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day, August 31, 2009

905 ntv7《追踪档案》

彭亨劳勿武吉公满新村
山埃采金事件
将于:-
日期:5-9-2009(星期六),
时间:傍晚6:30-7:00,
在ntv7(Astro 107频道)
《追踪档案》播出.
敬请收看!切勿错过!
请大家告诉大家!

追踪档案第二十一集:病从哪里来?

内容简介

两年前,《追踪档案》曾经报道彭亨州劳勿武吉公满新村,反对金矿公司使用山埃采金的课题。两年后的今天,这个风波还继续延烧。

金矿公司在今年2月开始用山埃采金后,不少村民的健康就每况愈下。他们的皮肤发痒、喉咙痛、呼吸困难,有时还闻到异味。

于是,村民从过去的和平请愿,走进国会陈情,提交备忘录。他们还走出新村,到全国办讲座,争取外援,展开长期的抗争。

不过州环境局,卫生部等政府部门的初步调查报告却显示,武吉公满的河流、水源和空气,都没有受到污染,也没有山埃成分。

环境部曾在新村放置空气素质探测器,不过6天内都无法探测到任何的污染。探测器在第7天后被当局取走后,村民就闻到异味。因此村民促请政府设立一个独立的调查委员会,彻查村民的病因。他们还自行在村内放置空气素质探测器,记录村内的空气污染指数。

这一集的《追踪档案》带你到这个新村,了解村民的诉求以及他们的自救方式。

讨论区: ntv7.cari.com.my
电邮: www.esm.ntv7.com.my
重播: 每逢星期四零时30分
发表意见:http://ntv7.cari.com.my
重温这一集故事:http://www.ntv7.com.my

背水一战

他贴,
他贴,
她贴,
他贴,
她贴,
她贴,

你相信嗎?
一件冤情,
如果只有一個人在說,這個人的话就没有人会听。
如果有兩個人在說,就会有人开始质疑它的真实性。
如果有三个人在说, 多半, 这事件就会被认为是真的.
如果有很多人在说, 某些人就会开始关注,
如果有很多很多人在说, 某些人就被逼采取行动,
如果有很多很多很多人在说, 就有可能得到公平的判决.
这就是舆论压力的力量, 群众的力量.

我们的朋友们, 山埃采金事件一直胶着不前, 实际上就是欠缺了压力.
好不好我们一起发挥个人小小的力量, 来成就这大大的事业?
星星之火可以燎原, 请把反山埃采金的汽车贴纸贴在您的汽车后方, 让成千上万个在马路上行驶的驾驶人士都看见听见我们的心声, 让每个人都知道这件事, 让上诉庭不敢再欺负我们, 不会再以一些无知肤浅的理由与言论来打压我们.
请今天就
以乐捐的方式向我们购取, 并张贴在您家所有的车辆上, 实行沉默的抗议!

*所有筹得款项将捐助法律援助基金

Thursday, August 27, 2009

念念不忘故乡情

朋友告诉我,蒲种有一间茶餐室,有个人将自己的饭档和面档取名为‘‘山埃乱乱来’’。今早我到那里去吃早餐,原来老板是来自武吉公满的同乡。他和我一样,在吉隆坡成家立业,大家都是离乡背井的游子。而我们的心里,和很多的劳勿人一样,永远住着一个我们最爱的劳勿
老板的‘‘山’’顶头好像太壮观了 : (既然是同乡,帮老板打打广告 :)

可爱的老板一本正经的告诉我:‘‘无论我们做些什么,新闻也只有在东海岸版,外面的人根本不知道,所以我正在收集山埃采金的资料,印制传单派给光顾我的客人。’’ 老板真的很热心。。。但是,各位朋友,如果大家像老板一样热心的话,其实不需要自行寻找资料,只要email至bancyanide@gmail.com向我们索取就行了。
老板加油!

Saturday, August 22, 2009

我们, 为地球尽一分力, . . .

