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ursday, October 29, 2009

几个半年定政权?

半年前(4月28日),反山埃财政张少平为了捍卫下一代健康,独留家园完成其抗山埃大业,最终不幸毙命于榴莲园内。张先生的猝死,让山埃采金事件引起了社会的关注。

直到5月份,反山埃后援会正式成立,所架构的网站《抗山埃保家园》(之前名为《黄金vs人命》)让这件事情继续发酵,掀开不为人知的一面,道出被打压掩盖的声音。

2009年6月1日,吉隆坡高等法院推翻武吉公满反山埃委员会的诉求,宣判12年前的环境报告无需进行司法复核。我们重新启动了艰辛的抗战过程。。。

回顾这半年,我们尽己所能,走的每一步目标都是那么清晰:

抗议山埃采金,保卫健康家园!

2009年6月23日
国会呈交备忘录+黄金vs人命华文讲座



2009年7月4日 救救武吉公满之旅


2009年7月5日 千人和平情愿
2009年7月12日 反对vs支持山埃采金对质



2009年7月16日 环保酵素讲座


2009年8月9日 观音诞祈福请愿


2009年8月16日
隆雪华青再访+反对更新采金执照


2009年10月3日
照亮家园庆中秋


2009年10月17日
把根留住。爱劳勿中秋晚宴
半年过去了,表面上暗地里我们都尽了很大的努力(感激不少朋友在背后扶助一把)。。。可是回首一看,这半年里政府为我们做过什么?!视而不见听而不闻!既然这样,唯有劝戒:保金矿必失政权!

半年前打的战,
前锋只不过是3个年过半百的老村民;
近半年打的战,
也只不过多加了3~5个生力军;
接下来的半年,
今天开始注入新血重新出发!

亲爱的政府,可知道
民愤足让江山倒下!

Wednesday, October 28, 2009

实至名归的丹斯里

丹斯里甘,

吾等代表本村全体村民,以万二分真诚的心,恭贺您荣获苏丹陛下封赐丹斯里(PSM) 勋衔,并感激您一家为本村所作的“贡献”。

感激您以金饭碗养活了“武吉公满村民”,此等村民所述贺词当之无愧!

感激您为我们吸取黄金万两,不时盼天祝福我们身体健康,家园安全。

感激您一家为吾村事务忙于奔走,屡屡托付大臣,将相,官员等等相关与不相关人士,关照本村得以繁华发展。

您一家的用心,实在难能可贵,本村上下无人不打从心里感激!

拙民不善修词,愿以数句贺语祝福马华前总秘书丹斯里甘文华,劳勿澳洲金矿有限公司大老板甘代耀父子与家人 :

夜夜好眠
心安理得
金非昔比
阖家富贵

Tuesday, October 27, 2009

不能说的秘密,不能不说!

此文转载自《文情并茂》

在一个布满言论地雷的国度,政府应该考虑推出言论规范指南,清楚列明哪一些字眼不能在公开场合使用,同时详细说明,犯规者将会面对哪一条严刑峻法。

这么一来,讲话的人不用提心吊胆、聆听的人无需担惊受怕、被讲的人更免得对号入座,社会秩序肯定有所保障,人民政府必能相亲相爱。

早前彭亨州劳勿居民,趁着中秋与屠妖双佳节,在县内武吉公满新村的华小礼堂,举办了一场千人团结晚宴。本着首相终日挂在唇边的一个马来西亚精神,这类民间自发交流活动应该获得鼓励和赞扬。




然而,当地警方却如临大敌,在宴会前夕紧张兮兮地召见数位居民代表,警告他们不准在宴会中提及“山埃”这个化学名称,不然就会被秋后算账。宴会当晚,尽责的警方派人全程监督,同时还充当宴会摄影及摄录师。

山埃”这个两个字讲了出来会扰乱当地秩序、造成人名伤亡、抑或引起社会恐慌?

与武吉公满村民住家一条马路之隔的当地金矿,每天都使用1.5吨山埃提炼黄金。使用山埃被认定是安全的,口提“山埃”却反而是危险的?



