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day, August 21, 2006

一切皆由黄金起

劳勿這個富裕安谧、享福百年的山城,因山埃蓄势入侵,陷入了极度的惶恐中. 劳勿们安居乐业的们的产业、家园都在这山城里,没有可能迁居他乡! 矿地距离最近的住家只有两公尺之遥、与民宅只有一马路之隔,为何彭亨州矿物及地质科学局会批准金矿公司以此致命性物质采金?

武吉公满新村,一个以金矿业发迹的百年老村,位于劳勿县内, 约有四百户人家、人口约三千人。武吉公满新村位处金矿区,名副其实遍地黄金

武吉公满金矿在1898年开采,1963年全面停工,这时期的金矿都由澳洲人控制。1970年代,数千英亩金矿地转手甘文华集团旗下。甘文华购入矿地后,利用大部分矿地种植油棕,留下两段共六百英亩的矿地;1980年代,甘文华把这两段三百英亩的矿地,租借给华人矿家以金沙沟方式采金;1990年代,该集团收回矿地,自组公司开采金矿。

甘文华儿子甘耀(Andrew Kam) 创办伦敦上市公司半岛金矿有限公司(Peninsular Gold Limited, 独资拥有劳勿澳洲金矿私人有限公司(Raub Australian Gold Mining Sdn Bhd. 其公司董事包括彭亨州公主惹拉曼查(Tengku Puteri Seri Lela Manja)及其前夫莫哈末梅斯(Mohd Moiz);彭亨州发展机构(Perbadanan Kemajuan Negeri Pahang)则是该公司的合作机构。

2006821,該公司成功取得彭亨州矿物及地质科学局(Jabatan Mineral dan Geosains Pahang)的批准,在这个紧挨武吉公满新村的金矿区以山埃采金。

2006124,村民获知山埃的危害后,成立了反对山埃采金委员会,积极向外界传达求救讯息,筹集力量向山埃宣战, 走上艰难的自救之路, 並展开签名运动自救, 己收集一万个签名.

200732, 彭亨州务大臣安南耶谷(Adnan Yaakob)为彭亨州劳勿澳洲金矿私人有限公司的碳提炼(Carbon-In Leach)厂 主持动土仪式. 彭亨州公主惹拉曼查(Tengku Puteri Seri Lela Manja, 其担任该公司董事的前夫莫哈末梅斯(Mohd Moiz)以及劳勿区国会议员黄燕燕也是座上嘉宾.

20075月间, 工委会致函首相阿都拉、能源、水务和通讯部长林敬益及马华公会总会长黄家定,请他们关注山埃采金事件,择日接见工委 会成员,并接领万人签名备忘录,也曾呈交备忘录予劳勿区国会议员黄燕燕、彭亨州马华公会联委会主席陈广才、马青总团长兼文冬区国会议员廖中莱;可是,村民 传达的心声如石沉大海,全无回音

20077, 反对山埃采金委员会前往槟城寻求环保组织马来西亚环境之友(Sahabat Alam Malaysia)的协助,並與马来西亚环境之友主席兼环保律师美娜拉曼(Meena Raman)会面,以寻求法律援助

2008321, 反对山埃采金工委会入禀吉隆坡高等法院,要求法院对环境部发放执政允许劳勿澳洲金矿私人有限公司(Raub Australian Gold Mining Sdn Bhd)以山埃采金,展开司法审核, 透过司法管道推翻环境部发放执, 並例马来西亚环境部为第一答辩人、武吉公满金矿业主为第二答辩人


20085,来自美国专研山埃采金术的环境化学顾问格林米勒(Dr. Glenn C. Miller)到武吉公满实地考察后认为,其公司建设的碳提炼厂不符国际标准,可能将在未来的数十年甚至数百年,对地面和地下水造成严重的污染。

20092, 劳勿澳洲金矿私人有限公司開始使用山埃采金,居住在附近的村民不时闻到一股刺鼻难闻的气味。自此之后,许多村民开始产生失眠、呕吐、头晕及不良症状。短短一個月裡就己接獲200多宗身体不适的投报。

200938,逾百名村民出席反山埃大集会并高举布条反映他们反对山埃采金课题的的坚决心一些村民为了健康着想,选择迁出武吉公满新村,远离这个毒气弥漫的毒村

2009323, 彭州行政议员拿督何启文在該局進行了草率的調查後, 公布环境局的调查报告,指该新村並没有山埃异味。

2009325, 反山埃委员会与州议员钟绍安,今日向反贪污局举报,要求当局介入调查武吉公满金矿公司以山埃采金的程序。


2009420, 午夜时分,名反山埃委员会成员黄金雄、钟金明、张少平、慕斯达法(Mustapha Hussin)等遭警方扣留,理由是去年中他们带同山埃专家(格林米勒)巡视矿区时,侵入业主的产业。六人遭扣押在扣留所一晚,次日被押上推事庭申请延长扣留一天。惟同日(21日)警方允许他们保释出外,条件是他们在5月8日出庭答复所有指控。


2009428反山埃委员会财政张少离奇暴毙于其榴莲的小屋,被发现时已经逝世超过廿四小时。自从2月份异味传出后,张少平和妻子就感到头晕头痛、眼睛和皮肤痛痒不适,后来他把妻子送往吉隆坡与孩子同住由于无法忍受异味他也搬到榴莲园独居


