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ursday, December 31, 2009

新年进步,万象更新

跨入2010年之际,让我们感恩团队的精神与参与。

在新的一年里,我们将会联合更多其他州属的战友,一起为家园的安全打拼!

面对新的一年有更大的挑战及有更多的鼓励与援手的力量会展现。

我们感谢人权组织、各团体组织与个人包括许多的部落客给予我们许多的帮助、学习与合作空间,谢谢大家。

路在脚下,越多人携手,路将越走越宽!


Happy new year
Happy new year
May we all have a vision now and then
Of a world where every neighbour is a friend
Happy new year
Happy new year
May we all have our hopes, our will to try
If we don�t we might as well lay down and die
You and i

新年快乐
新年快乐
祝愿我们拥有现在与未来的愿景
在这世界上我们同为邻舍做朋友
新年快乐
新年快乐
祝愿我们都拥有希望与意愿去尝试
如果没有,可能就会躺下等待和死去
你与我

Tuesday, December 29, 2009

给即将上任村长的信

或许您是马青领袖
或许您一直默默支持抗山埃保家园的运动
或许您早已知晓将任村长一职
任职之后
也许您将从此进退两难
也许各单位将向您施压
也许您将就此动摇
动摇之时
但愿您莫颠倒是非
但愿您莫阻青衣同乡
但愿您莫忘初衷
把根留住。爱劳勿



Monday, December 28, 2009

若环境之友(SAM)被证实威胁国家经济发展-将受对付!

此文转载自《当今大马》

NGO alam sekitar boleh diharam jika gugat negara

Dis 28, 09 2:22pm

Pendaftaran Sahabat Alam Malaysia (SAM) sebagai sebuah NGO yang sah boleh dibatalkan sekiranya ada bukti kukuh ia menjalankan kegiatan yang menggugat kepentingan negara, kata Pendaftar Pertubuhan Malaysia, Datuk Mohd Alias Kalil di Miri hari ini.
Namun, katanya, sehingga kini pihaknya belum lagi menerima sebarang aduan rasmi terhadap SAM yang seringkali terlibat dalam aktiviti menentang perusahaan pembalakan dan perladangan komersial selain pembinaan empangan di negara ini.
Bercakap dalam satu sidang akhbar semasa melawat pejabat Pendaftaran Pertubuhan Malaysia di sini, beliau berkata masih banyak maklumat diperlukan sebelum pihaknya dapat mengambil tindakan terhadap pertubuhan itu yang telah bergiat sejak lebih 30 tahun lepas.
Beliau berkata pihaknya akan membuat pemantauan rapi terhadap SAM atau NGO lain yang cuba memperjuangkan objektif mereka secara keterlaluan.
Menurutnya, apa-apa tindakan mereka pendaftar pertubuhan juga perlu disusuli dengan tindakan daripada agensi-agensi berkaitan lain di bawah Kementerian Dalam Negeri bagi memastikan pertubuhan itu tidak bergiat secara haram setelah pendaftaran mereka dibatalkan.
Mohd Alias berkata sepanjang tahun ini, sebanyak 705 buah pertubuhan di seluruh negara telah dibatalkan pendaftaran mereka.
Katanya, namun hanya sebilangan kecil sahaja tindakan pembatalan itu berpunca daripada pertubuhan yang didapati telah melanggar syarat-syarat kelulusan untuk mereka bergiat secara sah.
"Sebahagian besar daripada pertubuhan yang terbatal pendaftaran mereka kerana adalah kegagalan untuk mengemukakan penyata tahunan mereka," katanya. BERNAMA

政府这里投资巨额把“一个马来西亚-以民为本”的口号喊得响彻云霄,那里却打着发展牌肆意破坏生态环境,草菅人命,把口号的真实意义置诸脑后,何尝不是出尔反尔?
如今更令人气煞的是,政府为求财路亨通不惜要拿实事求是的非政府组织来开刀,杀一儆百!
从今,这条升官发财之路,即将染上NGO的血。。。。。。接下来,武吉公满人民的也不远了。。。。。。

Tuesday, December 22, 2009

是谁出尔反尔?

