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iday, June 26, 2009

武吉公满寻人启示

<虎因皮贵猎杀死,黄金价高吾村亡> 吾村因黄金而生,现因黄金而面临毁灭。四处敲门求救,只为捍卫家园。听见敲门声,有人假装听而不闻。有人尝试打开门,看清弱小身躯后那笼罩大地的黑云团, 害怕被侵蚀而赶紧关上门。有人开门答应接济,却在大家踏出脚步的时候,突然关上门,让你头破血流。

它们说:采金引起的气味问题经测量后证实维持在所允许的水平下。环境局也在公满河及数个地点採集样本化验,证实水源不含有害化学物质,安全使用。卫生局证实各病诊记录中,並无因山埃化学物引起的症状。
请问 :是否要等到气味在不允许的水平下,水源已经不能安全使用,有人确实因山埃泄露而中毒身亡,才能证明人民的担忧不是过虑?再說,人体是脆弱的,長期暴露在污染的空氣中,程度好比二十四小時不停吸煙,成年人無法負荷,況且老人與小孩?當局是否有考慮過長期呼吸严重受污染空氣的風險?
它们说:邻近的矿湖将收藏所有化学废料,而金矿也邀请到国际级的专业人士设计该矿湖以符合国际标准。此矿湖也备有察觉废料泄露的机制、 处理废水机制等。
请问 : 长达约2公里的矿湖,做了什么备有察觉废料泄露的机制、 处理废水机制? 若真有如此安全机制,为何在所有可接触矿湖的地方都派人日夜驻守,生人勿近? 而唯一能看见矿湖的74A住家后院,却看不见所谓的防漏或处理废水机制?
它们说:山埃从巴生港口运至金矿的运输过程须符合国际条规,即供生产、运输和金矿的《国际山埃管理法典》约束,不会对公众健康带来威胁。
请问:金矿是向杜邦(Dupont)这个国际化学原料公司进口山埃,但该国际公司曾因工业处理过程不安全而遭美国相关单位罚款。有谁可以保证运送山埃罗厘不会翻覆?1998年吉爾吉斯斯坦, 位於中亞的內陸國家的 Kumtor Gold Mine, 一輛运载了两吨山埃的货车意外翻到了Barskoon河裡,导致两千六百多人中毒四人死亡,这种意外为何还会发生?
它们说 :环境部长保证,国阵政府会时时确保金矿活动,包括以山埃采金的方式不会影响公众的健康。因此,他们已经制定一系列法律来管制金矿业。
请问 :除了口头上的保证,国阵政府如何确保山埃采金不会影响公众健康? 法律管制的何止金矿业,在我国贩毒是死罪,可每天还是有毒品不断在生产。谁能担保人人奉公守法?
它们说 :就算一旦化学物质意外流出,金矿公司也准备了紧急应对的措施。
请问:有何实际上的应对措施?

:有何实际上的应对措施?根据《1996年主要工业意外风险控制 规》规定,工厂在储存、生产、使用一定数量的毒性化学原料时,务必拟定应急措施off-site emergency respond plan)并主动提供相关资料与民众,这包括了其化学原料的毒性与危险行,有关风险,如何在紧急事发时与民众沟通等,也可安排民众参与紧急逃生演习。二氧化硫(sulfur dioxide)也在这个条规的规范中,条规阐明任何工业在任何时候储存、生产或使用二氧化硫超过20,就受到条规的制约。而根据该金矿公司的环境评估报告,该公司一年使用131.4吨的二氧化硫(sulfur dioxide),因此该公司照理在任何时候都会在矿场内储存2030吨的二氧化硫,理应已受到条规的约束。为何至今从未与民众沟通以上事项,比如教导民众如何紧急逃生? 为何村民至今还不懂得万一化学物质外泄他们应该如何应对?