我们使用环保购物袋,

我竭尽所能循环再利用,

我们自备容器,以减少塑料及保丽龙的用量,

我们使用节能灯炮, 以减少电能消耗,

我们制作环保酵素, 减少橱余,

我们栽种树木, 为地球供应氧气,


我们使用电风扇, 尽量避免冷气, 以减低热量及二氧化碳排放量,

但是. . .

在距离我们家不到三公尺,

毒气日夜飘送,

水源遭受污染, 专家断言恶果影响千百年, 严重破坏生态, 人类, 动物, 植物, 水族, 微生物. . . 将失栖所.


关心环保的人们, 在我们着手做环保的当儿, 请花一点点时间关心我们的家园.
她正面临巨大威胁, 伤害比使用耗电电器, 制造垃圾还要大上好多好多倍!
地球是大家的, 环境污染问题牵一发而动全身, 别说不关你的事, 别说这是劳勿武吉公满的事, 这是地球人的事.

Friday, August 21, 2009

悄悄的更新了

悄悄的我来了,
即使三年抗战,
气定神闲,趋之不散。

悄悄的更新了
一张采金准证,
区区贱民,与你何干。

人命
不能带来进账!
黄金
大臣皇室分享!

愚昧的你
抗什么战?请什么愿?
签什么名?致什么函?

过了今天黄金再现
又多一年再拖一年

去死吧!劳勿人!
去死吧!武吉公满!

Thursday, August 20, 2009

山埃=刀子, 刀刀锋利

转载自 http://gusongqin.multiply.com/journal/item/517/517
谢谢网友用心整理(点击全文)

山埃可以比喻成刀子。正确使用,妥善保管的话,山埃或刀子都是人类可靠的工具。错误使用,马虎处理则会祸患无穷,损人伤己。坚持山埃采金,就仿如将
Bukit Koman的居民置身于刀林之中,一个不小心,稍许疏忽,将会造成非伤即亡的遗憾事件。


以下所整理出来的刀,刀刀锋利。

第一把刀:虽然山埃一般上是以固体储存和运送。但一旦山埃溶于水后,山埃将会与水结合成氰化氢并气化。氰化氢是味如苦杏仁的剧毒气体,氰化氢亦是最剧毒的山埃化合物。虽然一般采矿者都会将山埃溶液的酸碱值保持在10.0以上,以压抑溶液中的氰离子转变成氰化氢,然而矿场经营者和州属监管机构有否长期兼定期监测Bukit Koman空气中氰化氢的浓度?

第二把刀:若要50%的氰化氢从空气中自然降解消失,需要13年的时间。理论上,如果矿场持续操作,氰化氢在空气中的浓度只会有增无减。万一氰化氢的浓度超过官方的危险水平,有关当局是否有妥当的应对和善后方法?有关当局是否可以即时通知Bukit Koman的所有居民?有关当局是否已经拟定完善的撤离方案?

第三把刀:高浓度的山埃会令土壤中的微生物中毒,并透过土壤渗入地下水源。有关当局有否长期兼定期监测地下水源的山埃浓度?

第四把刀Robert Moran博士在其研究报告中一再指出,许多未被监管当局规定监测的山埃化合物,尤其是可能拥有极强毒性的金属性山埃复合物Metal Cyanide Complexes和有机山埃复合物Organic Cyanide Complexes,人类对这类化合物的认识都是非常有限。彭亨州政府和马华公会是否胆敢拍胸口担保,这些未被监测的化合物,一定不会伤害人体?

第五把刀Robert Moran同时也指出,当前山埃采金的守则和条例,主要是由矿场经营者资助的团体去制定,往往忽略了公众更关注的课题,如对于土地资源,社区和水资源的保护工作。彭亨州政府和马华公会是否应该转以环保,人类健康和人权角度看待山埃采金这一课题?

第六把刀2002年,由国际矿物与环境理事会 (ICME)和联合国环境署制定的业界山埃法规The Industry Cyanide Code,里头有这么一个结论:至今为止,并没有任何安全及有效的方法去处理渗入自然界地表水源,如溪流和湖泊的山埃毒物。试问,万一发生山埃泄漏事件,彭亨州政府和马华公会打算如何进行善后工作?

