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uesday, June 30, 2009

余德华在国会提问山埃采金的会议记录

请点击阅读:
余德华在国会提问山埃采金的会议记录

為什麼不在馬上市卻選擇在伦郭上市?

Peninsular Gold Limited was incorporated in April 2005 in Jersey (registration number:89895) and listed on AIM, London Stock Exchange on 23rd June 2005 (EPI code:PGL).

另類投資市場
Alternative Investment Market,簡稱AIM)是伦敦证券交易所的第二板交易市場,容許小型公司在較主板市場寬鬆的財務條例下將股份上市。另類投資市場於1995年創立,共為超過2,200間公司募集240億英鎊。寬鬆的條例包括較少的條例及沒有公司市值或發行股票數量的要求。部分在另類投資市場上市的公司其後會轉投主板市場,但在近年來更多的公司由主板市場轉到另類投資市場,基於另類投資市場讓投資者獲得更佳的稅務優惠及公司不用被重重條例規限。2005年共有40家公司由主板市場轉到另類投資市場,而只有兩家公司作反向遷移。另類投資市場亦逐漸國際化,由於對比起萨班斯-奥克斯利法案,上市條件較為寬鬆(雖然只有四分一的AIM上市公司符合萨班斯-奥克斯利法案立法前的上市條件),截至200512月共有超過270家外國公司獲准在另類投資市場上市。


20073月美国证交会委员罗埃尔·坎波斯(Roel Campos)將規模較小的倫敦另類投資市場形容為一個賭場,據引述稱:「在AIM上市的企業中,有30%在一年内就會破産,對此我感到擔憂,我感覺這像是一個賭場,我認為投資者也會這様認為。」。這些評論引來無數的反駁,包括擁有另类投资市场的倫敦證券交易所,指出每年遭到清盤的公司實際少於2%

自此另类投资市场訂立新規定要求所有上市公司設立網站提供有關資訊。

ttp://en.wikipedia.org/wiki/Alternative_Investment_Marke

网友回答金矿老板

sanjiun said...

关于这篇文章(在回答后面),我也看过。
很可惜,文章出自于一个开矿场的人。卖花的人,当然赞自己的花香。他说矿场安全,无可厚非。

当然,山埃采金“可以”很安全。只要依足规矩。
山埃可以在紫外线下分解。 问题是:要多久,来不来得及。
专家说,只要工厂有足够的设施,依照ICMC的指南来做就可以万无一失。
但是问题就在这里:
根 据内华达环境评估专家Dr Miller 针对武吉公满环境报告的review后,我们可以发现,该厂根本没有照着ICMC的guideline来做。EIA 里头没有想尽说明他们怎么应对万一会发生的突发事件。很多东西也是在报小数,”bait and switch”。既然他们的EIA那么不老实,我们怎么能够肯定他们内部的安全设施足以保障附近居民的安全呢?
就算不是矿场,任何工业区都不应该如此靠近住宅区。更何况吨着大量山埃的工业区?用过的山埃可以有denature。但是万一发生意外的是那一桶一桶,没有经过denature process 的山埃?
泄漏的山埃可以在阳光下分解,但万一数量太多来不及分解,而居民就在咫尺。金矿场有没有想过这个问题?
为 了经济效益,设立采矿场也好,但不是在这么靠近居民居住的地方。一旦发生任何事故,根本来不及疏散或者应对。而很显然的,该矿厂没有做好 risk assessment and management。该矿厂在做EIA的时候,都是在报小数。而现在,实际的情况却比之前报告的更多,更大。该矿厂的意外应对措施是依照之前 (small scale)还是现在(large scale)为准绳?

如果说要根据 ICMC 指南来设金矿场的话,Dr Miller 是曾经有份草拟这个指南的专家。他建议矿场必须暂停运作,直到矿场针对现在拥有的设施和范围作新的环境评估。既然这位专家也觉得问题很大,难道我们还要说没有问题吗?

的 确,很多原著民利用山埃来毒鱼。对,捕上来的鱼,还是可以吃。可是如果山埃没有毒,那为什么鱼会死?人体有自己的排毒系统,可以handle 轻微的山埃,转变成毒性较少的thiocyanate排出体外。但是那些年级大,身体弱,甚至婴儿呢?而他是否知道,利用山埃毒鱼造成了多么大的环境伤 害?尤其是珊瑚。在那些有原著民利用山埃捕鱼的地区,珊瑚礁大量死亡。能吃和不能吃的鱼一起被毒死。整个海洋的生态环境遭受破坏。原著民没有太多这方面知 识。他们用这种方法捕鱼,是因为他们的父辈这么做,没有人教他们用更好的方法捕鱼。难道我们也要武吉公满步上后尘吗?少量的山埃,鱼都会死,也造成了珊瑚 礁和自然生态的破坏。更何况我们面对的是large scale的山埃呢?

曾经有研究证明,山埃会导致一些微生物 DNA 以不正常速度断裂,是一种“细胞老化”的现向,也有可能会致癌。虽然还没有发现在人类的身上致癌,但是既然有这个可能,我们难道要武吉公满的居民来做实验吗?

人类的神经系统受损,也是中山埃的症状。山埃导致血液无法带氧,细胞的氧气输送受到干扰。长期下来,脑部和神经系统细胞氧气含量不足,甚至会导致失忆,类似Parkinson的老人疾病。

记得这句广告词吗?“小孩子闹不正常发展,有赖于脑细胞连接,没有联接的脑细胞,会逐渐消失”。山埃在正常大人的身上,或许还好。但是小孩子呢?他们身体的排毒系统不好,脑细胞若再长期氧气不足,会有什么后果?

写文章的家伙,是个开矿场的。不是医生。他根本不能够这样来“推翻”事实。他自称自己的矿场没有发生过事故。他开的是个“规模小”的矿场,怎么比的上“规模壮观”的武吉公满矿场?再说,他的矿场有是否如武吉公满金矿场那样,和民居近在咫尺?

我们需要的,是研究学者们的分析。不是一个开矿场的,说矿场安全。如果我们要听开矿场的说这些话,不会直接去听Raub Australian 金矿场老板说吗?

Nonsense to claim someone can get sick from cyanide

Kit Lee

I refer to the Malaysiakini report Bkt Koman residents fail to stop goldmine.

I have been involved in exploration and mining for 40 years around the world. Half my experience has been in gold mining including in the former Raub Gold Mine (1986 to 1987), the centre of this dispute.

Cyanide was first ever used in gold mining in Bau, Sarawak at the turn of the 20th century by the Borneo Company. Cyanide (sodium cyanide) is used to dissolve gold (including silver) as gold cyanides (cyanide/cyanades/thiocyanides). In the old days, the dissolved gold is recovered with zinc dust (Merrill Crowe Process) and then smelted into gold bars.

In the 1950s, resins were used to absorb the dissolved gold cyanides and gold could then be recovered by electrolysis. This was replaced by activated carbon (most of which is being produced in Malaysia from coconut shells). The cyanides/cyanides/thiocyanides will remain in the tailings water as stable metal complexes.

Internationally, to meet environmental compliance, these are require to be denatured using chlorine, iodine and common hydrogen peroxide before discharge. In fact, these are more harmful to the environment as they will kill plant life and increase BOD (Biological Oxygen Demand).

But all environmental agencies insist on this antiquated law. The regulations also insist in denaturing free cyanide radicals (unused sodium cyanide). These could cause death if a sufficient quantity is consumed.

But all mining operations use a very low concentration of cyanide at 110 to 150 ppm (parts per million) and tailing waters are further diluted by other waters especially storm water many fold. Environmental protection agencies should ensure that cyanide concentrations be kept at such diluted levels.

Cyanide is not a poison as it is a carbon-nitrogen compound and will disintegrate in UV light. It would, however, prevents the blood from absorbing oxygen and anyone consuming too much will die of suffocation. Cyanide occurs naturally in many roots especially unripe tapioca. The indigenous people have been using these to 'poison' fish and yet the fish is edible.

For more than 100 years since cyanide had been used for gold mining, there have been only two instances of accidental death reported due to cyanide poisoning. Such dangers can be limited by the following:

1. Tight control of the circuit of mine water with safety ponds properly constructed to prevent any overflow due to surges in mine waters during floods. These safety ponds must be constructed and maintained to meet strict safety codes.

2. All mine waters be re-circulated (this is a common practice to use up all the free cyanide as cyanide is expensive) so that only small amounts of concentrated inert cyanide solutions require de-naturing

3. The biggest danger from cyanide is hydrogen cyanide gas that is odourless but deadly (used for gas chambers). Hydrogen cyanide gas will result if cyanide occurs in an acidic environment.

All mines should ensure all mine waters are alkaline and cyanide monitors installed at strategic areas especially enclosed areas. Once in the open, the concentration of hydrogen cyanide gas is so diluted that it will never pose a threat

4. If required, the mine could be operating with zero discharge. There is also technology available to recycle cyanide. This strategy is in the interest of the mine operator as it would save cyanide consumption as the cyanide is recycled.

