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nday, October 25, 2009

亚洲周刊:马来半岛要重现已湮没的"黄金年代"

此文转载自《亚洲周刊》

中新网5月26日电 香港《亚洲周刊》2009年第21期刊文说,马来半岛在历史上曾经是有名的黄金产区,但到了上世纪六十年代已没落。如今,马来半岛要重现已湮没的“黄金年代”。

  文章摘录如下:

  国际著名锡制品公司“雪锡”(Selangor Pewter)是马来西亚国际品牌之一,其锡制品以手艺及纯锡让国内外游客风靡。未来,大马也许会再增加另一个国际品牌,即是生产黄金的品牌—“黄金半岛 ”(Peninsular Gold),把距离吉隆坡东北部近百公里的劳勿镇附近的乡村武吉公满,发展成一个集采金、黄金制品、金矿旅游及金矿博物馆于一身的旅游村,让游客得以亲身 体验淘洗黄金的活动。

  在国际黄金市场上,大马并不是主要的黄金生产地带,在提到黄金时,人们脑中所想象的往往是南非或澳 洲。然而,大马开采黄金活动存在已久,大马拥有丰富的金矿,海外皆晓,甚至在古希腊地理学家托勒密的地图上,马来半岛被称为黄金半岛(拉丁 文:Golden Chersonese)。

  大马曾经是东南亚最大的黄金开采区,黄金半岛主席兼首席执行员甘代耀指出,许多历史书多有记载;大马 丰富的金矿藏不仅吸引世界各国的商人,也吸引中国人移民到来,吉兰丹的布赖、彭亨的劳勿、砂劳越的石龙门都是大马历史悠久的采金地区,这些地区仍然存有许 多历史悠久的华人遗迹。

  从未停止勘探黄金

  虽然大马的黄金开采活动在上世纪六十年代因国际金价低落而纷纷停止,然而,国外的金矿公司,包括中国 矿物公司从来都没有停止过到大马进行勘探黄金活动。根据大马矿物局的勘探报告,金矿的矿脉沿着半岛中央山脉从北往南蔓延,横跨北部与泰国接壤的吉兰丹、霹 雳、彭亨、森美兰及柔佛州,而南中国海东部的沙巴与砂劳越也藏有金矿。根据官方在一九八九年公布的数据,当局已鉴定的蕴藏黄金面积达一万八千平方公里,其 中近一半或六千二百平方公里是在彭亨州。

  大马的开采黄金活动早在十六世纪即已存在,不过那都是一些较小规模及很原始的开掬活动,直到一八八九 年,来自澳洲的金矿公司成立劳勿澳洲金矿公司,并向彭亨州苏丹取得开矿特许权,同时大量雇用华人在彭亨州劳勿附近的武吉公满进行大规模的采金工作。该公司 是以水力和沙泵方式采金,在高峰时期,聘请的矿工近九百人,采金活动带动了当地的经济发展,也使周边地区成为繁华的都市。曾在金矿区内当木工的刘观发指 出,当年澳洲金矿公司聘请的矿工多来自中国广东的东莞、惠阳、宝安等地。在采金高峰时期,村民甚至戏言,“脚下三尺有黄金”。不过在六十年代,由于国际黄 金价格滑落至每盎司二十美元,许多金矿场倒闭,劳勿澳洲金矿又因发生工潮,最终在一九六一年结束采金活动,天鹅变回丑小鸭,武吉公满金矿场留下的是一堆堆 被淘洗过的黄泥。

  对许多人而言,在废弃金矿场里的一堆堆黄泥极不雅观,可是在甘代耀眼里,这堆黄泥皆是黄金,早在九十年代,他即有要把黄泥变黄金的念头,不过这个念头到了二零零九年才能成为事实。而协助甘代耀实现梦想的就是碳浆法(CIL)采金成本的降低及飙升的国际金价。