就算台上的不准讲,难道台下的就不会讲?就算台上台下千多张嘴都被封了,居民回家后不能讲?当局要不要在每家每户安装监听器,以确保大家都不准讲?就算封得了嘴巴,当局锁得了人民的脑袋吗?

一些早已公开的事实,若还继续当作不能说的秘密来处理,只会沦为社会大众的笑柄。

敏感字眼不能说,历史故事该可以讲吧!

西周时期,周厉王高压管制民众舆论,对朝廷不满而窃窃私语者一旦被发现,就被立即处死。周厉王对自己的管制言路的手段沾沾自喜。大臣召公进谏:“防民之口,甚于防川。水蓄积过多,一旦決口,定会造成惨重伤亡;不准人民说出心底话,亦是一样的道理。”

周厉王无动于衷,仍然一意孤行。周朝最终爆发了规模浩大的武装起义,推翻了周厉王的暴政。厉王被逼流亡在外十四年,最后死于异乡。

相隔了将近三千年后的今天,有些人的思维和三千年前的古人相比,显然没有多大分别。

时代不同了,人民的思维进步了,执法单位也是时候长大了。

Sunday, October 25, 2009

亚洲周刊:马来半岛要重现已湮没的"黄金年代"

此文转载自《亚洲周刊》

中新网5月26日电 香港《亚洲周刊》2009年第21期刊文说,马来半岛在历史上曾经是有名的黄金产区,但到了上世纪六十年代已没落。如今,马来半岛要重现已湮没的“黄金年代”。

  文章摘录如下:

  国际著名锡制品公司“雪锡”(Selangor Pewter)是马来西亚国际品牌之一,其锡制品以手艺及纯锡让国内外游客风靡。未来,大马也许会再增加另一个国际品牌,即是生产黄金的品牌—“黄金半岛 ”(Peninsular Gold),把距离吉隆坡东北部近百公里的劳勿镇附近的乡村武吉公满,发展成一个集采金、黄金制品、金矿旅游及金矿博物馆于一身的旅游村,让游客得以亲身 体验淘洗黄金的活动。

  在国际黄金市场上,大马并不是主要的黄金生产地带,在提到黄金时,人们脑中所想象的往往是南非或澳 洲。然而,大马开采黄金活动存在已久,大马拥有丰富的金矿,海外皆晓,甚至在古希腊地理学家托勒密的地图上,马来半岛被称为黄金半岛(拉丁 文:Golden Chersonese)。

  大马曾经是东南亚最大的黄金开采区,黄金半岛主席兼首席执行员甘代耀指出,许多历史书多有记载;大马 丰富的金矿藏不仅吸引世界各国的商人,也吸引中国人移民到来,吉兰丹的布赖、彭亨的劳勿、砂劳越的石龙门都是大马历史悠久的采金地区,这些地区仍然存有许 多历史悠久的华人遗迹。

  从未停止勘探黄金

  虽然大马的黄金开采活动在上世纪六十年代因国际金价低落而纷纷停止,然而,国外的金矿公司,包括中国 矿物公司从来都没有停止过到大马进行勘探黄金活动。根据大马矿物局的勘探报告,金矿的矿脉沿着半岛中央山脉从北往南蔓延,横跨北部与泰国接壤的吉兰丹、霹 雳、彭亨、森美兰及柔佛州,而南中国海东部的沙巴与砂劳越也藏有金矿。根据官方在一九八九年公布的数据,当局已鉴定的蕴藏黄金面积达一万八千平方公里,其 中近一半或六千二百平方公里是在彭亨州。

