬运矿石时,不巧一阵风从一个正以山埃沸煮矿石的大锅刮过,三人的神志即刻不受控制,立即昏倒在地。此外,他也透露,金矿公司从未向工人讲解山埃的毒害,也没有安排工人定期体检听闻山埃含有剧毒,他不禁无奈地说:我都不知自己已经吸进了多少毒……

搜寻山埃采矿的网络资料,山埃泄漏意外的例子垂手可得。根据美国一个专门发声抗议破坏环境的采矿业的民间组织Project Underground的资料,1992年迄今,世界上至少发生了九宗山埃泄漏的意外,其中不乏先进国。山埃泄漏影响巨大,整河流的鱼类几乎都难逃死劫1992年在美国卡洛拉多(Colorado)西南部发生的一宗氰化钠泄漏事件,导致Alamosa27公里的鱼类和其河流生物全部死亡,净化河流的成本高达亿五千万万美元。

美国蒙大拿州环境资讯中心网站指出,1982年起,该州50个矿地就释放了数百万加仑的山埃进入该州土地和地下水源,危害下游的居民和生态环境。经年忍受毒害的蒙大拿州的居民忍无可忍,告上法庭,最后法庭在1996年宣判居民胜诉,该家加拿大金矿公司也在第二年宣布破产。州民持续斗争,该州终于1998113日票选通过禁止山埃采金,成为继土耳其之后,世界上第二个禁止山埃采金的地区。

居民否认业主曾征求意见

祖基菲声称,业者已经针对山埃采金准备了环境评估报告(Environmental Impact Assessment Report),而目前矿场和乡村之间已有一个缓冲区。他也,批准山埃采金之前,业主、工程师、人民代议士、相关机构的代表、村委和村民代表已有了至少三次会面,以征求村民的意见。不过,受访的武吉公满村长和居民矢口否认此事。

村长兼双溪兰中学校长温敏祥说:我主动要求,金矿公司才和村委们举行过一场在餐厅召开的说明会,但是那次说明会也是在他们取得批准信以后。我们当时只是听他们讲解,没有任何承诺。

黄金雄(左图)也,是次在10月间举行的聚餐会根本就是个骗局,当时村委都对山埃毫无认知,且完全没有作出任何口头或书面承诺。

矿物局和村民的认知出现严重分歧,令人不禁置疑,矿物局是否仅仅听凭金矿公司一面之词,没有深入探讨和研究,就批准金矿公司以山埃采金

该局总监祖基菲回复环境之友的信函处处为金矿公司和发出批准信的决定辩护,没有设身处地地为村民设想。回函,武吉公满金矿小规模作业,阶段的作业重心是重新采集经已开采的沙石里头的细金。由于采矿初阶段采用的地心吸力采金法(kaedah gravity)无法有效采金,尚有70%的细金遗留在石渣内,因此,业主决定引进涉及山埃的Carbon-In-Leach采金技术,以便更有效地采金。

他没有明确交待马来西亚法律如何限制山埃采金,却指出,Carbon-In Leach的水槽将会由业者的南非合作伙伴负责开发,并说明南非是全世界最大的黄金出口国,且该合作伙伴经验丰富。

祖基菲声明,该局批准所有矿业者采矿的前提是,采矿方式必须为 当局接受,业者也必须提呈由注册矿业专业工程师所策划和发表的策划书,确保采矿活动安全、有规划和有效率,并把周遭环境纳入考量;该局批准武吉公满金矿区 业者以山埃采矿,原因是它认为该采矿活动将可安全、有规划和有效率地进行,并且也将采取相关措施,把采矿活动对环境的影响降到最低点。

黄金雄极为不满矿物局的回函,他愤愤不平地问:矿场这么靠近新村,距离育华学校只有300公尺、离医院只有一公里,为何矿物局会批准山埃采矿?不怕一万,只怕万一,导出的山埃份量纵然少,但它太靠近我们了,如果是相距很远就不怕。

记者走访武吉公满新村时,村民茶余饭后都在议论山埃采金的事,村里充斥了村民对山埃采矿的忧虑、疑虑和惶恐。类似把山埃采矿对环境的影响降至最低点的回应无疑是草率和缺乏力道的面对生死存亡的忧虑,村民有权获知更多详细的资讯。此番回应,如何能叫天天与湖为伴的江官权夫妇安心?

