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dnesday, June 3, 2009

"安全的"碳提炼法

尽管公司创办人兼主席甘代耀坚持,碳提炼法是安全的采金技术,可是专研山埃采金术的美国环境专家(Glenn C. Miller)认为,其公司建设的碳提炼厂不符国际标准,可能将在未来的数十年甚至数百年,对地面和地下水造成严重的污染

劳勿澳洲金矿公司采用的碳提炼法,基本上是用剧毒化学物质山埃(氰化物,cyanide,化学式CN)提炼黄金的提炼法,其基本操作是把矿石浸入含有山埃液体的大槽中溶解,接着把含有黄金的液体将被导入好几个排列的大槽,然后添入碳,以让黄金吸附在碳的表层。

接 着,机器将把碳筛离黄金,并把附有黄金的碳导入一个含滚烫的山埃液体(sodium hydroxide-cyanide-water solution)中溶解。这个高浓度的液体接着将被导经一排电解沉积体(electrowinning cells),只需约三分钟,黄金液体就会化作片片黄金。

一般上厂家通常都把山埃废料氢化处理(chlorination);经处理的山埃可能半氧化(half oxidized),变作氰酸盐(cyanate,CNO¯)或完全氧化,变作二氧化碳(CO2)和氮气(N2)。如果要把山埃成份减到最低,就需采用过 氧化氢(hydrogen peroxide)和甲醛(formaldehyde)处理山埃废料,可是成本亦相应增高。

目前尚未能得知劳勿澳洲金矿公司以什么方式处理山埃废料,以及村民嗅到的气味源于什么化学物质。环境之友曾要求彭亨州环境局、地质局和金矿公司交出资料文件,可是他们都拒绝这么做,因此他们掌握的资料非常有限。

根据12年前的环境评估报告,矿主计划把石渣存在深坑里,待深坑里的石渣存量已达两百万吨时,其余的石渣将会存放在空地上。可是,这两个存放方式都无法保护地面和地下水,反之,把尚未处理过的石渣存放在空地上,将造成新的地下水源污染问题。

依据环境评估报告,如果矿主把石渣存放在空地上,他们将把石渣存放区的废水输入矿湖,以便在采矿和炼金过程中循环再用,说明矿主可能无意以碳提炼设施处理废水,即“水源回流”系统。

“水源回流”(封闭系统,closed circuit)是指水没有排出石渣设施的系统,可是劳勿澳洲金矿公司建设的“水源回流”系统与这个概念不符,原因是报告书并没有提及,这个设备如何避免含废料的石渣水渗入地下水,也没有提及如何避免沉淀物过多,以致这个设备无法承载提炼水和雨水。

因此,“封闭系统”这个字眼并不适用于劳勿澳洲金矿公司建设的石渣设施。就算是这个设备的排法和尺寸足以避免排出废水,‘封闭’也只是针对处理提炼水而言,而非处理固体废料。事实上,金矿主的碳提炼法设备在操作的每一天都释放很多吨的固体废料。雨水将冲蚀这些废料,并在未来造成严重的地面和地下水 污染。”

石渣的管理是矿场环境管理的重要环节。可是,金矿主的建议书做的非常模糊,即没有明确交待如何存放石渣,也没有说明如何在雨季处理废水过多的问题以及 处理过的石渣残存的有毒化学成份。有别于马来西亚,澳洲或美国皆已立法规定金矿主在申请准证前,说明石渣的化学成份及其产生的酸性化学物。

金矿主提出的两大石渣管理方式,皆可能释放出重金属废料,以致污染地面水和地下水。除了导致金属山埃污染(metal-cyanide contamination),处理过的石渣也可能排出酸性废料,在未来数十年甚至数百年污染地下水源

金矿主在环境评估报告中,建议开设一个中型的矿厂以提炼现有的石渣,可是最新数据显示矿石内可能存有更多的金矿,因此矿厂可能比预期的规模要大。半岛金矿公司在最新的报告中指出,石渣存有逾20万安士的黄金,可是矿石内还藏有另外20万安士的黄金,这个数字比金矿主在环境评估报告中提呈的数字增加了一倍