Several saleable metals (eg, arsenic, copper, lead, zinc) would be recovered as well instead of being discharged. These normally cause serious environmental pollution.

5. The concentration of cyanide solutions used in the mining operation must not exceed 150 ppm. At this concentration, an adult requires to drink 10 Coke cans of the cyanide solution to be affected. So the risk of accidental deaths is minimal.

Some miners use higher concentrations thinking it will speed up the gold dissolution process. Actually, it does not help and even at low concentrations it would soon reach a equilibrium and the kinetics of the chemistry will not improve.

6. Adequate monitoring must be installed to avoid any accidental spills into the environment.

The current concerns by the Bkt Koman villages are due to misinformation, fear-mongering and emotion. It is nonsense to claim someone can get sick from cyanide.

If you consume too much you just 'suffocate' and die, you do not get sick. I had operated a small 'Heap Leach' operation in Kelantan in the 1990s with no cyanide hazards. There are so many gold mines using cyanide being operated around the world with no danger or health hazard.

Bukit Koman is immediately downstream from the mining operations. But the mining operations can be designed to minimise any risk. In this case, the environment authorities should insist on a zero discharge of liquid waste and all solid waste must be stored in proper, waterproof, non- biodegradable storage areas that could be rehabilitated effectively at the end of mining operations.

I will be happy to supply any interested party detailed information on cyanide and gold mining operations and cyanide recycling and safety practices.

拒绝“金牌”杀手(三) : 黄燕燕当有基督的精神

黄燕燕当有基督的精神

作者/唐南发 Jun 29, 2009 09:48:52 am

拒绝“金牌”杀手文章系列(三)
【唐南发】我 们的国家病了,最新的例子就表现在彭亨州劳勿武吉公满新村山埃采金事件上。尽管开采过程出现问题,导致村民身体不适,反对山埃采金运动工委会财政张少平更 因此操劳过度而骤逝,州政府不但丝毫不为所动,劳勿区(Raub)国会议员、马华公会副总会长黄燕燕甚至还推搪说,三年前已经同当地居民沟通过,取得共 识,政府也已经保证没有问题,所以不应该把此课题政治化。
2001年在吉隆坡举行的世界华人福音大会上,我亲眼见到黄燕燕(右图)在来自全球多个国家的华人基督徒面前为个人和家人信靠耶稣基督作见证;所以,我知道她绝对不是一个挂名的基督徒,但为何在武吉公满新村山埃采金的争议上,她至今没有表现出基督徒应有的精神?
宗 教常常被政治人物和资本家滥用,自资本主义在18世纪起蓬勃发展以来,欧洲和美国的经验都显示了,基督教教义当中的某些精髓被用来为开发经济背书。直到第 二次世界大战以前,肆无忌惮的经济发展得到教廷和教会的大力支持,认为有助基督教的扩展。美国政府在推动西部大开发的时候,也以“把文明和发展带到落后地 区以荣耀上帝的名”为由,对美西地区原来的生态平衡造成极大的破坏。一直要到近几十年,欧美国家才重视环保,而教会在这一课题上的沉默更是饱受批评。
马来西亚作为一个信奉发展主义的国家,不断重复发达国家的错误,对环保从来没有认真看待,还把环保分子视为敌人,最明显的例子就是国内外人士长年捍卫东西马原住民的传统生活方式,被马哈迪政权标签为“阻碍第三世界发展的亲西方份子”。
此外,1980年代的红泥山反埋毒运动和前几年的雪兰莪武来岸反焚化炉运动,事件发展的过程中,居民都承受了政府贴上的污名,但都取得最终胜利;如果我们不要武吉公满的村民成为失败者,此刻就应该伸出援手。

《圣经》提醒关爱地球
《圣经》其实处处提醒人类必须关爱地球的章节,例如《诗篇》24:1就开宗明义地说:“地和其中所充满的,世界和住在其间的,都属耶和华。”基督徒败坏上帝的创造,就是一宗大罪。
除此之外,《圣经》多处都谈到人类和自然世界,包括动物和土地的关系,例如《申命记》22:6和25:4,《以赛亚书》5:8 – 10,《约伯记》38:25 – 28,以及《诗篇》104: 27 – 30等等。
黄燕燕既是国会议员,又是马华公会领导人,更是内阁部长,日理万机不在话下,但公务繁忙之余,倒也不妨看看这些圣经章节对人类与自然环境关系的告诫。
更重要的是,身为人民代议士,如今武吉公满的村民确实面对因为山埃采金所造成的后果,黄燕燕理当以当年耶稣基督为门徒洗脚的精神,亲自回到选区去了解情况,而非以“三年前见过面”为理由,置村民的福祉于不顾。
《马可福音》10:45说:“人子来(注:耶稣)并不是要受人的服侍,乃是要服侍人。”
身为基督徒的黄燕燕应该躬身自省:当父母官是为民请命,抑或被人服侍?
拒绝“金牌”杀手文章系列是由隆雪华堂民权委员会及反对山埃采金工委会联合组稿,本文作者唐南发是专栏作者。

山埃去了哪裡?

原文:http://keykok.blogspot.com/2009/06/blog-post_3498.html
作者:曾聒

很多对环保有认识的人会说,使用山埃淘金会“得不偿失”,山埃是最有效的融金化学物,可以在最短时间和最有效的将泥土内的黄金成分取出,可是沾上山埃的泥土要如何处理?要解决短期泥土的酸性,多数金矿公司会使用石灰粉,可是长期的毒性,可能要用上的成本会比取出的金还要多。

澳洲挖矿公司的计划,一年要在武吉公满挖上的泥土/矿砂是100万吨,扣除政府铁定的公共假期和一些周假,这采金计划每天需要挖上的泥土/矿砂是3000吨,用10吨罗里载送,就要用上300辆之多。

这黄金地原本已经是淘过一次黄金,因此泥土/矿砂内所剩余的黄金量很低,只是最近金价倍增,所以才有利可图,但是过程中存在着一些对山埃的疑惑:

年用的山埃量是400吨,平均一天1.5吨,一星期约10.5吨,可是取出的黄金一星期只是区区的12.5公斤,那么使用的山埃是否过量?

根 据[4Au(黄金) + 8NaCN(山埃) + O2(氧气) + 2H2O(水) → 4NaAu(CN)2 + 4NaOH)],一克山埃融合二可黄金,1星期10.5吨山埃计算,应该取出的黄金重量应该是21吨才对,以数字差距来看应有21吨和目前才取出12.5 公斤,是否意味着留在泥土内的山埃是99.95%的山埃?

换句话说采矿公司一年用上400吨山埃,有399.8吨的山埃没有和黄金融合,继续留在泥土内,根据采矿公司向政府申请中和山埃的化学物品的清单内,可以中和山埃的化学物不足400吨,若采矿公司没有富有山埃的泥土内消毒,将加工后的泥土放回去原地,后果不看设想。

另 外,据了解采矿公司在申请书内有两项是中和泥土内的山埃,i)Lime or Calcium Oxide (CaO)-石灰,ii)Sodium Hydroxide (Caustic Soda, NaOH),各2800吨和62吨,不解的是使用山埃后,山埃成分将附在泥土里,不是个体化,这些分量的化学物可以中和100万吨的泥土吗

一般上,泥土被加工后要置放在处理过的坑,将渗透的雨水引进其他地方,以便再处理。

分解黄金的系统或许没有问题,部长们所肯定的也没有错,泥土内未能被中和掉的山埃成份有多少没有人了解,慢性污染会否造成更多祸害、何时会爆发也不得而知。

据了解,挖金工程一旦被环境局批准、操作后,法律上没有任何单位何以喊停,或是介入调查,除非证实因山埃引起的问题。

目前反山埃委员会接获400宗病案投诉,可是卫生部证实与山埃无关,因此还不能介入采金工作。

其实,须先了解所有采矿公司的化学物品,了解有关化学物品的功能和副作用,未必是山埃,400病例中或许会有一些是其他化学物品所致,如硫磺引起皮肤敏感等,因此卫生部必须也关注其他化学品的反应,全面高度提防。

Sunday, June 28, 2009

抗山埃保家园的队伍不断地壮大

感谢各界朋友在网络上、个人的部落格、讲座会里、在电话里及在任何时候给予我们武吉公满《抗山埃保家园》的鼓励与安慰,当然也包括善意及辛辣的建议。

的确这不是一个简单的工程,要以卵击石、小刀锯大树是我们应该有的心理准备,当然这些形容词都成为了过去式。因为这运动的目标是解救村民居住环境的危机,自然我们必须面对的是认为我们政治化及危机化武吉公满的违心言论了。

但是至今除了Glenn Miller, Ph.D. - University of Nevada, Reno, United States 具监管山埃采金的专业意见,我们却看不到国阵领袖有诚意以专业及善意对话的方式来解答大家的担忧。那些已经为村民提供意见及约见反山埃采金领袖的国阵青年领袖,我们还是要谢谢你们,希望你们能够对自己的承诺坚持到底做一个真正做对的事情的领袖。

网上与生活上我们也接触到许多朋友对国阵部长级领袖的马虎与草率的回应感到愤慨,但是这都是我们必须预计的反应。陈亚才先生不止一次的强调我们要预备心打一场长久的战。

感恩地告诉大家我们的队伍趋向专业与数据论证。当备忘录提呈后,一些人权律师与各界专业人士已经提出与我们合作的意愿。所以说我们的运动开始就是是有专业、有理据及非常科学的。

现在可以做的事情就是要大家尽量的掌握山埃采金的实情与了解一些近况进展。环保技术上与法律上的细节方面请我们尊重专家们的专业意见。如果有需要进一步活动,我们希望大家可以以最快的速度及准确性地让更多人知道(大家告诉大家)。

谢谢大家。

Saturday, June 27, 2009

采金风波的确被政治化了!

