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turday, May 2, 2009

武吉公满村民在等着您–至黄燕燕部长的公开信

Saturday, May 2, 2009

尊贵的黄燕燕部长,

您好!恭喜您转任旅游部长,得以一展所长。但愿您在忙着往海外推广我国旅游业的同时,也没忘了本国的子民,尤其是在去年大选时,让您成功进入国会的彭亨劳勿国会选区的人民。

我是劳勿县武吉公满新村的一个普通村民。由于工作的缘故,我现时大部分时间居住在雪州;可是在我心中,武吉公满才是我真正的家,那儿有我最亲的家人,还有我成长的印记。

19世纪末至20世纪初,武吉公满因为蓬勃的金矿业而享有一段繁华的历史。随着金矿开采业于上世纪60年代的没落,武吉公满铅华尽洗。近数十年来,这里一直是一个民风淳朴的典型华人新村。

2007年初,安逸静谧的武吉公满新村在相隔40余年后再度成为新闻焦点。劳勿澳洲金矿私人有限公司在我们村民不知情的情况下,取得彭亨矿物及地质科学局的批文,在武吉公满新村的金矿区进行山埃(cyanide)采金。

对于大部分村民,山埃是个陌生的化学名词,有关机构也没有主动向村民讲解山埃的危险性。村民在自行寻找资料后才发现,山埃是一种剧毒物质,人类吸入高浓度山埃,会导致立即停止呼吸而死亡!

面对着自己土生土长的家园,极可能沦为“毒村”的威胁,村民们成立了“反对山埃采集委员会”,积极向外界传达求救讯息。



然而,一个只有区区四百户人家的小村,如何与国际财团及执政机关抗衡?两年前,山埃采金的大业已经在村民的反对声浪中开始进行。

尊贵的,我们不明白,为何矿地距离最近的住家只有两公尺之遥,州政府却可以放一万个心批准金矿公司以致命的山埃采金?山埃一旦泄漏至湖中或是空气中,谁来保障我们家人的性命与安全?



尊贵的,您曾经安抚我们:“只要山埃公司按规则行事,山埃采矿便不成问题。”可是,如果有人不按规则行事呢?就算人人都奉公守法,有谁可以担保意外不会发生?

这并非危言耸听,全球曾发生多宗山埃泄漏事件。资料显示,1992年美国卡洛拉多西南部曾发生一种山埃泄漏意外,导致27公里内的鱼类和其他河流生物全部死亡。而我家人居住的地方,离矿场不过区区1公里之遥。

立百病毒的事件,已经给了我们惨痛的教训,更让我们认清,官员口中的“保障”究竟有多大的保障?

过去两年来,人数不多的村民举办群众集会、生活纯朴的村民走上街头、不善辞令的村民召开记者发布会、教育程度不高的村民发表文告。。。一个平民可以做的事情,村民都做了。

村民早前公开邀请您前来本村暂住,不是要为难日理万机的您,而是希望您可以切身体验我们的惶恐不安。我们只希望,有关机构可以停止以山埃采金。

在当权者眼中,或许我们是一群冥顽不灵的刁民,然而,如果今天受到威胁的是您的家人,我想,尊贵的,您也会和我们一样想尽办法保卫我们的至亲、捍卫我们的家园。


采金公司不理会我们、彭亨州政府也不理会我们。尊贵的,您是我们在最高立法机关的代议士,能够为我们请命的,也只有您了。武吉公满三千多位村民,衷心期盼您可以将我们的焦虑,带进内阁向您的同僚反映。

在新首相“人民优先”的施政理念下,我们相信,没有人的声音会被掩盖、没有人的利益会被忽略。敬候您的佳音。

祝您与家人幸福,安康。

武吉公满村民
凌国文上


后注:


这部分不是公开信的内容。只供我抒发悲愤。

上面最后一张照片,是“反对山埃采金工委会”财政张少平先生的出殡仪式。


张先生为了躲避矿场传出的异味,将妻子送到吉隆坡居住,自己则搬到榴莲园去独居。日前被发现毙命于果园内。

警方说他是死于心脏病,与矿场无关。可是,如果不是为了逃离矿场的毒害,他会需要与妻子分隔两地,独自居住,甚至病发之后都没有人发现吗?

村民投诉矿场传出异味,环境局到新村“调查”数小时候就匆匆离开,有人给我们交待吗?

村民带领一名外国环境专家到矿场视察,结果警方以擅闯私人地段为名,扣留了这群年龄介于51至63岁的老村民。

纳吉到茨厂街拍下照、到富都车站喝杯茶、喊两句不知所云的口号、再象征式的“小开放”,你们就急着拍烂手掌,仿佛不一同歌功颂德的就是盲目反对派。

问一问自己的良心,不顾人民死活的政府,值得我支持吗?

再问一问你的良心。如果还有的话。

2 comments:

QQAnnieYee said...

yes!!
right!!
all it...gan mei gao!!
kesian ada org mati pun x ada org jaga moodnya..
itu 'besar orang barang' cakap sikit...semua jadi high!!!
stupid!!
my old home also kat bk leh..
i pun x mau balik..
hai....
you jia gui bu de....

Anonymous said...

天! 你还有眼吗? T_T

About Me |简介

Kami adalah penduduk yang dilahirkan dan dibesarkan di Bukit Koman, Raub. Sememangnya, kami seharusnya dapat menikmati rahmat yang ditakdirkan, iaitu tinggal dengan aman. Namun, ketenteraman dan kesihatan penduduk tergugat apabila apabila lombong emas yang bersebelahan dengan rumah kediaman kami mengguna Sodium Cyanide dalam perlombongan. Ratusan penduduk mengadu tentang masalah kesihatan dalam tempoh 1 bulan selepas lombong emas mula beroperasi pada Febuari 2009. Kami tidak dapat lagi bertoleransi dengan ancaman ini. Untuk menjamin keselamatan ahli keluarga tersayang dan masa depan generasi kami yang akan datang, kami sanggup melakukan apa sahaja demi mempertahankan keamanan dan keselamatan kampung halaman kami. 我们是在劳勿武吉公满土生土长数十年的普通居民。本已到了知天命之年,奈何眼见挚爱的家园因为山埃的入侵,面临沦为“毒村”的致命威胁,我们决定站出来,抗战到底!为了我们爱惜的家人,为了我们的下一代,背水一战,决不妥协! Email:bancyanide@Gmail.com Facebook: https://www.facebook.com/BanCyanideInGoldMin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