Tuesday, January 23, 2007

金矿用山埃离住家仅二公尺

作者/本刊陈慧思 Jan 23, 2007 06:04:52 pm

力抗山埃背水一战(一)

【本刊陈慧思劳勿实地采访撰述】彭亨劳勿县内的武吉公满Bukit Koman新村位处金矿区,名副其实遍地黄金去年杪开始,这个富裕安谧、享福百年的华人新村,山埃蓄势入侵,陷入了极度的惶恐中。

山埃(氰化物,cyanide,化学式CN)是一种剧毒物质,会阻止人体细胞吸收氧气,人类吸入高浓度氰化钠气体或吞食致死剂量的氰化钠,几乎可以立即停止呼吸而死亡。由于山埃可与97%的金结合,增炼金产量因此自1960年以来,金矿商便大量使用这种有害化学物质采金。

去年821日,伦敦上市公司半岛金矿有限公司(Peninsular Gold Limited独资拥有的劳勿澳洲金矿私人有限公司(Raub Australian Gold Mining Sdn Bhd)在村民毫不知情的情况下,成功取得彭亨州矿物及地质科学局(Jabatan Mineral dan Geosains Pahang)的字批准,在武吉公满新村的金矿区以山埃采金。据悉。目前该公司已在这个紧挨武吉公满新村的金矿区建设采金基建。

武吉公满新村村民获知山埃的危害后,成立了反对山埃采金委员会,积极向外界传达求救讯息,筹集力量向山埃宣战。在他们刚走上艰难的自救之路的此刻,《星洲日报》、《南洋商报》和《中国报》却临阵拒绝采访他们在118日展开的抗议行动,为他们的斗争前路蒙上了一层阴影。为此,部分愤怒的居民前天焚烧三报,以示不满。【点击:采矿公司董事乃马华元老儿子 村民烧报纸抗议不写化学毒害】


矿场离住家仅二公尺远

武吉公满新村因公满山(Bukit Koman)得名,是一个以金矿业发迹的百年老村,位于劳勿县内。该村约有四百户人家、人口约三千人。

该区金矿在1898年至1963年开采期间,一般以传统的地下采矿法和金沙沟方式采金;对村民而言山埃陌生的化学名词。反对山埃委员会副主席黄金雄(左图)透露,金矿公司在去年101日于当地一家餐厅与该村村委聚餐会面时展示州政府发出的山埃采金批准信,并宣称该采金法不会影响村民的健康。

初闻山埃这个词的村委当时都满头雾水,只依稀记得曾听人说山埃是一种有毒化学物质。村委向村民传达这项讯息后,受教育程度较高的村民在网上搜寻山埃的资料,才惊悉山埃乃一种致命性化学物质,一旦泄漏,会严重危害自然生态环境、河流生物以及人体健康。

在武吉公满居住了30年的前金矿业者、反对山埃采金委员会财政张少平就说:我们原来只听说这个东西很毒,却不知道它原来这么毒!

土生土长的黄金雄则说:我们收集了山埃采金法的资料后发现山埃有毒,而且其毒无比!它会破坏我们的生态环境、破坏水源、污染空气,对我们的健康会产生很大的伤害,最主要是它太靠近我们了!

对山埃的认识越深,村民的恐惧就越大。村民固然对妄顾村民健康决意以山埃采金的金矿公司感到极为愤怒,可是更令他们百思不得其解的是,矿地距离最近的住家只有两公尺之遥、与民宅只有一马路之隔,为何彭亨州矿物及地质科学局会批准金矿公司以此致命性物质采金?