国会议员部长力挺金矿
马华领袖继续沉默是金
以十二年前的报告作准
声称对环境和健康无害
皆因金矿庞大政治背景
此事的确是被政治化了

村民走上街头和平请愿
警方如临大敌出面制止
请来专家亲临研究查探
六名反毒勇士扣留一夜
皆因背后政治人物指使
此事的确是被政治化了

因为被政治化
剧毒入侵家园 变得合理化
因为被政治化
送命无关山埃 变得合理化
因为被政治化
袖手不沾此事 变成合理化
因为被政治化
掩埋民声民怨 变成合理化
因为被政治化
以人命作赌注 变成合理化
因为被政治化
只回应一句政治化 也变成合理化

采金风波的确被政治化了
但是请认清
政治化的源头 来自哪?

工委会的立场:仍然坚持抗争

村民坚持要高官视察武吉公满
质疑政府沿用12年前过期报告



尽管首相署公共投诉局已总结山埃采金不会威胁当地居民的健康,但是武吉公满(Bukit Koman)新村居民和当地州议员仍然坚持抗争,并要求政府高官亲身到新村走一趟,以亲眼见证采金对村民健康的威胁。

武吉公满反对山埃采金工委会主席黄金雄(下图)今日接受《当今大马》访问时,坦言对昨日的会议结果感到失望,并且打击了村民的士气。

不过,他仍希望首相署副部长慕鲁基亚和天然资源及环境部长道格拉斯,能够亲自巡视武吉公满了解山埃采金带来的影响,不只是依赖环境局和卫生局所准备的书面报告。

在上届大选因为山埃采金事件所引起民愤而成功首度当选的行动党都赖州议员钟绍安也警告说,政府高官“不要等到搞出人命才来补救!”。

缺席投诉局会议因见刘天球

慕鲁基亚(左图)是在日前接受工委会的备忘录后,于昨日前往彭亨州公共投诉局亲自主持会议,并召见各个单位处理这项课题。出席者包括州卫生局、州环境局、州地质局、劳勿土地局、环保份子、媒体,以及数名公众人士。

不过,昨日的会议结果不利于武吉公满的村民,并认为澳洲金矿私人有限公司以山埃采金的方式,不会危害当地居民的健康。

此外,慕鲁基亚也非常不满工委会作为投诉人却缺席这项会议,仅委派公正党关丹区部第一副主席邱福泉代为反映他们的问题。

对此,黄金雄就解释说,他们早在月前就已经约好于昨日会见雪州行政议员刘天球,以讨论山埃采金对该州水供的源头造成的威胁,所以才逼不得以缺席这项会议,并委派邱福泉为代表。

“我们有打电话告诉(慕鲁基亚的)秘书,因为时间的关系,所以我们不能出席,并希望能在以后安排另外一个时间。”

黄金雄:不要只听一边讲话

无论如何,黄金雄对昨日的会议这么快就作出总结感到失望,但他还是希望慕鲁基亚和道格拉斯,能够到武吉公满实地考察。

“部长不要只是听一边(官员)的讲话,这是不合理的!你一定要听到村民的投诉,看到村民的困境,并与环境局和卫生局的报告作一个比较,会比较好。”

他也不忘强调,自从澳洲金矿私人有限公司在今年2月开始采金以来,村民就开始闻到异味,而出现身体不适的情况。

“比如头痛、头晕、呕吐、皮肤奇痒、眼睛红,有些人有去看医生,有些人则去做投诉。这已经是几百宗个案。”

黄金雄表示,他将再尝试联络他们,以安排他们来到武吉公满,亲自聆听人民的投诉。

6月9日已针对高庭裁决上诉

询及工委会的下一步行动,黄金雄则回应说,村民的意愿就是针对高庭拒绝司法审核的判决,继续提出上诉。他透露,工委会已经在本月9日入禀上诉庭。

武吉公满新村村民是在2006年10月赫然发现该公司在他们不知情的情况下,获得政府批准在当地使用有毒化学品山埃(cyanide,也称氰化物)开采金矿。他们随后自发成立的“反对山埃采金工委会”,并在去年3月入禀法庭申请司法审核,要求推翻环境局允许金矿公司以山埃采金的决定。

不过,法庭以环境局早在1997年就发出准证给澳洲金矿私人有限公司(Raub Australian Gold Mining Sdn Bhd)在当地采矿,村民逾期11年至今才提出申请已太迟为由,驳回村民的申请。

黄金雄无奈地表示,“这个问题对村民的打击很大。我们现在唯有的办法是,看上诉庭是否接纳我们的上诉。我们其实也不能做什么了。”

“不要等到搞出人命才来补救!”

也指出,政府高官唯有亲自到武吉公满展开实地考察,才能亲眼见证到金矿与住家极为领近,以及了解病患的情况和感受。

他不满地表示,山埃采金的祸害有些可能是慢性,因此有可能在短时间内无法发觉。因此,政府指山埃采金没毒只是一个掩饰。

“不要等到搞出了人命,才来做补救!”

钟绍安更质疑卫生局和环境局报告的可信度,并认为政府应该聘请独立专家展开长期的观察和研究,才能做出有公信力的结论。

“他们应该考虑一年五次检查,而不是马马虎虎这样进行延户访问。我认为,当时的数字是不能够反映现在的情况。”

指1996年环境报告已“过期”

这名行动党州议员也反驳环境部长的说辞,指道格拉斯不能用十多年前的“过期”环境评估报告(EIA),来合理化金矿公司使用山埃。

他表示,环境局早在1996年就批准澳洲金矿私人有限公司的环境评估报告,但是该公司迟到2007年才正式申请使用山埃来采金。

“这样的环境评估报告不能等到12年后才拿来用,它都会有一样截止日期。就好像一个工程的环境评估报告应该过了24个月就无效。”

他质疑环境部长所提的防漏系统,是否能够防止山埃的毒素不会意外外泄。他指出,有关金矿是以开放的方式运作。

“我们从新村也能看到(金矿)冒烟的情况。这些冒烟的情况和村里所嗅到的异味,证明安全系统都不能控制最简单的空气污染。更何况是我们看不到的?”

Friday, June 26, 2009

原来只是空谈!

部长虽称山埃运输过程受约束
采金公司没签署国际管理准则

王德齐 | 6月26日 傍晚6点51分
彭亨州武吉公满山埃采金引发的安全疑虑,仍然无法彻底厘清!《国际山埃管理准则》官方网站显示,采金公司澳洲金矿私人有限公司和其母公司半岛金矿有限公司,并没签署这项监督金矿业使用山埃安全的国际准则。

须接受独立第三方的稽查

bukit komon gold mine 020306 old mine据环境与工业安全业者指出,《国际山埃管理准则》(International Cyanide Management Code)属于自愿性质的监督组织,金矿业者必须签署这项准则,并且接受独立第三方(Third Party)的稽查,才能称得上符合国际标准,否则其安全性将受到质疑。

截至今日下午5点为止,《当今大马》在《国际山埃管理准则》官方网站所列出的20家签署金矿公司名单中,无法找到澳洲金矿私人有限公司(Raub Australian Gold Mining Sdn Bhd)或半岛金矿有限公司(Peninsular Gold Limited)的名字。

此外,在17家签署的山埃运输公司中,也没有任何一间公司是马来西亚的公司。

天然资源及环境部长道格拉斯昨日是在国会下议院中为山埃运输过程的安全性作出辩护,指其操作受到《国际山埃管理准则》的约束。

无法联络上甘代耀作回应

bukit komon gold mine 020306 kam pc对此,尽管记者曾多次尝试联络半岛金矿有限公司主席兼首席执行员甘代耀(右图)作出回应,但后者都没有接听电话。甘代耀也是前马华总秘书甘文华的儿子,目前出任吉隆坡球拍俱乐部的会长。

根据《国际山埃管理准则》官方网站,这项准则是由联合国环境计划(UNEP)和国际金属和环境理事会,指导下的多元利益相关者指导委员会所拟定的工业自愿计划,旨在加强山埃的管理、保护人体健康,和减少对环境的冲击。

网站也表明,所有采纳这项准则的公司必须同意让他们使用山埃的金矿,经过独立的第三方的定期稽查,来确定准则实行的程度。这些公司的签署是以三年为限,第三方专家将在签署生效初期进行一项稽查,包括到金矿视察,以及检查相关的文件和记录。

符合准则的金矿将获得证书,而外界可以通过《国际山埃管理准则》官方网站,来检查金矿是否已经符合准则。

陈慧君:我国缺稽查机制

bukit koman forum 230609 tan hui chun @ chen hui jun关注武吉公满山埃采金问题的环境与工业安全顾问陈慧君(左图)在也反驳道格拉斯的说法,指政府应该是使用科学的方式,来处理公众对山埃采金的疑虑。

这包括全盘交待预防外泄的措施,以及要求业者采纳类似《国际山埃管理准则》的自律准则,才能彻底厘清外界的安全疑虑。

“我们必须要有人来做检验和稽查,你可以说我有(预防措施),但是到底有没有执行是另外一个问题?这是监督的问题。”

她表示,我国最大的问题是金矿业者和政府并没有向民众交待他们的防范措施,以及缺乏稽查机制来确保这项措施都获得执行。

“我们要怎样知道它已经符合?”