  为了实现梦想,甘代耀让黄金半岛在伦敦上市,以筹集资金进行采金活动。他把筹获的资金投资于建造以碳 浆法提炼黄金的现代化厂房。南非、澳洲等金矿二十年前已经采用碳浆法采金技术,不过因当时成本高,而劳勿矿区不大,因此没有引进。在国际金价飙升后,碳浆 法成为可行的方法。碳浆法是以氰化物(cyanide,俗称山埃)溶解出金矿,然后以活性碳吸附回收提取黄金的过程。氰化物能有效把金从矿渣中分离,然后 用活泼金属,如锌块经过置换反应,将其还原为金属。碳浆法的优点在于它能有效采集留存在泥渣中的剩余黄金;传统技术只能采集混合在泥渣中的一成五的金,碳 浆法则能从泥渣中采集八成五的黄金,大幅度提升采金效益。

  碳浆法虽是采金绝招,不过,它在采金过程中使用的氰化物有毒,若大量接触可能会引起痉挛、低血压、心 跳过慢、肺部损害、失去知觉、呼吸衰歇甚至死亡。由于担心氰化物对环境的污染,武吉公满居民曾多次抗议劳勿澳洲金矿公司的采金活动,甚至入法庭要求撤销 采金准证;他们指金矿距离民宅只有数百公尺,对居民的健康造成影响。

  然而,甘代耀坚持,碳浆法是安全的采金技术;他指出,南非等国使用同样的技术多年,而大马也有矿场使 用碳浆法技术采金逾十年,从未听闻有闹出人命的事件。他表示,新西兰是最强调环保的国家,然而该国也允许矿场使用碳浆法采矿。负责建造黄金采集场的时代矿 物公司工程经理安德鲁则表示,该厂的建造强调安全、符合经济效益及节省能源;他说,所有从邻近湖里抽到工厂提炼黄金的湖水都会在工厂里循环使用,完全不会 发放到工厂外,因此并不产生地下水被污染的问题。

  虽然面对村民的阻扰,甘代耀在二零零九年二月成功生产出第一块黄金,甘代耀认为这是公司的新里程碑, 标志着黄金半岛已经从黄金勘探者转变成生产者。该公司预计每年可以生产二万五千盎司的黄金。甘代耀表示,若以国际黄金价格每盎司九百六十美元计算,公司每 年估计可以获取二千万美元的盈利。该公司也获得政府提供税务奖励及能源优惠,这使该公司的采金成本低于其它国家。武吉公满金矿的泥渣达八百六十万吨,其藏 金量估计有二十万盎司。在淘洗完这些泥渣后,该公司在第二阶段将开采其面积二百零二公顷的金矿。

  计划发展淘金旅游区

  除了采金,甘代耀也希望把劳勿发展成旅游区。他指出,现在的劳勿像是一条“沉睡的金龙”,他希望采金 活动顺利进行后,他也能把矿区发展成一如澳洲疏芬山淘金古镇的旅游区,让劳勿重返当年的黄金年代。甘代耀理想的黄金乐园将是一个集教育与休闲功能的露天博 物馆,里面的建筑物将是仿古而建,设有游乐区、博物馆、矿物学院、商业区及淘金乐园等,让人们了解采金的过程,也能亲身体验采金的活动。

  黄金价格不断上涨让甘代耀看到希望,沉睡的金龙一旦苏醒,朴素的劳勿与武吉公满是否要变样?对企业家这可能是件好事,对习惯了平静、淳朴生活的村民,这也许是两难的抉择。(林友顺)


10 comments:

CoolCat said...

姓甘的真的是痴人说梦话,狗屁不通.要重现" 黄金年代"要用到山埃吗?要用到政府来打压手无寸铁的村民吗?

虎尾兰 said...

战友不妨看看以下这几个中国近年来氰化物采金的案件:

“环境”账到底该怎么算
http://www.cctv.com/news/china/20020815/106.html

14万人头悬一把生态利剑
http://www.cctv.com/geography/news/20020816/18.html

德化大硐坑非法采金成祸害
http://news.sina.com.cn/c/2004-02-13/10071790371s.shtml

皋兰 采金狂潮为何愈演愈烈?
http://www.gansudaily.com.cn/20050408/200/2005408A02866001.htm

醴陵:官庄乡非法采金危及水库 造成水质恶化
http://www.hunan.xinhua.org/misc/2004-07/09/content_2461923.htm