《独立新闻在线》记者实地采访时发现,该村门牌74号的住宅屋后,就是金矿业主占地范围内的废矿湖;矿场所在地距离该村火车路背区也只有一马路之遥,不管山埃泄漏入矿湖还是空气中,相信都会严重威胁当地居民和生态环境。

黄燕燕安抚村民没事

村民惊觉自身危在旦夕之后,即自发成立由九个村民组成的反对山埃采金委员会,并寻求环保组织马来西亚环境之友(Sahabat Alam Malaysia)的协助,展开签名运动自救。他们的目标是收集万个签名,目前已经收集了近三千个签名。

黄金雄表示,该委员会曾向当地马华公会、劳勿国会议员黄燕燕(副财政部长、马华公会妇女组主席)、州议员曾俊平求援,并提呈备忘录马华公会彭亨州联委会主席陈广才(交通部长、马华公会副总会长),反映村民的心声,希望陈广才协助村民。

黄燕燕和曾俊平原先皆允诺研究该问题,可是后来黄燕燕没有承诺为村民解困,反之安抚居民,只要金矿公司按照规则行事,山埃采矿便不成问题,令居民甚为失望。

由于金矿公司的创办人兼董事是马华公会前总秘书甘文华的儿子Andrew Tai Yeow Kam(甘泰耀,译)有雄厚的政治背景,一些村民置疑山埃采金获当局开出绿灯,且原先主动采访报道的主流中文报章后来拒绝跟进报道,是否政治势力介入所致。

武吉公满村民为了自己和下一代的健康着想,矢言背水一战,不顾一切反抗山埃采矿到底。村民们接受《独立新闻在线》采访时皆表示,武吉公满是他们安居乐业的新村,他们的产业、家园都在这村子里,没有能力迁居他乡,因此,除了背水一战,他们别无他法。

“想到山埃,就想到什么时候会死”

村民沈天寿受访时表示,他的住家距离矿场只有五百公尺;他没有能力搬,每日每夜都为山埃采矿的事苦恼担忧。他也透露,山埃会严重危害村民和他们下一代的健康,因此村民上下一心,反抗金矿公司以山埃开采金矿。

在新村居住了50年的村民黄庭秀受访时说,他一家大小和亲人都在武吉公满,他听说山埃是一种剧毒化学物质,因此非常希望金矿公司听取村民的意愿,摒弃山埃采矿法。

村委会成员兼反对山埃采金委员会成员洪维延(右图)也说:山埃是一种很毒的东西,我们一定要坚持到底,因为它对我们一点都没有好处。山埃采矿,我们的土产都完蛋了,这里有花生厂、豆腐厂、面厂,一旦以山埃采金,人们一听到产品出自武吉公满,都不敢买了!

在武吉公满生活了30多年的他说:我们生活在恐慌中。想到山埃时,我们都会想自己什么时候会死。

他希望各单位都能向武吉公满村民伸出援手,将他们救出水深火热的境地。他也相信马华公会的国、州议员在巴都达南补选过后,会协助村民解决问题。

该村村长兼双溪兰中学校长温敏祥接受《独立新闻在线》电访时表示,他在反对山埃采矿的课题上,与村民的立场一致,不赞成村民非法集会的方式反映心声。他说:我也不赞成山埃采金,这一点我村民站在同一线上,但是我却也不赞成村民以违反法律的方式反映他们的意见;我们必须按部就班,让马华公会的国、州议员忙完补选后才处理这事。

问他是否认同集会是宪法赋予人民的权利,也是马华公会地方领袖的温敏祥坚持,村民集会之前,必须先获得警方发出准证;在没有获得准证之前就办集会抗议,即属于违举动。

劳勿金矿是矿主进军东南亚跳板

劳勿县是国阵的堡垒区,武吉公满新村居民对马华公会报以非常大的期望,期待该党领袖能够为他们解决燃眉之忧。无论如何,由于金矿公司老板是马华公会元老的儿子,马华公会会否站在人民的一边,仍有待观望。

