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day, May 4, 2009

如有不测,找这些人算帐

作者/本刊曾薛霏 May 04, 2009 11:39:56 am

【本刊曾薛霏撰述】已故彭亨劳勿反对山埃采金工委会财政张少平的家属寻获张少平的多则笔记,其中一则更点名间接害死他的人,但家属基于敏感而不愿公布这个名字。此外,张少平的长子张竹生对警方在解剖报告尚未出炉前就急着撇清其父死于山埃中毒,宣称乃死于心脏病的举措深感不满!

张竹生告诉《独立新闻在线》,张少平父遗下的其中一则笔记点出了四个人名,并声称自己若有不测,可找这几个人算账。不过,家人认为公布这些人名或会引起争议,因此不公开笔记的内容。
不过,张竹生允许《独立新闻在线》刊登其父遗下的其中一则笔记,以显示张少平矢志反对山埃采金的决心。张少平在这张志期2007年3月3日的笔记中写道:“背水一战决不妥协。为了坚持真理和公义,不怕强权。”
“资 料显示,使用山埃采金等于使用化武,再过十年二十年后,一切生态、植物、动物肯定会基因变化,后患无穷。彭亨州政府滥权舞弊,变成法律灰色,残酷无情。我 知道他们会使用‘邪恶等于正义’的言论来为(维)护(山埃无毒)误导村民,为了将来咱们没有内疚降低下一代的痛苦,疾病。‘反山埃委员会’已经作最坏的打 算,‘牺牲’。假如我们不幸牺牲,不必为我们难过,为下一代着想,你们抗战到底,抗战到底。”
为何警方急于撇清?
张竹生也透露,他前往医院领取父亲遗体时,数名警官召见他及出示解剖医生的初步报告,说明父亲死于心脏病,体内无山埃成份;这些警官还问他,是否满意该验尸报告。
他说:“他们只给我看一张医生手写的简短报告,说我父亲的死因是心脏病。医院拿了父亲遗体的样本送去吉隆坡医院化验,但是他们(警方)怎么可以这么快就知道我父亲没有中毒现象?验尸报告都还没有回来?”
他 也透露,警方没有告诉他如何获得更详细的化验报告,也没有透露详细的报告会在何时出炉,“警官连医生手写的报告书也不让我复印,只是给我看看而已。如今我 已签名认领遗体,是否等于我已接受了他的解释?发现父亲的遗体时,他的鼻孔、耳朵都有流血,这可不可能是中毒?如今我父亲也下葬了,就算我不满意,总不能 又挖起他的尸体,再验尸一次?”
张竹生表示,警方也没有通知他该联络哪位警员或医生。由于当时面对丧父之痛,心烦意乱的张竹生没有记下警官的名字。
他也讥讽道:“我后来问过许多人,他们去领取自己亲人遗体时,警察并没有这么好的服务,直到现在我才发现,政府对办丧事的家人有如此好的关照。”
“他们每个人的脸上都带着笑容,为什么?是不是他们知道山埃采金有问题,所以急着撇清关系,强调父亲体内没有山埃?”
今年二月间劳勿澳洲采矿公司(Raub-Australian Mining)使用山埃采金以来,武吉公满新村就开始间歇性地传来异味。由于张少平的住家距离金矿区只有约三百公尺之遥,且其住家位于半山腰,张少平及其妻子陈莲娣深受异味困扰。为了躲避异味,陈莲娣自4月12日起搬到吉隆坡与孩子同住,张少平则偶尔到榴莲园的小屋独居。
自上周一(4月27 日)下午起,村民就没有见到张少平出现在村子里。次日晚上反山埃委员会成员到张的榴莲园寻人时,才发现他死在榴莲园的小屋里。对其死因起疑的村民向警方报 案,要警方彻查张的死因。劳勿医院解剖后初步证实,张少平死于心脏病。他的死是否还有其他原因所致,还需等待详细报告出炉。【点击:张少平反毒害壮志未酬 三百人送殡作沉默抗议】
张竹生说:“今年我父亲去世了。明年去世的会是谁?”
此外,反对山埃采金工委会入禀检讨环境局发出采金执照的案件,原定本月六日下判,却因对方律师申请展延而展延至6月23日,工委会也对此深表不满。
载送山埃路线居民有危险
他也指出,其实山埃采金不但危害武吉公满和劳勿居民,在从吉隆坡运载山埃到武吉公满,途经高速公路和住宅区的道路,若发生公路意外,而粒状山埃又遇水,剧毒将污染四周的环境。
他继续说,自二月中以来,劳勿澳洲采矿公司皆使用村民日常使用的道路载送山埃到矿区,村民们都担心一旦发生公路意外,山埃外泄,顷刻间便可令村民中毒。
他说:“试想想整个路线,从吉隆坡到加叻大道,路经云顶山脚、文冬、劳勿街场、再到武吉公满新村,整条路线的人都有危险。”
山 埃(氰化物,cyanide,化学式CN)是一种无色无味剧毒物质,会阻止人体细胞吸收氧气,人类吸入高浓度氰化钠气体或吞食致死剂量的氰化钠,几乎可以 立即停止呼吸而死亡。由于山埃可与97%的金结合,增高炼金产量;因此自1960年以来,金矿商便大量使用这种有害化学物质采金。

No comments:

About Me |简介

Kami adalah penduduk yang dilahirkan dan dibesarkan di Bukit Koman, Raub. Sememangnya, kami seharusnya dapat menikmati rahmat yang ditakdirkan, iaitu tinggal dengan aman. Namun, ketenteraman dan kesihatan penduduk tergugat apabila apabila lombong emas yang bersebelahan dengan rumah kediaman kami mengguna Sodium Cyanide dalam perlombongan. Ratusan penduduk mengadu tentang masalah kesihatan dalam tempoh 1 bulan selepas lombong emas mula beroperasi pada Febuari 2009. Kami tidak dapat lagi bertoleransi dengan ancaman ini. Untuk menjamin keselamatan ahli keluarga tersayang dan masa depan generasi kami yang akan datang, kami sanggup melakukan apa sahaja demi mempertahankan keamanan dan keselamatan kampung halaman kami. 我们是在劳勿武吉公满土生土长数十年的普通居民。本已到了知天命之年,奈何眼见挚爱的家园因为山埃的入侵,面临沦为“毒村”的致命威胁,我们决定站出来,抗战到底!为了我们爱惜的家人,为了我们的下一代,背水一战,决不妥协! Email:bancyanide@Gmail.com Facebook: https://www.facebook.com/BanCyanideInGoldMin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