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nday, March 29, 2009

山埃採金過程應公開

鍾紹安:瞭解味道源頭‧山埃採金過程應公開

星洲日報/東海岸‧2009.03.29

  • 鍾紹安(坐者右起)、丘雪莉和反毒委員會主席黃金雄和村民堅決反對山埃採金。(圖:星洲日報)

  • 韓立運:嗅到異味全身不舒服。(圖:星洲日報)





1 of 2

(彭亨‧勞勿)都賴區州議員鍾紹安歡迎武吉公滿金礦公司以自己的科技技術向村民證實刺鼻異味和氰化物(山埃)採金無關,並出示異味問題的解決方案。

他表示,金礦公司應該把氰化物採金的過程公開讓村民、武吉公滿反毒委員會和國州議員參觀,讓大家親自瞭解,氰化物和其它化學品藥物是否有味道傳出,或是令人感覺不舒服。

“如果金礦公司在短時間內沒有答复,反山埃方面將使用環境局所批准的化學藥物做實地試驗。”

鍾紹安說,村民擔他們的健康受到危害,這是民生問題,身為人民代議士他不能置之不理;超過300名村民親自到都賴州議席服務中心呈交資料指他們面對喉嚨疼痛、全身不舒服和發癢的現象。

鍾紹安重申,警方有必介入調查,歡迎各相關單位到極有可能發出異味的地方,包括棕廠作出調查,以證實刺鼻異味的來處。

丘雪莉:擔心村親友健康

現居於吉隆坡的丘雪莉指出,她在最近聽說武吉公滿的空氣遭受污染,因此非常擔心武吉公滿新村親友的健康。

她說,雖然她的父母親也已經搬離新村,但是站在人道立場上,大家不應該保持沉默或歪曲事實。

“氰化物採金涉及餘種化學物,沒有可能化學味道會消失無蹤;勞勿縣沒有甚麼工廠,而油棕廠所傳出的味大家已經熟悉並懂辨,刺鼻異味到底從何而來?”

她表示,土地是村民的,大家沒有理由為了小撮人士的利益而賠上自己的健康或是性命。

韓立運:嗅到異味全身不舒服

村民韓立運投訴,他在上週日嗅到刺鼻異味之後,全身感到不舒服。

韓立運說,更令人擔心的是,他整個人僵硬了3個小時之久。

他展示上半身和大腿部位的紅點時表示,自從嗅到刺鼻味道之後,紅點跟著出現,這種情況令他感到不安和失措。

Saturday, March 28, 2009

金礦公司:村民勿擔心‧“山埃採金絕對安全”

金礦公司:村民勿擔心‧“山埃採金絕對安全”




(彭亨‧勞勿)勞勿澳洲金礦有限公司強調,公司是在絕對安全的情況下進行山埃採金工作,村民不必擔

為了證明山埃採金和最近武吉公滿村所出現的刺鼻異味無關,此公司特此安排數位工廠員工和村民,通過報界指出,山埃並沒有味道,員工們在工作時也沒有嗅到異味。

村民:沒發出臭味

村民洪慰延以金礦公司員工身份指出,他曾在試驗室裡作出試驗,發現山埃採金並沒有發出類似村民所說的難嗅臭味。

曾問過作出投訴的村民,臭味來自何方,感覺如何,他們也說不出來。”

萬祥則表示,村民不斷指武吉公滿新村出現刺鼻味道,使到來新村的遊客減少了。

他說,以往每逢週六和週日,到來這裡的遊客很,如今減少了;希望大家在沒有充份的證據之下,胡亂指臭味來自金礦公司,這是非常不公平的指責。

另外,余奕君表示,他住在工廠附近,但是從來沒有嗅過難聞的味道。

管工:工作年餘沒不妥

工廠場地管工余良指出,以科學原理來說,空氣是直上飄,臭味不可能飄到新巴力新村。

“我在這裡工作一年多,並沒有發覺任何異狀況,因此村民勿過於擔心。”