  大马的开采黄金活动早在十六世纪即已存在,不过那都是一些较小规模及很原始的开掬活动,直到一八八九 年,来自澳洲的金矿公司成立劳勿澳洲金矿公司,并向彭亨州苏丹取得开矿特许权,同时大量雇用华人在彭亨州劳勿附近的武吉公满进行大规模的采金工作。该公司 是以水力和沙泵方式采金,在高峰时期,聘请的矿工近九百人,采金活动带动了当地的经济发展,也使周边地区成为繁华的都市。曾在金矿区内当木工的刘观发指 出,当年澳洲金矿公司聘请的矿工多来自中国广东的东莞、惠阳、宝安等地。在采金高峰时期,村民甚至戏言,“脚下三尺有黄金”。不过在六十年代,由于国际黄 金价格滑落至每盎司二十美元,许多金矿场倒闭,劳勿澳洲金矿又因发生工潮,最终在一九六一年结束采金活动,天鹅变回丑小鸭,武吉公满金矿场留下的是一堆堆 被淘洗过的黄泥。

  对许多人而言,在废弃金矿场里的一堆堆黄泥极不雅观,可是在甘代耀眼里,这堆黄泥皆是黄金,早在九十年代,他即有要把黄泥变黄金的念头,不过这个念头到了二零零九年才能成为事实。而协助甘代耀实现梦想的就是碳浆法(CIL)采金成本的降低及飙升的国际金价。

  为了实现梦想,甘代耀让黄金半岛在伦敦上市,以筹集资金进行采金活动。他把筹获的资金投资于建造以碳 浆法提炼黄金的现代化厂房。南非、澳洲等金矿二十年前已经采用碳浆法采金技术,不过因当时成本高,而劳勿矿区不大,因此没有引进。在国际金价飙升后,碳浆 法成为可行的方法。碳浆法是以氰化物(cyanide,俗称山埃)溶解出金矿,然后以活性碳吸附回收提取黄金的过程。氰化物能有效把金从矿渣中分离,然后 用活泼金属,如锌块经过置换反应,将其还原为金属。碳浆法的优点在于它能有效采集留存在泥渣中的剩余黄金;传统技术只能采集混合在泥渣中的一成五的金,碳 浆法则能从泥渣中采集八成五的黄金,大幅度提升采金效益。

  碳浆法虽是采金绝招,不过,它在采金过程中使用的氰化物有毒,若大量接触可能会引起痉挛、低血压、心 跳过慢、肺部损害、失去知觉、呼吸衰歇甚至死亡。由于担心氰化物对环境的污染,武吉公满居民曾多次抗议劳勿澳洲金矿公司的采金活动,甚至入法庭要求撤销 采金准证;他们指金矿距离民宅只有数百公尺,对居民的健康造成影响。

  然而,甘代耀坚持,碳浆法是安全的采金技术;他指出,南非等国使用同样的技术多年,而大马也有矿场使 用碳浆法技术采金逾十年,从未听闻有闹出人命的事件。他表示,新西兰是最强调环保的国家,然而该国也允许矿场使用碳浆法采矿。负责建造黄金采集场的时代矿 物公司工程经理安德鲁则表示,该厂的建造强调安全、符合经济效益及节省能源;他说,所有从邻近湖里抽到工厂提炼黄金的湖水都会在工厂里循环使用,完全不会 发放到工厂外,因此并不产生地下水被污染的问题。

  虽然面对村民的阻扰,甘代耀在二零零九年二月成功生产出第一块黄金,甘代耀认为这是公司的新里程碑, 标志着黄金半岛已经从黄金勘探者转变成生产者。该公司预计每年可以生产二万五千盎司的黄金。甘代耀表示,若以国际黄金价格每盎司九百六十美元计算,公司每 年估计可以获取二千万美元的盈利。该公司也获得政府提供税务奖励及能源优惠,这使该公司的采金成本低于其它国家。武吉公满金矿的泥渣达八百六十万吨,其藏 金量估计有二十万盎司。在淘洗完这些泥渣后,该公司在第二阶段将开采其面积二百零二公顷的金矿。

