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day, July 6, 2009

但求中立报导,过分吗?



媒体的影响力是不容置疑的,当你打开报纸扭开新闻,看的听的是什么内容,就会直接影响内心的判断。虽然大众的判断会以经过思考,和未经思考两种接收讯息的方式进行,但是媒体也应该要秉持职业操守,负上道德责任。有职业道德的媒体工作者,会从客观角度出发,据实报导眼见事实;没有职业道德的,则是人云亦云,从主观利益出发,一面倒报导单方新闻,这类型的媒体工作者,往往会利用媒体的优势,哗众取宠,偏离事实,断章取义,对群众进行误导。

今天一早,接到来自武吉公满某些村民的来电,他们泣诉:”南洋商报说我们赞成山埃采金,说我们是外来者。’’接着已经泣不成声了。。。我可怜的乡亲,苦了你们昨天的努力,就被媒体那一句标题给抹得干干净净。而针对’’村民不反对山埃采金,多数示威者非来自武吉公满’’此标题,我想问问撰写此新闻的记者朋友以下的问题:

1) 如何判断村民不反对山埃采金?

如果本人没有白读书二十载的话,村民的定义应该是居住在某乡村的居民对吧?可是本人却很好奇为何记者朋友会以单一机构村民的引述(也就是记者文中提及的’’村民,也是金矿公司职员洪维延;村民,也是金矿公司职员万汉祥;村民,也是金矿公司职员蔡桂友’’),而定义为’’村民’’不反对山埃采金。记者将金矿公司员工的话,加上一句冠冕堂皇的’’村民’’,就名正言顺的代表2500个居住在武吉公满的居民同意山埃采金吗?针对千人的反山埃抗议,这位记者朋友非但没有访问抗议人士,反而应用金矿员工的回应大幅报导,这当中算不算有误导的成分?

2) 如何定义非武吉公满村民?

记者形容大部分示威者并非武吉公满村民,多是外州人士。其实,关于某些人不厌倦的重复我们不是武吉公满居民,我们是外州人士,本人开始疑惑并存在一个疑问。我好想问问这些人,包括记者朋友,我从小在武吉公满长大,可是现在每年只有几乎不到十分之一的时间留在家乡,因为我住在外州也在外州谋生。但是我依然把武吉公满当成我的家,那里还有我的家人和亲朋好友。那么,请问在你们的’’村民’’的定义里,我算是武吉公满的居民吗?

如果记者朋友有关心此事的话,应该知道,我们不断强调山埃的祸害,不止会影响武吉公满,而是整个劳勿,甚至延伸到雪隆西彭一带。那么又请问记者,当天来自劳勿县双溪内,新巴力,Dong和劳勿市区的居民们,是否不被定义为’’村民’’?

如果千人的抗议被媒体定义为外州人’’搬马’’前来,如果单纯的村民还是被媒体认为是政党制造’’假象’’,那么请问记者朋友刊登这一张照片的同时,有没有留意照片中的老人与小孩,如果经过思考,记者可能就不会有此番报导如此标题了。

不求全力声援,但求中立报导。过分吗?

16 comments:

凌国文 said...

单单是标题已经有问题了。

相关记者若不作出澄清与道歉,我们决不能保持沉默。

Anonymous said...

不合理的事人人有權"SAY NO"!!!

山贼 said...

他奶奶的!!
看到标题就不爽!!
他当我们武吉公满人死的啊??
什么叫“不反对”哦??问过谁的意见??
狗屁东西!!

啊利 said...

有没有寄新闻文告给东方和光华?

妹妹19岁 said...

岂有此理!!扭曲事实的烂报馆。。。不帮我们向政府反映我们的看法也就算了,还扭曲事实。我们一定要抵制这份报纸!!还我们武吉公满村民一个公道!!

林廷辉 said...

这就是媒体被控制的结果!

想象如果未来连电子媒体都给国阵政府封杀,过滤得话,我们的国家将会变成怎样?国家还有未来吗?

thepplway求真 said...

不是武吉公满的人就不是人吗?问问你们的良知在那里?

记者来"客观"报导吗,当你说谁是武吉公满人,谁不是武吉公满人思想已经很落伍了!

村民 said...

这样的报导才是误导人民。相关记者若不作出澄清与道歉,我们就会让全人民在有关报章总部见证到底何谓“村民”。

Little Boy笨小孩 said...

过份!乱报导!

Little Boy笨小孩 said...

