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dnesday, September 30, 2009

1条贱命还值3千

好奇怪近日不断有人提醒

别在网上搞太多了,听说

有人出3千买你们一条人命

心想:面对黑的 应该要找白的吧?

可是当黑的和白的都得向金的低头,

(想起之前那四百多宗身体不适的投报,都被归类为报假案。。。)

倒不如剩掉这步骤好了。


我们的州务大臣兼村长安南耶谷,

我们的国会议员黄燕燕,

我们的州地方政府、环境及卫生委员会主席

何启文,

一致认为山埃采金是安全的。

然而,他们

不愿意长期装置空气检测器,

不愿意定期检验河流/地下水质。


现在小动物陆续死亡,

树木蔬菜成了枯枝烂叶,

他们仍坚持不加理会视若无睹。

误以为劳勿人的命根本一文不值,

原来不是。。。

相关网站出现后,

我们这一班人的性命,

原来还值得三千!

为保命无奈缺席部落格祭



《大馬部落》籌委們

谢谢您们给予入围的机会,我们以此为荣。

可是,奈于近日坊间流传有人出价三千零吉,

换取我们其中一人的性命

所以,为了避免再有人命无辜牺牲,

我们将拒绝出席任何的公开活动

包括10103届大马中文部落格祭。

谨此致于万二分歉意。

(前车可鉴,唯有自保)

金矿的定义是什么?

'What is a definition of a gold mine? A hole in the ground owned by a liar.'

~Mark Twain~(1879)

Mark Twain(1835—1910)在美国出生。
父亲早逝,马克·吐温从少年时代起就到印刷厂做了一名见习工人,其间阅读了大量文学作品。
带着成为富豪的梦想,他做过密西西比河的蒸汽轮船员,也开采过金矿,还做过报社的记者。
1876年,马克·吐温创作的《汤姆·索亚历险记》出版,小说以诙谐犀利的笔触针砭了美国社会的伪善与丑陋,被称为美国儿童文学的金字塔。
1910年,被尊为美国最伟大的作家的马克·吐温告别了人世。

930中国报封底新闻-恶臭弥漫,蔬果枯死




















(勞勿29日訊)勞勿武吉公滿新村今年初以來,村內時常瀰漫難聞的臭味,村民在屋邊栽種的蔬果也無故枯死,令村民恐慌不已!

住在該村大街的老婦李福友(73歲)揭露,她在屋后栽種十多年的柚子樹,向來長得非常茂盛,結果纍纍,羡煞左右鄰居。

“今年初開始,柚子樹的枝干、葉子和果實出現乾枯及掉果的現象,須勞動鄰居用鋸子鋸掉,令我深感心痛和無奈。”

不但如此,種在柚子樹旁的多棵辣椒樹也相繼枯死,被迫連根拔掉。

鳥蟻離奇死

《中國報》記者今午針對網上新聞報導,指武吉公滿新村最近出現小鳥、壁虎及螞蟻等小動物的屍體,引起當地居民驚慌,懷疑有關小動物是否因吸食過量毒氣而死亡的課題,前往該村實地探訪。

多位婉拒姓名及照片見報的村民受詢時皆異口同聲表示,今年初至今,全村各角落即不時飄散難聞的臭味,許多皮膚敏感的村民,相繼出現全身發痒、呼吸困難、眼睛紅腫及喉嚨疼痛等不適症狀。

不過,他們沒有發現小動物中毒死亡的屍體。雖然如此,他們強調,沒有發現,並不等于沒有發生。

武吉公滿蔡豆腐廠東主蔡觀送受詢時証實,該村很多村民前晚都嗅到一股異常難聞的臭味,有些敏感的村民甚至嗅到嘔吐。

由于他沒有飼養鳥類等小動物,是否有小動物因為嗅到臭味中毒死亡,就不得而知。

Monday, September 28, 2009

就这样死了?!
















它悬吊着 身体却是僵硬的
它或许还没意识到它会这样死去
它却就这样死了

我们一再要求长期放置空气污染测试仪器
高官、政府听而不闻
却不厌倦的强调武吉公满的空气未受污染

我们的命运会和这只壁虎一样吗?

如果这种死法 可以列为奇观的话
不顾人民死活的政府
难道要用人命闻名世界吗?

Friday, September 25, 2009

你的快乐让我内伤











(点击图片窥探)

他卫冕黄金光环
珍贵异常 高高在上
你不时远处眺望
嘴角上扬 愉悦写满脸庞

什么能让你紧张
遍体鳞伤 你不会看
传来一声声呐喊
你的快乐 足以让我内伤

Tuesday, September 22, 2009

纳吉首相, 武吉公满村民等您来救命!



首相大人:

首先,请您抽出一点点宝贵的时间来读一读这一封武吉公满村民的求救信,谢谢!