馬華都賴支會主席區偉華日前发表的文告中,言明武吉公满村民受到煽动,拒绝卫生局“血验山埃”的一番好意属出尔反尔之举。

何谓
出尔反尔?即意指人的言行反复无常,前后自相矛盾。

举例1:
村委会成员洪维延说过:山埃是一种很毒的东西,我们一定要坚持到底,我们生活在恐慌中。想到山埃时,我们都会想自己什么时候会死。

后来,

他以金矿员工兼村委的身份频频上报,表示反对山埃采金者属小部分人,多数村民支持山埃采金,参与示威者皆外来人。”

举例2:
武吉公满“前”村长兼双溪兰中学校长温敏过:“我也不赞成山埃采金,这一点我村民站在同一线上”

后来,

他连同村委致函彭州大臣表明武吉公满村民不再反对山埃采金。

举例3:
彭州行政议员何启文说过:“等到马华10月10日的特大结束后,亲自处理武吉公满山埃采金的课题。”另外,他也信誓旦旦的表明虽然州政府缺乏资源,但仍会向中央政府申请一架空气测试仪器长期装置在武吉公满。

后来,

他在没有出示任何专家报告和检验结果的情况下,表示武吉公满的空气和水源皆没有受到污染。

举例4:
彭亨州州务大臣安南耶谷说过:“我会亲自到武吉公满住一个晚上,以验证新村的空气是否如村民所说传来阵阵异味。”

后来,

截至今天,大臣除了3年前前来为金矿碳提炼厂进行动土仪式之后,则不曾踏足武吉公满半步。

举例5:
劳勿区国会议员黄燕燕说过:“村民不应该抗拒发展洪流,我们要让金矿业为武吉公满带来发展。”

后来,

他声称有关金矿是属于私人公司,任何的旅游产品进行都需要得到批准,而且最先进的采金矿是在澳洲墨尔本,其部门则在研究让游客参观锡米矿的可能性。

(建议部长支持金矿公司的“黄金乐园”旅游发展计划)

举例6:
黄金半岛主席兼首席执行员甘代耀说:“我要发展一个集采金、黄金制品、金矿旅游及金矿博物馆于一身的旅游村,让游客得以亲身体验淘洗黄金的活动
。黄金乐园将是一个集教育与休闲功能的露天博物馆,里面的 建筑物将是仿古而建,设有游乐区、博物馆、矿物学院、商业区及淘金乐园等,让人们了解采金的过程,也能亲身体验采金的活动。”

后来,

除了廿四小时露天作业的碳提炼厂不停运作,并没有任何的发展工程在进行。

以上案例实属冰山一角。再举例:
举例7:说要验血,突然又不要验血,也是出尔反尔只是有时候,出尔反尔的造诣实际上已登峰造极。
以下是颠倒是非的案例,即把错的说成对的,对的说成错的。

有关部门来函通知部分村民前往检验体内山埃成分,其后再次来函表示取消。村民自然没有前往验血,但是检验体内山埃成分的消息传开,贻笑大方。具政治背景人士此时现身说法,企图把问题政治化,声称反山埃委员会受到政党煽动而不前往验血,冠以“出尔反尔”的罪名。。。

此做法,也可被解读为卑鄙无耻,即形容品行恶劣,不顾羞耻。

Friday, December 18, 2009

曾秀品:村民勿拒绝血液检查

星洲日报

卫生局虽是个专业部门,但其不专业的表现已令村民畏而远之。
相信曾某的出发点也是为居民的健康安全着想,但存好心的同时,也需在适当的时候说适当的好话,行适当的好事!

不能在活人体内检验出山埃成分已是不争的事实,既然如此,就需承认卫生局有失,而不是抹黑他人!
过能改,归于无,倘掩饰,增一辜!