負責建築工程的蔡桂友說,公司常向他們作出安全的匯報和解釋,他們對公司的安全預防工作非常有信心。

工友:不含任何味道

水喉和電纜工友余偉康表示,他偶爾工作至凌晨三四時,不管是天或晚上,從來沒有嗅過難以忍受的異味。

友族工友克里斯南、沙拉哇南、沙哈里和沙巴林異口同聲指出,山埃不含任何味道,其它化學物可能會有酸性味道,但是不至於讓人感覺不妥,更何況所有的化學物混合過程都由專家監督和機器操作,所有的氣體都無法向外擴散。

“發出噪音異味指責不實”
經理:交警方處理

金礦經理萬安努亞指出,公司已經針對都賴區州議員鍾紹安的報案書,在324日向警方報案。

他說,工廠所有的化學物使用有批准執照,廠方根據法律管制使用。所有的外勞都是合法外勞。

“他們指工廠的操作導致噪音和化學異味的出現,這是不確實的說法。公司已經報了警,一切交由警方去處理。”

萬安努亞表示,衛生局、環境局,以及土地及礦物局曾派來到來進行檢查,廠方隨時歡迎他們到來作出相關評估。

星洲日報/東海岸‧2009.03.28

Tuesday, March 17, 2009

国阵失州议席未从善如流

作者/彭亨·刘子恩 Mar 17, 2009 12:24:26 pm

【彭亨·刘子恩】彭亨劳勿县内武吉公满新村(Bukit Koman)山埃采金课题于3月8日升温,逾百名村民出席“反山埃大集会”并高举布条反映他们反对山埃采金课题的的坚决心。

