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turday, June 6, 2009

武吉公满抗毒运动该如何走下去?

育华小学是武吉公满村内的百年学校 ,这里能够孕育出多少保卫家园的学生呢?

武吉公满抗毒运动该如何走下去?


<求真献给参与及关心武吉公满抗毒运动的大家 >


武吉公满新村因为曾经盛产黄金而成为彭亨州甚至国内一个重要地标。但是当我数日前踏足这新村却感觉许多村民一片愁云、除了说“抗战到底”就是“如果没有人能够帮助我们,我们只好等死”等激昂与悲情交织的情绪。

可能大家从媒体的报导中已经了解了一些武吉公满新村山埃采金的记载。但是亲临此地的我必须说,如果你还没有来到这里,其实还是不能感受到他们真实的苦境

山埃采金后:异味、呼吸困难、皮肤奇痒、心理压力加重
我简述一些村民对山埃采金的几个主要担忧。自山埃采金后村民不时嗅到一种特殊的难闻的化学气味及可能会产生的皮肤发痒与呼吸困难与有些村民甚至失去了味觉或嗅觉等。自从山埃采金后村民投报这类征状(症状)已经达到四百多宗,而且他们必须花费许多的金钱来医治不知名异味产生的身体不良反应。有些在嗅到这类不知名气体感觉窒息,试想如果是心脏病患者,或者是高血压等等病患者如何面对这短暂休克的危险?如果是糖尿病患者面对这奇痒无比的状况会否加剧病情?还有更多可能引发的并发症并不是我们完全可以在乡镇水平的医疗设备底下得到清楚确诊的。其后果之坎坷实在难于想象。除了身体不适引起的健康危机,沉重的心理压力也会引起许多的家庭问题甚至社会问题。

小贩生计受影响
当我们访问一些小贩,他们的生意是否因山埃采金而受影响,他们心情激动的说,“怎么不受影响呢,现在村里都说我们卖山埃面条、山埃咖啡、山埃花生、山埃豆腐等。”面对这些激动的小贩我们真的感觉无能为力。在理智上,他们知道自己面对山埃与其它不知名的化学混合物的威胁,但是面对生意的下滑,他们又能做什么呢?据说在山埃采金以前,有数十辆观光巴士光顾他们现在有时候就只有区区的一两辆了。

诉讼失败后,我们能做什么?
六月一号的判决法官以反毒工委会逾期(40天内)提出检讨环境报告而驳回司法审核的要求后,许多网友给我们支持,也有些网友忿忿不平,其中也有一些网友询问我:“我们还能做什么?”以下我将从几个层面来探讨我们能做什么?

争取还村民人权与健康权
在采访村民的时候,为了取得他们的信任我说,“我是劳勿人,如果我们劳勿人都不帮助自己人,谁还能帮助我们呢?”其实,我另一层意思是大家不要以“等死”的心态消极地看问题。既然这山埃采金的事件不幸的发生在武吉公满新村;大家就应该提出自己的诉求,要求有关当局恢复一个健康、安全与平静的生活环境。

根据联合国卫生组织对健康权诠释为:健康权指政府必须创造条件使人人能够尽可能健康。这些条件包括确保获得卫生服务,健康和安全的工作条件,适足的住房和有营养的食物。健康权不是指身体健康的权利。

请问如果我国要成为先进国是否应该关注人民的健康权呢?当我们坚持尊重人民的健康权是否应该被国际赞扬而不是受到对付呢?

抗毒面对的困难
当然在现实中3000居民怎么能够对抗大财团呢,而且这财团还可以控制媒体甚至有能耐左右某些村民领袖宣告不再反对山埃采金。有些村民向我们投诉,村里某些人物还恐吓“不要再管,不要再提山埃采金的事情不然警察会抓你的!”我们环顾离开采金地点还相当遥远的地方都被荷枪实弹的守卫封锁看牢。

这和有关财团打算在村内开设新旅游景点,提供游客采金体验却是背道而驰的。现在一般的村民要到曾经抓鱼、钓鱼的废矿湖都被保安封锁了,还谈什么开放采金过程呢?