武吉公满位于彭亨州的劳勿县,距离您的家乡北根,大于约是三,四个小时的车程之遥.

武吉公满是劳勿的金矿集中地.19世纪时,因为蓬勃的金矿业而繁华一时.60 年代金矿业 沦落,而成为一个平静,安详又纯朴的新村.

最近,有国际财团到来使用山埃采金,使到村民的性命受到弥漫在 空气中的山埃毒素威胁,村民日夜生活在恐惧中.

武吉公满金矿区距离最近的住家不及10 公尺,与其他民宅,商店,学校,巴刹等 只隔一条马路.村民每日每夜呼吸着那有一股毒味的空气,您想想, 我们还能健康的活下去吗?

我想问问首相大人,金矿公司用有剧毒的山埃来采金;他们是如何取得环境局所发出的准证呢? 环境局在当时知不知道金矿公司是用山埃采金的呢? 如果早已知道,为何还要发出准证来毒害我们?这里面是否有不为人知的内幕呢?请您确查!

首相大人,您的施政理念一个马来西亚,以民为 我们都很支持您!不过,假如武吉公满成为毒村这件事 没有解决,我相信您的政权可能会岌岌可危啊?

武吉公满成为毒村的消息已在网络上流传着,全世界和全国的人民都知道了,这会不会使到他们都反感呢?

希望您身边关心您的政权的忠心之士会把这封信的内容传达给 ! 如果能得到您的关注,那是武吉公满村民之幸了! 敬候您的佳音,并请谨记得民心者得天下,失民心者失天下”!

顺祝您的政途一路顺畅

武吉公满村民上

Sunday, September 20, 2009

除了山埃,还有稀土

很多的人为灾害其实可以避免发生。
可是在彭亨州,又是山埃采金,又是提炼稀土。。。
同样来自彭亨州的首相,将心比心,如果要用您妻儿、后代的健康和生命,来换取所谓的国家发展和那数百个就业机会,您会愿意吗?
用人民的生命交换,这两间国际公司竟然还能享有免税的特权?为什么!

video
追踪档案第二十三集:提炼稀土

到底是人民优先,还是一小部分人的
利益优先




Friday, September 18, 2009

依然有效的旧文--在山埃采金上展现政治问责



前言:

这篇文章已经写了很久,最近朋友问我反山埃等于反政府吗?对我而言,在民主国家政府是人民选出来为人民做事的。如果政府的政策违反了人民的意愿特别是基本人权与宪法保障的民主诉求,这已经不是人民在反政府,而是政府在反人民。

去政治化就能解决民生问题?
经常听到政治人物指民众反政府与反对党喜欢政治化课题。白小的时候我们听说过无数次,20年前我们也听许多政府官员与部长等称红泥山居民政治化抗毒课题,最近武吉公满山埃采金事件也有部长级与州行政长官以反对党与一小部份村民政治化了原本没有毒害的山埃采金工作。
似乎对那些高高在上的官老爷,只要“去政治化”任何问题都解决了。请问原白小校园白白的丢荒了8年之久,红泥山居民患血癌与畸形婴儿的诞生与武吉公满村民的怒吼、哀求、惊恐都很浪漫主义的吗?难道不讲政治派几个委员会领袖与高官吃一顿饭就能解救受害人的危机吗?如果是如此简单为什么红泥山要拖了十年之久、白小也要经过八年抗争而武吉公满新村又需要多少个八年、十年来解决呢?


将心比心,如果高官们住在现在的武吉公满...
作为《抗山埃保家园》在网络宣教(宣传教育)的一员,我们可以看到村民从无助到重新振作;我们也看到网络上透过youtube的实地拍摄、facebook上大家的鼓励与打气、部落格里的留言已经开始引起马华特别是马青的一些领袖的关注,而且他们也能突破反毒工委会数年来无法逾越的厂房大门听取厂房千篇一律的山埃采金很安全、很专业的泛泛之词。

试问如果村民不表态反对山埃采金在住家门口不到二米进行以及诚实的反映自己深受其害的医药数据证明,我们一般市民能够开始关心问题的这严重性吗?因为村民的痛苦经历与心理失去安全感的心理压力已经引起各方的关注。简单的说,一场运动的崛起一定是感觉利益受损、公民意识的开始加强与真相分享的基本过程。

而要求一个健康与安全的家园只是人类文明权利中最基本的诉求,这道理太简单不过了。如果还有人想用“政治化”或“煽动人民阻挠发展”等罪名强加以居民身上,我们反问:“如果有人把山埃采金的作业与近距离采金的实况搬到这些高官显赫的民房或豪宅门前,难道他们就不会反对吗?”

