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ursday, July 30, 2009

再現異味.眼睛流淚.呼吸困難

(彭亨‧勞勿)武吉公滿新村週二(7月28日)晚上再出現刺鼻異味飄出的事故,村民溫玉安投訴,他和岳母,以及女傭三個人被隨風飄揚的酸味搞得眼睛直流淚,呼吸困難。

住家門牌76號村民溫玉安在新聞發佈會上說,他在晚上8時許洗澡,突然感覺眼睛出現刺辣的情況,急忙用大量自來水來清洗眼睛,情況維持約一分鐘。

“與此同時,也感到胸口有如重物壓住般,呼吁困難達10分鐘之久。”

溫玉安說,他過後向家裡人瞭解,得知岳母和女傭也面對同樣的問題。

現年49歲的溫玉安患有輕微氣喘病,過去偶爾發作。他說,自從金礦工廠今年初操作之後,便常出現呼吸困難的情況。

住家和金礦公司礦湖相距只有約30尺遠的溫玉安因此懷疑,村民出現身體不適情況和金礦公司以山埃採金有關。

鍾紹安:金礦公司須明確交待

都賴區州議員鍾紹安說,他週二晚上接到溫玉安的投訴,在8時45分趕到溫氏住家瞭解情況,他因此建議溫氏感覺不適應該儘快前往求醫。

“溫玉安的岳母也向我們表示,她不只感到眼睛刺辣,視覺受到影響,週三(7月29日)也感到迷迷糊糊般,整個人感到無力,不能做任何東西。”

他說,溫玉安的住家和礦湖只相隔區區一條馬路,容易受到山埃採金的影響,因此金礦公司必須向公眾作出一個明確的交待。

黃金雄:3次致函環境局沒回覆

另一方面,武吉公滿反毒委員會主席黃金雄說,委員會要求環境局長期在武吉公滿新村安置空氣污染探測儀器,代表律師在近期內3次致函環境局布城總部,但都沒有得答覆。

载自:星洲日報/東海岸‧2009.07.29


6 comments:

faku said...

山埃毒气的确已经污染我们健康家园了。在24号那天我带那久咳不愈的母亲到Selayang黄医务所看病,医生检查后就问母亲:“你家有烧香吗?(没)养猫狗吗?(没)自己煮饭吗?(少)时常到乌烟瘴气的地方吗?(没)”母亲就说:“我家对面有一间毒厂,用山埃取金。”医生马上就说:“那就对了,空气已经被污染了。你现在的呼吸器管已经肿了,你所得的是气管收缩症不是那些普通的咳嗽。”......那些时常嘴里把“山埃毒气不会泄漏出来”“山埃采金是安全的”的人(所谓的人其实是禽兽)应该捉去打靶......死一次不够...再把它们打到十八层地狱去.......!
在此劝告犯病的人要好好的去就医,千万不要延误不然会后悔莫及的。........阿弥陀佛!

Siam Fam said...

FAKU,
得知你的母亲状况后,我深感难过。。。我亲爱的家人,乡亲都在武吉公满生活,24小时呼吸武吉公满的空气,说难听些慢性自杀在进行中而我们不自知。。。我们和热锅里的青蛙又何区别?
说山埃无毒者何不来这里住上几天?为何总是口头上保证山埃采金是安全的?非要等到搞出人命才来说:“我们哪里知道他们会死?况且又不能证明是山埃害死的!”
何启文日前还说道将安排村民验尿以测探山埃成分。如果能从尿液中探测到有山埃成分的话,我看我们已是一具具冰冷的尸体,而不是活着去的!我们受教育不高,但不要把我们当成白痴,又说我们被误导好吗?
今天途径金门前的Tapak Semaian(TS)听到的一段对话.
甲:又说不准公开焚烧垃圾,为何TS又可以烧?
乙:他们烧当然可以啦!我们烧的话肯定不可以,因为我们是平民!
话从两位年过半百的口里说出来,我心里不好受!引用欧阳文风牧师的一句话:“我们还要继续做笨蛋吗?”否则怎么可以忍受那么多的不公平?为何为了少数人的利益要牺牲我们几千人的健康甚至性命?醒醒吧!如果这时候还不醒,还不辨是非,还不反抗, 真是彻头彻尾的经典超级大笨蛋!

小樓一夜聽春雨 said...

今天我妈和我又闻到那股浓烈的异味!!!

Siam Fam said...

小楼,
你住哪一区啊?金矿边地区?我住新村,没闻到。。。
但我听有个安娣说她时常闻到,眼睛受罪,每个晚上一到七点就必不得已把大门关上以免“来嘢”!说我们过虑的人怎么没秀点诚意,来武吉公满度假几天?

faku said...

小楼,
闻道有关臭味,记得用湿布掩着鼻子嘴巴。还有把窗口和门打开别让毒气闷在家里头,让空气流通。这是医生教的以免吸进太多的毒气。

小樓一夜聽春雨 said...

我住在金矿区附近,隔一条街而已。
每次假期会来度假都会闻到异味。

谢谢faku,我知道怎样做了。

About Me |简介

Kami adalah penduduk yang dilahirkan dan dibesarkan di Bukit Koman, Raub. Sememangnya, kami seharusnya dapat menikmati rahmat yang ditakdirkan, iaitu tinggal dengan aman. Namun, ketenteraman dan kesihatan penduduk tergugat apabila apabila lombong emas yang bersebelahan dengan rumah kediaman kami mengguna Sodium Cyanide dalam perlombongan. Ratusan penduduk mengadu tentang masalah kesihatan dalam tempoh 1 bulan selepas lombong emas mula beroperasi pada Febuari 2009. Kami tidak dapat lagi bertoleransi dengan ancaman ini. Untuk menjamin keselamatan ahli keluarga tersayang dan masa depan generasi kami yang akan datang, kami sanggup melakukan apa sahaja demi mempertahankan keamanan dan keselamatan kampung halaman kami. 我们是在劳勿武吉公满土生土长数十年的普通居民。本已到了知天命之年,奈何眼见挚爱的家园因为山埃的入侵,面临沦为“毒村”的致命威胁,我们决定站出来,抗战到底!为了我们爱惜的家人,为了我们的下一代,背水一战,决不妥协! Email:bancyanide@Gmail.com Facebook: https://www.facebook.com/BanCyanideInGoldMin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