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day, June 1, 2009

只輸在“一切太迟”

金礦近在咫尺,化學異味每晚随風飄送,村民們每天眼痛,皮膚紅痒,頭痛,噁心,呼吸困難,哮喘,心悸,這一切的一切,原以為在六月一日這一天,可以得到了結,但是,我們錯了,我們對“大馬司法”的信心太大,我們太高估了司法的公正。

六月一日,村民們起早摸黑,攀山渉水,千里迢迢,來到了吉隆坡高等法院,但在連聆审的機會都沒有的情況下,法庭就給我們公佈了敗訴的消息。而敗訴的原因,竟是: “環境局早在1997年就发出准证给澳洲金矿私人有限公司(Raub Australian Gold Mining Sdn Bhd)在当地采矿,村民至今才提出申请已太迟。”

輸在“一切太迟”,是我們的錯嗎? 金礦在1997年作出的申請,2006年8月我們才知道,這段期間,三千人完全被蒙在鼓裡。得知此事後,村民己經立即向當時的村長溫敏祥(也是某校校長)尋求协助,並即時自組反山埃委員會,曾致函及呈交备忘录予首相阿都拉,林敬益,黄家定,黄燕燕,陈广才,廖中莱,何启文等人,奈何传达的心声石沉大海,全无回音。就連我們的村長溫敏祥也擅自“代表”全村民致函彭亨州务大臣及金礦業主,表示所有人都同意以山埃採礦;在屡屡受挫求助無門的情況下,2008年3月村民“立即”入禀吉隆坡高等法院,聁望司法還我公平,還我們健康家園,我們會太迟嗎?

在不知情的情況下,我們能“立即”作出什麼? 金礦與执法單位隐瞞實情,部署了全盤計劃,對我們草率交代,在這種情況下我們又能“立即”做些什麼?

這樣的判决有說服力嗎? 村民們會甘心信服嗎? 是不是表示說我們知道迟了,來迟了,我們就該死? 失去了第一時間了解真相的權力,剥夺了我們通過司法程序寻求公正判决的機會,是否意味著我們連生存的權利也將失去?

法庭如此判决,輸了官司的同時也輸了民心。

我們不服,非常的不服,更不會接受這樣的結果與下場,就因為“迟了”知道事實的真相,之前為保衛家園,為下一代而作出的努力己經付諸流水。目前一切看似己成定局,然而,我們抗戰的精神永遠會在心裡激盪,直到司法還我公正!
反毒尚未成功,我們必須抗戰到底!!!

闻判败诉后,村民的心声
video

13 comments:

Anonymous said...

写得好应该转载到《当今大马》,再由他们转介给全球很想看马国笑话的世界公民。

Bukit Koman said...

謝謝!己投到《当今大马》及獨立新聞在線。

佩婷 said...

没有想到我们全村人经过重重困难,坚持真理,法庭竟然以如此荒谬的理由宣判我们败诉。法庭还是坚持真理的地方吗?

思问者 said...

很好,连安娣、昂哥都知道对手是谁了!

有这样真实的感受,就会激发更多创意的表达,所以要鼓励更多的人自动自发的发出声音。

——现在的手机就是一个摄录器了,它可以收集并且记载3000个人里面的各家庭成员的声音与影像,所以越多人“上镜”对几个本来就活跃的人越安全。

另外这些也都可以成为博客的转载、转介资料。

谢谢你劳心劳力,但不要常常熬夜哦。

当然,昨晚我也是睡不着......

Anonymous said...

一切太迟..
那么就该让这班村民送死么?

花花 said...

逾期11年的司法复核案被拒绝开庭审理。哪来的司法公正??这是个怎样的道理?“一切太迟”就把村民往死里推吗?天理难容啊!

别难过了!勇往直前拼到底,路上有我伴着你!

yen said...

法庭这种做法,与同时判了三千人死刑没分别!

小生 said...

“村长温敏祥你不是人”出卖村民,带村民走向死路!!!
又是校长教坏学生。千古罪人,天理难容!!!!

snowpear said...

家長們還敢把孩子們交給他教嗎?

美珍 said...

他是我以前的校长哦,
看他样子又不像很奸wo,我看是银两作怪啦。
我很久没回武吉公满了,听朋友说他现在被那里的人改名叫温不祥,还叫他走狗,
以前觉得他还蛮好的,原来又是伪君子

snowpear said...

所以我們才說是被他"賣"了啊!

CoolCat said...

你们现在才知道那走狗的嘴脸。 我跟你们说,但你们不能跟人说。“他连我老爸的四百零吉都要骗”。不要说那样大的金矿在那。如可以的话我想连俩老,老婆孩子也能卖。哎!真是猫生狗养猪带大的。猫狗猪精! 也是姓温的悲哀!

小沙粒 said...

有钱有势的业者+推三推四推卸责任的当权者 VS 可怜村民微弱的抗战。。。要这样咩???

About Me |简介

Kami adalah penduduk yang dilahirkan dan dibesarkan di Bukit Koman, Raub. Sememangnya, kami seharusnya dapat menikmati rahmat yang ditakdirkan, iaitu tinggal dengan aman. Namun, ketenteraman dan kesihatan penduduk tergugat apabila apabila lombong emas yang bersebelahan dengan rumah kediaman kami mengguna Sodium Cyanide dalam perlombongan. Ratusan penduduk mengadu tentang masalah kesihatan dalam tempoh 1 bulan selepas lombong emas mula beroperasi pada Febuari 2009. Kami tidak dapat lagi bertoleransi dengan ancaman ini. Untuk menjamin keselamatan ahli keluarga tersayang dan masa depan generasi kami yang akan datang, kami sanggup melakukan apa sahaja demi mempertahankan keamanan dan keselamatan kampung halaman kami. 我们是在劳勿武吉公满土生土长数十年的普通居民。本已到了知天命之年,奈何眼见挚爱的家园因为山埃的入侵,面临沦为“毒村”的致命威胁,我们决定站出来,抗战到底!为了我们爱惜的家人,为了我们的下一代,背水一战,决不妥协! Email:bancyanide@Gmail.com Facebook: https://www.facebook.com/BanCyanideInGoldMin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