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ursday, July 30, 2009

再現異味.眼睛流淚.呼吸困難

(彭亨‧勞勿)武吉公滿新村週二(7月28日)晚上再出現刺鼻異味飄出的事故,村民溫玉安投訴,他和岳母,以及女傭三個人被隨風飄揚的酸味搞得眼睛直流淚,呼吸困難。

住家門牌76號村民溫玉安在新聞發佈會上說,他在晚上8時許洗澡,突然感覺眼睛出現刺辣的情況,急忙用大量自來水來清洗眼睛,情況維持約一分鐘。

“與此同時,也感到胸口有如重物壓住般,呼吁困難達10分鐘之久。”

溫玉安說,他過後向家裡人瞭解,得知岳母和女傭也面對同樣的問題。

現年49歲的溫玉安患有輕微氣喘病,過去偶爾發作。他說,自從金礦工廠今年初操作之後,便常出現呼吸困難的情況。

住家和金礦公司礦湖相距只有約30尺遠的溫玉安因此懷疑,村民出現身體不適情況和金礦公司以山埃採金有關。

鍾紹安:金礦公司須明確交待

都賴區州議員鍾紹安說,他週二晚上接到溫玉安的投訴,在8時45分趕到溫氏住家瞭解情況,他因此建議溫氏感覺不適應該儘快前往求醫。

“溫玉安的岳母也向我們表示,她不只感到眼睛刺辣,視覺受到影響,週三(7月29日)也感到迷迷糊糊般,整個人感到無力,不能做任何東西。”

他說,溫玉安的住家和礦湖只相隔區區一條馬路,容易受到山埃採金的影響,因此金礦公司必須向公眾作出一個明確的交待。

黃金雄:3次致函環境局沒回覆

另一方面,武吉公滿反毒委員會主席黃金雄說,委員會要求環境局長期在武吉公滿新村安置空氣污染探測儀器,代表律師在近期內3次致函環境局布城總部,但都沒有得答覆。

载自:星洲日報/東海岸‧2009.07.29


Wednesday, July 29, 2009

村长是什么?


村长是乡村的代表,也是代表乡村的领导人。

武吉公满的村长,名叫温敏祥,

他为人师表,是一名校长。


十年前,他是我校的副校长,

他也已经是我武吉公满的村长,

他是外表装冷漠内心却苦唠叨的副校长,

他曾经对我苦口婆心,

那时我尊敬他,私底下也爱逗趣他。


三年前,当大家获悉金矿取得批文,

在武吉公满以山埃采金,

他是已故张少平先生第一个寻求协助的人/单位,

他也是第一个代表全村人反对山埃采金的人,

要求組織反毒委員會,為村民爭取權

那时他说:我也不赞成山埃采金,这一点我和村民站在同一线


两年前,出乎意外之外,

致函彭亨州務大臣拿督斯里安南耶谷

他致函劳勿澳洲金礦有限公司業主,

表示武吉公满村民都不反對以山埃採金

那时村民帮他改名为走狗温不祥

他赞成山埃采金的报道,

他的大头照和新名字,贴满茶室和街头。


现在,他去意已决,

他不做村长了,也没可能再做下去,

他连踏足新村范围都不能,如何做下去?


这个村长谁来做?

彭亨州政府坚持保住温不详的职位,

过街老鼠洪维延自告奋勇抢着上位。

纵使学历不高的吴亚海获全村提名出任,

但是心里却忐忑着:

为何委任村长需劳动州政府?

什么原因让温不详突然变节?

谁在背后帮助洪维延爬上位?

背后隐藏的,未来面对的,

村长的意义,已经超出了村长。


武吉公满的村长是什么?

是金矿的代表?还是代表金矿的领导人?

武吉公满村长谁来出任?

Monday, July 27, 2009

为什么?为什么!

澳公司设厂提炼镧系元素
关丹人忧重演红泥山悲剧

为什么中国不批准,登嘉楼州不批准,彭亨州政府却愿意免收税的欢迎?难道我们的彭亨州是毒料收集站吗?

皇家调查委员会不查死因
“还明福公道”运动继续


为什么死了一个人可以不查死因,将死的三千人也可以不闻不问?难道我们的马来西亚真是黑色的吗?

