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iday, May 1, 2009

三百人送殡作沉默抗议

作者/本刊陈慧思 May 01, 2009 11:24:26 pm

【本刊陈慧思撰述/摄影】大约300人今午在烈日下,送彭亨州劳勿武吉公满反山埃委员会财政张少平最后一程。送殡的人群张起写着“壮志未酬,反毒尚未成功,大家必须战斗到底”的布条,从张少平的住家,拉灵车走出村口,到约一公里外的劳勿医院,向这位最先发起反山埃运动的村民致以最后的敬意。

享 年64岁的张少平生前出钱出力,积极带领武吉公满村民反对山埃采金计划,除了担任反山埃委员会财政,他也是山埃采金计划司法复核案的申请人之一。由于感念 张少平生前的付出与牺牲,武吉公满男女老少几乎皆走出家门,送张少平最后一程。有村民向《独立新闻在线》形容,武吉公满从未出现过这么盛大的送殡场面。
张少平的骤然离世令村民深感悲愤及惋惜。村民张起写着“壮志未酬,反毒尚未成功,大家必须战斗到底”的布条送殡,向这位反毒斗士致敬,同时向山埃采金作沉默的抗议。
送殡的村民接受《独立新闻在线》记者访问时,皆缅怀他无惧牺牲、坚决反毒的精神。有些妇女追忆他生前坚决反毒的事迹时,皆感念他一心救人,尽管健康严重受损,依旧坚持留在武吉公满抗争。说时流下了眼泪。
自 今年二月间劳勿澳洲采矿(Raub-Australian Mining)正式使用山埃采金以来,武吉公满新村就开始间歇性地传来异味。由于张少平的住家距离金矿区只有约三百公尺之遥,且其住家位于半山腰,张少平 及其妻子陈莲娣深受异味困扰。为了躲避异味,陈莲娣自4月12日起搬到吉隆坡与孩子同住,张少平则偶尔到榴莲园的小屋独居。
自 周一(4月27日)下午起,村民就没有见到张少平出现在村子里。次日晚上反山埃委员会成员到张的榴莲园寻人时,才发现他死在榴莲园的小屋里。对其死因起疑 的村民向警方报案,要警方彻查张的死因。劳勿医院解剖后初步证实,张少平死于心脏病。他的死是否还有其他原因所致,还需等待详细报告出炉。
最后阶段深受山埃困扰
陈莲娣(右图)接受《独立新闻在线》访问时叙述,自从金矿业主使用山埃采金之后,他们从早到晚都间歇性地嗅到一阵异味,异味时薄时浓,导致他们喉咙发痒、呼吸困难,有时晚上嗅到异味,还会从睡梦中醒来。
除了睡眠被干扰,夫妇两人还双双患上了眼疾,两人的眼睛除了发红,还流出一种令眼睛干燥的液体。除了眼疾,夫妇俩还出现皮肤痒的毛病,其中张少平的肚皮甚至生出一粒粒的水泡,有如遭沸水烫伤的皮肤般。
陈莲娣说,3月18日张的脸上生了烂疮,他怀疑是毒气所致,因而到诊疗所验血。医生告诉他,验血报告说明,他体内胆固醇含量过高,因而开出降胆固醇药物。可是,他到别家医务所测量胆固醇时,医生告知他没有胆固醇过高的问题,因而夫妇两人皆对验血报告不以为意。
她 继说,夫妇俩为了治疗眼疾和皮肤痒的毛病,看了好几次医生,陈莲娣看专科医生医好眼疾之后,听取丈夫的劝告到吉隆坡与孩子同住,以免吸入毒气影响健康。张 少平则执意留在武吉公满,以看顾榴莲园及继续展开其反山埃运动。她到吉隆坡与孩子同住后,他偶尔到榴莲园的小屋过宿,尽可能避免吸入过多毒气。
她说:“我们简直就是有家归不得啊!”
现年59岁的陈莲娣追忆道,张少平在生最后阶段天天为山埃的事而烦,有时甚至为想法子阻止山埃采矿而彻夜难眠,压力之大,“头都想到爆炸”。她说:“她一直很坚持,他是第一个带起(反山埃运动)的。他时常说,我要救人,我一生人都没有做过什么大事,这次我要救人。”
张 少平的骤逝,为张家带来巨大的改变。追溯这个悲剧的源头,山埃采矿肯定脱不了关系。自从劳勿澳洲采矿在武吉公满采矿以来,这个原先宁静平和的小镇就起了巨 大的改变,自二月矿主开始使用山埃采矿以来,村民就投诉他们间歇性嗅到异味,并出现喉咙痒、咳嗽、眼红、眼睛流液、呼吸困难、呕吐、晕眩、头痛、皮肤生红 点、生水泡等症状。
大部分村民皆怀疑,他们居住的环境已遭到污染,可是彭亨州环境局作出的调查报告指出,武吉公满环境良好,没有空气和声音污染。

No comments:

About Me |简介

Kami adalah penduduk yang dilahirkan dan dibesarkan di Bukit Koman, Raub. Sememangnya, kami seharusnya dapat menikmati rahmat yang ditakdirkan, iaitu tinggal dengan aman. Namun, ketenteraman dan kesihatan penduduk tergugat apabila apabila lombong emas yang bersebelahan dengan rumah kediaman kami mengguna Sodium Cyanide dalam perlombongan. Ratusan penduduk mengadu tentang masalah kesihatan dalam tempoh 1 bulan selepas lombong emas mula beroperasi pada Febuari 2009. Kami tidak dapat lagi bertoleransi dengan ancaman ini. Untuk menjamin keselamatan ahli keluarga tersayang dan masa depan generasi kami yang akan datang, kami sanggup melakukan apa sahaja demi mempertahankan keamanan dan keselamatan kampung halaman kami. 我们是在劳勿武吉公满土生土长数十年的普通居民。本已到了知天命之年,奈何眼见挚爱的家园因为山埃的入侵,面临沦为“毒村”的致命威胁,我们决定站出来,抗战到底!为了我们爱惜的家人,为了我们的下一代,背水一战,决不妥协! Email:bancyanide@Gmail.com Facebook: https://www.facebook.com/BanCyanideInGoldMin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