如果没有山埃采金...
在马来西亚当大家都习以为常的事情就可能当着法律了,而政府的不负责任言论(如不要政治化)与群众对公民权利的模糊概念,导致大家经常对于不平等的事情不敢据理力争更不会追根究底地了解事情的来龙去脉后才做价值判断。我们访问村民后得知,一些所谓的村委对当地积极支援反对山埃采金的村民动辄警察会抓人与会被内安法令扣留等恐吓之语。

为什么不能公开证明采金符合国际安全标准?
透过现象看本质,在武吉公满如果反对山埃采金只是一小撮人被反对党唆使的反政府行为,为什么当地报章(东海岸版)不断的出现一小撮人站出来说明山埃采金是多么安全而反对的只是一小撮人?所谓谣言止于智者,难道反对山埃采金的所谓的“一小撮人”可以影响什么吗?我国是民主国家应该尊重言论自由与法制精神,如果反山埃村民所说的可以对那些经常见报与其幕后的“热心、爱心发展新村”的财团造成损害,为什么有关当局没有认真、专业与透明度地与那些认为自己受害的村民对话?为什么要态度强硬到放出:“我一寸土地都不会退让的”的狠话?

不能说真话的公共场合
相信有些没有到过武吉公满的阅听人可能无法想象,在这里有一个潜规则就是在一切的公众实施如民众会堂、学校、观音堂等不能公开谈论反对山埃采金。在雪华堂我们可以毫无拘束地使用场所,但是如果要在武吉公满甚至是劳勿街上(室内)开讲解大会请问我们可以使用什么“公有”场地?这难道不是政治势力在阻挠人民行使公民权利吗?请问这不叫政治化吗?

确保人民在健康与安全的住所很难吗?
其实在民主国家里宪赋权利人民有言论及集会自由,更何况村民谈论与宣传的内容完全是符合国家卫生安全标准的。有谁可以告诉我们我们要求居所保持安全与卫生是犯法的是很政治化的,应该被扣留应该被内安法令逮捕的?将心比心,谁愿意我们的国家有一天真的明文禁止谈论/讨论居住安全与健康的?

政治领袖应该以身作则
作为国家领袖如廖忠来卫生部长与黄燕燕旅游部长应该比任何人都需要站在保卫武吉公满新村的最前线。如果村民有意见有健康与安全受到威胁的压力,作为彭亨州国会议员的卫生部长应该亲自的到访村民、如果村民是瞎猜造谣应该与厂方配合提供该地山埃采金的真实与安全的数据而不是以不要政治化来代替会见村民解除疑虑的最佳途径。作为当地国会议员,黄燕燕部长非常有必要的帮助宣传武吉公满新村的家乡美食,相信没有人会说黄部长为武吉公满宣传是以权谋私的。当然如果在许多时候为了证明猪肉无毒而大吃肉骨茶的部长们也应该以身作则在武吉公满新村住上一段时间(住几天是不够科学的,村民闻到的异味与许多症状都是需要经过一些时候才发生的)。本人在该村小住一晚,发现其宽频速度也与市内相差无几,而且政府办公综合大夏正在武吉公满邻近的劳勿医院毗邻,根本不会影响决策工作。而且劳勿新村空气清新,说不定我们的政治大忙人可能会小住一段日子后有更多灵感来反击反对党,就如廖忠来说,反对党以政治化来夺取都赖区州议席,那么,廖部长更应该以事实证明他不是只会说反对党政治化其实还有更多反击反对党的数据的。

本人不是信口开河,请前马青团长(廖忠莱)到我们《抗山埃保家园》的网站看看现马青领袖怎么形容他们现在在这起事件的难处

CJ Loh阿俊 said...
BCY,昨天我也出席了讲座,和我一齐出席的三人包括一位劳勿出生的化工专家,他给了我不少宝贵的意见。他也加入了马青专案小组。还有几位专才也从旁协助。Anonymous,当地马青也是居民,也是受害者。至於村委,他们也很无奈。希望您能諒解!阿土伯,
谢谢您为小组打气,不管圧力多大,我们都会尽力协助,谢谢!”

到底他们有什么难处,难道部长们对同志的难处见死不救?我这样说又很政治化了吗?难道要阿俊他们不来我们网站才能够贯彻马华大官的“不要把问题政治化”的政治“信念”?

请尊重人民的生命与尊严--还政于民
简单的说当人民失去了安全与健康的保障才会诉诸政治与法律等集体途径来解决困难。如果没有问题,没有人会傻傻的听什么反对党的摆布,年过半百还要早出晚归、披星戴月的赶赴国会与讲座会等等做一般人不愿做的政治诉求工作。请大家好好思想政治是不是真的只属于政治人物的玩物还是普罗大众共有的公民权利?


~求真~

Thursday, September 17, 2009

杀鸡何必用牛刀?