它们说 :采金活动不需要有非常详细的环境评估报告(DEIA),环境局批准该环境报告是因为,当中已列明了所有控制环境污染的机制。环境部也将经常按照计划监督该厂,并将确保该公司依照任何环境评估报告的条规。根据环境局的环境评估报告(EIA),国内外的专才都认为,金矿公司的作业符合环境局规定的标准。
请问 :采金活动不需要有非常详细的环境评估报告??可否公开所谓的国内外专才的详细报告?为何专研山埃采金术的美国环境专家(Glenn C. Miller)却列出以下疑问?
根据12年前的环境评估报告,矿主计划把石渣存在深坑里,待深坑里的石渣存量已达两百万吨时,其余的石渣将会存放在空地上。可是,这两个存放方式都无法保护地面和地下水,反之,把尚未处理过的石渣存放在空地上,将造成新的地下水源污染问题。(如果矿主把石渣存放在空地上,他们将把石渣存放区的废水输入矿湖,以便在采矿和炼金过程中循环再用,说明矿主可能无意以碳提炼设施处理废水,即“水源回流”系统。)
疑问1:“水源回流”(封闭系统,closed circuit)是指水没有排出石渣设施的系统,可是环境报告并没有提及: 这个设备如何避免含废料的石渣水渗入地下水? 如何避免沉淀物过多,以避免这个设备无法承载提炼水和雨水?
金矿主的碳提炼法设备在操作的每一天都释放很多吨的固体废料。雨水将冲蚀这些废料,并在未来造成严重的地面 和地下水污染。
疑问2:如何处理固体废料?
石渣的管理是矿场环境管理的重要环节。有别于马来西亚,澳洲或美国皆已立法规定金矿主在申请准证前,说明石渣的化学成份及其产生的酸性化学物。而金矿提出的两大石渣管理方式,皆可能释放出重金属废料,以致污染地面水和地下水。除了导致金属山埃污染(metal-cyanide contamination),处理过的石渣也可能排出酸性废料,在未来数十年甚至数百年污染地下水源。
疑问3: 有何措施避免存放石渣的方式不会污染水源? 如何在雨季处理废水过多的问 题? 如何处理提炼后的石渣中残存的有毒化学成份?
半岛金矿公司曾在报告中指出,石渣存有逾20万安士的黄金,可是矿石内还藏有另外20万安士的黄金,这个数字比金矿主在环境评估报告中提呈的数 字增加了一倍。金矿主在12年前的环境评估报告中,建议开设一个中型的矿厂以提炼现有的石渣,可是最新数据显示矿石内可能存有更多的金矿,该公司将在武吉公满设立一个比原先建议的要大的矿场,这个矿场除了提炼石渣残存的黄金,还将开拓及提炼新的矿石。
疑问4:金矿在12年前的环境报告是以建议设立中型矿场而取得准证,为何该公司还能以该报告作准,准备设立一个比实际规模较大的矿场,以提炼更多的矿石?若矿场的规模扩大即制造更多废石,对环境造成的影响也更大,而12年前的环境评估报告并没有纳入废石废料的主要影响,以及提炼新矿石的主要过程,为何不需要重新进行环境评估?
疑点重重,却求助无门!踏破铁鞋觅不着,黄金价高吾村亡? 谨此征询有良心的政客或专家施予援手,吾村3000人口等待救援!

14 comments:

CJ Loh阿俊 said...

武吉公满同胞们:

今早看到相关报导,觉得很难过!可愛的家园的確暴露在高度风险中。你们斗爭的路的確不容易,但你们並不孤单。除了许多人在鼓励外,马青山埃采金事件专案小组,于今早正式获得以拿督魏家祥博士为首的马青中央执行委员会支持及同意,继续以人民的利益为依归,進一步关心及探讨各种可协助人民的方法。希望你们美丽的家园早日重见天日!

胆小如鼠 said...

政府,做事别再马马虎虎了。我们要的是您重新做环境和安全评估,不是叫几个人来做文件对质。您不觉得太过草率了吗?

今早,我听妈妈说早在朱伯做金矿时代湖底的笼(矿井)被挖穿了。湖水早已渗入笼里流到其它地方了。

山埃废水也有可能流入笼底了,对吗?

这对我们来讲是一个危机!

Cass said...

为什么会是寻“人”启示,
因为我们希望有一天找到的真的会是一个“人”。
可怜村民东奔西跑结果只能找到不会说人话的它。

星期二大家奔到国会和讲座,星期四大家再奔往某部长处求救,也是一辆巴士陪同。听说今天武吉公满的村民累得连茶室都没什么人去喝茶了!

很心痛。。。是谁打乱了我们原本安乐的生活!
除了金矿,所有偏帮金矿而只出于口头保证的狗官都是凶手!

BCY said...

副部长竟然下了定论说山埃采金安全,不影响健康,才于下星期到那做实地察访,这就是工作效率了!

很抱歉,没有人会留在那里整整一个星期就为了见一个不用良心做事的狗,况且它并没有说明哪一天会去。它就试试去吧,到时候被村民吐口水丢鸡蛋,就自取其辱了!

Yifan Chung said...

拿督秋俊同志,您尊贵的拿督魏家祥博士就是货真价实环境评估专家。如无意外,家祥同志还拥有一家享誉国内的环境与交通评估专业咨询公司。

您在感到难过之余,同时也参观了备受争议的矿场不是吗?那请问尊贵的拿督罗,为何尊贵的金矿业主拿督甘始终不殷勤的接受村民造访矿场的意愿?