  计划发展淘金旅游区

  除了采金,甘代耀也希望把劳勿发展成旅游区。他指出,现在的劳勿像是一条“沉睡的金龙”,他希望采金 活动顺利进行后,他也能把矿区发展成一如澳洲疏芬山淘金古镇的旅游区,让劳勿重返当年的黄金年代。甘代耀理想的黄金乐园将是一个集教育与休闲功能的露天博 物馆,里面的建筑物将是仿古而建,设有游乐区、博物馆、矿物学院、商业区及淘金乐园等,让人们了解采金的过程,也能亲身体验采金的活动。

  黄金价格不断上涨让甘代耀看到希望,沉睡的金龙一旦苏醒,朴素的劳勿与武吉公满是否要变样?对企业家这可能是件好事,对习惯了平静、淳朴生活的村民,这也许是两难的抉择。(林友顺)


1024各报新闻报导-送水献温情

星洲日报

注:在此作出更正-送水者是MAYA PACKAGING INDUSTRIES SDN BHD(JOHOR),Auto Abundance Sdn Bhd 为运输者。

Saturday, October 24, 2009

南马仁翁千里送水献温情

向来关注武吉公满山埃采金事件的南马仁翁
MAYA PACKAGING INDUSTRIES
SDN BHD
(JOHOR),

由于担心武吉公满地下水受污染影响村民健康,
今日特驱40尺重型罗里运来1680箱(40320瓶)
500ML的RO水捐赠给武吉公满村民。

该罗里于今早约十时抵达武吉公满民众会堂前。
1680箱RO水在逾卅名武吉公满新村村名的通力协助下,
在短短3个小时就已派送完!


南马仁翁此无缘大慈,同体大悲之举,
深获无数村民赞叹和表扬!

抗山埃保家园的道路虽荆棘不平,
但有您的鼓励和打气,我们欣慰无限!
除了谢谢,还是谢谢!


但愿人人都能以“无缘大慈,同体大悲”作出发点,
共同努力保护环境,创造人间的一片净土。

Friday, October 23, 2009

勇敢的生意人

最近遇到一些比较特别的生意人。
就是一听到“武吉公满”就生意也不做的生意人。

在中秋晚宴突然被迫易地的时候,
劳勿市某间知名酒家,
从对延开近百席的兴致勃勃,
到得知“武吉公满主办”后的砌词推唐,
态度180度转变。

在外地寻求技术上的援助,
“劳勿?!是不是关于金矿方面的事?
这生意我们不接,我们惹不起那种人!”
“武吉公满?对不起,我们无能为力。”
换来了这种回复。

好一句为求自保,别无选择。
这些话冷入心扉。

昨天接到战友来电,
告知他受到莫名人士拨电骚扰。
他,也是生意人。

他一家非常支持抗山埃保家园的活动,
并不时给予协助和鼓励。
他从不畏惧强权,
向顾客讲解山埃毒害时理直气壮,
看在眼里是打从心底佩服。

可是,从未在此向他说声感谢,
甚或帮他打打广告
(虽然他们家的产品真是一级棒!)。
原因?就是不想他会受到干扰。

如今,口操马来语的人士,
多次拨电对他作出骚扰,
我不知他是否担心害怕,
但是好想在这里告诉他:
武吉公满有你这种勇敢的生意人,
我们以你为傲!

亲爱的乡亲们,
如果因为站出来抗山埃保家园,
而受到不平的待遇或委屈,
尽管说出来,
理直则气壮,我们没什么好害怕的!
牵起我们的手,大家一起共同进退,
一定可以把恶势力打倒!
-----------------------------------------------

