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dnesday, April 29, 2009

自然之友促警方彻查死因

作者/本刊陈慧思 Apr 29, 2009 06:37:41 pm

【本刊陈慧思撰述】由于彭亨州武吉公满村民采取法律途径抗议山埃采金之后,村民就屡遭警方骚扰,而昨晚突告死亡的张少平则是反山埃委员会财政及司法复核案的主要申请人,因此马来西亚自然之友(Sahabat Alam Malaysia)促警方彻查其死因。

协助村民展开反山埃运动的自然之友协调员尼占(Nizam Mahshar)发表文告说,张少平(右图右一)昨晚突然离世,震惊劳勿人,因为张少平是反山埃委员会提出的司法复核案的主要申请人;自然之友呼吁警方全面和透明的调查警方骚扰村民的事,并彻查张少平的死因。【点击:到榴莲园独居避异味 反山埃财政死因不明】
环境之友指出,自反山埃委员会向高等法院提出司法复核申请后,反山埃委员会成员就间断性地接到警方的电话。在今年4月20日午夜,数名反山埃委员会成员黄金雄、钟金明、张少平、慕斯达法(Mustapha Hussin)等一共六人遭警方扣留,理由是去年中他们带同山埃专家巡视矿区时,侵入业主的产业。
六人遭扣押在扣留所一晚,次日被押上推事庭申请延长扣留一天。惟同日(21日)警方允许他们保释出外,条件是他们在5月8日出庭答复所有指控。警方向他们录取口供后告诉他们,警方的调查报告将交由关丹或淡马鲁副检察司采取行动;不过,迄今未能确定六人会否被提控。
警方形同恐吓村民
据环境之友所知,反山埃委员会的代表律师已在司法复核案中,就此事提供答辩人律师全面的解释。村民的代表律师指出,六人家族数个世代皆居住在武吉公满,并且都受到当地村民的尊重,六人在反山埃运动中,亦一直与警方通力合作,因此他们质疑警方逮捕六人的必要。
尼占在文告中指出,警方没有必要采取这般严厉的行动,这么做形同恐吓村民。反之警方并没有理睬村民就采金作业作出的投报。
劳勿澳洲金矿私人有限公司两年前开始设厂拟开展山埃采金计划。当时彭亨州务大臣安南耶谷(Adnan Yaakob)和金矿公司创办人甘泰耀皆保证山埃采金安全。
可是,环境之友指出,自从金矿公司在今年二月起采用山埃采金之后,村民一共嗅到四次强烈的异味,异味导致村民感到呼吸困难、晕眩、呕吐和头痛,迄今已有约300个村民向民主行动党都赖区州议员钟绍安投诉。两名村民也分别在2月28日和3月2日向警方报案,指异味导致他头晕、作呕和有呼吸困难。同时很多村民也到劳勿医院接受治疗。
在六名村民遭扣留的那一晚,村民再度嗅到同样的异味,许多村民因而跑出家门,有的居民向警方报案,可是他们的投报没有得到关注,反之警方逮捕了反山埃委员会六名成员。

反山埃财政死因不明

作者/本刊陈慧思 Apr 29, 2009 11:54:49 am

【本刊陈慧思撰述】位处金矿区的劳勿武吉公满新村闹出人命!自从山埃采金的金矿区传出异味之后就搬到榴莲园独居的反山埃委员会财政张少平,昨晚在其榴莲园的小屋逝世,武吉公满反山埃委员会已报案要警方彻查他的死因。

张 少平(右图右一)在武吉公满居住了30年,是前金矿业者,自从知悉劳勿澳洲金矿私人有限公司(Raub Australian Gold Mining Sdn Bhd)将用山埃(氰化物,cyanide,化学式CN)采金之后,张少平就积极投入武吉公满新村的反山埃运动,并出任村民筹组的反对山埃采金委员会的财 政。
《独立新闻在线》记者两年前到武吉公满作专题报道时曾借宿张少平的家。他的家位处半山腰,空气清新、风景怡人;不过,据反山埃采金委员会主席黄金雄透露,自从金矿区传出阵阵异味后,他的美好家庭生活就产生了巨变。
难忍异味搬到榴莲园独居
黄金雄透露,自从异味传出后,张少平和他的妻子就开始感到头晕头痛、眼睛和皮肤痛痒不适,后来其妻因无法忍受异味,搬到吉隆坡与孩子同住,剩张少平一人独居。由于无法忍受异味,张少平搬到自己榴莲园的小屋居住。
他说,村民发现张少平两天没有回到村子,于是致电询问他的孩子他是否到了吉隆坡,可是他的孩子说他并没有到吉隆坡;接着村民结伴到其榴莲园找他,愕然发现他死在其榴莲园的小屋里。
黄金雄(左图)说,他们已就张少平的死向警方报案,促警方彻查张少平的死因,目前他的遗体仍停放在太平间。听电话时正赴太平间的他向《独立新闻在线》说:“他是自然死,还是死于他杀,我们要知道。”
劳 勿澳洲金矿私人有限公司两年前开始设厂拟以山埃采金时,村民就已强烈抗议。当时彭亨州务大臣安南耶谷(Adnan Yaakob)和金矿公司创办人甘泰耀皆保证山埃采金安全。可是自从金矿公司采用山埃采金之后,矿区开始传出强烈的异味,民主行动党都赖区州议员钟绍安接 到超过200起投报,一名村民代表也在二月间向警方报案,指异味导致他头晕、作呕和有呼吸困难。

About Me |简介

Kami adalah penduduk yang dilahirkan dan dibesarkan di Bukit Koman, Raub. Sememangnya, kami seharusnya dapat menikmati rahmat yang ditakdirkan, iaitu tinggal dengan aman. Namun, ketenteraman dan kesihatan penduduk tergugat apabila apabila lombong emas yang bersebelahan dengan rumah kediaman kami mengguna Sodium Cyanide dalam perlombongan. Ratusan penduduk mengadu tentang masalah kesihatan dalam tempoh 1 bulan selepas lombong emas mula beroperasi pada Febuari 2009. Kami tidak dapat lagi bertoleransi dengan ancaman ini. Untuk menjamin keselamatan ahli keluarga tersayang dan masa depan generasi kami yang akan datang, kami sanggup melakukan apa sahaja demi mempertahankan keamanan dan keselamatan kampung halaman kami. 我们是在劳勿武吉公满土生土长数十年的普通居民。本已到了知天命之年,奈何眼见挚爱的家园因为山埃的入侵,面临沦为“毒村”的致命威胁,我们决定站出来,抗战到底!为了我们爱惜的家人,为了我们的下一代,背水一战,决不妥协! Email:bancyanide@Gmail.com Facebook: https://www.facebook.com/BanCyanideInGoldMin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