不签署难以厘清公众疑虑

因此,陈慧君赞同说,如果金矿公司没有签署准则,就不能算是完全符合准则,也无法彻底厘清公众心中的疑虑。

“我不否认大马在运输化学物方面有法律,但是不代表有意外。我国在运输石油时常常会有意外发生,包括翻覆和着火等等。你要怎么让我们有信心?”

她指出,尽管《国际山埃管理准则》是一个自愿性质的准则,但如果业者能够采纳这项准则,并开放让第三方的专家来进行稽查,公众才能够有更安全的保护。

她也表示,《国际山埃管理准则》在山埃采金的安全问题上,算是一个权威的国际监督组织。

“它不只是有政府代表,也结合了第三方专家的力量,包括多名学者和环保组织,所以他们结合了不同专家的意见。”

值得一提的是,其中一名《国际山埃管理准则》指导委员会的成员格连米勒,曾经在村民邀请下视察武吉公满的金矿,但金矿公司却拒绝允许他进入视察。

武吉公满寻人启示

<虎因皮贵猎杀死,黄金价高吾村亡> 吾村因黄金而生,现因黄金而面临毁灭。四处敲门求救,只为捍卫家园。听见敲门声,有人假装听而不闻。有人尝试打开门,看清弱小身躯后那笼罩大地的黑云团, 害怕被侵蚀而赶紧关上门。有人开门答应接济,却在大家踏出脚步的时候,突然关上门,让你头破血流。

它们说:采金引起的气味问题经测量后证实维持在所允许的水平下。环境局也在公满河及数个地点採集样本化验,证实水源不含有害化学物质,安全使用。卫生局证实各病诊记录中,並无因山埃化学物引起的症状。
请问 :是否要等到气味在不允许的水平下,水源已经不能安全使用,有人确实因山埃泄露而中毒身亡,才能证明人民的担忧不是过虑?再說,人体是脆弱的,長期暴露在污染的空氣中,程度好比二十四小時不停吸煙,成年人無法負荷,況且老人與小孩?當局是否有考慮過長期呼吸严重受污染空氣的風險?
它们说:邻近的矿湖将收藏所有化学废料,而金矿也邀请到国际级的专业人士设计该矿湖以符合国际标准。此矿湖也备有察觉废料泄露的机制、 处理废水机制等。
请问 : 长达约2公里的矿湖,做了什么备有察觉废料泄露的机制、 处理废水机制? 若真有如此安全机制,为何在所有可接触矿湖的地方都派人日夜驻守,生人勿近? 而唯一能看见矿湖的74A住家后院,却看不见所谓的防漏或处理废水机制?
它们说:山埃从巴生港口运至金矿的运输过程须符合国际条规,即供生产、运输和金矿的《国际山埃管理法典》约束,不会对公众健康带来威胁。
请问:金矿是向杜邦(Dupont)这个国际化学原料公司进口山埃,但该国际公司曾因工业处理过程不安全而遭美国相关单位罚款。有谁可以保证运送山埃罗厘不会翻覆?1998年吉爾吉斯斯坦, 位於中亞的內陸國家的 Kumtor Gold Mine, 一輛运载了两吨山埃的货车意外翻到了Barskoon河裡,导致两千六百多人中毒四人死亡,这种意外为何还会发生?
它们说 :环境部长保证,国阵政府会时时确保金矿活动,包括以山埃采金的方式不会影响公众的健康。因此,他们已经制定一系列法律来管制金矿业。
请问 :除了口头上的保证,国阵政府如何确保山埃采金不会影响公众健康? 法律管制的何止金矿业,在我国贩毒是死罪,可每天还是有毒品不断在生产。谁能担保人人奉公守法?
它们说 :就算一旦化学物质意外流出,金矿公司也准备了紧急应对的措施。
请问:有何实际上的应对措施?

:有何实际上的应对措施?根据《1996年主要工业意外风险控制 规》规定,工厂在储存、生产、使用一定数量的毒性化学原料时,务必拟定应急措施off-site emergency respond plan)并主动提供相关资料与民众,这包括了其化学原料的毒性与危险行,有关风险,如何在紧急事发时与民众沟通等,也可安排民众参与紧急逃生演习。二氧化硫(sulfur dioxide)也在这个条规的规范中,条规阐明任何工业在任何时候储存、生产或使用二氧化硫超过20,就受到条规的制约。而根据该金矿公司的环境评估报告,该公司一年使用131.4吨的二氧化硫(sulfur dioxide),因此该公司照理在任何时候都会在矿场内储存2030吨的二氧化硫,理应已受到条规的约束。为何至今从未与民众沟通以上事项,比如教导民众如何紧急逃生? 为何村民至今还不懂得万一化学物质外泄他们应该如何应对?

它们说 :采金活动不需要有非常详细的环境评估报告(DEIA),环境局批准该环境报告是因为,当中已列明了所有控制环境污染的机制。环境部也将经常按照计划监督该厂,并将确保该公司依照任何环境评估报告的条规。根据环境局的环境评估报告(EIA),国内外的专才都认为,金矿公司的作业符合环境局规定的标准。
请问 :采金活动不需要有非常详细的环境评估报告??可否公开所谓的国内外专才的详细报告?为何专研山埃采金术的美国环境专家(Glenn C. Miller)却列出以下疑问?
根据12年前的环境评估报告,矿主计划把石渣存在深坑里,待深坑里的石渣存量已达两百万吨时,其余的石渣将会存放在空地上。可是,这两个存放方式都无法保护地面和地下水,反之,把尚未处理过的石渣存放在空地上,将造成新的地下水源污染问题。(如果矿主把石渣存放在空地上,他们将把石渣存放区的废水输入矿湖,以便在采矿和炼金过程中循环再用,说明矿主可能无意以碳提炼设施处理废水,即“水源回流”系统。)
疑问1:“水源回流”(封闭系统,closed circuit)是指水没有排出石渣设施的系统,可是环境报告并没有提及: 这个设备如何避免含废料的石渣水渗入地下水? 如何避免沉淀物过多,以避免这个设备无法承载提炼水和雨水?
金矿主的碳提炼法设备在操作的每一天都释放很多吨的固体废料。雨水将冲蚀这些废料,并在未来造成严重的地面 和地下水污染。
疑问2:如何处理固体废料?
石渣的管理是矿场环境管理的重要环节。有别于马来西亚,澳洲或美国皆已立法规定金矿主在申请准证前,说明石渣的化学成份及其产生的酸性化学物。而金矿提出的两大石渣管理方式,皆可能释放出重金属废料,以致污染地面水和地下水。除了导致金属山埃污染(metal-cyanide contamination),处理过的石渣也可能排出酸性废料,在未来数十年甚至数百年污染地下水源。
疑问3: 有何措施避免存放石渣的方式不会污染水源? 如何在雨季处理废水过多的问 题? 如何处理提炼后的石渣中残存的有毒化学成份?
半岛金矿公司曾在报告中指出,石渣存有逾20万安士的黄金,可是矿石内还藏有另外20万安士的黄金,这个数字比金矿主在环境评估报告中提呈的数 字增加了一倍。金矿主在12年前的环境评估报告中,建议开设一个中型的矿厂以提炼现有的石渣,可是最新数据显示矿石内可能存有更多的金矿,该公司将在武吉公满设立一个比原先建议的要大的矿场,这个矿场除了提炼石渣残存的黄金,还将开拓及提炼新的矿石。
疑问4:金矿在12年前的环境报告是以建议设立中型矿场而取得准证,为何该公司还能以该报告作准,准备设立一个比实际规模较大的矿场,以提炼更多的矿石?若矿场的规模扩大即制造更多废石,对环境造成的影响也更大,而12年前的环境评估报告并没有纳入废石废料的主要影响,以及提炼新矿石的主要过程,为何不需要重新进行环境评估?
疑点重重,却求助无门!踏破铁鞋觅不着,黄金价高吾村亡? 谨此征询有良心的政客或专家施予援手,吾村3000人口等待救援!

Thursday, June 25, 2009

环境部长指山埃采金不危害健康??