在此做个小小的呼吁:
外出用餐或购物,
请大家支持一路支持我们的生意人,
互相支持就是一种无声的鼓励和推动力,
印证大家并不孤单。

Thursday, October 22, 2009

法华山武林盛会告吹

每一年的农历九月初一至九月初九,武吉公满法华山都盛办一连九日的九皇爷诞,免费素菜款待各方江湖人士和家乡父老。
昨晚至今,我们获数名正义的马华江湖人士和热心的父老不约而同以飞鸽传书通风报信,武林盟主尊贵的劳勿区国会议员拿督黄燕燕将于下午1:00许召开武林大会,现身武吉公满法华山吃素庆九皇爷诞。
跟武林盟主见面属千载难逢的机会,反山埃采金武侠们又岂能错过亲手呈交备忘录的机会?
各报教主,诸位马华重量级资深武士和各门派精英于下午12:30-1:00已陆续到齐候迎武林盟主。人算不如天算,反山埃采金武侠们展现“轻功水上漂”后从空而降,出其不意的出现竟把各路人马
吓得花容变色,乃至目露凶光!10分钟不到各路人马就已鸡飞狗走,销声匿迹!
今天,再次让大家见识到武林盟主更胜一筹的
架势轻功和厉害!!!


武吉公满又添一鸟魂!

今早收到村民寄来的照片,武吉公满又添一鸟魂!!
小动物离奇死亡案件节节上升,村子的空气素质警报已响起!
亲爱的州务大臣村长,恳求您以实际行动
关注我们的生死存亡问题;


亲爱的妈咪,古云:“虎毒不吃儿。”
小鸟死了!蚁群死了!壁虎死了!
鱼儿死了!我可不想死!

看在我们血浓于水的份上,
请给我们一条生路
就当我们求求你,求你。。。

Wednesday, October 21, 2009

《把根留住.爱劳勿》节目呈献,精彩连连。

《把根留住。爱劳勿》获得圆满结束,有赖幕后一班尽心尽力的村民,毫不计较的付出时间和心血,还要背着心惊胆跳步步为营。大家或许不知道,当晚所观赏的节目已经是早产兼急产的“第三胎”,所以若是临场有技术上的错误,请多多包涵。

在首相高谈“一个大马”的伟大言论后,带出一系列的中秋歌曲,
实行:欢庆多元文化,一个马来西亚!
陆日璋先生以中西舞表演拉开序幕。
全体立正唱国歌。~Negaraku~筹委会主席致欢迎词
“无论你是不是劳勿人,我们同住一个地球村,我们就是一家人。大家秉持一颗爱护地球的心,爱护华人的传统文化,
今晚我们一起学习一起成长,
《把根留住。爱劳勿》”彭亨州州行政议员拿督何启文主持剪彩仪式。彭亨州州行政议员拿督何启文致开幕词。
“彭亨州政府非常关注山埃采金的问题。”

当晚最高潮的环节:唱出武吉公满心声
《我愿意》
“嘟嘟”是一种很毒的东西,随风而行,
无声
又无息出没在村里,转眼跑进我们身体,
我无法承受,特别是夜里,~它令我无法呼吸,
恨不得立即朝你狂奔去,可惜找不到你。。。(我别TAHAN
我们求求你(x3),装置探测器,
只要你借出空气探测器,我们的村子有转机,
我们因为你(x3) 就快要断气,
只要你愿意借我们探测器,我真的很感激, 真的很感激有你!


《月亮圆》

现在的孩子不相信 家乡是安全的,
我们所呼吸 不再是新鲜和自由的空气
当有一天啊 这悲剧真的上演,
亲爱的朋友们 你们可否告诉我,
我们的未来 何去何从?
月亮圆 月亮圆 月亮照在我的家,
只有健康安全的家 流传千年。。。