土生土长的前金矿业者黄金雄透露,武吉公满金矿在1898年开采,1963年全面停工,这时期的金矿由澳洲人控制1970年代,数千英亩金矿地转手甘文华集团旗下。甘文华购入矿地后,利用大部分矿地种植油棕,留下两段共六百英亩的矿地;1980年代,甘文华把这两段三百英亩的矿地,租借华人矿家以金沙沟方式采金;1990年代,该集团收回矿地,自组公司开采金矿。

黄金雄口中的采金公司,相信就是甘文华儿子甘泰耀(译音,左图)创办的劳勿澳洲金矿私人有限公司甘泰耀也是半岛金矿有限公司的董事。

根据半岛金矿公司的网站资料,该公司在20054月于英国切尔西(Jersey)成立,两个月后在伦敦股票交易所上市。这家公司拥有劳勿澳洲金矿私人有限公司及另一家金矿公司S.E.R.E.M马来西亚私人有限公司100%的股权。网站文案显示,其两家子公司都是在马来西亚注册,并拥有同一个注册地址。

甘泰耀野心甚大,他最终的愿望是成为东南亚金矿业巨子。劳勿金矿区堪称该公司进军东南亚金矿业的跳板,该公司目前正在劳勿金矿区大展拳脚,计划通过山埃采金法在马来西亚取得五百万安士的金矿,筹集资金开采东南亚其它国家的金矿。

山埃臭名远播

山 埃是二战是臭名远播的化学武器,在空气存在的情况下能溶解金和银,所以被用以采金。这种化学物质是一种剧毒物质,会阻止人体细胞吸收氧气,人在吸入高浓度 氰化钠气体或吞食致死剂量的山埃,几乎可以立即停止呼吸而死亡;透过任何形式接触大量的山埃,会导致痉挛、低血压、心跳过慢、失去知觉、肺部损害、死亡及 呼吸衰歇。由于心脏和大脑需要大量氧气,氰化物对它们的危害也最大。

过去全球曾经发生多宗山埃泄漏意外,导致河流生态环境遭受严重破坏。其中1992年在美国卡洛拉多(Colorado)西南部发生的一宗氰化钠泄漏事件,导致Alamosa27公里的鱼类和其它河流生物全部死亡,净化河流的成本高达亿五千万美元。目前土耳其等国已经立法禁止山埃采金。

Monday, January 22, 2007

烧报纸抗议

作者/本刊陈慧思 Jan 22, 2007 06:32:42 pm

【本刊陈慧思劳勿实地采访撰述】《星洲日报》、《中国报》和《南洋商报》齐齐打压金矿区居民反对氰化钠(cyanide山埃)采矿的新闻,令彭亨劳勿县出产金矿的武吉公满Bukit Koman新村的居民尝尽中文报业垄断恶果。

该新村居民昨日因不满《星洲日报》、《中国报》《南洋商报》拒绝采访村民反对金矿矿主劳勿澳洲金矿私人有限公司(Raub Australian Gold Mining Sdn Bhd)获当局批准使用有毒化学物质氰化钠采矿,焚烧三报报纸泄愤。

昨天刚辞去反对氰化钠采矿委员会主席职务的温锦顺告诉《独立新闻在线》,《星洲日报》、《中国报》和《南洋商报》原先答应派遣记者采访居民在118日举办的抗议集会,临阵退缩;居民怀疑这三家报社受制于政治势力,拒绝跟进采访反对氰化钠采矿新闻。

温锦顺(左图)在未取得委员会成员同意之前,即宣布展开该烧报纸行动,因此昨日在烧报纸前宣布辞去该委员会主席职。他在烧报纸前强调,该烧报纸行动是部分不满报章打压新闻的村民自主展开的行动,与该委员会无关。