Thursday, December 17, 2009

环境部副部长可别食言

余德华多番接洽终获环境部答应
副部长于明年一月视察山埃采金


在民主行动党峇吉里国会议员余德华(右图右)的多番努力下,天然资源与环境部副部长佐瑟古鲁终于答应,准备在明年1月11日上午11点,到彭亨州武吉公满新村视察当地的山埃采金情况。

建议乘坐他的车子同行

余德华今午在国会走廊召开记者会表示,他是在11月24日参与财政预算案的环境部辩论时,邀得佐瑟古鲁乘坐他的车子,一同到武吉公满视察,唯双方却一直无法敲定一个合适的时间。

“当时,我多次提问有关武吉公满的问题,但对方还是支吾以对,不愿正面回答。最后,我只好提出,若政府不愿回答这些问题,就请亲自前往武吉公满,向村民解释。”

“我也提出,若对方同意,我本人将亲自驾车接待副部长前往该处,终于在国会获得副部长的答应。”

揶揄至少不需拦驾部长

余德华表示,他随后与佐瑟古鲁多次约定时间,包括亲自到布城环境部总部接洽,唯当时因为国会还在辩论期间,两人都抽不出身,被迫展延原订于12月8日到武吉公满的计划。

不过他说,他今早在国会走廊再度遇到佐瑟古鲁,恰巧后者的助理也在旁边,双方终于敲定一个时间,约定在2010年1月11日上午11点前往武吉公满视察。

余德华赞赏佐瑟古鲁务实的工作态度,愿意正视人民所面对的环境问题。

他也揶揄说:“至少,人民不需要苦等7小时,拦驾部长轿车,才能获得政府正视这个问题。”

重申三道问题未获回应

余德华也重申,本身在11月24日曾经向佐瑟古鲁询问,有关武吉公满的3道问题,唯对方却以已经回答多次为由,拒绝回答。

这三道问题是:

(一)环境部声称已经根据《国际氰化物管理准则》审查武吉公满的金矿场,不过余德华从国际氰化物管理学院副主席诺文(Norm Greenwald)处却获知,该组织从未和金矿场有过任何协定或接触。

余德华质疑,若环境部从未咨询该组织的意见,到底是使用什么国际标准,来判断劳勿的金矿场符合标准?

他要求环境部交待,到底该部邀请的专家是谁?前来视察的时间又是何时?

(二)根据国际标准,山埃采金的安全距离是10公里以上。余德华表示,既然环境部声称已经根据《国际氰化物管理准则》,却要如何解释武吉公满内,金矿场与民宅距离少于700公尺?

(三)余德华声称,环境部在今年6月份,于武吉公满新促内安置一个空气探测器,但却在6天后即已移除。

“我要质问环境部,到底是以什么标准,来判断只需要6天即可移除空气探测器?”

“为何环境部不在武吉公满安装一个永久性的空气探测器?该部只安装临时性质的空气探测器,是否只为了证明村民撒谎?抑或掩盖政府在此事的处理不公?”

上文转载自:《当今大马》

星洲日报

彭亨州州务大臣多番表明要亲自到武吉公满住一天,
全村欢愉特制布条迎接却苦等不果,至今仍不见大臣踪影。

首相署副部长在国会接过备忘录后表明,
会亲自到武吉公满审查山埃采金的程序,
然而相隔一天却指责反山埃委员会的申诉毫无根据。

天然资源及环境部部长联同首相署副部长,
在完全没有到过武吉公满的情况下,
表示山埃采金并不危害村民健康。

劳勿区国会议员黄燕燕多次强调山埃采金绝对安全,
只是部分村民将问题政治化,可是近年来却步武吉公满,
根本不敢在武吉公满公开露面。

得知环境部副部长欲前来武吉公满,
敬佩副部长之勇气,全村上下无任欢迎。
但愿不会
只闻楼梯响,却不见人下来。

感谢YB余德华锲而不舍的精神。

检验活人体内山埃成分?