为什么武吉公满偏偏位于彭亨州?

为什么人命的呼喊唤不醒一个马来西亚!

Thursday, July 23, 2009

征求统一LOGO!




SAMPLE 1

SAMPLE 2


<抗山埃保家园>运动进行至今仍未有统一LOGO,各位战友如果对于设计方面颇有经验或想法,请大家帮忙设计,并email至 bancyanide@gmail.com。最终筛选出来的LOGO将会用于粘贴网站,印制T-Shirt(确定以苹果青做为衣服颜色,从环保角度出发)。以上两个设计由后援会队友设计并提供参考。
注意事项:询及律师意见后确定LOGO的设计和口号不应局限于山埃毒害,因为除了山埃,其他化学原料造成的污染/重金属污染等的问题,也不容忽视。律师建议的口号为:STOP POISONING US / STOP KILLING US 等。

Monday, July 20, 2009

记住这一天



如果 不由自己作主

如果 不过沉默落土

悼人命 贱如蚁 薄如冰

这一天 这一刻 记此生

Sunday, July 19, 2009

回复郑先生的一封信

尊敬的同乡郑先生,
首先感谢您的指教!您的回应我感到很痛快,获得了指教。
其实燕燕小姐是很不幸的,她也是第一次遇到我。在她眼中,我这位“鹤神”竟把她不负责任的说话公告村民和网友。
我也感谢燕燕小姐让我们的村民阅读了她!甚至有者还背叛了她!
抗争的路还很长,既然我们是乡亲,那我们见面有期。
祝:安康,顺意!


叶女士

转载:武吉公满亟需外援

武吉公满亟需外援
金明
7月18日
下午 1点07分
上个周末参加雪隆公正队“救救武吉公满之旅”。我笑问执行长兼领队李凯伦,我们这趟重点在于“救救武吉公满”,还是“武吉公满之旅”?凯伦铁定的说:到现场看过之后,当然必须要救!

老实说,出发之前,自己努力上网恶补,到底山埃是什么?它有多毒?到底政府做了什么“好事”,让当地居民寝食难安等等,深怕抵达当地后贻笑大方,不但没法为村民做事,还要村民招待,劳民又伤财。

当 天,浩浩荡荡,连同几辆轿车和一辆巴士,总共40几人抵达武吉公满,近百村民大小成群已在集合地点等候。简短介绍后,村民带领大军“杀进”矿场。然而,抵 达大门时,当局早有准备,在大门处摆好刺马(带刺铁丝网),把人群隔离在外。村民带我们看了最靠近住家的矿区,并你一言,我一语的形容山埃多可怕。

村民非常纯朴,好客。对于我们这些“政客/游客”,虽然面对生命朝不保夕的威胁,却“不顾生命危险”的带领我们前往最危险的地方,而且特别带领大队人马“杀到”村内闻名遐迩的豆腐制造厂(家庭式),品尝最美味的豆浆和豆卜,并且准备了丰盛的午餐。

随后,我们分成五小队,各有当地向导带领,沿家挨户进行家访。以下是我个人对和村民访谈中的一点心得与感受:

1. 村民视死如归,坚持到底,不愿迁移

多数村民表示,如果最终没有办法战胜强权,他们就“只好等死”,不过,当问到,如果政府最终以迁移居民方式,村民当如何,多数居民反应激烈:我们绝不搬迁,因为这是我们的家园。

(看 着自己居住、生活、奋斗数十年的家园,(某些既得利益者)为了维护商业利益,而面对被摧毁的命运,手无寸铁的居民的无奈可想而知。令人感动的是,他们的坚 持、奋斗到底、不向强权低头的精神,能不牵动人心吗?其实,许多村民从这场“斗争”中,已经学会了和强权说“不”,不在逆来顺受,这是非常难能可贵的!)

2. 村民认识有限

其 实,多数居民都无法准确说出山埃的厉害,甚至无法确定矿场是否使用山埃(小部分“抗山埃委会”成员除外)。他们大都表示发现今年新年前后开始,从矿区飘来 的气味与过去有异,像腐尸、焚烧电缆、农药等,只有村内一名学化学的大学生跟大家说,山埃是毒药,他们就只好相信,显示村民对山埃的认识有限。另外,村民 也不知道自己在法律上有何保障、拥有土地权又能如何、法律诉讼首败后还能怎样?法律的认识也是有限的。

(上述情况显示,村民很需要相关专业知识的提供与支持,否则哪能安心?)