村民废弃金矿内盗采“毒沙”
http://beijing.jinghua.cn/c/200706/02/n508049.shtml

广东罗定村民状告金矿老板 氰化物炼金毒害千人
http://news.beelink.com.cn/20020906/1200156.shtml

潼关,采金的代价
http://www.sn.xinhuanet.com/200208291/22978.htm

本市开建首个矿山公园
http://news.sohu.com/20051011/n227168849.shtml

万人上山挖金疯狂掠夺 湖南雪峰山金祸陷入怪圈
http://news.163.com/05/0309/16/1EDQSATS0001122B.html

安化环境严重破坏 四万村民喝"毒水"
http://hunan.voc.com.cn/ArticleContent/20028/200281613791532478.html

吾説八道 (林伯芳) said...

游乐区、博物馆、矿物学院、商业区及淘金乐园,好美丽的谎言。我建议,建燕燕鸟人博物馆和燕燕鸟人采燕乐园,又环保又有燕窝采。

Thomas said...

吾説八道好建议!
现在燕窝价钱飚高,建燕屋更实际,当地居民可直接收益!

我来自新村 said...

coolcat,计划书确实是写得很漂亮的。实地里要做什么我们心照啦!

虎尾兰,之前也找到几个采金案件,忘了抄写在哪里所以迟迟未能与大家分享。谢谢你哦!
你也来自劳勿?

我来自新村 said...

coolcat,计划书确实是写得很漂亮的。实地里要做什么我们心照啦!

虎尾兰,之前也找到几个采金案件,忘了抄写在哪里所以迟迟未能与大家分享。谢谢你哦!
你也来自劳勿?

SamYee said...

黄金年代?
我看应该叫做:“暴政年代”!
大马政治已末落,公正、平等与自由都不见了!
法律没公正!
人民不获平等!
大众和媒体都不能自由言论!
黄金与暴政共存!
黄金财富都是暴政的来源!
历史的黄金,都代表着贪腐……
财富仍然流入到少部分人的手里啊!
发展?!!
拜托别看玩笑了!
我们不想变成黄金的遗化物,然后让人来观赏“当年的英雄遗骸”……

黄秀才 said...

江山如此多娇!
黄金引政商变妖,劳勿何罪受苦难?
只盼周处剑出鞘!

BCY said...
This comment has been removed by the author.
BCY said...

黄先生所写的确让人感叹不已!好句!
之前大家看到此句“江山如此多娇!黄金引政商变妖,劳勿何罪受苦难?只盼周处剑出鞘!”频频问道是什么人写的,就是一个普通的武吉公满老村民,大家都说武吉公满人杰地灵,其实是字字写心声,记得他之前还写过“说山埃无毒者其心比山埃更毒”,“虎因皮贵猎杀死,黄金价高吾村亡”都是我们的心声!黄先生谢谢你!

About Me |简介

Kami adalah penduduk yang dilahirkan dan dibesarkan di Bukit Koman, Raub. Sememangnya, kami seharusnya dapat menikmati rahmat yang ditakdirkan, iaitu tinggal dengan aman. Namun, ketenteraman dan kesihatan penduduk tergugat apabila apabila lombong emas yang bersebelahan dengan rumah kediaman kami mengguna Sodium Cyanide dalam perlombongan. Ratusan penduduk mengadu tentang masalah kesihatan dalam tempoh 1 bulan selepas lombong emas mula beroperasi pada Febuari 2009. Kami tidak dapat lagi bertoleransi dengan ancaman ini. Untuk menjamin keselamatan ahli keluarga tersayang dan masa depan generasi kami yang akan datang, kami sanggup melakukan apa sahaja demi mempertahankan keamanan dan keselamatan kampung halaman kami. 我们是在劳勿武吉公满土生土长数十年的普通居民。本已到了知天命之年,奈何眼见挚爱的家园因为山埃的入侵,面临沦为“毒村”的致命威胁,我们决定站出来,抗战到底!为了我们爱惜的家人,为了我们的下一代,背水一战,决不妥协! Email:bancyanide@Gmail.com Facebook: https://www.facebook.com/BanCyanideInGoldMin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