3月8日是国际妇女节,也是去年3月8日全国大选一周年纪念日,村民选择当天举行和平大集会,除了反映不满情绪外,最重要就是传达另一个讯息:若再处理得不好,村民会选择“变天”!
当天逾百名村民戴上口罩,手持各种标语与横幅,齐集该村民众会堂的对面咖啡店,然后高喊“我们不要山埃”,群情激昂,反映他们坚持不懈的立场。这场由众村民召集的集会,也招引了镇暴队到场维持秩序。
当时劳勿都赖区州议员钟绍安也在现场与警方交涉,最后警方“网开一面”,允许村民从会堂游行至大街200公尺内。
无论如何,这个问题一天没解决,村民一天也无法安枕入眠,他们担心含有山埃的废水排入废矿湖,将通过地下水道污染整个劳勿的土壤与地下水源,届时受影响的不仅是武吉公满新村的三千个居民,整个劳勿地区的居民都将遭受池鱼之殃。
据了解,在1898年至1963年期间,采矿公司在劳勿市区至武吉公满的范围内挖掘了七个互通的矿井,深度从600至1200英尺不等,形成一个地下水道网络,其中三个矿井就位于上述矿场的废矿湖底下,再加上从矿场中央贯穿而过的公满河,一旦发生泄漏或污染事件,后果不堪设想。
刺鼻气味弥漫
敲响中毒警钟
劳 勿反山埃委员会主席黄金雄也透露,劳勿澳洲金矿私人有限公司是在今年华人农历新年后使用山埃采金,使到居住在附近的村民不时闻到一股刺鼻难闻的气味。当地 村民投诉,自此之后,许多村民开始产生失眠、呕吐及头晕不良症状。一些村民为了健康着想,选择迁出武吉公满新村,远离这个毒气弥漫的“毒村”。
村民这次选择走上街头和平请愿,是因为他们的身体已发出“中毒警钟”,不然的话,也不会有多达200多宗身体不适的投报。
马华公会原任州议员曾俊华在去年3月8日全国大选披甲上阵,却因为处理山埃课题不妥当,甚至被村民认为偏帮执政党隐瞒山埃采金真相,最后选民将手中一票投给民主行动党候选人钟绍安,令钟绍安以8270张票打败只取得5819票的曾俊华,多数票高达2451张。
都 赖区州议席原是国阵(马华公会)堡垒区,执政党虽已在这方面吃了一亏,失了一个州议席,可是在村民的眼中,政府并没有听取民意,而身为彭亨州政府首长的州 务大臣安南耶谷去年还为金矿业主――劳勿澳洲金矿私人有限公司(Raub Australian Gold Mining Sdn Bhd)的碳提炼厂(Carbon-In Leach)主持动土仪式。
村民不会就此罢休
安南耶谷亲自主持动土仪式,再再证明彭亨州政府根本就不把村民的安危放在眼里,而武吉公满的山埃采矿计划是势在必行。
获得采矿准证的公司,是一家在伦敦上市的马来西亚公司――半岛金矿有限公司(Peninsular Gold Limited),而公司主席就是马华公会元老、前总秘书甘文华的儿子甘代耀,他也是吉隆坡球拍俱乐部会长。
话虽如此,现任劳勿都赖区州议员钟绍安(左图)乃民主行动党强人,因此他绝对不那么容易妥协。
从劳勿澳洲金矿私人有限公司连异味都无法控制这个问题来看,不得不让村民担心公司是无法确保水源在他日不会遭污染。公司以山埃采金,无法给村民任何保障,对村民有欠公平;如果万一有一天山埃泄漏了,政府才亡羊补牢下令停止采金,还是提供治疗?
何人又能担保村民的下一代不会出现畸形噩运呢?这又是一个大问号!难道须要等到问题发生过后才来补救吗?到时何人又能给予村民合理的赔偿,尤其是他们心灵与肉体上的那一个伤痕呢?
由于知道事情的严重性,村民选择以退为进的方式,放话要劳勿区国会议员黄燕燕(右图)前来“暂居”武吉公满新村,以亲身体验村民目前所面对的恐慌。黄燕燕也是妇女、家庭与社会发展部长。
虽然黄燕燕迄今尚未进一步回应此事,不过她曾表示会研究此问题,后来却没有承诺为村民解困,反之安抚居民,“只要金矿公司按照规则行事,山埃采矿便不成问题”,令居民甚为失望。
若处理不当的话,村民绝对不会就此罢休,而黄燕燕的回应也相当重要,因为村民们正在等候着她的回答!
今天村民发怒了,他们要个合理的解释,最重要就是停止这种形同慢性自杀的工程,他们要的不是口头承诺,而是白纸黑字的交待;只有马上终止工程,让山埃采金从此撤离武吉公满新村,才是村民要的答案。
但是到了今天不但未见政府在这方面的诚意,试问村民还要多少次走上街头和平请愿才能唤醒政府的诚意呢?这绝对值得大家省思的问题了。话虽这么说,采金计划在跑着,大臣开幕,民众汹涌,这会否阻挠政府欲夺回都赖区州议席的绊脚石呢?这是执政党要思考的问题了。

About Me |简介

Kami adalah penduduk yang dilahirkan dan dibesarkan di Bukit Koman, Raub. Sememangnya, kami seharusnya dapat menikmati rahmat yang ditakdirkan, iaitu tinggal dengan aman. Namun, ketenteraman dan kesihatan penduduk tergugat apabila apabila lombong emas yang bersebelahan dengan rumah kediaman kami mengguna Sodium Cyanide dalam perlombongan. Ratusan penduduk mengadu tentang masalah kesihatan dalam tempoh 1 bulan selepas lombong emas mula beroperasi pada Febuari 2009. Kami tidak dapat lagi bertoleransi dengan ancaman ini. Untuk menjamin keselamatan ahli keluarga tersayang dan masa depan generasi kami yang akan datang, kami sanggup melakukan apa sahaja demi mempertahankan keamanan dan keselamatan kampung halaman kami. 我们是在劳勿武吉公满土生土长数十年的普通居民。本已到了知天命之年,奈何眼见挚爱的家园因为山埃的入侵,面临沦为“毒村”的致命威胁,我们决定站出来,抗战到底!为了我们爱惜的家人,为了我们的下一代,背水一战,决不妥协! Email:bancyanide@Gmail.com Facebook: https://www.facebook.com/BanCyanideInGoldMin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