村民与公民社会建立互动联系网
有人告诉我们某些村民不能合作,他们害怕家人受对付,我们安慰他们,不要泄气,我们也不该孤立他们,总有一天他们也会勇敢地站在保卫家园的前线的。

为了让他们不感到孤军作战,我主动联系了几位华团领袖,告诉他们我们的需要,请他们给我们一些指导与互动。很感激大家可能长期写评论的关系,有缘结识一些华团领袖,他们也很乐意的伸于援手,提供我们许多过去斗争的经验。其实我的动作很简单就是利用手机发送短讯及他们通话。

公民社会必须主动援手
其实了解自己是公民社会一员的我们,应该知道村民的确面对组织松散与人丁单薄的问题。但是那也不是什么大问题,只要我们学习尊重与了解如何分工,这都是助力而不是阻力。我们必须认同武吉公满村民不是唯一的面对环境与健康受威胁者。其实我们也是不时面对这些违反精神文明的威胁,所以我们可谓是同病相怜,我们今天援手于他们,其实也等于认同他们不只是武吉公满的村民更加是马来西亚的人民

华人新村在英国人甚至在国阵特别是马华眼里是赢取政治利益的筹码。但是如果我们认定我们活在民主国家,我们有权利享受健康与安全的居住环境,因此我们将是民主权利的受惠者。

人民之间必须守望相助
所谓的人同此心心同此理,一方有难八方支援,我们关心武吉公满村民不是因为他们是华人而是我们是马来西亚人民。今天他们面对生活环境的危机,同样的那些为了个人既得利益者人物也会让我们面对相同的困境

如果反对山埃威胁可以被扭曲成阻止社会与国家发展,试想还有什么更大的威胁不会继续肆无忌惮的一再发生?如果3000居民都无法保护自己的家园不受环境污染与阻止健康继续亮红灯,请问我们的人道主义精神去了哪里,我们的《一个马来西亚》又再沦为口号了吗?

编辑与转载自求真部落格

6 comments:

CoolCat said...

希望你们明天会为村民带回好消息!我们是永
不放弃的劳勿人

Bukit Koman said...

现在最重要的是要让更多人知道,只有知道真相才会引起关注。所以你们要多写你们的真实感受,让更多的马来西亚人民能够明白你们的焦虑。

芊芊 said...

"A little more persistence, a little more effort, and what seemed hopeless failure may turn to glorious success."
~Elbert Green Hubbard (1856 - 1915)

Bukit Koman said...

面對條條路都不通的情況下,怎麼做才可以解決這困境?
太多不為人知的內幕,實在無法一一敘述。
萬分感謝求真傾力相助!
為避免我們的人枚權生存權健康權被當掉,我們一定要走下去!

ysopolitical said...

面对如此庞大的权力机器,惟有予以“细水长流”的侵蚀。

thepplway said...

武吉公满的事不只是本村人的事,应该是全国人民的事,因为受到破坏的环境危机是不会选择人种、宗教信仰、教育背景与地点的。人口是流动的,透过运输、观光、交流、生意来往等等都是带着一颗计时炸弹到处走动。

其实危机不单只是我们看得到的还有看不到的水源问题、空气流动、细菌变种等等的生态危机,是很难估计的。换句话说就算新村搬空了还是无法阻止许多的危机不会衍生其他问题。

About Me |简介

Kami adalah penduduk yang dilahirkan dan dibesarkan di Bukit Koman, Raub. Sememangnya, kami seharusnya dapat menikmati rahmat yang ditakdirkan, iaitu tinggal dengan aman. Namun, ketenteraman dan kesihatan penduduk tergugat apabila apabila lombong emas yang bersebelahan dengan rumah kediaman kami mengguna Sodium Cyanide dalam perlombongan. Ratusan penduduk mengadu tentang masalah kesihatan dalam tempoh 1 bulan selepas lombong emas mula beroperasi pada Febuari 2009. Kami tidak dapat lagi bertoleransi dengan ancaman ini. Untuk menjamin keselamatan ahli keluarga tersayang dan masa depan generasi kami yang akan datang, kami sanggup melakukan apa sahaja demi mempertahankan keamanan dan keselamatan kampung halaman kami. 我们是在劳勿武吉公满土生土长数十年的普通居民。本已到了知天命之年,奈何眼见挚爱的家园因为山埃的入侵,面临沦为“毒村”的致命威胁,我们决定站出来,抗战到底!为了我们爱惜的家人,为了我们的下一代,背水一战,决不妥协! Email:bancyanide@Gmail.com Facebook: https://www.facebook.com/BanCyanideInGoldMin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