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ursday, January 25, 2007

七个矿井贯通劳勿与武吉公满山埃若污染地下水源两地遭殃

作者/本刊陈慧思 Jan 25, 2007 05:55:07 pm

力抗山埃背水一战(三,完)

【本刊陈慧思劳勿实地采访撰述】散布在彭亨州武吉公满新村和劳勿市区的七个矿井,贯通两地的地下水源一旦武吉公满新村的地下水源遭山埃污染,劳勿市区的地下水源也难逃一劫因此,武吉公满山埃采矿,不仅危及武吉公满村民,牵连所有劳勿市民。

根据前金矿业者、反对山埃采金委员会副主席黄金雄所述,1898年至1963年劳勿澳洲金矿公司在劳勿采矿期间,在劳勿市区和武吉公满新村留下了七个矿井;这七个矿井呈一条直线,从劳勿市区靠近中竞中学的劳勿井,直通武吉公满金矿区的马六甲井(左图)。

最令人担忧的是,矿工当年挖掘金矿时,在矿井每一百尺之处,就向横打洞取矿石,因此,相信七矿井已经由多条地下横洞打通;一旦武吉公满的矿井和横洞受污染,劳勿市的矿井和横洞也无可幸免。

1946年至1963年期间替澳洲人采矿的老矿工吴裕磷向《独立新闻在线》记者证实说法。他用客家话娓娓道来,在旁的村委兼反对山埃采金委员会委员洪维延为记者翻译:我们下到矿井下,在一百尺深的地方向横钻洞,金在哪里,我们就钻到哪里,横洞有的长二千尺。

黄金雄补充说:矿工在每一百尺深的地方就钻横洞,因此,劳勿地下层都被打通了,这些横洞深达1100迟。

他指出,由于劳勿地下横洞遍布,因此,一些地方容易地陷。他后来带领记者到沙班达中学(SM Shah Bandar)教员宿舍前,指出地陷的位置。地陷的位置与中竞中学附近的劳勿井相距不远。

看反对山埃采金委员会准备的手绘图,黄金雄和吴裕磷描述的地底情况就像一个个灌水的长格子(右图)。由于澳洲公司按照每一百尺即钻横洞的方式采金,因此相信劳勿井(Raub Well)、安德生井(Anderson Well)、新村井(Village Well)、佬花蓝井(Our Well)、新井(New Well)、拉礼井(Raley Well)和马六甲井(Malacca Well)的地下土地都已被横洞贯通;由于矿工的作业方式是金在哪里就挖到哪里,地下的情景想必不会像手绘图般呈规矩状,但相信也可粗略地勾勒出劳勿地下的情景。

环保组织对矿主投不信任票

从劳勿地下情景思考开来,武吉公满村民的担忧和疑虑,也应当是劳勿市民的担忧和疑虑。根据美国菲政府组织矿物策划中心(Mineral Policy Center)的科学报告,山埃需要借助阳光和氧气,以分解成为较无害的物质;山埃渗入缺乏阳光和氧气的地下水道,可在地下水中留存相当久,直接破坏地下水源。

马来西亚自然之友协会(Sahabat Alam Malaysia)协调员安努亚马目(M.S. Anuar Mahmod)接受《独立新闻在线》电访时也劳勿和武吉公满共有七个矿井,我们担忧,一旦采矿公司采用山埃采金,会造成严重的地下水源污染。

鉴于金矿公司将把含有少量山埃的水排入废矿湖,安努亚回应了一句:这会安全吗?就算是先进国也面对山埃采矿的危害,我们很难相信这家采矿公司会妥当地净化水源。此外,安努亚也担忧,金矿公司会排放超过安全剂量的山埃进入废矿湖。

一名不愿具名的大学地质学教授接受《独立新闻在线》电访时指出,金矿业广泛使用山埃采矿,使用山埃采矿的矿业者必须每日测量水质,以确保废矿湖水质的安全他认为,如果业者遵照既定的规则采矿,山埃采矿应该不成问题他也相信劳勿澳洲金矿公司有能力并且会尽全力确保山埃采矿符合当局定下的条规。

他说:矿地的寿命得视水质而定,一旦发生泄漏事件,他们便须关闭矿场。为了生存,业者必然会负责任地采矿。

记者提出,世界各地曾发生多宗山埃泄漏意外,村民的住家紧挨废矿湖,一旦意外发生,村民的生命和生活便会严重受威胁,村民是否应该承担这个风险?这名经常到劳勿金矿区考察的地质学家回应说:意外是意外,意外的事没法说得准。

从这名地质学家乃至发出批准信予采矿公司的彭亨州矿物及地质科学局(Jabatan Mineral dan Geosains Pahang)的回应看来,山埃采矿安全的前提是金矿业者照章行事,只要业者按照规矩处理山埃,山埃采矿便不会威胁周边环境和村民健康。但是,他们也都无法考量超出管制范围的风险以及回应深一层的问题:万一当局管制不严、业者没有照章行事,又或者,万一发生山埃泄漏的意外,与矿场毗邻的武吉公满新村该怎么办?