《但愿人长久》
我们很忧愁,真的想爆头,
为何明明很危险,他们说很安全?
我有一个心愿把它赶出家园,
从此不再辗转难眠
人人展笑颜大家来团圆。

武吉公满歌咏队大合唱:《传灯》《把根留住》《我家在哪里》
(林铭伟老师指挥)
由大,中,小村民而组成的队伍朗诵诗歌《把根留住。爱劳勿》,当中一句以客家话说出的:“我是劳勿人!”
博得全场掌声。
另一高潮:默契大考验。司仪佩霞呼吁全场伸出手猜猜是什么意思。台下有人高喊“抗山埃保家园”,司仪connie猜是
幕后黑手”“只手遮天,换来全场欢呼。
正确解答:“劳勿的居民就像手指般,有的住武吉公满,有的住双溪内,有的住新巴力等,好像各有各活动,互不相干,可往下伸延其实是由同一个手掌所支配,
大家同出一条根,而劳勿就是我们的根。”
村民展现过人才华,口琴缓缓吹《故乡
《榕树下》劳勿的历史简介,离不开黄金。司仪邀请来宾上台以道具示范“洗琉琅”。
猜灯谜环节,司仪想起了武吉公满有位急智人才--辩论高手凌国文,随即邀他上台猜灯谜,也顺道讲了一些“小故事”。
远道而来的朋友知名点评人陈亚才被邀上台,
清唱一段《月亮代表我的心》,博得满堂彩。
一起观看远在中国还心系劳勿的释如持法师预录片段:
“我们首相有个口号‘一个大马’,我也有个口号送给大家,
‘一个你,一个我,一个武吉公满,一个劳勿,一个彭亨州,一个大马,同一颗心,同抗山埃,保卫家园。亚才大哥也说了一个小故事:“今天我来到现场,大家告诉我,这件衣服今天不能这样穿,要穿颠倒,我只好去厕所换一换。过后我自己一个人到外面的观音庙走走,沿途有3 个村民热心的跟我说:uncle,你衣服穿颠倒了。所以说,颠倒是非的事情,人家一看就明白了。”短短一句话让全场热烈鼓掌!
一下飞机就立即赶来的工业与环境安全顾问陈慧君被邀上台闲聊几句。她表示,虽然当晚不能提及她专业的部分,
但是她必须强调空气与水源的检查与监控是必需的

最后,反山埃委员会主席黄金雄先生用哽咽坚定的歌声,
唱出《汪洋中的一条船》
汪洋中的一条船
船中装满血泪和血汗
不怕风不怕巨浪
勇敢地向前勇敢向前闯
汪洋中的一条船
它为了那艰苦的希望
努力闯克服万难
流尽了多少的折磨血汗
啊它虽然它虽然
受尽狂风受尽风霜
啊它奋斗它奋斗
受尽折磨受尽凄凉
不怕那道路长
不怕那千万难
就算是上刀山也要闯
汪洋中的一条船
船中装满血泪和血汗
不怕风不怕巨浪
勇敢地向前勇敢向前闯
汪洋中的一条船
它为了那艰苦的希望
努力闯克服万难
流尽了多少的折磨血汗
啊它克服它克服
饥寒交迫追求理想
啊它忍受它忍受
爬在地上受尽创伤
那怕是风霜苦
那怕是刀上刺
也要为它理想开创幸福

节目圆满结束

后记:虽然阻碍重重,但是延开89席的中秋晚宴最终还是成功举办。对于当天要买桌买票却不得要领的朋友,主办当局觉得很抱歉(开场前已经多加了4席,确实无法再加),唯叹场地受限。
对于抱怨:“做么今天没讲山埃的?”的村民,
对不起,这个问题我们也不知道答案!
或许,在一个马来西亚理念下的村民是不允许学习专业知识的吧!

Monday, October 19, 2009

8个人换1个晚宴

武吉公满村民所主办的《把根留住。爱劳勿》中秋晚宴,除了面对警方“逼迁”的问题,实际上在晚宴前一天已经流产。

或许“武吉公满”这四个字比较敏感,让警方先入为主的将这场晚宴贴上反山埃委员会的标签,劳烦了各政府部门紧张兮兮周车劳碌了一整天。

彭亨州关丹政治部总部,教育局,警区总部,市政局,新闻局,辛苦你们了!这两周内紧急被召的相关人士也辛苦你们了。如果一早澄清这晚宴不是由反山埃委员主办,而是我们一般热心的武吉公满村民为了留住我们的根而做的中秋晚宴,就不会苦了大家。

最终晚宴能够顺利进行,多得一班热爱劳勿的普通安娣,她们一行8人在获知晚宴被腰斩后,手持节目流程和所有发函件副本到警局求情。在8人受到警方的
盘问,承诺“3不”要求,留下姓名和IC做出担保后,晚宴才能得以顺利复活。

