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uesday, August 7, 2007

武吉公满村民要告上法院

作者/本刊陈慧思 Aug 07, 2007 05:29:52 pm

【本刊陈慧思撰述】彭亨州武吉公满村民铁了心肠,决意与山埃毒害背水一战;当地反对山埃采金委员会矢言,若州政府批准金矿公司更新山埃采金执照,工委会将毫不犹豫地入禀法院,讨个公道!

彭 亨州州务大臣阿南耶谷(Adnan Yaakob)和武吉公满金矿业主金代耀无法保证山埃不会泄漏,就连立卑槟绒(Penjom)金矿场的负责人也告诉武吉公满村民,若山埃采金矿场靠近他自 己的家,他也会极力反对。武吉公满村民拒绝拿自己的性命开玩笑,决意以司法诉讼作为反毒运动的下一个抗争方向。

劳勿武吉公满(Bukit Koman)新村反对山埃采金工委会主席黄金雄(左图)说:“若今年8月21日,金矿公司以山埃采金执照期满后,州政府仍批准更新山埃采金执照,我们将毫不犹豫地把案件带上法庭,籍司法途径伸张正义,争取最后胜利。”

首相、部长、马华全无回音

黄 金雄告诉《独立新闻在线》,工委会在五月间致函首相阿都拉、能源、水务和通讯部长林敬益及马华公会总会长黄家定,请他们关注山埃采金事件,择日接见工委会 成员,并接领万人签名备忘录,也曾呈交备忘录予劳勿区国会议员黄燕燕、彭亨州马华公会联委会主席陈广才、马青总团长兼文冬区国会议员廖中莱;可是,村民传 达的心声如石沉大海,全无回音。

5月2日山埃金矿场开幕当天,彭亨州州务大臣阿南耶谷接收反山埃委员会提呈的备忘录时表示,居民的各项诉求合情合理,随之承诺将村民心声带上州议会研究,可是工委会迄今未获大臣回音。

委 员会走投无路,唯有透过司法途径为自己的命运斗争。据知,武吉公满金矿业主劳勿澳洲金矿私人有限公司(Raub Australian Gold Mining Sdn Bhd)的山埃采金执照将在今年8月21日到期,届时若彭亨州政府为其更新执照,委员会将毫不犹豫地把案子带上法庭。

委员会曾前往槟城与马来西亚环境之友(Sahabat Alam Malaysia)主席兼环保律师美娜拉曼(Meena Raman,右图)会面,以寻求法律援助。

黄金雄前日(8月5日)发表文告指出:“反山埃签名运动在五月尾结束,我们已获得万人签名支持,其中包括邻近的十个华人新村村委会的签名,情况令人鼓舞,也令我们的反毒信心倍增。”

此外,委员会指出,怡保红泥山事件、马口八幡炭厂污染事件以及武来岸垃圾焚化炉计划的腰斩都是居民团结一致、奋力抗争的成果,各地传来的佳音,加强了村民的反毒信心。

或迫使村民流血抗争

委员会分别在5月1日和21日致函阿都拉和黄家定求援。他们在备忘录中透露,若金矿业主不顾村民的反对,坚持以山埃采金,或迫使武吉公满村民以流血的方式抗争。

备忘录指出:“何如矿业当局一意孤行,强用山埃采金法,而居民为求自保,难免抗议行动升级,或因而发生流血冲突,那是万千国民与政府首长所不愿见到的情况。”

工委会认为,山埃采金法威胁人民的生命、破坏空气素质、污染水源;潜在的严重灾难问题和风险,由武吉公满新村居民承担,是不人道和不公平的。

黄家定常以“您之所欲,常在我心”自勉,委员会希望他聆听村民的心声,尽快为村民解决燃眉之忧。

武 吉公满金矿业主劳勿澳洲金矿私人有限公司(Raub Australian Gold Mining Sdn Bhd)的董事包括彭亨州公主惹拉曼查(Tengku Puteri Seri Lela Manja)及其前夫莫哈末梅斯(Mohd Moiz);彭亨州发展机构(Perbadanan Kemajuan Negeri Pahang)则是该公司的合作机构。有皇室势力和州政府撑腰,居民担忧,当地国、州议员难以为村民伸张正义,增加了山埃采矿课题的复杂度。

金矿负责人也怕毒害

6月26日,彭亨州地方政府环境委员会主席何启文率领武吉公满反对山埃采金委员会参观早已使用山埃采金的槟绒金矿场,虽然金矿负责人带领参观者参观一个吊网养鱼场,力证山埃没有危害附近地区,但此行没有为村民扫除忧虑,反而加深了村民的恐惧感、坚定了村民的反毒意志。

工委会的文告写道:“湖面清澈如镜,寸草不生,天空无鸟飞,森林无走兽,脚下无虫议,湖中无鱼虾,万籁俱寂,水静河飞,四周全无生命的之迹象,令人深感恐怖与惊悚!”

“参观过后,亲眼目睹利用山埃采金法,对自然生态环境之破坏极其严重,更加坚定我们反毒之信心,因为武吉公满金矿区、毗邻民宅,几乎没有缓冲区,直接之威胁 ,当可理解。”

黄金雄指出,金矿负责人莫哈末纳兹佛奥玛(Mohd Nazif Omar)当天向参观者讲解金矿的操作方式和山埃废料废水处理系统。据莫哈末纳兹夫的说法,该矿场利用山埃采金已达15年,每日采用二吨山埃溶解金箔,迄今没有泻毒事件发生,但却无法保证不会发生意外。

根据工委会的文告,莫哈末纳兹夫指出,若与民宅保持较远距离作为缓冲区,可以减低意外发生时的伤亡事故。可是他本人却也坦言,如果山埃采金矿场临近他自己的家,他也必定极力反对。

槟绒采金矿场距离立卑20公里,离立卑通劳勿大道四公里,采金工厂地处森林地带。当天众人参观了山埃分解金工厂、存放废料和废水的矿湖。据黄金雄所述,废水总共流经五湖,最大的湖面积50亩、水深二公尺,流经五湖之后,废水最后导入河里。

No comments:

About Me |简介

Kami adalah penduduk yang dilahirkan dan dibesarkan di Bukit Koman, Raub. Sememangnya, kami seharusnya dapat menikmati rahmat yang ditakdirkan, iaitu tinggal dengan aman. Namun, ketenteraman dan kesihatan penduduk tergugat apabila apabila lombong emas yang bersebelahan dengan rumah kediaman kami mengguna Sodium Cyanide dalam perlombongan. Ratusan penduduk mengadu tentang masalah kesihatan dalam tempoh 1 bulan selepas lombong emas mula beroperasi pada Febuari 2009. Kami tidak dapat lagi bertoleransi dengan ancaman ini. Untuk menjamin keselamatan ahli keluarga tersayang dan masa depan generasi kami yang akan datang, kami sanggup melakukan apa sahaja demi mempertahankan keamanan dan keselamatan kampung halaman kami. 我们是在劳勿武吉公满土生土长数十年的普通居民。本已到了知天命之年,奈何眼见挚爱的家园因为山埃的入侵,面临沦为“毒村”的致命威胁,我们决定站出来,抗战到底!为了我们爱惜的家人,为了我们的下一代,背水一战,决不妥协! Email:bancyanide@Gmail.com Facebook: https://www.facebook.com/BanCyanideInGoldMin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