“活人體內不可能存山埃”

鍾紹安抨衛生局發函村民驗血

(彭亨‧勞勿)勞勿縣衛生局發出邀請函要求被選中的武吉公滿新村村民前往衛生局驗血,以“檢驗”他們體內山埃污染程度,引來都賴區州議員鍾紹安的批評。

懷疑隱瞞事實

鍾紹安說,這封邀請函的內容讓他懷疑其中可能有涉及一些被隱瞞的事物。

“村民在上週接獲信函,衛生局在信件中要收到信函者在12月14日上午9時至12時前往縣衛生局進行有關山埃接觸的血液檢查。有關的檢查活動臨時取消。”

鍾紹安說,他就此事向行動黨甲洞區國會議員陳勝堯博士的專業意見,被告之活人的人體內根本不可能存有諸如山埃的重金屬。

要向衛生局提出詢問,他們是否已經得到內部報告,證明武吉公滿新村已經因為採金活動,受到氰化物(山埃)的污染?

我們也希望衛生部關注村民的心聲,與村民建立起更緊密的聯繫,同時派出高級衛生官員到武吉公滿向村民講出事實,讓人民對山埃採金有更深一層的瞭解。”

鍾紹安也非議各政府部門厚此薄彼,對村民的訴求無動於衷,反而在金礦公司的操作上給予無限的配合。

武吉公滿反毒委員會主席黃金雄說,任何有常識的人都知道,丁點的山埃足以致命,衛生局如何能夠在活人身上檢驗出山埃的污染程度?

星洲日報/東海岸‧2009.12.15

村民邀得专家向村民讲解化学物和山埃采金的专业知识被警方阻扰。
在武吉公满公开说“山埃”两字及相关内容被禁,属扰乱社会安宁之罪。
还有很多村民在得不到专业知识下懵懵懂懂慢性中毒;
连卫生局也在懵懵懂懂的情况下
发出验血检测山埃成分通知函。

闭门自演工业意外

記者被禁入“災區”
工業意外演習逼真到位


(彭亨‧勞勿)由勞勿消防及拯救局配合縣內數個救災支援單位舉行工業意外演習為求達到認真救援目的,受邀到場的傳媒不准進入“災區”採訪!

救災演習週二(12月15日)早上在9時左右,在武吉公滿的澳洲──勞勿金礦公司工廠範圍內進行,大批消拯員、救傷車和警方人員接獲“投報”之後,分批趕到現場進行救援行動。

負責單位將災區劃分為紅區(意外現場)、黃區(指揮處)和綠區(安全區),在場的傳媒,只被允許在黃區處駐腳,不准進入只有消防員在進行任務的“災區”拍照。

雖然工地負責人在記者進行交涉後允許記者進入“災區”,可是在距離消防員約二三十尺處,大家就得止步,不能上前。而這時,救援工作也已經達到消防員清洗和“消毒”階段。

根據當局所提供的資訊,工地貨倉“發生”火災和化學物泄漏事件,導致兩名員工不省人事。

安全起見,消防部隊派出4名身穿特制防毒衣物的消防員到災場內,把這兩名受傷的員工帶出工地範圍,交由救護人員處理。

這場為時約一個小時的火災及化學物品泄漏“事故”,從消防員、救護人員、警方和廠方,大家積極配合把演習搞好,美中不足的是傳媒無法進入“災區”拍攝更佳的“救災”圖片。

星洲日報/東海岸‧2009.12.15

《1996年主要工业意外风险控制条规》(Control of Industrial Major Accident Hazard Regulations 1996)规定,工厂在储存、生产、使用一定数量的毒性化学原料时,务必拟定应急措施(emergency respond plan),并安排民众参与紧急逃生演习

二氧化硫(sulfur dioxide)也在这个条规的规范中;条规阐明任何工业在任何时候储存、生产或使用二氧化硫超过20吨,就受到条规的制约。根据劳勿澳洲金矿有限公司发布的报告,该公司一年使用131.4吨的二氧化硫(sulfur dioxide),因此该公司照理在任何时候都会在矿场内储存20到30吨的二氧化硫,理应已受到条规的约束。

12月15日的演习并没有安排民众参与甚或在限定的距离外“眺望”。

这一场工业意外的演习无疑是金矿为了自我保护的敷衍之举。

金矿公司闭门自编,自导,自演,

万一发生泄漏意外,村民还是一样束手无策

该如何逃生?