3不
-能提及山埃字眼
-能穿衣印有《抗山埃,保家园》反山埃青色衣服
-能和反山埃委员扯上任何关系

对于 盘问后的发誓担保
-这只是武吉公满村民所主办
-这只是一场中秋晚宴
-这不含任何山埃成分的内容

最后,晚宴顺利进行了。
我们武吉公满村民所主办的《把根留住。爱劳勿》晚宴,没有提及山埃两个字(尊贵的州行政议员何启文除外),没有看见反山埃青衣后的标志,也没有
反山埃委员致词。

然而,对于如何衡量晚宴含不含山埃成分,殊不知会不会有人对号入座,那得看看正义的警方朋友如何判断了。

8位安娣,但愿你们平安。
但愿你们不会遭受到和马大几位大学生的相同待遇- - 秋后算账


(p/s:由于中秋晚宴主办当局不是反山埃委员会,所以手头上暂时还没有晚宴当天的照片。请各位静待本站借获照片后,将一一上载至此。谢谢!)


有一点至今仍然很疑惑,必须是反山埃委员会才会把根留住,才能爱劳勿吗?
其实,这是每一个劳勿人,地球人的责任吧?!

1017各报新闻报导-中秋晚宴

星洲日报

中国报

南洋商报

在此感谢热爱故乡,自动自发筹备这个中秋晚宴的村民们。你们不畏苦,无所畏,坚持到底的精神,是很值得我们赞叹,学习和表扬的!

谢谢媒体的采访报导,只是对于《南洋商报》的刊登内容有一点必须做出澄清:
1)陈慧君小姐并未在宴会当晚发表过任何有关山埃的言论。在场有逾千出席者和警方录影作证。
2)当晚“售卖”豆浆水所得,全数额将归该老板所有,至于晚宴过后老板要捐到哪里有人权和自由。
不过,“我们要空气测量器”这题倒是打出了我们的心声,谢谢你!

Sunday, October 18, 2009

劳勿团结宴-吃饭无罪,团结有理!

转载自《文情并茂》
一场老百姓在自己家园欢庆中秋、促进彼此情谊的晚宴,没有破坏社区秩序、没有危害社会安宁,为什么要对我们诸多刁难、处处打压?

如果利益集团自信光明磊落,事无不可对人言,何须杞人忧天?
如果执法单位奉行人民优先,行事公正不阿,何须诸多阻拦设限?

不准我们在台上演讲、不准我们提“山埃/Cyanide”,不准我们现场义卖、宴会前夕还要召集我们的乡亲去警局严加警告、不准这不准那。。。我们就会束手就范?

威武不能屈,富贵不能淫,贫贱不能移。

要讲的我们还是会讲,应该讲的我们更不会不讲。亚才大哥说得好:颠倒是非的事情,人家一眼就看得出来!



筹备时的诸多阻挠,就如宴会前的滂沱大雨,风再大雷再响,始终不能阻拦我们过千位劳勿乡亲按时赴约、齐聚距离金矿场不到一公里之处吃一顿晚饭。

座无虚席的武吉公满育华小学大礼堂,独欠我们尊贵的劳勿国会议员黄燕燕医生

乡亲们在无人带动的情况下,不约而同齐向现场某位贵宾发出狂嘘喝倒彩,这是一股压抑已久的委屈与愤怒,不是任何人的“误导”可以排练出来的。

口头承诺、口头保证,过时了。我们新村不大,不代表我们智慧不高!



掌管州内环境事务的彭亨州行政议员拿督何启文,感谢您莅临本村。希望您在离开后,没有将我们全村上下对您的要求遗留在武吉公满。

台前幕后出钱出力的筹办与协办单位,感谢您们过去几星期顶着万重压力、坚持不懈。这场宴会,可以是我们这场运动的缩影,难关再多,只要我们万众一心,终究可以过关斩将!

抗战到底,永不妥协!


不准演讲?那我们不就说相声、讲故事咯!
不准讲“山埃”?唱歌该可以吧?