该公司将在武吉公满设立一个比原先建议的要大的矿场,这个矿场除了提炼石渣残存的黄金,还将开拓及提炼新的矿石。该公司的碳提炼厂已重新设计,以提炼更多的矿石。

矿场的规模扩大,制造的废石更多,对环境造成的影响也更大。有鉴于1996年的环境评估报告没有纳入废石废料的主要影响,以及提炼新矿石的主要过程,金矿主应该依据国际标准,重新进行环境评估。

可是2009年6月1日,吉隆坡高等法院驳回了村民要求检讨环境局决定的司法复核申请。居民在3月21日向吉隆坡高等法院入禀司法复核申请,要求法官检讨马来西亚环境局批准劳勿澳洲金矿公司以山埃采金的决定。可是高等法院昨天拒绝发出准令审理此案,以致村民在司法诉讼的第一役上蒙挫。

山 埃采金案最具争议性之处就是,马来西亚环境局是以12年前就的环境评估报告,批准劳勿澳洲金矿公司以山埃采金。当地的民生环境在过去12年间已 有改变,且12年前知识水平有限的居民皆未能意识到山埃的坏处,环境局该谕令金矿公司提呈一份新的详细环境评估报告(Detailed Environmental Impact Assessment)。

摘自 : http://www.merdekareview.com/news/n/9824.html

5 comments:

思问者 said...

为什么没有放我在WHO IS CONCERNING栏,呜呜呜。

开玩笑啦!

因为今天我生日,却被逼留在学院赶论文,所以心里有点不平衡。

嗯,废话少说,我想表达意见。

你重新整理的这篇做得好,但如果你能够自己传讲出来,又能够教懂安蒂、昂哥,那就能汇聚更多保卫家园的力量了。

这是我看见你被激发出潜能后想到的“山埃政治教育讲座”。

噢,不对,是“山埃Vs环保讲座”。

就随机选一个愿意合作的家庭开班吧!

必须要动员到所有受影响的3000人都能自己把家园受侵害的故事讲清楚,才能制造出对山埃金矿公司与有关当局的“围城效应”。

十月尾只要论文不被当掉,我会去做类似这样的事,那时就要您提供平台了。

目前虽然心急如焚,但只能搞网络转介而已,就是到我那space的部落送您的网站链接和生命文章给我那1512为朋友。

当然是一天做几个啦。

不然真的要当掉论文了。

晚安!

snowpear said...

謝謝你的竟見! 一定會實行你的建議!!

Anonymous said...

哇!!! 再多建幾間? 在哪裡啊? 下一個受害地区會是哪裡? 這種臭王八不能讓他存活,一定要反到底!!!

小生 said...

那两个王八蛋...是有《后台》的。

hotdog said...

小生虽然那两个有后台, 但是我们也有后山。那就是马寮口有老义山,我想能找个洞来活埋那几头“老鬼”。

About Me |简介

Kami adalah penduduk yang dilahirkan dan dibesarkan di Bukit Koman, Raub. Sememangnya, kami seharusnya dapat menikmati rahmat yang ditakdirkan, iaitu tinggal dengan aman. Namun, ketenteraman dan kesihatan penduduk tergugat apabila apabila lombong emas yang bersebelahan dengan rumah kediaman kami mengguna Sodium Cyanide dalam perlombongan. Ratusan penduduk mengadu tentang masalah kesihatan dalam tempoh 1 bulan selepas lombong emas mula beroperasi pada Febuari 2009. Kami tidak dapat lagi bertoleransi dengan ancaman ini. Untuk menjamin keselamatan ahli keluarga tersayang dan masa depan generasi kami yang akan datang, kami sanggup melakukan apa sahaja demi mempertahankan keamanan dan keselamatan kampung halaman kami. 我们是在劳勿武吉公满土生土长数十年的普通居民。本已到了知天命之年,奈何眼见挚爱的家园因为山埃的入侵,面临沦为“毒村”的致命威胁,我们决定站出来,抗战到底!为了我们爱惜的家人,为了我们的下一代,背水一战,决不妥协! Email:bancyanide@Gmail.com Facebook: https://www.facebook.com/BanCyanideInGoldMin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