Monday, December 14, 2009

金矿当局和政府相关部门好戏正上演!

劳勿卫生局日前点名“邀请”所挑选人士于14-12-2009,早上9时-12时,前往其办公室接受血液试验以确定体内的山埃成分程度。
凡有一点常识的人士都知道,若能从一个人血液样本验出山埃成分的话,那个人肯定必死无疑!
经议论后,虽此邀请函已被“tarik balik",但战友们还是有幸看到。(有下图为证)
让人质疑的是:
1)为何堂堂一位副卫生官连这基本的常识都没有?
2)曾三番四次口头保证山埃是安全的,为何多此一举要验血?莫非。。。?有此地无银三百两之疑!

不约而同的是,金矿当局也很有默契地在村里选择性向居民家抛通告纸,通知村民金矿当局将与消防部,警察部和医院,于明日(15-12-2009)进行紧急演习。
问号又出来了:
1)为何屡次当强烈异味扑鼻时,
村民拨电要求警方和卫生部前来作证时,他们却两小时后都还不见人影?武吉公满村民很无辜亦无奈,是我们等异味,而不是异味等我们啊!它可是随风而去的!
2)为何金矿当局却可轻易“邀”得消防部,卫生部甚至警方前来进行紧急演习?可见金矿的权力跟政府几乎没两样!
3)既然金矿当局有“诚意”面对居民的诉求,为何没例明紧急演习的时间?好让居民能从中学习万一意外发生时当如何自救。
还是求其有几辆消防车,救伤车和警车出入吾村,金矿说了就算?


金矿当局与相关部门配合进行验血,紧急演习不外是要让居民安心,闭上嘴巴,好让他们挖金顺利,财路亨通。
既然如此,为何至今仍不见金矿当局最基本的诚意-遵从法律规定(Pahang Mineral Enactment 2001),设定复原按押金(Rehabilitation Bond)以保障金矿在关闭后,在不动用大众的金钱下有足够的金钱
赔偿任何所造成的人命伤亡及进行环境复原措施与工作?
答案很明显,这分明就是做给你我他看的一出戏!


Friday, December 11, 2009

第2届公民社会奖

隆雪华堂“第2届公民社会奖”得奖名单出炉!
砂劳越本南族部落
著名部落客拉惹柏特拉
回教姐妹组织(Sisters in Islam)
共享殊荣


眼见大家都是被打压的一群
实在说不出一句“恭喜”
希望我们共同进退
大家继续奋斗
有一天到达我们心中梦想的国度
一个民主自由的国度!
加油!

Tuesday, December 8, 2009

一阙黄金铸造的悲歌

转载自:文情并茂
一群年近古稀的老人家,获提名角逐第二届马来西亚公民社会奖。

他们不是什么民权斗士、也不是什么社运份子,然而,他们的高度却丝毫不比任何人低上半分。


他们是一班来自彭亨武吉公满、为了捍卫家园安全而反对国际财团在距离民宅只有一条马路之隔的地方,以剧毒山埃进行采金的勇敢老百姓。

在获知本身被提名公民社会奖之前的数日,其中一位老人家还为了前往首都寻求司法援助,在长途奔波的心力交瘁下,途中因心脏不适而被紧急送医。


本该含饴弄孙的耳顺之年,这班老人家却选择了一条满布荆棘的坎坷之途。他们曾经被人威迫利诱、他们曾经被人冷嘲热讽、他们还曾经被关押在冰冷的扣留所熬过铁窗之夜。

可是,一想到自己土生土长、世代为家的地方可能沦为毒村,他们还是一次又一次地抖擞精神,坚持斗争。

这份斗争精神,足以叫那些为了一己私利,不惜抛弃尊严、撕破脸皮、无所不用其极的政棍羞愧得抬不起头。

老人家们今年初向吉隆坡高庭申请司法审核由环境局所通过、允许有关矿场运作的环境评估报告,可是却被高庭以“太迟提出申请”为由而驳回。当时,高庭基于此案涉及公众利益,所以判决老人家们无需承担堂费。