警察先生很用心在拍摄,真想请他帮忙burn一个copy给我,好欣赏自己台上的风采。

合唱团表演,没有触犯内安法令吧?


不准穿“反山埃”T-Shirt? 不就反过来穿咯,反正我们是“反”山埃嘛!




不准这、不准那。。。最后还不是尽兴而归?

更详尽报导,请点击:http://merdekareview.com/news/n/11090.html

http://merdekareview.com/news/n/11084.html

寻找妈咪黄燕燕


求求大家帮帮忙,

寻找我的妈咪。。。

呜。。。妈咪。。。

好不容易获悉妈咪回来了,一行逾廿名的孩儿心中满怀希望与期盼地到劳勿大草场去见她。

等到妈咪结束在台上简短有力的演说,欲趋前相认的时候,却看着妈咪以急促的脚步离开,是因为她远远就闻到孩儿身上发出的乳臭味吗?

手中握着的备忘录颤抖着,追上去的时候,多位警察哥哥出现面前,阻扰着母子相认时刻,甚至以巨大只手,拉着其中孩子的手臂,遮挡去路。

眼见这一切,妈咪并没有停下脚步多看一眼,何其忍心对亲生儿避而不见?

孩儿无奈,想回到现场找记者叔叔帮忙寻找妈咪。。。

警察哥哥竟对其中的孩儿恶言相待:“这是马来人的集会,其他族群休想在这里捣乱!”
孩儿很奇怪:“马来人集会?”
换来坚定的回答:“对!马来人的聚会,不要在这里捣乱!”
孩儿想不透:“我们敬爱的首相不是说一个大马吗?为什么有分马来人和华人?”(这不是为了庆祝开斋节,屠妖节和中秋节而举办的聚会吗?)
或许警察哥哥重患口齿失调症:“我没讲过!你有什么证据?如果要参与聚会的话,请穿好好穿正当的衣服来!”

原来穿青衣出席是不被受欢迎的,难怪妈咪会避而不见。。。
孩儿无言对苍天!到底孩儿做错什么?只因为一件青衣吗?为何要见妈咪一面都如此困难?
孩儿最后选择默默离开,脚步是沉重的,心是碎的。。。

在远处看着璀璨的红色心形烟花出现夜空中,孩儿们感触:
难道妈咪的笑容,就像烟花般- -
刚出现的时候很灿烂,升上夜空后不久就消失不见了,
只剩下一袅轻烟,瞬间即逝,留下呛鼻的毒气味
--------------------------------------------------------------------------------
http://www.youtube.com/watch?v=OLN4v2Rohhw
求求大家帮帮忙
寻找我的妈咪。。。

About Me |简介

Kami adalah penduduk yang dilahirkan dan dibesarkan di Bukit Koman, Raub. Sememangnya, kami seharusnya dapat menikmati rahmat yang ditakdirkan, iaitu tinggal dengan aman. Namun, ketenteraman dan kesihatan penduduk tergugat apabila apabila lombong emas yang bersebelahan dengan rumah kediaman kami mengguna Sodium Cyanide dalam perlombongan. Ratusan penduduk mengadu tentang masalah kesihatan dalam tempoh 1 bulan selepas lombong emas mula beroperasi pada Febuari 2009. Kami tidak dapat lagi bertoleransi dengan ancaman ini. Untuk menjamin keselamatan ahli keluarga tersayang dan masa depan generasi kami yang akan datang, kami sanggup melakukan apa sahaja demi mempertahankan keamanan dan keselamatan kampung halaman kami. 我们是在劳勿武吉公满土生土长数十年的普通居民。本已到了知天命之年,奈何眼见挚爱的家园因为山埃的入侵,面临沦为“毒村”的致命威胁,我们决定站出来,抗战到底!为了我们爱惜的家人,为了我们的下一代,背水一战,决不妥协! Email:bancyanide@Gmail.com Facebook: https://www.facebook.com/BanCyanideInGoldMin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