武吉公满居民抗毒运动投诉无门
环境部长指山埃采金不危害健康
王德齐及李伟伦 | 6月25日 傍晚7点52分

彭亨州劳勿武吉公满(Bukit Koman)村民的抗毒运动投诉无门,天然资源及环境部长道格拉斯今日透露,公共投诉局已驳回村民的投诉,并认为澳洲金矿私人有限公司以山埃采金的方式,不会危害当地居民的健康。

武吉公满反对山埃采金工委会日前到国会,提呈备忘录给首相署副部长慕鲁基亚和天然资源及环境部,投诉山埃采金危害村民健康。

慕鲁基亚今在关丹召见各方

道格拉斯在国会下议院透露,慕鲁基亚今日已经在关丹的彭亨州公共投诉局主持一项会议,并召见各有关单位解决这项问题。出席者包括州卫生局、州环境局、州地质局、劳勿土地局、环保份子、媒体,以及数名公众人士。

这项会议也认为,澳洲金矿私人有限公司(Raub Australian Gold Mining Sdn Bhd)已符合相关的环境条例。

“我们没有发现任何山埃中毒的现象,有关公司以山埃采金的方式,也不会如投诉般影响当地居民的健康。”

行动党峇吉里国会议员余德华今日是在国会会议展延前,提出武吉公满村民对山埃采金的担忧,并由道格拉斯做出回答。

否认山埃运输过程危害公众

道格拉斯也反驳《当今大马》的报道,指山埃从巴生港口运至金矿的运输过程,也不会对公众健康带来威胁。

“整个运输必须符合国际条规,即供生产、运输和金矿的国际山埃管理准则。”

环境与工业安全顾问陈慧君前晚是在一场讲座会中指出,武吉公满山埃采金的运作在运输方面,也在威胁着雪隆巴生河谷人口的生命安全。

环境部长保证,国阵政府会时时确保金矿活动,包括以山埃采金的方式不会影响公众的健康。因此,他们已经制定一系列法律来管制金矿业。

专才认为金矿作业符合标准

道格拉斯也指出,澳洲金矿私人有限公司使用山埃,在武吉公满采金矿并没不妥。

他说,根据环境局的环境评估报告(EIA),国内外的专才都认为,金矿公司的作业符合环境局规定的标准。

“由于我们发现山埃采金不会影响大自然,所以才会批准这份评估报告。”

他进一步声称,该份报告还考虑了当地居民对于山埃采金的忧虑。

金矿公司已经安装防漏系统

道格拉斯表示,当局在发给金矿公司的评估报告中,也列明了必须遵守的采金卫生措施。

他强调,经过山埃采金的用水,都会被排导到一个特定的湖内,确保有毒物质不会流出,危害自然环境。

“该湖用来收集化学物质,周围安装了防漏系统。就算一旦化学物质意外流出,金矿公司也准备了紧急应对的措施。”


~~这样的回答似曾相识啊,到底环境部有没有实时实地考察检验,而这工作是否又符合居住环境卫生与安全指标?有没有让独立环保专家参与考证?

响了头炮,牺牲了谁?


第一场位于吉隆坡的讲座,全场座无虚席,取得空前绝后的成功!感谢远道而来的乡亲,迫切关心家乡的游子,关注此事的媒体,政客和朋友,是你们让出席人数超出意料,把隆雪华堂可以容纳300人的讲堂挤得水泄不通。
这一夜,无论是台上台下,坐着的站着的,我们都一起欢笑一起掉泪,互相附和,留下了很多深刻的画面,也留下了趋之不散的感动。
当黄主席在忆起亡友张少平的时候,激动掉泪,他说:“他的死唤醒了很多人,我们会完成他的遗愿这一刻,我们内心一阵抽痛,也红了眼眶;当州议员钟绍安抨击:“不要区分我们是执政党或在野党,我们都是人民代议士,都应该为人民解决问题”时,我们齐声呐喊鼓掌。我们不会忘记环境与工业安全顾问陈慧君再三叮咛山埃可能为我们带来的危害,更加认同雪华堂执行长陈亚才所说的:“弱势者有弱势者对抗巨无霸的方法”,我们决不放弃家乡那一片美丽乐土,我们必定抗战到底!
除了以上主讲人句句触动人心的话,一个小女生在发表个人言论的时候,也深深表达了我们的心声,她说:“如果有一天,有人将一枚炸弹放到你家隔壁,然后请了很多所谓的专家告诉你这枚炸弹是不会爆炸的,你相信吗?你会不害怕吗?”主持人凌国文也巧妙的打了一个比喻,他说:“假设你的邻居把一桶粪便放在家门口,而你向他投诉很臭并要求他搬移别处的时候,这位邻居竟然对你说‘你怎么证明臭味是从这桶粪便传出来的’,这样说得过去吗?”
这一切一切,出席讲座会的朋友都看在眼里,触动在心里头,讲座会也成功圆满落幕。但是或许大家没有看见在主讲台上,挂着村民亲自提笔所写的大字报,一副写着:“说山埃没毒者,其心比山埃更毒”,另一副则写着:“虎因皮贵猎杀死,黄金价高吾村亡”,道尽无奈;或许大家也没有看见张少平的遗孀在讲座还未开始时,观赏影片途中忆起亡夫而黯然落泪;人去楼空的时候,大家更没看见黄主席在经过一天的奔波,还要在深夜十二点,载着两位战友抹黑回家乡。
望着三个年过半百的老人家离去那背影,感觉阵阵心痛,虽然今天我们第一次成功到了国会,第一场讲座成功举行,可是我却看见黄主席湿透的衬衫,看见邱伯用一杯冰水不停搓揉疼痛的额头,看见刚历丧妻之痛的Encik Mustapha静静坐在华人堆中默默支持。。。即使他们作了牺牲的打算,但是我们不希望再以任何人的牺牲,甚至人命,来换取下一次的成功了!如果大家能够做的,比这些手无寸铁的老人家多,请唤醒心中的良知,不要再吝啬那一点点的援助了

Wednesday, June 24, 2009

有良知的,请您站出来!

有良知的,请您站出来!

感谢各路评论高手的拔刀,协助我们营造首波舆论压力!

感谢民联议员的鼎力相助,协助我们将问题带到国会!

感谢各平面与电子媒体的全力配合,协助我们将接触面全面拉阔!

感谢各路友人身体力行,让昨晚的座谈会全场爆满兼气氛热烈,协助我们为村民注入一支强心剂!

感谢各路英雄的配合,让我们在昨天打响首炮!













再向我最尊敬的武吉公满乡亲夫老们致敬。感谢您们天还未亮就包了两辆巴士,风尘仆仆赶出来;直到将近午夜时分,才披星戴月赶回去。

听到您们烈日下在茨厂街派传单。眼眶都湿了。

晚上那场座谈会,是我主持过的当中,心情起伏幅度最大的一次。

望着台下300多张脸孔,讲到激昂处,神情愤慨;讲到调侃处,痛快大笑;讲到辛酸处,潸然泪下。

这个晚上,台上台下,300多颗心是连成一线的。

看到黄金雄先生为猝死的战友泪洒台上,再看到台下一位泪满双颊年过70的老先生。

坐在台上的我,心如刀割。“我是否还能为他们多做一些?”那一刻,全场很多朋友的心里,应该都涌现这道问题。

您能够做的还有很多。

我们需要您将这件事情,通过所有可行的管道传达出去;

我们需要您发挥公民社会的群众力量,支持我们接下来的每一场公开活动;

我们需要各方面的专才加入我们的队伍,协助我们更有效率地打这一场硬仗。

至于政府里面,如果还有那么一个有良知的人。请别再发表口头保证,您是在侮辱着全国人民的智慧。

请您马上站出来。

座无虚席!




挤在礼堂后方的群众


背水一战,永不妥协!

谢谢你们武吉公满


国会呈交备忘录--在朝野国会议员见证下让人民来评估他们今后对抗毒的表现如何

这是在讲座会还没有开始大家就济济一堂聚精会神地观看回顾历史片段的村民与市民的一景。大家可以看到反对山埃采金工委会主席与劳勿区州议员都还在观众席上。


昨晚在嘉宾在讲座会分享完毕后有回应环节,大家都有自己一些心里的话要说,迟些整理后,会上传与大家共同探讨。

做人不能忘本,如果没有武吉公满反对山埃采金工委会与全村许多居民/村民的自救,我们是没有可能把这消息传到全国的。这也说明自2007年开始的组织与抗争所展现的积沙成塔永不放弃的精神。他们曾经相信马华、法庭、国家领袖等可以为他们解除困境,但是事实证明一些人的力量太少。其实他们是几个人吗?签名的时候收集了劳勿县邻近的新村约有一万左右的签名,但是谁真正的实地了解他们的困境。为什么今天许多的人纷纷说要“收集”资料,原因就是当初工委会请求救援的时候,没有多少人注意,甚至这只是被搁在东海岸地方版的小新闻。

所以我要说这是武吉公满村民的醒觉,当许多人不知道山埃是什么的时候,他们已经发现自己村庄里的危机,昨晚有一女孩说:“如果有人告诉你炸药没有危险你相信吗?”试想想从今年2月开始的异味至今,金矿场用了多少吨的“炸弹”投入生产线只隔居所一条马路之隔的“缓冲区(buffer zone)”?