第七把刀:设立一间高素质,能够提供山埃采金业者完整分析报告的化验室非常昂贵。金矿经营者或彭亨州政府是否愿意设立一间类似的化验室?如果目前州内没有类似的化验室,山埃废物是否有定期化验?哪里化验?化验结果多久才能知道?须了解山埃属于剧毒物质,任何泄漏必须即时通知临近居民,要不然就是为时已晚

第八把刀:山埃采金矿场倾向造成酸性岩排水现象Acid Rock Drainage (ARD)ARD是指含有硫化物Sulphides的岩石,遇上空气和雨水后会自然氧化使水源变酸。酸水则会增快金属从岩石的流失度。这些金属包括不少有害的重金属和其他元素。矿场因为采金过程中将岩石块弄碎,大大增加了岩石块接触水气和氧气的平面,同时也大大增加了ARD现象。ARD最大的问题是,岩石中金属的流失度会不断加速,在自然情况之下几乎不会停止。ARD所产生的酸水和有毒金属,除了污染水源之外,也会改变周遭的酸碱性,影响生态。ARD所引发的污染属于长期性影响。当金矿经营者撤离之后,谁会负责善后,处理ARD所制造的环境污染?一座长期操作,有效的水源净化厂,成本介于50万美金至100万美金之前,这还不包括每一年的操作费和保养费。这些费用将由谁负责?又是无辜的纳税人吗?

备注:美国New Mexico州政府数年前曾建议,所有矿场经营者必须提供足够的金融债劵,以支付为期100年,矿场关闭后所须的水源污染净化工程。

第九把刀:矿场经营者和州属监管机构有否紧密监测矿场废水和临近水源的WAD复合物成分?部分WAD复合物尤其是氰化铜和氰化锌,非常不稳定,很容易将山埃重新释放。虽然WAD复合物中占比例较高的氰化铁相对稳定,但是氰化铁一旦暴露在紫外线之下,一样会将山埃重新释放

第十把刀山埃采金的替代技术早已存在,所排泄的废物不但毒性更轻,而且采金的成本也更加低廉,为何彭亨州政府和马华公会还是坚持山埃采金?

山埃采金的替代技术
早在
70年代,纽约著名科学家兼发明家Norman Haber博士就已经成功研发了一项从金矿石提取黄金,对环境无危害的采金技术,The Haber Gold Process (HGP)HGP除了是一项环保技术之外,而且还是一项成本效率令人满意的采金技术。在提取同一份量黄金的比较下,HGP比山埃沥滤技术更节省时间和成本。此外,HGP也成功通过California Department of Health Service Acute Aquatic Toxicity Bioassay的测试。HGP所产生的物质,毒性比山埃化合物,减轻一倍以上。

另一项山埃沥滤技术的替代方法,则是由夏威夷公司YES Technologies开发的“无山埃生物沥滤技术”Cyanide-free Biocatalyzed Leaching Process。此技术主要是利用硫酸盐还原细菌Sulfate Reducing Bacteria,以自然方式Natural-Occuring从矿石提取黄金或银。当中所使用的二硫化物溶浸剂Bisulfide Leaching Agent,毒性比山埃轻200倍。整个采金过程所使用的化学试剂成本,也比山埃沥滤法降低80%。目前使用此技术采金采银的新旧矿场产量,已经超过每年百亿美金。而且,废物循环使用公司也开始引进此技术,从回收废物中提取黄金和银。

Monday, August 17, 2009

勿更新山埃采金执照



816考察团&请愿活动

隆雪华青&安邦再也班丹第17区居委会
武吉公满新村考察团
聚精会神聆听黄主席讲解武吉公满采金历史
做个小实验:约300克的泥渣(黄主席手指处),
加上约0.3公升的盐酸Hydrochloric Acid (HCI),
大伙儿好奇围观
黄色浓烟袅袅升起随风飘送,大家闻到刺鼻异味后,逃!
注:这只是加入碳提炼法使用的其中一种化学原料--盐酸,
而且只加入区区0.3公升,而金矿每天的使用量是300litres。
前往蔡豆腐参观,注意巴士后方,
尽责的警察到金矿门口封锁现场,出动数十名警察保护大家观光。
只有到武吉公满旅游,沿途有警察先生陪同观光。
谢谢警察先生保护我们,聆听蔡老板讲解豆腐制作过程。