我也不是公满人,大早从新山趕來,大约一成和我一样的外地人,都是正义之士。而本地加劳勿人,该有一千人,看來都是选民。皇眼眼敢說一千票不重要吗?來回两千票,加上亲友,三到五千票,国会早该沒她了,那來的部长当,沒良心的飞鸟!

路見要鳴 said...

南洋商报说我们赞成山埃采金,
说我们是外来者!
看了网友武吉公满村民大力的反驳,
而有所感到愤怒与无奈!
报导此新闻的南洋商报记者,
村民不求全力声援,但求中立报导, 过分吗?

身为記者必須客觀看待整個過程,
不能單憑單方面的談話,
也要獲得另一方的談話,
這樣才能讓雙方都有機會發言,
讀者心中自有想法,能分辨是非黑白。

身为記者不是當事人,沒有利益衝突,
才能站在中立角度報導新聞,
以及避開不必要的訴訟案件。
记者难到没發現,
此事件中受訪者為了個人利益,
而沒把事實的真相全盤托出。
或者用另一個方式說,
受訪者站在主觀角度,
用自己的立場來詮釋事發過程。

身为记者,
应以平衡及不偏颇的方式反映各种不同的看法。
新闻报道中的一项重要原则,
那就是公正报道,不偏不倚,
公正报道的原则,
力图公平,实事求是,不含个人偏见。

什么是公正报道和不偏不倚?
所谓公正,不偏不倚,
是指同新闻的内容和性质相符合的不偏不倚。

在山埃采金事件中,
作为记者,
要非常清楚自己的作用。
你们的任务是尽可能,
全面坦率地为听众提供事实,
提供未经装饰加工的事实。

记者不能告诉读者,要怎样看待这些问题,
那是报纸的事情。
即使记者非常清楚谁对谁错,
记者也必须对读者所报道的东西,
采取一种坦率,开明的态度,
最好让事实来说话。

如果记者试图劝说读者应该怎样看待问题,
那记者就成了政客,
而不是进行公正客观报道的记者了。

记者本身就是目击者,
这是一个优越的地位,
一个记者应当把充当掌握第一手资料的目击者,
作为自己的中心原则,
因为有许多资料是被掩盖、曲解和隐藏的,
你们必须清楚地知道绝对准确报道新闻的重要性,
必须能够随时为自己所说所写的每一句话辩护。

记者们,难道忘了如果事实有误,
传播的错误将会像油滴入水一样迅速扩散开来
难以收回或纠正。

记者必须顶住立即发稿的压力,
以便多花一些时间核查事实。
解释事实是记者工作的一个重要组成部分,
而解释事实必须有强有力的立足点
尽管这样做有时会招致各方面的攻击。

反映全面的事实 而非部分的事实
在报道一些事件的时候,
记者应该将公平合理对待报道对象的这条原则,
大到整个国家和全体人民。

最后,促请写山埃采金新闻的记者与编辑部,
别一而再为权贵背书,歌颂丰功伟绩,
请让我们读者保持对你们那最后的一点的信任!

liangzi said...

有没有搞错?
该位记者的眼镜瞎了吗,竟然犯下一个这么严重的错误!
也许他应该这样报道
(劳勿5日讯)武吉公满近日发生了一件非常不可思议的事情!于是本人(即报导此文章记者)就决定到该处进行实地采访,结果在该村的废渠内发现了这三只威震全马的狗狗在谈天。它们不但会用人语来沟通(偶尔还会说英语呢),而且各自都有自己的狗名既(洪洪,万万还有蔡蔡)。最让人难以置信的是这三只狗狗还会工作,它们任务就是到处乱吠和大便,企图想把武吉公满变成一个臭气冲天的废区。由于村民不甘心眼睁睁看到自己的家园变成废区,于是决定研制一套(打狗棍法)。武吉公满村民恳请各界武林英雄踊跃参与研制,以便早日能把这群飞禽走兽赶出村庄,回复昔日的健康家园!

Bukit Koman said...

请问大家‘二三公里’意即‘2-3km’吗?

如果是的话,
针对‘千人抗议山埃采金’小题对下第二段:‘由新村民众会堂处开始游行到二三公里外的金矿公司大门口’这个不实报导,也强烈要求南洋商报澄清道歉!

由民众会堂到金矿公司大门不到1km,由武吉公满到劳勿市区也仅仅3km,如此误导读者有何居心!
步行3km大概需要费半小时,而我们步行不出5分钟就到达金矿门口了!驻劳勿的记者不可能如此简单的常识都不知道吧?!

若不道歉澄清,誓不罢休!

