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day, June 15, 2009

拒绝“金牌”杀手(一) : 如果那是您的村子。。。

Monday, June 15, 2009
如果那是您的村子。。。

一班与世无争的村民,为何要四处奔波求见官爷、何苦要在烈日下走上街头和平请愿?

换来的,是数不尽的闭门羹、满箩筐的冷言冷语、以及活了数十年后第一次被关在警局扣留所过夜。

无关争权、无关夺利,他们为的,只是保住家人的健康与性命、以及捍卫数十年来土生土长的家园。

他们是来自彭亨州劳勿县武吉公满新村的一班平凡但勇敢的村民。

想象一下,一觉醒来,突然发现有人在你家后院囤积了数以吨计的致命剧毒,而且事前根本没有知会您一声。望着家里的老人、小孩,您会怎么做?

这种致命的剧毒,俗称“山埃”。去年爆发的“中国毒奶事件”,让人闻之丧胆的“三聚氰胺”中的“氰”,就代表“山埃”。山埃的可怕,在于它可以“抢去”血液里的氧气,瘫痪人体细胞的用氧功能,让中毒者因缺氧而死亡。只需区区100至200mg的微量山埃,便足以让人在1分钟内,甚至10秒钟内丧失知觉!

二战时期,纳粹就是使用氰化氢(山埃化合物)集体屠杀犹太人!

时至今日,山埃被采矿者视为提取黄金的最有效物质。位于武吉公满村内,距离民宅只有一马路之隔的金矿场,现在每一天都在使用着1.5吨的山埃来提取黄金。而在矿厂方圆两公里内,则是村民用了数十年打造的家园、商店、咖啡馆、甚至是学校!

如果您是村民,您会怎么做?

村民向金矿财团提出抗议,财团说:“山埃采金没问题,外国有些地方也这么做。”可是财团没有说明,外国山埃采金的矿场是否也位于民宅范围内?财团也没有告诉村民,就连先进国如美国也曾发生过严重的山埃外泄意外,导致27公里内的河流生物全部死光!

村民向当地官拜内阁部长的国会议员求助,部长说:“山埃采金没问题,矿场符合安全标准。”可是部长没有说明,国际的安全标准是什么?矿场采取了哪一些安全措施?如果矿场符合国际安全规格,为何至今尚不肯开放让村民及独立的环境专家进去视察?

村民想闯进去亲眼视察矿场的安全性,结果却被警方以“擅闯私人地方”为由加以逮捕,被扣留在警局一个夜晚。

村民向高等法院申请暂缓矿场的批文,结果却被法官以“太迟提出申请”为由加以驳回,村民坐在高庭外无奈落泪:“因为太迟,所以我们就该死?”

如果您是村民,您会怎么做?

在村民们束手无策之际,某内阁部长近日被人公开问及这项课题,竟然气定神闲地回应:“这只是反对党炒作的课题,其实反对的只是一小部分人而已!”尊贵的部长在讲这番话的时候,他忘了早在两年前村民已致信向执政党(包括部长本人)求助,他也没有说明自己是如何得出“只有一小部分人反对”的结论?

如果您是村民,您会有什么感受?

我们每一个人,都有自己深爱的人,他们或许是我们的父母、兄弟、姐妹、孩子、伴侣。世上还有哪一种折磨,会比看着自己最深爱的人,每天暴露在致命威胁之下、惶恐不安地过活来得痛苦?

将心比心,如果那是您的村子,您会怎样?
Posted by 凌国文 at 10:00 AM
Labels: 抗战到底

7 comments:

Anonymous said...

廖中莱说“如果有去过劳勿,就会知道只有一小部分人在反对,普遍上的老百姓是了解的”
武吉公满村民,为了证明廖中莱是错的话,你们需要证据,那就是武吉公满村民意调查,3000份华人,3000份马来人,3000份印度人。完成后,招开记者与部落客公布会,公开调查结果,证明廖中莱是对还是错?

Bukit Koman said...

谢谢您的提议,这工作一定会逐渐进行的。

动感超女 said...

那天听到住在武吉公满村名的心声后,心里面就感觉到酸痛。他们都说:“为什么!为什么!难道我们的命就不是命吗?”他们都老了还有什么地方好去,担心的还是他们的孩子。《山埃》不是一种一吸就会死的毒药,要经过一段时间(十年,二十年又或者五十年)才会知道有什么效果。难到要为自己做出某些保障都是犯罪吗?如果发生在某些(它人)的身上的话(它们)会有什么感受呢?今世做狗,难道来世也要做狗吗?

Bukit Koman said...

动感超女,

不要太过绝望,大家(全马更多人民)都会站出来为自己的家园战斗下去的。

阿土伯 said...

请大家告诉大家,发山埃备忘录可以登陆了。支持反山埃备忘录。。。

http://www.petitiononline.com/cyanide

让我们大家与武吉公满村民站在一起,让他们知道,他们不是孤单作战的!

芊芊 said...

阿土伯:

谢谢您这么热心帮忙,Keep it up!

一直想问你,你年纪轻轻,怎么取阿土伯这么又土又老的名字???

(对不起,得罪了。 我很好奇,每次打破砂锅,实在憋不住了啦!!)。。。呵呵...sorry sir!

Siam Famese said...

看到有那么多忠义之士拔刀相助,我很是感动。我谨代表武吉公满村民向你们说声:谢谢!
生于斯,长于斯,武吉公满是我眼中的乐土。无论在外心情多么的糟糕,只要踏上这片土地,深呼吸这家乡的新鲜空气,心情顿时欢畅!
但这美好的一切却被无情的山埃给摧毁了!山埃的出现驱走了安宁,取而代之的是恐惧和害怕。因为我们不知道剧毒无比的山埃何时会“意外”泄露,何时会夺走我们,甚至是挚爱的性命。
我们不想坐以待毙,我们更不可能搬离我们的故乡,我们只好乡官老爷求助,但每一封信都石沉大海!人民的父母官啊!真正为人父母的哪会弃自己的孩儿而不顾?被人遗弃的滋味不好受。。。。。。当弃婴受到各界关注时又是谁说把它政治化了?我们只不过想捍卫我们的生命,我们的家园,孕育了我们的土地,难道我们错了吗?
我始终深信:天网恢恢,万物皆空,因果不空!妄顾人命者将负上因果的责任!

About Me |简介

Kami adalah penduduk yang dilahirkan dan dibesarkan di Bukit Koman, Raub. Sememangnya, kami seharusnya dapat menikmati rahmat yang ditakdirkan, iaitu tinggal dengan aman. Namun, ketenteraman dan kesihatan penduduk tergugat apabila apabila lombong emas yang bersebelahan dengan rumah kediaman kami mengguna Sodium Cyanide dalam perlombongan. Ratusan penduduk mengadu tentang masalah kesihatan dalam tempoh 1 bulan selepas lombong emas mula beroperasi pada Febuari 2009. Kami tidak dapat lagi bertoleransi dengan ancaman ini. Untuk menjamin keselamatan ahli keluarga tersayang dan masa depan generasi kami yang akan datang, kami sanggup melakukan apa sahaja demi mempertahankan keamanan dan keselamatan kampung halaman kami. 我们是在劳勿武吉公满土生土长数十年的普通居民。本已到了知天命之年,奈何眼见挚爱的家园因为山埃的入侵,面临沦为“毒村”的致命威胁,我们决定站出来,抗战到底!为了我们爱惜的家人,为了我们的下一代,背水一战,决不妥协! Email:bancyanide@Gmail.com Facebook: https://www.facebook.com/BanCyanideInGoldMin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