肚子饿了,享用武吉公满驰名鸭饭。到民众会堂对面的茶室进行交流和汇报。再到花生厂参观,看看花生的生产过程,购买驰名新巴力花生。3点钟,数百村民集合民众会堂进行和平请愿。
请勿更新山埃采金准证!
欢迎州务大臣安南耶谷前来居住!
中间黑色布条为隆雪华青再赠以示支持和鼓励!

人民代议士YB钟绍安到场声援。
3点20分结束和平请愿,欢送隆雪华青(可惜顾着谈话没拍到照片:( )
最后大家支持签名运动,
致函州务大臣、彭亨州矿物及地质科学局,以及首相纳吉,
表示拒绝州政府更新8月21日的山埃采金准证,
并表明下一任村长不能代表村民答允或支持所有山埃采金的活动。

Sunday, August 16, 2009

运送山埃必经死亡之路

加叻大道第71.4公里黑區
半小時豪雨逾10車禍

载自:中国报 獨家報導:盧振全

加叻大道第71.4公里處是車禍黑區。
(加叻16日訊)文冬通加叻的加叻大道死亡彎經常發生車禍,造成無數人命傷亡,雖然當地的市民,特別是雙溪都亞新村村委會多次要求拉直路彎,但有關當局及大道公司始終沒有積極行動。

昨天傍晚約6時許下了一場約半小時的豪雨后,當地發生10余宗車禍,並有約7車嚴重損壞,不能繼續行駛,另外一輛撞了路堤后還著火燃燒,幸好車上的華裔女郎及時逃出,不然后果不堪設想。

有關車禍地點是從文冬開往加叻方向第71.4公里處,該處剛好轉彎,車輛失控猛撞路旁的水泥路堤,另外從加叻往文冬方向的車道也有數宗車禍。

車主指路上有油漬

轎車著火燃燒,火勢駭人。
來自登嘉樓的四輪驅動車的司機依斯邁(50歲)指出,他剛從吉隆坡回登嘉樓,車上還有4名友人。

他說,他駕駛速度不快,但到該處時,由于路面很滑,導致其車子失控打滾,並撞向大道旁的路堤,事發后也看到有約10宗的車輛失控發生意外,但一些輕微損壞者沒停下。

他說,有一輛由華裔女郎駕駛的轎車,失控后突著火燃燒,幸好該女郎在過路者協助下逃生。

“該道路上有油漬,希望大道公司及有關當局到來了解,這些油漬是怎樣留下,或是否有人故意倒黑油事件。”

他希望政府能關注這段道路的問題,並加以改善,不要常發生車禍,在約一小時內看到那么多宗車禍,感到實在嚴重。

彎曲道路肇禍
★唐華(合興運輸貿易東主)

加叻大道時常發生車禍,尤其是吉隆坡往加叻71公里處更是車禍黑區,這段道路很彎曲,威脅道路使用者的安全。

每逢下雨,濕滑及彎曲的道路,經常都可看到有車禍發生,政府應關注這問題,盡快改直車禍黑區的路段,確保駕車者及摩哆騎士的安全。

要求拉直路段
★黃品松村長

雙溪都亞村長黃品松受訪時指出,由于加叻大道71公里幾個轉彎路段經常發生車禍,使到道路使用者安全都受威脅,因此,村委會在今年4月舉行的雙溪都亞華小運動會上,向衛生部長拿督斯里廖中萊反映問題,希望通過部長協助,要求大道公司拉直此路段,以免車禍事件重演。