话说回来,既然马青已奋勇的当了急先锋,确定矿场采金措施高标,村民健康无恙,能否立即安排村民进入矿场参观?

这是不是以拿督魏家祥博士为首,拿督罗秋俊为辅的马青中央执行委员会所支持及同意,继续以人民的利益为依归的斗争目标呢?

博学的拿督魏家祥博士能否百忙之中也让关心公满事件的公众及村民也一道上一堂环境评估课?

Anonymous said...

偉大的黃部長叫你們不要和她糾纏不清。

CoolCat said...

因为她贵人事盲,那样多的是要她出风头和庆祝。再糾纏不清的话会拿少很多。不要老是阻人财路。

CJ Loh阿俊 said...

Yifan,

小弟不是拿督,在某人眼中,我只是个"多管閒事"的小子。当天马青也沒认同金矿所说的"国际标准"。我们已要求矿方让村民及反毒委员会入内察看,他们也口头答应了,希望不会食言。

小弟也正在安排以拿督魏家祥为首的马青中委会到來亲自了解人民的心声。另外,马青专案小组的化工专家林吉祥,也在昨天陪同委员会拜见環境部总监。这也是某位马华领袖所安排的。马华还是有良心的,只是某人忘了帶出来,留在家里了。

Yifan said...

抱歉,秋俊兄。封官晋爵非您所愿。凭良心为民服务,"多管閒事",一个勋衔何足道哉。

话说回来,令我不解的是,既然以拿督魏家祥为首的马青团队当天能够进入矿场一窥采金真相,又同时能和公满村民聊天喝咖啡听取民怨,那何不安排两方直接公开面谈?虽道是“有朋自远方来,不亦乐乎”,但劳勿矿场总不能一再拒绝同毗邻的村民强烈的拜访意愿,另一边却恳待远道而来的秋俊兄及同伴们,这说不过去吧?

同样道理,以拿督魏家祥为首的马青才俊日前若得以会见環境部总监,那为何不安排他与村民直接面谈?

我认为,公满事件的症结在于“黑箱作业”。大家把东西摊开来摆在太阳下讲,不用慷慨激昂,但求有凭有据。矿场废水如何处理?采矿化学物如何运送储存?紧急疏散措施有否传达?矿场聘员及工业安全有否触犯工业安全法令?把这些东西里清楚,直面回答村民的疑问。如果解释无法取信于人,就抬出"国际标准"来吓人,那是没有用的。

不唱高调,只讲成效的马华公会互相拜访(Lawatan Sambil Belajar)的用心我由衷体会。某人还在我耳边细雨:“就连车马费膳食,马青都自掏腰包咧!” 但黑箱作业还是黑箱作业,不会因为良心造访捧金条照相上报,一切压在箱底的交易,从此曝见天日。村民每一天,每一刻,依然活在化学污染的恐惧中。空气中弥漫的古怪气味骗不了人。

秋俊兄,下一站来伦敦如何?拜会一下Peninsular Gold Mining Ltd. 的大小股东,他们对山艾采金可能有另一番独到见解,我又一个在搞环境病理学研究的朋友也有点兴趣,能不能随行?不唱高调,只讲成效的马华公会,凭良心多搞Lawatan Sambil Belajar,为民请怨...... 胡扯,对不起,掰不下去了....

CJ Loh阿俊 said...

老兄,

我看你是雞蛋里挑骨头。是马华安排反毒委员会去见环境部总监,还特地由马青化工专家(劳勿人)林吉祥陪同。会上他提出许多专业性问题,帮了村民不少。不信你可问国文及雪莉!

在大家忙着想办法解决事情之际,请你别泼冷水,故意挑泼离间,对你有好处吗?请你花点时间,做些有建设的工作吧!

snowpear said...

阿俊,yifan,

大家都很有心帮助我們,我們都站在同一陣線,向著同一個目標,同一個方向。
你們的熱心,建議,關心,帮助,給了我們很大的鼓勵。
所以,別分你我。
我們共同的目標是要讓山埃金礦離開我們的家,其他的,其實不重要。
不要吵,不要自己打自己。
我們很需要你們。
真的。

snowpear said...

yifan,

重點就在於"劳勿矿场一再拒绝同毗邻的村民强烈的拜访意愿,另一边却恳待远道而来的秋俊兄及同伴们"。他們以為搞定了黃大姐,就是搞定了馬華,我們也以為黃大姐=馬華。事實可能不是。
再烂的組織裡也會有好人。或許就這麼幸運的被我們遇上了。

Yi Fan said...