3. 村民被出卖

村 委会原来一直是村里最重要的政府单位。然而,自开始传出矿场使用山埃采金时的反对态度,到后来因政治压力/利益而立场转变,村民有被出卖的感觉;由人民票 选出来的国会议员,亲自为矿场开幕不说,还声称山埃安全,不顾泄漏造成人命的危险,极力维护商人的利益,动机令人怀疑,并且愤怒。

(作为人民票选的代议士和代表村民的村委,不论是什么原因,决不能违背良心,更不能违背民意。难道为了短期的利益,就能罔顾民意?就能不顾人民安全吗?)

4. 希望在野党更强大,把正义带给人民

很多村民说:你们公正党“很有力”。我觉得好笑,问为何这样说?他们便说:如果不是你们来,警察早就封路,绝对不可能接近矿区。今天你们来,他们竟然完全解除防备,这肯定是因为公正党“有力”。

(过 去,村民不敢相信在野党,只有相信国阵的一条路;如今,看到了民联三党在各州执政的成果,开始对过去的在野党刮目相看,并且开始把寄望放在民联身上。无论 是当地的州议员钟绍安(民主行动党籍),或是这次到来的公正党,他们都寄予厚望,深信他们会为民请命。并且一再强调,希望当地国会议员黄燕燕到村里住上一 两宿,感受一下村民的担忧,否则下次选举,“要她好看!”。

5. 村民期待外来支援

村 民频频向我们表示,他们奋斗了这许久,真的有点累了,甚至感觉有点要放弃了。但是,看到我们的到来,如同给了他们注入一剂强心剂,让他们不禁又燃起了一线 希望,感觉到必须继续奋斗下去。除此,村民也要求我们替他们联系媒体,到武吉公满拍摄,并协助他们把消息传出去,希望更多人看了以后可以到来支持。

(任何斗争,都会有高迭起伏的时候。适时的外来支援,如同久旱之甘露,重新启动战斗者的斗志,继续往前迈进,直到胜利的一刻为止。尤其是对电视台的要求,可见他们多么希望外人的关心与支持!)

总 的来说,这一趟知性旅程,让公正队队员看到了人民醒觉力量,再次通过被强权为了保障小撮人利益而漠视人权的行径,而被激发了起来。而最重要的是,当地居民 的战斗力,必须时时保温,持续以恒,才能看到最终成果。相信公正队会继续给予武吉公满支援,也必须带着武吉公满居民的期盼与委托,把消息散播出去,并且联 系相关组织、电视台,期待结合各方力量,还武吉公满人民原有干净、纯朴、无毒的生活天地。

About Me |简介

Kami adalah penduduk yang dilahirkan dan dibesarkan di Bukit Koman, Raub. Sememangnya, kami seharusnya dapat menikmati rahmat yang ditakdirkan, iaitu tinggal dengan aman. Namun, ketenteraman dan kesihatan penduduk tergugat apabila apabila lombong emas yang bersebelahan dengan rumah kediaman kami mengguna Sodium Cyanide dalam perlombongan. Ratusan penduduk mengadu tentang masalah kesihatan dalam tempoh 1 bulan selepas lombong emas mula beroperasi pada Febuari 2009. Kami tidak dapat lagi bertoleransi dengan ancaman ini. Untuk menjamin keselamatan ahli keluarga tersayang dan masa depan generasi kami yang akan datang, kami sanggup melakukan apa sahaja demi mempertahankan keamanan dan keselamatan kampung halaman kami. 我们是在劳勿武吉公满土生土长数十年的普通居民。本已到了知天命之年,奈何眼见挚爱的家园因为山埃的入侵,面临沦为“毒村”的致命威胁,我们决定站出来,抗战到底!为了我们爱惜的家人,为了我们的下一代,背水一战,决不妥协! Email:bancyanide@Gmail.com Facebook: https://www.facebook.com/BanCyanideInGoldMin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