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turday, June 27, 2009

工委会的立场:仍然坚持抗争

村民坚持要高官视察武吉公满
质疑政府沿用12年前过期报告



尽管首相署公共投诉局已总结山埃采金不会威胁当地居民的健康,但是武吉公满(Bukit Koman)新村居民和当地州议员仍然坚持抗争,并要求政府高官亲身到新村走一趟,以亲眼见证采金对村民健康的威胁。

武吉公满反对山埃采金工委会主席黄金雄(下图)今日接受《当今大马》访问时,坦言对昨日的会议结果感到失望,并且打击了村民的士气。

不过,他仍希望首相署副部长慕鲁基亚和天然资源及环境部长道格拉斯,能够亲自巡视武吉公满了解山埃采金带来的影响,不只是依赖环境局和卫生局所准备的书面报告。

在上届大选因为山埃采金事件所引起民愤而成功首度当选的行动党都赖州议员钟绍安也警告说,政府高官“不要等到搞出人命才来补救!”。

缺席投诉局会议因见刘天球

慕鲁基亚(左图)是在日前接受工委会的备忘录后,于昨日前往彭亨州公共投诉局亲自主持会议,并召见各个单位处理这项课题。出席者包括州卫生局、州环境局、州地质局、劳勿土地局、环保份子、媒体,以及数名公众人士。

不过,昨日的会议结果不利于武吉公满的村民,并认为澳洲金矿私人有限公司以山埃采金的方式,不会危害当地居民的健康。

此外,慕鲁基亚也非常不满工委会作为投诉人却缺席这项会议,仅委派公正党关丹区部第一副主席邱福泉代为反映他们的问题。

对此,黄金雄就解释说,他们早在月前就已经约好于昨日会见雪州行政议员刘天球,以讨论山埃采金对该州水供的源头造成的威胁,所以才逼不得以缺席这项会议,并委派邱福泉为代表。

“我们有打电话告诉(慕鲁基亚的)秘书,因为时间的关系,所以我们不能出席,并希望能在以后安排另外一个时间。”

黄金雄:不要只听一边讲话

无论如何,黄金雄对昨日的会议这么快就作出总结感到失望,但他还是希望慕鲁基亚和道格拉斯,能够到武吉公满实地考察。

“部长不要只是听一边(官员)的讲话,这是不合理的!你一定要听到村民的投诉,看到村民的困境,并与环境局和卫生局的报告作一个比较,会比较好。”

他也不忘强调,自从澳洲金矿私人有限公司在今年2月开始采金以来,村民就开始闻到异味,而出现身体不适的情况。

“比如头痛、头晕、呕吐、皮肤奇痒、眼睛红,有些人有去看医生,有些人则去做投诉。这已经是几百宗个案。”

黄金雄表示,他将再尝试联络他们,以安排他们来到武吉公满,亲自聆听人民的投诉。

6月9日已针对高庭裁决上诉

询及工委会的下一步行动,黄金雄则回应说,村民的意愿就是针对高庭拒绝司法审核的判决,继续提出上诉。他透露,工委会已经在本月9日入禀上诉庭。

武吉公满新村村民是在2006年10月赫然发现该公司在他们不知情的情况下,获得政府批准在当地使用有毒化学品山埃(cyanide,也称氰化物)开采金矿。他们随后自发成立的“反对山埃采金工委会”,并在去年3月入禀法庭申请司法审核,要求推翻环境局允许金矿公司以山埃采金的决定。

不过,法庭以环境局早在1997年就发出准证给澳洲金矿私人有限公司(Raub Australian Gold Mining Sdn Bhd)在当地采矿,村民逾期11年至今才提出申请已太迟为由,驳回村民的申请。

黄金雄无奈地表示,“这个问题对村民的打击很大。我们现在唯有的办法是,看上诉庭是否接纳我们的上诉。我们其实也不能做什么了。”

“不要等到搞出人命才来补救!”

也指出,政府高官唯有亲自到武吉公满展开实地考察,才能亲眼见证到金矿与住家极为领近,以及了解病患的情况和感受。

他不满地表示,山埃采金的祸害有些可能是慢性,因此有可能在短时间内无法发觉。因此,政府指山埃采金没毒只是一个掩饰。

“不要等到搞出了人命,才来做补救!”

钟绍安更质疑卫生局和环境局报告的可信度,并认为政府应该聘请独立专家展开长期的观察和研究,才能做出有公信力的结论。

“他们应该考虑一年五次检查,而不是马马虎虎这样进行延户访问。我认为,当时的数字是不能够反映现在的情况。”

指1996年环境报告已“过期”

这名行动党州议员也反驳环境部长的说辞,指道格拉斯不能用十多年前的“过期”环境评估报告(EIA),来合理化金矿公司使用山埃。

他表示,环境局早在1996年就批准澳洲金矿私人有限公司的环境评估报告,但是该公司迟到2007年才正式申请使用山埃来采金。

“这样的环境评估报告不能等到12年后才拿来用,它都会有一样截止日期。就好像一个工程的环境评估报告应该过了24个月就无效。”

他质疑环境部长所提的防漏系统,是否能够防止山埃的毒素不会意外外泄。他指出,有关金矿是以开放的方式运作。

“我们从新村也能看到(金矿)冒烟的情况。这些冒烟的情况和村里所嗅到的异味,证明安全系统都不能控制最简单的空气污染。更何况是我们看不到的?”

No comments:

About Me |简介

Kami adalah penduduk yang dilahirkan dan dibesarkan di Bukit Koman, Raub. Sememangnya, kami seharusnya dapat menikmati rahmat yang ditakdirkan, iaitu tinggal dengan aman. Namun, ketenteraman dan kesihatan penduduk tergugat apabila apabila lombong emas yang bersebelahan dengan rumah kediaman kami mengguna Sodium Cyanide dalam perlombongan. Ratusan penduduk mengadu tentang masalah kesihatan dalam tempoh 1 bulan selepas lombong emas mula beroperasi pada Febuari 2009. Kami tidak dapat lagi bertoleransi dengan ancaman ini. Untuk menjamin keselamatan ahli keluarga tersayang dan masa depan generasi kami yang akan datang, kami sanggup melakukan apa sahaja demi mempertahankan keamanan dan keselamatan kampung halaman kami. 我们是在劳勿武吉公满土生土长数十年的普通居民。本已到了知天命之年,奈何眼见挚爱的家园因为山埃的入侵,面临沦为“毒村”的致命威胁,我们决定站出来,抗战到底!为了我们爱惜的家人,为了我们的下一代,背水一战,决不妥协! Email:bancyanide@Gmail.com Facebook: https://www.facebook.com/BanCyanideInGoldMin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