这就是为什么我们全国人民必须对武吉公满保卫自己家园,背水一战决不放弃的村民致敬的原因。

后记:笔者虽然出生于70年代的吉隆坡却在劳勿山城长大。写这篇短评是介于自己是劳勿村民与都市市民的身份来表达对武吉公满村民(不要忘记还有许多在都市生活的武吉公满村民也继续支持抗山埃保家园的运动)斗争的敬意,希望大家必须忠于历史,这样我们抗争运动的道路才能更加广阔。

求真及时短评
注:更多图片请点击相册

tv2在623国会呈交备忘录的新闻报导

video

《黄金vs人命》华文讲座会

日期:2009年6月23日(星期二)
时间:晚上7点30分入席,晚上8点正式开始。
地点:吉隆坡雪华堂 KL Selangor Chinese Assembly Hall (KLSCAH)
(Jln Loke Yew 陈氏书院,喷水池对面)
穿着:黑衣为主
主持:著名时事评论人凌国文
讲员:陈亚才、都赖州议员钟绍安、反毒工委主席黄金雄与环境与工业安全管理顾问陈慧君、(函请劳勿国会议员黄燕燕--仍在联络中)

事件终于成功由劳务带出来吉隆坡,这对我们来说是非常意义重大的一件事,代表着全马来西亚的人即将关注我们,代表着这事件将在全马发酵,也代表着我们的抗山埃,保家园运动正式全国性的揭开序幕。第一场位于吉隆坡的讲座会,
请以行动支持《抗山埃,保家园》系列活动,请务必踊跃出席!用数字告诉大家我们有多关心这件事,用行动告诉更多人我们有多么的不欢迎这闻名丧胆的毒药于我们庇邻。

facebook上报名:请点击加入

地图
箭头B是雪华堂(雪兰莪中华大会堂)
Street: No 1, Jalan Maharajalela near Jalan Maharajalela, City Centre, 55200 Kuala Lumpur, Kuala Lumpur
Monorail to Maharajelela

Monday, June 22, 2009

致: 羅秋俊先生


羅先生,

謝謝您言出必行,果然采取行動到武吉公滿新村探察,想必您在出發之前一定做了不少功課,當地的馬華領袖們也提供了您該有的文件。

"The chemical reaction is called the Elsner Equation as follows :

4Au + 8NaCN + O2 + 2H2O → 4NaAu(CN)2 + 4NaOH

CN(aq) + H+(aq) → HCN(g)"

http://bancyanide.blogspot.com/2009/04/process.html

即然如此,以上的文件及報導您也一定看得懂吧! 那麼,歡迎您發表意見!

拒绝‘金牌’杀手(二) : 这不是一道数学题

这不是一道数学题
特约评论 | 6月22日 12点00分
文:廖国华(隆雪华堂民权委员会主席)

编按:本文是“拒绝‘金牌’杀手”文章系列之二。这个该系列由隆雪华堂民权委员会和反对山埃探金工委会联合组稿。


如果100至200mg的山埃可以致一人于死地,1.5吨的山埃能让多少人死于非命?

如果这是一道数学题,你会这样解题:1.5吨=1500kg,1kg=1000g,1g=1000mg……

你会觉得数目太大了,大到很多人都不会回答。然而,对于武吉公满的村民来说,这不是一道数学题,这是一道他们每天都要面对的死亡问题。

位于武吉公满村内,距离民宅只有一马路之隔的金矿场,每一天都在使用着1.5吨的山埃来提取黄金。

但求一个健康安全的家园

bukit koman gold mining cyanide 010207 group在这危机四伏,到处充斥异味,弥漫疑是使用山埃提取黄金所排出有毒气体的环境底下,村民除了可能随时死于非命,更无异是处在一种变相的慢性自杀当中。

武吉公满村民们的要求不多,他们和我们,你们一样,只是希望拥有一个健康安全的家园。这是身为一个人,最基本的要求。如果他们连这个最基本,最谦卑的要求也被剥夺了,大家请想一想,这叫村民们情何以堪!这叫我们于心何忍!

甘代耀要设立黄金旅游村


5月24日的《亚洲周刊》,金矿场的业主甘代耀说使用山埃采金(碳浆法)是安全的采金技术。他还说要把距离吉隆坡东北部近百公里,劳勿镇附近的武吉公满新村,发展成一个集采金、黄金制品、金矿旅游及金矿博物馆于一身的旅游村,让游客得以亲身体验淘洗黄金的活动。

甘代耀一方面说山埃采金技术是安全的及要把金矿场发展成旅游景点,另一方面却不允许村民和非政府组织代表进入金矿场参观。

既然安全何不让村民查访?

bukit koman gold mining cyanide 010207 police我们不明白,如果山埃采金技术是安全的,为什么矿方不让村民及非政府组织进去参观考察呢?这可是最好的公关活动啊。然而,事实却是,有几位村民因为坚持要进去矿地做水样检查,结果被召来的警察扣留了一晚,理由是“擅闯私人地方”。

这是欲发展旅游业的待客之道吗?你敢到这样的地方旅游吗?旅游部长黄燕燕,刚好是本区的国会议员,不知道她会不会来武吉公满新村住个2、3晚,感受一下这里异常的空气素质,亲自促销“武吉公满民宿旅游”?

经济好处不比后代健康重要

武吉公满村民其实不反对采金。他们知道要不是这里有金矿,他们的祖辈可能不会在这里落地生根。村民们和采金业多有渊源,也有很深的感情。

bukit koman cyanide gold mining funeral 010509 03然而,就是因为村民们很多是退休的矿工,他们比任何人更了解,使用山埃采金的危险。所以,为了家园的安全,后代的健康,就算复苏的探金业将为新村带来许多经济上的好处,武吉公满的村民也要坚决的反对使用山埃采金。

业主这一次使用山埃采金的原因很简单,因为,使用山埃采金将大大的降低成本。马来半岛的采金业因成本高企,无利可图,在1960年代后逐渐沉寂停止。如今低成本的山埃采金技术,使采金业变成大大的有利可图。甘代耀就曾说,每年估计可以获取二千万美元的盈利。

村民的健康,我们后代子孙的健康,值不值得让他人年赚二千万美元?这一道问题,我请大家帮忙算一算。

Sunday, June 21, 2009

祝各位父亲节快乐



本站祝天下的父亲都快乐也愿武吉公满的父亲能够健康快乐。我们也怀念离开我们的反山埃采金战士已故张少平先生,为了完成先生的遗愿 ,我们一定会记住先生的誓言:“背水一战,决不妥协!”
今天我们感到高兴,因为来自全国各地的人民已经开始关注武吉公满山埃采金严重影响居民健康与安危。如今媒体与网络部落格已经不时的跟进抗争的进展。

我们也代武吉公满急需援助的村民向全国各地的家庭致意:祝父亲节快乐!

最后别忘了我们的约定:

讲题:黄金vs人命:抢救武吉公满

日期:2009年6月23日(星期二)
时间:晚上7点30分入席,晚上8点正式开始
地点:隆雪华堂讲堂

主办:隆雪华堂民权委员会

主持:凌国文(时事评论人)

主讲:黄金雄(武吉公满反山埃委员会主席)
   钟绍安(劳勿都赖区州议员)
   陈慧君(环境与工业安全顾问)、陈亚才(时事评论人)

穿着:黑衣为主

这是武吉公满反山埃运动的第一场讲座会,请以行动支持《保卫家园,拒绝山埃!》系列活动,踊跃出席!任何疑问,请洽询隆雪华堂助理秘书谢先生:03-2274 6645,或03-2272 4089(传真)。

Friday, June 19, 2009

Wednesday, June 17, 2009

我们来了!




白发苍苍的反山埃委员会成员,原是含饴弄孙的退休人士,留在美丽的故乡安享晚年。两年多前,得知山埃侵袭家园,他们不惜走上反山埃的艰辛路程。他们当中,有些得不到家人的支持,认为他们跟大集团抗衡跟政府对抗,根本就是以卵击石,做天下最愚蠢的事;有些纵然已经健康受损,仍独留故乡抗战,最终不惜牺牲性命。

读着他们一封封手写的请愿信,我们眼眶红了;听着他们娓娓道来被警方扣留一夜,长期被监视的一点一滴,我们心也痛了;看着他们用尽力气,抱着一大叠所收集的文件,匆匆的赶到现场,我们更是难堪。这些村民,他们到底做错了什么?

两年多来,他们经过同僚的背叛,让他们手足无措;他们的反山埃对抗被诬赖为贪图金钱利益,让他们不愿意再公开募捐;他们眼见战友相续逝世,他们无能为力;他们不惜四处奔波求助,却面对了一次又一次的闭门羹。这些村民,他们到底做错了什么?