他說,此路段頻頻發生車禍,讓不少人魂斷公路,他呼吁有關當局勿漠視此道路安全問題,盡快改直此路段,以策安全。

他希望道路使用者小心駕駛,避免意外發生。

多次要求改善
★嚴育均(車廠技術員)

從報章上獲知,國州議員都曾要求政府改善加叻大道,但多年來都沒下文,高速公路70至72公里幾個轉彎處都沒改直,讓不熟悉此公路者安全受威脅。

轉彎處路面經常有油漬,駕車者及摩哆騎士經過時,一時不察便釀成車禍。

山埃从巴生港口运送至劳勿武吉公满,全程长达144公里。必经之路--加叻大道乃车祸黑区,万一运送数以吨计山埃的罗厘发生意外,后果不堪设想。 前车可鉴1998年,吉爾吉斯斯坦(Kyrgyzstan, 位於中亞內陸國家的 Kumtor Gold Mine, 一輛运载了两吨氰化钠的货车意外翻到了Barskoon河裡导致两千六百多人中毒四人死亡
岌岌可危劳勿澳洲金矿公司是向杜邦(Dupont)这个国际化学原料公司进口山埃,可是该国际公司曾因工业处理过程不安全,遭美国相关单位罚款。

泄毒和车祸意外频频发生,谁可担保每日在与民宅毗邻的碳提炼厂使用1.5吨的山埃并不会为人民带来生命威胁?!

Saturday, August 15, 2009

816约定你!

8月16日,下午3点,
武吉公满民众会堂前,
手持<欢迎州务大臣>
<反对21/8更新山埃采金准证>布条
公开邀请大臣前来居住,
表明我们
反对更新山埃采金准证!

(团结就是力量!)

*7月12日,胡言乱语2年的洪维延,终于静了下来是因为。。。7月9日,我们60人召开记者会,200人等他出来对质

*7月7日,南洋商报把 “村民不反对山埃采金,多数示威者非来自武吉公满” 的标题改为“连外人也反山埃,武吉公满村民越战越勇”是因为。。。 7月6日,我们看了歪曲事实的标题后,齐声反抗

*8月3日两年半一直对我们视若无睹、高傲自大大臣会召见反山埃委员(连甘代耀也出席),甚至会回应记者声称要来武吉公满住一天

*716日,所谓的金矿监督委员,第一次召开会议接见反山埃委员会何啟文彭亨州環境局、衛生局、地質與礦物局,以及工業安全與衛生委員會局長向我们進行匯報

答案:是因为7月5日的千人请愿,让他们见证我们的力量已经越来越强大!

“请看周遭国家人民起义,政府倒台。全村起义,无反不倒的理由! 记得同心合力,排除万难,直向前冲!” ~张少平 1/ 2/ 07~

About Me |简介

Kami adalah penduduk yang dilahirkan dan dibesarkan di Bukit Koman, Raub. Sememangnya, kami seharusnya dapat menikmati rahmat yang ditakdirkan, iaitu tinggal dengan aman. Namun, ketenteraman dan kesihatan penduduk tergugat apabila apabila lombong emas yang bersebelahan dengan rumah kediaman kami mengguna Sodium Cyanide dalam perlombongan. Ratusan penduduk mengadu tentang masalah kesihatan dalam tempoh 1 bulan selepas lombong emas mula beroperasi pada Febuari 2009. Kami tidak dapat lagi bertoleransi dengan ancaman ini. Untuk menjamin keselamatan ahli keluarga tersayang dan masa depan generasi kami yang akan datang, kami sanggup melakukan apa sahaja demi mempertahankan keamanan dan keselamatan kampung halaman kami. 我们是在劳勿武吉公满土生土长数十年的普通居民。本已到了知天命之年,奈何眼见挚爱的家园因为山埃的入侵,面临沦为“毒村”的致命威胁,我们决定站出来,抗战到底!为了我们爱惜的家人,为了我们的下一代,背水一战,决不妥协! Email:bancyanide@Gmail.com Facebook: https://www.facebook.com/BanCyanideInGoldMin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