200951300手持壮志未酬,反毒尚未成功,大家必须战斗到底的布条送张少平最后一


20095,反山埃后援会正式成立。


200961高庭在内庭宣判,驳回武吉公满反山埃委员会提出的司法复核申请原因是太迟提出申请


2009614,隆雪华堂与部落客走入武吉公满,实地查访并给予支持。


2009623反山埃委员会到国会提呈备忘录,要求政府关注山埃采金问题并与同一天晚上,假隆雪华堂举办第一场位于吉隆坡的<黄金vs人命>华文讲座会。


200974,雪隆公正队组救救武吉公满之旅,超过40人到访做交流鼓励。


200975,超过1000人自发走上街头,进行第二次的和平请愿。

2009年7月12日,由于不堪村委洪维延多番向媒体发出不实文告,声称武吉公满无人反对山埃采金,并捏造7月5日千人和平情愿皆属外来者的假象,村民心生不忿,约200反对山埃采金的村民相约支持山埃采金者出席对峙会,结果支持山埃者无人出席。自此更消声于媒体报章。

20097月16自然疗法医师/顺势疗法医师/自然疗法关怀中心负责人温秀枝医师(Dr.(H) Joean Oon Siew Kee)专程由槟城来到武吉公满,举办环保酵素讲座,免费教村民制作环保酵素自救

20098月9适逢观音诞庆,400村民集合武吉公满法华山祈愿,求大慈大悲显神威,让8月21日逾期的山埃采金准证不获更新,让劳勿澳洲金矿有限公司的黄金都化为流水。RMT2和NTV7的摄录队也到场采访,晚间新闻播出。

20098月16金矿以山埃采金执照将于8月21日逾期,数百村民再次走上街头请愿,希望政府不要更新山埃采金准证。同日,隆雪华青组了人数约50人的考察团,再次到访武吉公满。

200910月3政府对于武吉公满的诉求视而不见,听而不闻。趁着中秋佳节来临,数百村民相约一起吊灯笼庆中秋,并绕街游行,一起照亮黑暗的武吉公满。

2009年10月10日,趁着马华特大之际,为数10人的村民一大早从武吉公满出发到马华大厦寻找劳勿区国会议员黄燕燕,希望她不要采逃避态度,回到选区着手处理山埃采金的课题,引起媒体广泛报道。同日,《抗山埃,保家园》部落格荣获第三届中文部落格祭颁发《十大推荐部落格》之荣誉。

200910月17筹备了1个半月的《把根留住。爱劳勿》中秋晚宴在警方和各政府部门的多番打压下,以不准进行讲座不准提“山埃”两字不准穿反山埃青衣不准和反山埃扯上任何关系如筹款和义卖等,作为晚宴得以进行的交换条件,最后村民凭歌寄意,以改编歌曲唱出心声,89席晚宴总算顺利进行。

2009年11月1日,村民主办《遇强愈强筝霸赛》一起比赛放风筝,借风筝遇风越强飞越高之特性,表达抗山埃之决心。风筝设计和制作皆以反对山埃为主题,参赛者反应热烈也吸引众人围观。

村民多次选择走上街头和平请愿,是因为他们的身体已发出中毒警钟,不然的话,也不会有多达450多宗身体不适的投报。连异味都无法控制,不得不让村民担心公司是无法确保水源在他日不会遭污染。公司以山埃采金,无法给村民任何保障,对村民有欠公平;如果万一有一天山埃泄漏了,政府才亡羊补牢下令停止采金,还是提供治疗?何人又能担保村民的下一代不会出现畸形噩运呢?这又是一个大问号!难道须要等到问题发生过后才来补救吗?到时何人又能给予村民合理的赔偿?

村民要个合理的解释,最重要就是停止这种形同慢性自杀的工程,他们要的不是口头承诺,而是白纸黑字的交待;只有马上终止工程,让山埃采金从此撤离武吉公满新村,才是村民要的答案。

但是到了今天不但未见政府在这方面的诚意,试问村民还要多少次走上街头和平请愿才能唤醒政府的诚意呢?

2 comments:

thepplway said...

我在网上找到一个还有logo的。

http://www.wrpc.net/cbcm.html

求真

snowpear said...

可以引用嗎?

About Me |简介

Kami adalah penduduk yang dilahirkan dan dibesarkan di Bukit Koman, Raub. Sememangnya, kami seharusnya dapat menikmati rahmat yang ditakdirkan, iaitu tinggal dengan aman. Namun, ketenteraman dan kesihatan penduduk tergugat apabila apabila lombong emas yang bersebelahan dengan rumah kediaman kami mengguna Sodium Cyanide dalam perlombongan. Ratusan penduduk mengadu tentang masalah kesihatan dalam tempoh 1 bulan selepas lombong emas mula beroperasi pada Febuari 2009. Kami tidak dapat lagi bertoleransi dengan ancaman ini. Untuk menjamin keselamatan ahli keluarga tersayang dan masa depan generasi kami yang akan datang, kami sanggup melakukan apa sahaja demi mempertahankan keamanan dan keselamatan kampung halaman kami. 我们是在劳勿武吉公满土生土长数十年的普通居民。本已到了知天命之年,奈何眼见挚爱的家园因为山埃的入侵,面临沦为“毒村”的致命威胁,我们决定站出来,抗战到底!为了我们爱惜的家人,为了我们的下一代,背水一战,决不妥协! Email:bancyanide@Gmail.com Facebook: https://www.facebook.com/BanCyanideInGoldMin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