他们难免已经心力交瘁,可是他们的意念始终坚定,就是要把山埃赶出家园

6月14 日这一天,一群年轻人浩浩荡荡的前往武吉公满来个实地探察。当反山埃主席黄金雄看见这一群人的时候,他不自觉的惊叹:“哇,那么多人来呀!”顿时觉得很感动,因为在黄主席的眼神里透露着一丝曙光。

这一群年轻人不是因为好奇,也不是因为观光,而来到这个充满“毒气”的偏远新村。他们当中有来自雪华堂的民权代表,人民之声代表,青年团代表,社会经济代表,有维护媒体独立撰稿人联盟代表,有记者,有网路上全力声援的博客,有律师,有市议员,有时事评论员,再加上反山埃后援会成员等等,可谓卧虎藏龙,而大家的共同目的,就是要与武吉公满并肩作战!

那天,当大家集合在劳勿澳洲金矿公司门口,准备拉布条请愿的时候,“高效率”的警方闻风而至,可是这群年轻人不畏缩的高举摄录机,相机,手机对着警车蜂拥而上,导致警车连停下的勇气都没有,直驶而过,几经考量见大家准备离去的时候,警员才前来客气的问道:“你们来这里做什么?”大家回答:“melawat sambil belajar”,也就是说“参观顺便学习”,又怎样?!

过后,大家再到民众会堂前拉布条请愿,眼见四周的村民加紧脚步都要追赶前来,挤进镜头里面,心里觉得很感动,可以感觉到武吉公满村民的心从未死,他们的意愿还是那么坚定,他们依然坚持要“抗山埃,保家园”!

反山埃之战即将改写,大家不再孤军作战!现在,已经有一群精力充沛不知死活的年轻人,加入了抗战行列。我们来了!武吉公满的村民们,不要失望,您有居住健康家园的权力!舆论压力已经渐渐成形,现在是我们付诸行动的时候了!

Monday, June 15, 2009

拒绝“金牌”杀手(一) : 如果那是您的村子。。。

Monday, June 15, 2009
如果那是您的村子。。。

一班与世无争的村民,为何要四处奔波求见官爷、何苦要在烈日下走上街头和平请愿?

换来的,是数不尽的闭门羹、满箩筐的冷言冷语、以及活了数十年后第一次被关在警局扣留所过夜。

无关争权、无关夺利,他们为的,只是保住家人的健康与性命、以及捍卫数十年来土生土长的家园。

他们是来自彭亨州劳勿县武吉公满新村的一班平凡但勇敢的村民。

想象一下,一觉醒来,突然发现有人在你家后院囤积了数以吨计的致命剧毒,而且事前根本没有知会您一声。望着家里的老人、小孩,您会怎么做?

这种致命的剧毒,俗称“山埃”。去年爆发的“中国毒奶事件”,让人闻之丧胆的“三聚氰胺”中的“氰”,就代表“山埃”。山埃的可怕,在于它可以“抢去”血液里的氧气,瘫痪人体细胞的用氧功能,让中毒者因缺氧而死亡。只需区区100至200mg的微量山埃,便足以让人在1分钟内,甚至10秒钟内丧失知觉!

二战时期,纳粹就是使用氰化氢(山埃化合物)集体屠杀犹太人!

时至今日,山埃被采矿者视为提取黄金的最有效物质。位于武吉公满村内,距离民宅只有一马路之隔的金矿场,现在每一天都在使用着1.5吨的山埃来提取黄金。而在矿厂方圆两公里内,则是村民用了数十年打造的家园、商店、咖啡馆、甚至是学校!

如果您是村民,您会怎么做?

村民向金矿财团提出抗议,财团说:“山埃采金没问题,外国有些地方也这么做。”可是财团没有说明,外国山埃采金的矿场是否也位于民宅范围内?财团也没有告诉村民,就连先进国如美国也曾发生过严重的山埃外泄意外,导致27公里内的河流生物全部死光!

村民向当地官拜内阁部长的国会议员求助,部长说:“山埃采金没问题,矿场符合安全标准。”可是部长没有说明,国际的安全标准是什么?矿场采取了哪一些安全措施?如果矿场符合国际安全规格,为何至今尚不肯开放让村民及独立的环境专家进去视察?

村民想闯进去亲眼视察矿场的安全性,结果却被警方以“擅闯私人地方”为由加以逮捕,被扣留在警局一个夜晚。

村民向高等法院申请暂缓矿场的批文,结果却被法官以“太迟提出申请”为由加以驳回,村民坐在高庭外无奈落泪:“因为太迟,所以我们就该死?”

如果您是村民,您会怎么做?

在村民们束手无策之际,某内阁部长近日被人公开问及这项课题,竟然气定神闲地回应:“这只是反对党炒作的课题,其实反对的只是一小部分人而已!”尊贵的部长在讲这番话的时候,他忘了早在两年前村民已致信向执政党(包括部长本人)求助,他也没有说明自己是如何得出“只有一小部分人反对”的结论?

如果您是村民,您会有什么感受?

我们每一个人,都有自己深爱的人,他们或许是我们的父母、兄弟、姐妹、孩子、伴侣。世上还有哪一种折磨,会比看着自己最深爱的人,每天暴露在致命威胁之下、惶恐不安地过活来得痛苦?

将心比心,如果那是您的村子,您会怎样?
Posted by 凌国文 at 10:00 AM
Labels: 抗战到底

Friday, June 12, 2009

鼓励吸毒!



鼓励吸毒

政府终于觉悟
修改后的法令毫不含糊的宣布:
贩毒无罪,吸毒鼓励。

从寂寂无闻的小镇,武吉公满
何其有幸,夜来风雨声之后
就被批准成为全国最大的毒品提炼中心
(毒品有价,以黄金为单位计算)

三千村民有福,除了吸毒无罪
包括屋子后面的红毛丹树和猫狗和牛羊
都获得毒枭的热情款待
享受长期免费供应
源源不绝的毒品
(羡煞关在戒毒中心的瘾君子)

根据行规,炼毒和贩毒的人
都不可吸毒
毒枭的家人也是
马华的部长也是
高价请来证明吸毒无害的专家也是
(他们都坚持与武吉公满保持含蓄的距离)

12-6-09 郑云城

Thursday, June 11, 2009

不只是劳勿 - 死亡之路 vs ISRWT

致命剧毒打從你門前過

山埃运送路线图 - 巴生港口到劳勿武吉公满

Lebuhraya Persekutua - Lebuhraya Selat Klang - Lebuhraya Baru Lembah Klang -Lebuhraya Utara - Selatan - Lebuhraya Selayang - Kepong - Jalan Lingkaran Tengah 2 - Lebuhraya Kuala Lumpur - Karak - Lebuhraya Karak - Jalan Kuala Lumpur - Jalan Ketari - Jalan Ah Peng - Jalan Padang - Jalan Tras -Jalan Aman - Jalan Dato Abdullah - Jalan Dato Abdullah - Jalan Cheroh - Jalan Tengku Abdul Samad -Jalan Bukit Koman。

必经之地:巴生,联邦大道,南北大道,甲洞,士拉央,加叻大道,文冬,劳勿,武吉公满

以上地区屬高風險区,萬一运送過程中發生翻覆意外,後果非同小可。

案例見 http://bancyanide.blogspot.com/2009/04/blog-post_577.html

我們的食水會安全嗎?

ISRWT Pahang Selangor Inter State Raw Water Transfer Project彭亨雪蘭莪水供計劃

就算沒發生山埃泄漏,劳勿(Raub)地下水源也肯定受污染。金礦公司對癈料及癈水的處理並沒有周詳的規劃,也不附合國際標準。(http://bancyanide.blogspot.com/2009/06/blog-post_03.html)
这对彭亨雪蘭莪水供計劃有一定的影响,因为已经动工的吉流(Klau/ Kelau)水坝靠近武吉公满(Bukit Koman),到时候受影响的可能不只劳勿一带。

集水区 - PAHANG RIVER BASIN (PRB), 包括以下省市:

Maran, Jerantut, Bentong, Lipis, Temerloh, Bera, Cameron Highland, Kuantan, Pekan, Jelabu, Kuala Pilah

Main River : Pahang River Water Transfer to Selangor, Kuala Lumpur, Putrajaya

Inlet : Between Klau & Bentong, Pahang

Outlet : Ulu Langat, Sealngor

Wednesday, June 10, 2009

征求反山埃口号


经过会议商讨, 初步敲定以“Against License to Kill”和“拒绝金牌杀手”作为反山埃行动的口号。在此征求网友意见,并作为一个平台让网友提供更有创意的口号或想法。

卫生部长,听听“一小部分”武吉公满村民怎么说!

