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day, June 22, 2009

致: 羅秋俊先生


羅先生,

謝謝您言出必行,果然采取行動到武吉公滿新村探察,想必您在出發之前一定做了不少功課,當地的馬華領袖們也提供了您該有的文件。

"The chemical reaction is called the Elsner Equation as follows :

4Au + 8NaCN + O2 + 2H2O → 4NaAu(CN)2 + 4NaOH

CN(aq) + H+(aq) → HCN(g)"

http://bancyanide.blogspot.com/2009/04/process.html

即然如此,以上的文件及報導您也一定看得懂吧! 那麼,歡迎您發表意見!

14 comments:

CJ Loh阿俊 said...

您好,刚回到办公室,看見您的留言!正在整理手上的照片及部分资料!

还未看到该报导。请放心,我沒对媒体发表,有毒沒毒,应等整个报告完成。也正等待反山埃委员会黄金雄先生的资料。也欢迎其他朋友提供更多资料及意见,请电郵至: lcjune18@yahoo.com 谢谢!

thepplway said...

我们迫切想知道总经理依安如何为国阵领袖一一解答,其内容是否如报章所述,或是有更多细节的东西?

1.我们不是要口头承诺,必须要看到数据与证据显示村民的安全是受到保证的。

2.因为涉及公众安危(身体与精神上)金矿负责人是否打算开放给独立机构实地探测,如果有需要并且随时检验(没有通知之下randomly)?

DaNieL_YiP 大牛叶 said...

区警长和县议员很大力下,可以抬得起12公斤的黄金...

snowpear said...

羅先生:

知道我們的父母官終於來關心我們了,很高興。以為有人會來看看我們,聽聴我們的心底話,可是左等右等,等到天都黑了,什麼都看不到。
隔天報紙一出,啞口無言。
原來,以為他們來看實情實況,原來他們是去看金礦。看來民心多重,都不比黃金重。官爷們抬得起黃金,卻抬不起我們沉重的心。
post 上的剪報,不是要"拃"你,是希望你看清金礦的誠實與誠意,白紙黑字的証据,在他們手裡變成歌仔戏。何解?

古雲虎毒不吃子,但是,看來我們又被親身父母賣多一次了。

哄胃炎 said...

"请放心,我沒对媒体发表,有毒沒毒"

谁怕你说没毒? 我们又不是第一次听马华说山埃无毒.你再说无毒,又有谁会相信?不过是又多一个名字被全武吉公满村民啐骂罢了嘛!

我住金矿区 said...

哈哈! 阿俊,有毒沒毒不是你來说,是全球专家來說。同樣的,安不安全也不是由马华或金狂来说,是由专家来评.
欢不欢迎山埃采矿, 不是由温敏祥或轰胃炎来说, 而是由道道地地的真正村民来说.如果你真的想听,我可以带你去,但你必须答应我不可以卖掉我, 我很怕吃不到我最爱的红茶果,水豆腐,刀麻切,鱿鱼蕹菜,张东包,老鼠粉. . .
带着马华人出现在这里很危险呢! 随时被当成卖国贼.

BCY said...

阿俊,
不如你明天也来讲座会了解了解怎样?
听了金矿方面的表态,
是时候应该听听村民的心声吧!
粗略计算,明天来自武吉公满的村民和已经离乡的武吉公满人出席人数超过200。

CJ Loh阿俊 said...

thepplway,

星期六已向矿场反映,他们同意分批让抗山埃委员会及村民進入矿场看个明白。到时便可亲口提问各项同题。

也正等待四个政府部门的报告。

大牛叶,

我对黄金兴趣不太,只是看一看生产过程。更重要是解决问题。

snowpear,

那天我是取消三项活动到武吉公满,短短几小时,又得趕回加影主持马青区团大会[ 小弟是议长 ]。只能与抗山埃委会黄金雄先生,Mr Hue, En mustapha面谈。参观矿场,提出村民心声。与当地马华,马青在鸭饭店开会。及与几位村民交流,听取心声。

当然,我的小组也将配合贵地马青及村委会,收集更多民声。谢谢您的关切!

矿方所说,我也質疑,一切等报告及其他资料,才能结论。

Anonymous said...

"我对黄金兴趣不太"

新一代喜剧之王-罗秋俊

Anonymous said...

与几位村民交流,不会是洪尉延,蔡桂友,万祥吧?

Anonymous said...

阿俊,
真的很希望你不会令大家失望。

然而,如果是透过"马青及村委会,收集更多民声。"那么就抱歉了,你收集的肯定不是民声,是歪曲事实的屁话!
不信的话,你只要坐在武吉公满任何一个角落,都会听见村民看着报章上面所谓的村委发言骂得七孔冒烟!我们的村委现在在武吉公满连买杯咖啡也没有人愿意卖!
我们不排斥马华不排斥马青和村委,如果他们任何一方会说"人话"。请不要颠倒是非,不要找人代表村民发言,不然你们其实也是政治化了,只有你们自己人讲完,没意思!

阿土伯 said...

俊哥,谢谢你!如果全部马华党要像你这样的话,马华肯定前途无量!

谢谢你!加油!

CJ Loh阿俊 said...

BCY,

昨天我也出席了讲座,和我一齐出席的三人包括一位劳勿出生的化工专家,他给了我不少宝贵的意见。他也加入了马青专案小组。还有几位专才也从旁协助。

Anonymous,

当地马青也是居民,也是受害者。至於村委,他们也很无奈。希望您能諒解!

阿土伯,

谢谢您为小组打气,不管圧力多大,我们都会尽力协助,谢谢!

orangee9 said...

阿俊 我们的(村委),你认识他们吗?还有其它村委(瘾君子,精神病患)你有见到他们吗?是谁委任他们当村委?原来当晚乱讲话的是你的人!你们所说的(专家)是你们所招来的,谁会相信。十年八年后整个村不能要了谁负责?你负责吗?我负责吗?我可付不起哦!还是让那些讲(没有事,很安全,不会死)的人负责?他们行吗?

About Me |简介

Kami adalah penduduk yang dilahirkan dan dibesarkan di Bukit Koman, Raub. Sememangnya, kami seharusnya dapat menikmati rahmat yang ditakdirkan, iaitu tinggal dengan aman. Namun, ketenteraman dan kesihatan penduduk tergugat apabila apabila lombong emas yang bersebelahan dengan rumah kediaman kami mengguna Sodium Cyanide dalam perlombongan. Ratusan penduduk mengadu tentang masalah kesihatan dalam tempoh 1 bulan selepas lombong emas mula beroperasi pada Febuari 2009. Kami tidak dapat lagi bertoleransi dengan ancaman ini. Untuk menjamin keselamatan ahli keluarga tersayang dan masa depan generasi kami yang akan datang, kami sanggup melakukan apa sahaja demi mempertahankan keamanan dan keselamatan kampung halaman kami. 我们是在劳勿武吉公满土生土长数十年的普通居民。本已到了知天命之年,奈何眼见挚爱的家园因为山埃的入侵,面临沦为“毒村”的致命威胁,我们决定站出来,抗战到底!为了我们爱惜的家人,为了我们的下一代,背水一战,决不妥协! Email:bancyanide@Gmail.com Facebook: https://www.facebook.com/BanCyanideInGoldMin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