他,带着这个, 给了我们这个。。。
他说:“如果要处处照顾环境,到今天我们都不能乘坐汽车,我国将会成为空气和水源最干净的国家,可是,人民却没有。汽车、电视机,因为汽车会制造二氧化碳、电视会损坏眼睛,但是我们却吃糖,糖可是会造成糖尿病呀!
“金矿公司可以确保工人和全体劳勿人的健康

还说:“将亲到武吉公满新村住一个晚上。。。

哪一句是真话? 哪一句有信服力?
我们不接受,不相信!!!

或许他。。。我们不知道。

这就是他。。。他的成名之作:他是我们的。。。

州务大臣(Menteri Besar)
(注:马来西亚的第一级行政区划为州和联邦直辖区,州的行政机构为州行政议会,一般称为州政府, 州务大臣则为州行政机构的最高负责人)

8月底,他不入地狱,谁入地狱似的,暂时“领养”了武吉公满,让村长一职悬空的小小华人新村不至于群龙无首,过后,或许当村长的甜美滋味让他当上瘾了,或许他舍不得放弃这个地灵人杰的小小华人新村,就干脆来个正式接管。

村长(Ketua Kampung)
(注:乡村是最低一级的行政区划,根据乡村类型的不同而有不同的行政归属。而新村的行政归属州政府。村长是依照村民委员会组织法选产生的群众自治性的村委会主任,他不属国家机关的干部。目前他们的工资是由地方财政供给。

一个小小的武吉公满,凭什么由

州务大臣出任村长?!

真是前无古人,后无来者,空前绝后!

马来西亚能!

看来,大臣该被颁个最佳实行奖,把首相提倡的一个马来西亚概念发挥得淋漓尽致!


但是。。。

日理万机的大人身在关丹,如果半夜三更阿莲家的狗溜进我家菜园里追赶我家的鸡而扰人清梦,邻居怨声四起时,我该找谁去?

Wednesday, September 16, 2009

梦。飞翔

2009 十大推荐部落格

曾经有一位博客,如此介绍我们的网站:有人写部落格是为了分享兴趣,有人是为了抒发情感,有人是为了学术。。。但有些人,却是为了生存,是为了下一代能更好的生活下去

的确,这个部落格的诞生,只为了圆一个梦--延续家园延续生命的梦

博主谈不上笔锋锐利,写的只是简单的句句心声。
这个部落格没有多姿多彩的话题,记载的只是抗山埃保家园的一点一滴。

然而,很感恩
大家知道我们的遭遇后,都给予高度的关注、慰问与协助。让这个为了要blog才开始学blog的部落格,在排位乱七八糟的情况下,首个月就冲破1万点击率。

我们的抗争,由几位白发苍苍的老人家,手写着一封封的求救书,无人问津;
转变成今天,由新生代透过网络部落格,展开一篇又一篇的'网战',短短5个月内,很成功的将我们的不平遭遇,宣传到全国每一个角落,也展开了一场又一场的抗争运动。

这几个月以来,我们从一个忙碌的上班族、一个家庭主妇、一个科技盲,渐渐了解blog是怎么一回事,也对部分
博客有了认知。我们也知道有一个<大马中文部落格祭>,会将奖项与荣誉颁发给那些出色的部落格,可是我们没有想到自己竟然能够有幸入围这个具有公信力的颁奖典礼。

真的很感谢<大马部落>的筹委们,让我们入围2009年第三届
大马中文部落格祭<十大推荐部落格>

谢谢你们听见了我们的声音,也让我们的声音被更多人听见!
协助我们的,展翅飞翔

About Me |简介

Kami adalah penduduk yang dilahirkan dan dibesarkan di Bukit Koman, Raub. Sememangnya, kami seharusnya dapat menikmati rahmat yang ditakdirkan, iaitu tinggal dengan aman. Namun, ketenteraman dan kesihatan penduduk tergugat apabila apabila lombong emas yang bersebelahan dengan rumah kediaman kami mengguna Sodium Cyanide dalam perlombongan. Ratusan penduduk mengadu tentang masalah kesihatan dalam tempoh 1 bulan selepas lombong emas mula beroperasi pada Febuari 2009. Kami tidak dapat lagi bertoleransi dengan ancaman ini. Untuk menjamin keselamatan ahli keluarga tersayang dan masa depan generasi kami yang akan datang, kami sanggup melakukan apa sahaja demi mempertahankan keamanan dan keselamatan kampung halaman kami. 我们是在劳勿武吉公满土生土长数十年的普通居民。本已到了知天命之年,奈何眼见挚爱的家园因为山埃的入侵,面临沦为“毒村”的致命威胁,我们决定站出来,抗战到底!为了我们爱惜的家人,为了我们的下一代,背水一战,决不妥协! Email:bancyanide@Gmail.com Facebook: https://www.facebook.com/BanCyanideInGoldMin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