我们的卫生部长廖中莱,您回应武吉公满山埃采金课题时这么说:“如果去到武吉公满的话,或去到劳勿的话,你们会发觉到只有所谓‘一小部分’的人是在反对党的行动下,在进行这方面的工作。普通的老百姓他们是了解的,他们是知道这个情况马华一直都有在关注并采取行动”

我们像您一样,没有办法向大家展示如何判断“大部分”还是“一小部分”的数据或依据。但是在5月31日,我们这些无党无派的平民,很乐意的亲自到武吉公满走了一趟,虽然短短的几个小时来不及做一个深入的民意调查,但是我们随意在几个村民平时聚在一起的地方,随意访问几个路人甲乙丙丁,得到了以下村民的想法。敬请洗耳恭听!

video

“我们一家人都要在一起,要反对山埃采金),要坚持到底。我们已在这住了几十年。那种味道真的很难闻!类似农药味 ,之前没有试过有这种情况,最近这几个月才有。”

video

现在我嗅觉出问题,很多味道闻不到了,除了一些臭味和辣味,连烧香拜神的味道都闻不到了。虽然这样,我还是要留在祖屋这里武吉公满)”

video

这个月内我已经看了第5次医生,看了几个医生都不会好,我感觉自己很多痰,以为是痰阻塞了气管,可是后来我感觉到我的嗅觉不灵敏了,连煮菜时的香味都嗅不到了,到现在我还是一直吃着药。山埃厂(金矿)就在我家对面而已,有时候晚上睡觉就会闻到一股异味,然后就会感觉呼吸困难

video

“我总共是闻过两次(异味),我只是在说事实而已。有投报,但是全没回应!

video

只有钟绍安州议员来过。”“黄燕燕没有从来没来过!她到了隔壁村(因为劳勿6岁小孩肠胃感染送命), 都不过来我们这里,如她肯来我们免费提供吃住,给她闻闻那种异味”“我们这里人人都闻过。原本我没哮喘病,现在有时候感觉好像哮喘一样。”“我们只想要黄燕燕来这里住!

video

山埃是可以毒死全世界的毒药。” “现在最明显的影响就是我们的生意!以前有很多旅游巴士到这里来,现在很少了甚至有时都没了”“希望他们放弃山埃采金,还我们一个安乐家园。我们都一把年纪了最担心是小孩的健康健康就是财富,没了健康还谈什么财富的。

Tuesday, June 9, 2009

山埃污染事件簿

面对巨大生态灾难 欧洲官员急寻对策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http://www.sina.com.cn 2000年2月15日 08:43 华声报
  据外电贝尔格莱德十四日消息:在欧洲第二大河多瑙河,受山埃污染并已毒死大批鱼类的河水星期一流向贝尔格莱德。与此同时,各国专家正开会急商对策。
  匈牙利正为如何清理和减少河水污染的损失而绞尽脑汁,匈牙利官员星期一在多瑙河的支流蒂萨河边说,他们至今已清理了八十三吨死鱼
  南斯拉夫的森塔市市长朱哈斯指责中央政府未能对死鱼提供安全的处置。
  他对报社记者说:“贝尔格莱德的一些人看来并没有认识到,这是一场生态大灾难,必须作为优先处理的问题。”
  专家们星期一说,巨大的多瑙河有可能避过罗马尼亚北部金矿泄漏出的山埃的最严重的污染影响,但匈牙利的一条支流蒂萨河就难逃厄运。
  英国河流研究中心的污染专家拉克说,多瑙河是一条流量巨大、流速很快的河流,这是该河能迅速冲淡山埃毒害的“ 福音”。
  他说,这并非重大的“生态污染积聚”,不会通过被食用的动、植物进入“食物链”。
  在布加勒斯特,罗马尼亚环境部长弗拉德星期一说,估计约十万立方米的受山埃污染的废水泄漏,是“严重的,但并没有到传媒所说的程度”。
  匈牙利河流保护当局星期一说,上星期六对南斯拉夫边境的蒂萨河水进行的测试显示,水质仍可饮用。
  匈牙利农业部官员平特说,这次山埃泄漏事件造成的最大威胁,可能来自同时泄漏至环境中的锌和其他重金属,因为它们不会被稀释,积聚在土壤中而进入“食物链”。
  他说:“现在这是一条完全没有生命的河流,一些物种被彻底消灭,将不会重现。”
  在澳大利亚珀思,西澳大利亚州的资源部长巴尼特说,这次泄漏事件是反常天气所致,而不是由於错误的基本设施。
  但他承认,在罗马尼亚和匈牙利发生环境灾难之后,他担心会对澳大利亚采矿业产生更长期的影响。
  联合拥有罗马尼亚萨萨尔的奥鲁尔金矿的珀思采矿企业埃斯梅拉尔达开采公司,已获警告说,该公司将因山埃泄漏事件而面临重大的损失。

相关报道: 匈牙利罗马尼亚协商解决蒂萨河氰化物污染事故
相关报道: 匈牙利一河流被氰化物严重污染


严重山埃污染在欧蔓延
  一次氰化物(俗称山埃)泄漏事件,污染了欧洲一条主要河流,并已流入南斯拉
夫,水中所有生物全遭毁灭。这可能是自切尔诺贝尔核电厂事故以来,欧洲最严重的环
境灾难。
  当地无人再敢吃鱼
  泄漏事件,源於罗马尼亚西北部边境城镇奥拉迪亚附近,巴亚马雷金矿的污水一月
三十日溢过堤坝,山埃流入溪流。
三百万立方米受污染的水流入邻国匈牙利的蒂萨河,
然后流入南斯拉夫。
  南斯拉夫北部城市森塔市长星期六说,自污水两天前进入该国以来,蒂萨河百分之
八十的鱼类已经死亡。
  该地区的餐馆,已把餐牌上的鱼类取消。威胁并已向南扩展至距森塔一百三十公里
的首都贝尔格莱德。贝尔格莱德座落在多瑙河畔。
  森塔市长尤哈斯说,食水还很安全,因为食水来自远离河流的水井。不过,他说,
该地区河边野生动物已受严重威胁。
  尽管河里氰化物的浓度还不致於使人丧命,但匈牙利议会环境小组委员会主席伊雷
什表示,该国数百吨鱼类和其他河中生物已遭毒杀。
  澳洲公司反责夸大
  他对法新社称,「俨如爆炸了一枚中子弹,所有生物都被毁灭,这是一九八六年切
尔诺贝尔核电厂发生泄漏以来最严重的生态灾难。」
  罗马尼亚官员和拥有金矿的澳洲公司,对氰化物泄漏的严重危害俱低调处之。
  珀思的澳洲埃斯梅拉达公司主席蒙哥马利指环境灾难报道有夸大之嫌。
  匈牙利外交部发言人反驳道,「如果说连绵五公里的河面都是死鱼,是把事故夸大
的话,那麽说话者不是毫不知情,就是漠视事实。」
  匈牙利要求赔偿,罗马尼亚政府表示应由矿山股东赔钱。匈牙和和罗马尼亚的专家
联合委员会将进行损失评估。
  据塞尔维亚农业部称,氰化物已污染了索莫什河(匈—罗)和蒂萨河(匈—捷—
南),并向南斯拉夫蔓延,继续毒杀鱼类。塞尔维亚政府已禁止人民饮用河水
  农业部称,南斯拉夫边界的蒂萨河河水的污染程度,在星期六破晓时仍是每公升○
点一三毫克氰化物,唯两小时后浓度已降至○点○七毫克。
  诺维萨德大学戴马西贾教授对法新社说,对人类来说,氰化物的致命剂量是四点五
毫克,安全系数上限为○点一毫克。
  环境将长期受毒害
  塞尔维亚水文气象部称,估计污染会在星期日上午蔓延至多瑙河。
  匈牙利农业部一名官员星期日说:「到目前为止,已从匈牙利的蒂萨河捞起一百多
吨的死鱼,但这只是冰山一角。很多已漂到南斯拉夫,所以我们无法计算确切的数
量。」

  但是他说,构成最大危险的,并不是氰化物。「氰化物会逐渐稀释,但是,毒性极
大的重金属会沉淀在泥里,重金属分解慢,毒害环境时间更长。」
《济南信息港》2000-6-16第三版

About Me |简介

Kami adalah penduduk yang dilahirkan dan dibesarkan di Bukit Koman, Raub. Sememangnya, kami seharusnya dapat menikmati rahmat yang ditakdirkan, iaitu tinggal dengan aman. Namun, ketenteraman dan kesihatan penduduk tergugat apabila apabila lombong emas yang bersebelahan dengan rumah kediaman kami mengguna Sodium Cyanide dalam perlombongan. Ratusan penduduk mengadu tentang masalah kesihatan dalam tempoh 1 bulan selepas lombong emas mula beroperasi pada Febuari 2009. Kami tidak dapat lagi bertoleransi dengan ancaman ini. Untuk menjamin keselamatan ahli keluarga tersayang dan masa depan generasi kami yang akan datang, kami sanggup melakukan apa sahaja demi mempertahankan keamanan dan keselamatan kampung halaman kami. 我们是在劳勿武吉公满土生土长数十年的普通居民。本已到了知天命之年,奈何眼见挚爱的家园因为山埃的入侵,面临沦为“毒村”的致命威胁,我们决定站出来,抗战到底!为了我们爱惜的家人,为了我们的下一代,背水一战,决不妥协! Email:bancyanide@Gmail.com Facebook: https://www.facebook.com/BanCyanideInGoldMin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