30名村民昨日聚集在该村民众会堂前焚烧《星洲日报》、《中国报》和《南洋商报》,以宣泄心中的不满。昨天到场采访该烧报纸行动的《中国报》记者也因此成为不受欢迎人物,今日在该报发表了一篇感想文章,叙述遭村民非议的感想。

金矿公司董事是甘文华儿子

彭亨州矿物及地质科学局(Jabatan Mineral dan Geosains Pahang)去年821日在武吉公满新村村民毫不知情的情况下,发出批准信予劳勿澳洲金矿私人有限公司,批准该公司以有毒化学物质氰化钠开采金矿,引发村民的剧烈反弹。村民透过网络资料获知氰化钠乃致命性化学物质之后,自发成立抗议委员会,并寻求环保组织马来西亚环境之友(Sahabat Alam Malaysia)的协助,展开自救行动。

温锦顺向《独立新闻在线》透露,118日前,《星洲日报》、《中国报》和《南洋商报》皆曾主动采访反对氰化物采矿的新闻,可是118日当天,原先答应派遣记者采访的三家报纸皆临阵退缩,令村民深为不满。

由于获批以氰化钠采矿的金矿公司董事是马华公会元老甘文华的儿子Andrew Kam,且巴都达南州议席补选的竞选活动正在县内展开,因此部分村民置疑报章是否慑于政治势力,突然拒绝采访抗议活动。

甘文华曾任马华公会总秘书,2001年马华公会党争,发生马青团“803武斗事件”,他曾受委为六人马华元老调查委员会主席,后来更一度接替林亚礼,出任马华公会纪律委员会主席。

氰化钠乃致命化学物

氰化钠是二战是臭名远播的化学武器Sodium cyanide(化学式NaCN), 在空气存在的情况下能溶解金和银,所以被用以炼金。这种化学物质是一种剧毒物质,会阻止人体细胞吸收氧气,人在吸入高浓度氰化钠气体或吞食致死剂量的氰化 钠,几乎可以立即停止呼吸而死亡;透过任何形式接触大量的氰化物,会导致痉挛、低血压、心跳过慢、失去知觉、肺部损害、死亡及呼吸衰歇。由于心脏和大脑需 要大量氧气,氰化物对它们的危害也最大。

过去全球曾经发生多宗氰化钠泄漏意外,导致河流生态环境遭受严重破坏。其中1992年在美国卡洛拉多(Colorado)西南部发生的一宗氰化钠泄漏事件,导致Alamosa27公里的鱼类和其它河流生物全部死亡,净化河流的成本高达亿五千万美元。

武吉公满新村村民为了自救,正如火如荼地展开签名运动,以向当局和社会反映村民坚决反对氰化物采矿的意愿。他们的目标是收集万个签名,目前已经收集了近三千个签名。

About Me |简介

Kami adalah penduduk yang dilahirkan dan dibesarkan di Bukit Koman, Raub. Sememangnya, kami seharusnya dapat menikmati rahmat yang ditakdirkan, iaitu tinggal dengan aman. Namun, ketenteraman dan kesihatan penduduk tergugat apabila apabila lombong emas yang bersebelahan dengan rumah kediaman kami mengguna Sodium Cyanide dalam perlombongan. Ratusan penduduk mengadu tentang masalah kesihatan dalam tempoh 1 bulan selepas lombong emas mula beroperasi pada Febuari 2009. Kami tidak dapat lagi bertoleransi dengan ancaman ini. Untuk menjamin keselamatan ahli keluarga tersayang dan masa depan generasi kami yang akan datang, kami sanggup melakukan apa sahaja demi mempertahankan keamanan dan keselamatan kampung halaman kami. 我们是在劳勿武吉公满土生土长数十年的普通居民。本已到了知天命之年,奈何眼见挚爱的家园因为山埃的入侵,面临沦为“毒村”的致命威胁,我们决定站出来,抗战到底!为了我们爱惜的家人,为了我们的下一代,背水一战,决不妥协! Email:bancyanide@Gmail.com Facebook: https://www.facebook.com/BanCyanideInGoldMin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