1992年迄今,世界上至少发生了九宗山埃泄漏的意外,其中不乏先进国。山埃泄漏影响巨大,一旦意外发生,整条河流的鱼类几乎都难逃死劫,其中1992年在美国卡洛拉多(Colorado)西南部发生的一宗氰化钠泄漏事件,导致Alamosa27公里的鱼类和其它河流生物全部死亡,净化河流的成本高达1亿5000万美元。

当意外有发生的可能性,而有关当局又没有风险管理概念,这是不是说,一旦意外发生,村民和劳勿市民的性命财产,就听凭天意处置?安努亚不满当局欠缺周详的考虑,他说:意外不发生则以,一旦意外发生,我们都束手无策。

应重新提呈环境评估报告

山埃是一种致命性化学物质,只需50200毫克或相等于一颗米的氢化钠(HCN,山埃的一种),就足以置一个成人于死地;面对三千村民和万千劳勿市民的存亡问题,当局不应掉以轻心。管制和执法不严是马来西亚公共机关的普遍现象,因此,将性命交托金矿公司的责任心和矿物局的监督管制,不足以化解村民心中的疑虑和担忧。

安努亚(右图)提出自然之友的立场和看法:金矿公司的环境评估报告在1997年获批,却在2007年才开始策划山埃采矿。1997年距离现在已经整整十年时间,周遭环境如住宅区、气候必然已经出现许多变化;测量土地、水源的科技与十年前也已不可同日而语,因此,我们认为,金矿公司必须重新提呈环境评估报告。由于山埃危害重大,当局应该限令金矿公司提呈详尽环境评估报告(Detailed Environmental Impact Assessment Report)。

他指出,自然之友与村民的看法一致,即山埃是一种剧毒物质,会严重危害人体健康,因此,我国政府应该立即着手研究山埃采矿的可行性,并且设立条规禁止山埃采矿。

自然之友此次也是武吉公满村民的主动接洽,才着手研究山埃采矿的问题。据悉,目前立碑采矿区SelinsingPenjom早已开始以山埃采矿,可是由于当地居民对山埃的危害性没有认识,山埃采矿的问题始终被蒙在鼓里。安努亚赞扬武吉公满村民主动关注山埃采矿事件,并且全情投入反对山埃采矿运动,令山埃采矿的问题开始获得社会的关注。

去年821日,由伦敦上市公司半岛金矿有限公司(Peninsular Gold Limited)拥有100%股权的劳勿澳洲金矿私人有限公司在村民毫不知情的情况下,成功取得彭亨州矿物及地质科学局(Jabatan Mineral dan Geosains Pahang)的黑纸白字批准,在武吉公满新村的金矿区以山埃采金。据悉。目前该公司已经筹措在这个紧挨武吉公满新村的金矿区建设山埃采金基建。

马华公会元老甘文华儿子甘泰耀(Andrew Tai Yeow Kam,译名)是劳勿澳洲金矿私人有限公司的创办人,也是半岛金矿有限公司的董事。部分村民置疑甘泰耀是否透过其政治势力,取得山埃采矿准证。

No comments:

About Me |简介

Kami adalah penduduk yang dilahirkan dan dibesarkan di Bukit Koman, Raub. Sememangnya, kami seharusnya dapat menikmati rahmat yang ditakdirkan, iaitu tinggal dengan aman. Namun, ketenteraman dan kesihatan penduduk tergugat apabila apabila lombong emas yang bersebelahan dengan rumah kediaman kami mengguna Sodium Cyanide dalam perlombongan. Ratusan penduduk mengadu tentang masalah kesihatan dalam tempoh 1 bulan selepas lombong emas mula beroperasi pada Febuari 2009. Kami tidak dapat lagi bertoleransi dengan ancaman ini. Untuk menjamin keselamatan ahli keluarga tersayang dan masa depan generasi kami yang akan datang, kami sanggup melakukan apa sahaja demi mempertahankan keamanan dan keselamatan kampung halaman kami. 我们是在劳勿武吉公满土生土长数十年的普通居民。本已到了知天命之年,奈何眼见挚爱的家园因为山埃的入侵,面临沦为“毒村”的致命威胁,我们决定站出来,抗战到底!为了我们爱惜的家人,为了我们的下一代,背水一战,决不妥协! Email:bancyanide@Gmail.com Facebook: https://www.facebook.com/BanCyanideInGoldMin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