风凉话(我讲的)说多了人容易感冒,这篇回应我提一些具体的问题,大家交流一下。(当然秋俊同志比燕燕同志更为好人及有心,否则他也不会理睬我上文中的“挑破离间”,马青在此的良善非我所能质疑。我批评的是黑箱作业)

Snowpear说的没错。重点是让现在日日活在风险下的村民尽快摆脱山埃中毒的顾虑。然而,为何村民对金矿的顾虑越来越深?
1. 山埃本来就有剧毒,不当处理导致外泄居民一旦曝露其中健康必受影响,大家着方面的资料都看过,此不赘言。
2. 许多居民自CIL碳浆炼金生产于二月开动后,开始有身体不适的投诉不断出现,加深了对矿场作业安全的疑虑。
3. 矿方始终避开“山埃运送、储存、废料处理”的重要问题。一味的说符合国际表准,却没有办法 提证取信于人。
4. 为何无法取信于人?因为资讯封闭不流通。若我们假设矿方作业的确循规蹈矩,为何村民还是可能会担心?因为,“规矩”是什么村民不了解,监督矿方服从条例的程序(牵涉政府单位、环境局等)村民也不了解。不了解所以没有信心。村民不了解不是村民的错。矿方(政府单位也有)有最大责任与村民沟通,解释所谓“规矩”为何,“监督程序”程序为何。
5. 政府单位(环境局、地质局、地方议会、州政府等)对村民及其他NGO所提出的疑问给于不完整,欠缺实证辅佐的回答。政府如何监督矿方服从条例?我们假定答案是:“每三个月环境局会派员实地考察验证,矿方也定期交报告”。若为此,实地考察验证的项目是什么,结果有无公开上网让公众查证?矿方定期报告的项目是什么,内容村民可否取得?我想讲的是,监督程序要透明化,村民就不会担心。然而,迱今政府单位有没有透明化程序大家都懂,没有。

所以,如果马青带几个(真的)非常有料的专家四处奔走查访“真相”,当让应予掌声。掌声为响起前,让我们关注有关“真相”能不能公告村民?村民以至其他团体能不能也参与真相的查访?

当然,秋俊兄(还有很多网友们),很多人说了解及公告真相不是解决公满问题的前题。我当然不同意。

这篇回应,是否有“建设性”?

BCY said...

Yifan,
可以感受到您是非常关心我们的朋友,而您所提出的也是我们认为矿家一直逃避的问题。环境局的评估报告确实是漏洞百出。。。
而关于您对阿俊兄的建设性提问,简单来说您应该是质疑为何阿俊兄已经受邀到内部参观,却不向矿家反映或追问我们的疑虑对吧?
我想阿俊兄当时可能还未深入的了解,所以错过了如此良机吧?不管原因是什么,如果阿俊兄现在愿意施予援手,加入我们的抗争,我们应该要给机会他们呀。
我们的想法其实很简单,只要能救我们于水深火热的,我们不在乎是何党何派,但求能遇见一位能够愿意为我们争取生存权力的能人。

Yifan,谢谢您!
但愿阿俊兄是其中一位,阿俊兄,您也加油!

About Me |简介

Kami adalah penduduk yang dilahirkan dan dibesarkan di Bukit Koman, Raub. Sememangnya, kami seharusnya dapat menikmati rahmat yang ditakdirkan, iaitu tinggal dengan aman. Namun, ketenteraman dan kesihatan penduduk tergugat apabila apabila lombong emas yang bersebelahan dengan rumah kediaman kami mengguna Sodium Cyanide dalam perlombongan. Ratusan penduduk mengadu tentang masalah kesihatan dalam tempoh 1 bulan selepas lombong emas mula beroperasi pada Febuari 2009. Kami tidak dapat lagi bertoleransi dengan ancaman ini. Untuk menjamin keselamatan ahli keluarga tersayang dan masa depan generasi kami yang akan datang, kami sanggup melakukan apa sahaja demi mempertahankan keamanan dan keselamatan kampung halaman kami. 我们是在劳勿武吉公满土生土长数十年的普通居民。本已到了知天命之年,奈何眼见挚爱的家园因为山埃的入侵,面临沦为“毒村”的致命威胁,我们决定站出来,抗战到底!为了我们爱惜的家人,为了我们的下一代,背水一战,决不妥协! Email:bancyanide@Gmail.com Facebook: https://www.facebook.com/BanCyanideInGoldMin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