Bukit Koman said...

国文,
他们说给两天时间他们澄清报导,
虽然我不明白为何需要费时两天,
但是尽管看看他们所谓的澄清和道歉的诚意到什么程度。否则,绝不妥协!

啊利,
我们并没有寄新闻文告给东方和光华。。。
实际上我们也没有专程联络当地报馆。

妹妹19岁,
就尝试给两天时间他们澄清吧,
否则我们誓必抵制这份报纸!

廷辉,
你说得没错,若是真有这一天,民声必失,
民心也必失!

求真,
该报记者没出息!哦,对不起,是没出席!

笨小孩,
谢谢你们的支持哦!其实这种丧尽天良的山埃采金法,只要是‘人’都会反对吧?当天出席的‘人’太多,多数看到熟悉的脸孔,你们大概几人来呀?

要鸣,
有您和网络朋友们的全力声援,
我们的伤口好像没那么痛了:)
不过,留下的那道伤疤,
势必要得到满意的交待!

良子,
其实洪洪,万万还有蔡蔡也好可悲,
每次就只有他们3个人做代表说我们是小部分人,是外来者;看看我们千人抗议的照片,再看看他们3个要放得好大才能塞满一张照片的身影,看了就觉得心酸,尤其是想起现在全村人都视他们为‘外来的透明者’时。。。好可怜哦!

QQAnnieYee said...

就是说嘛……那三位年过半百的老安哥竟然能在数百人群中认出只有20%是本地人,那她们的眼力未免太厉害了吧??
我有份出席的咧……
怎么看来看去都是熟悉的脸孔啊?
而那报馆的记者凭什么就职听他们三人的一面之词就完全相信他们,反而那么多的民众的心声他却听不到咧?
这不就是很明显的偏帮吗?
还有那三位老安哥,好心他们啦~~都几十岁人咯……还要为了一点钱而令自己为千夫指吗?用脑想想啦~~
小时候老师已经教导我们,少数服从多数了!!
竟然还把少数人说的话给小题大作!!
他们还提及槟绒金矿用山埃采金15年并无发生任何问题,所以就足以证明山埃采金饰安全可行的……
我想说的是美国这等先进国都会发生山埃泄漏而害死人的事件啊!!
科技不是很发达的马来西亚就可以那么肯定的保证“不泄漏就不会有事”吗?
举个例子说最近爆发的A形流感,有的人在疫区里并不会感染,但为什么又有一些人却会感染呢?
有的人感染了会痊愈,但为什么有的人感染后甚至会因此而死亡呢?
人家没事并不代表劳勿也就可以一样的安全!!
世上虽无绝对,但是山埃是剧毒已经是铁一般的事实,为何还被批准用以采金??
这些本就不应该开始的事情,为何还会有人去进行??
难道政府真的要看到被山埃毒死了几条人命后,才来内疚、做出道歉、禁止等这些亡羊补牢的假惺惺动作吗??

(基于此留言是公开的关系,所以内容均以“君子”的面貌呈现,本人私底下可是把那些官商(并不可称为“人”)骂得狗血淋头的嗫~)

QQAnnieYee said...

更多图文——〉http://annie85yee.blogspot.com/2009/07/75.html

About Me |简介

Kami adalah penduduk yang dilahirkan dan dibesarkan di Bukit Koman, Raub. Sememangnya, kami seharusnya dapat menikmati rahmat yang ditakdirkan, iaitu tinggal dengan aman. Namun, ketenteraman dan kesihatan penduduk tergugat apabila apabila lombong emas yang bersebelahan dengan rumah kediaman kami mengguna Sodium Cyanide dalam perlombongan. Ratusan penduduk mengadu tentang masalah kesihatan dalam tempoh 1 bulan selepas lombong emas mula beroperasi pada Febuari 2009. Kami tidak dapat lagi bertoleransi dengan ancaman ini. Untuk menjamin keselamatan ahli keluarga tersayang dan masa depan generasi kami yang akan datang, kami sanggup melakukan apa sahaja demi mempertahankan keamanan dan keselamatan kampung halaman kami. 我们是在劳勿武吉公满土生土长数十年的普通居民。本已到了知天命之年,奈何眼见挚爱的家园因为山埃的入侵,面临沦为“毒村”的致命威胁,我们决定站出来,抗战到底!为了我们爱惜的家人,为了我们的下一代,背水一战,决不妥协! Email:bancyanide@Gmail.com Facebook: https://www.facebook.com/BanCyanideInGoldMin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