日前,老人家们却被通知前往联邦法院听审,因为金矿公司提出上诉,要求他们支付相关堂费。这对于一班退休后失去收入来源的老村民而言,无异于赶尽杀绝。

更叫人不忿的是,在大选向他们拜票时笑嘻嘻背诵“有人在朝好办事”的国会议员,当选后却把他们当成麻风病人,避之唯恐不及。




老人家们每天翻开报纸,看到由他们投选出来的这位官拜内阁部长的人民代议士,
积极向外促销我国美丽的山河,对自家山河的变色却不闻不问,一时感慨涌上心头,每每潸然泪下。

他们向在朝代议士求助,却被人标签为“政治化”;他们向掌权的高官陈情,又被人以一个又一个的口头保证敷衍打发。

求助无门,他们只能继续自救。

可以的话,他们情愿没有机会被提名参与这个公民社会奖。他们要的,只是一个可以让下一代安全成长的家园,如此简单而已。

提名第二届公民社会奖

抗山埃保家园的运动
不是为了金钱利益
更不是为了得到任何荣誉
但是感恩大家还是给予我们一次又一次的鼓励

继1010中文部落格祭颁发《十大推荐部落格》
1206提名“人民之声”的年度人权奖
即将来临的1210
隆雪华堂将
举行“第2届公民社会奖”颁奖礼
武吉公满反山埃委员会亦有幸获得提名


您的鼓励是我的推动力
无论得奖与否
大家都有一个共同目的
为了打造下一代更好的未来
为了健康安全的居住环境
为了维护人民的基本权益

Monday, December 7, 2009

提名2009人权奖


昨晚我国著名人权组织“人民之声”在20周年庆典筹款晚宴上,颁发年度人权奖。

总共有
5个获得提名的民间团体:

1)砂拉越西连的Kampung Lebor行动委员会
2)彭亨劳勿武吉公满的反对山埃采金委员会
3)废除英语教数理联盟(Gabungan Masuhkan PPSMI)
4)参与受压迫人民阵线”(Jerit)所举办的“脚车闯半岛,人民要改变”(Rakyat Pengayuh Perubahan)的脚车骑士
5)废除内安法令联盟

反对山埃采金委员会有幸被提名,无言感激。

对于“人民之声”赠送的小辣椒盆栽,抱其含义势必孕育勇敢幼苗,
维护人权,决不妥协!

Saturday, December 5, 2009

从法院到医院

黄主席,Encik Mustapha,邱伯拖着疲惫身躯离开法院。从紧急室的玻璃透望邱伯做检查,
拍下照片让劳勿人看看白发的老人家是何等坚持,
再困难他们从不放弃大家也不要放弃!

大财团上诉向老人家讨堂费,

3个老人清早5点抹黑出发,

9点钟准时到法院听审。

自金矿做出上诉之后,

他们已经不止一次奔波,

2-3天就驱车前往吉隆坡。


担忧令他们食不下咽,

但是却反复对着律师说:

“我们不会因为这样而妥协退缩,

为了下一代,没有后退的路。”

忙了一天,我们引领不识路的他们

离开Putrajaya的法院,

他们以不灵活的驾驶速度尾随在后。


一个来电,大家都紧急转换方向

Uncle Hew突然觉得心脏抽痛,

赶快去医院!”

到达Hospital Kecemasan Putrajaya

眼见邱伯右手紧压心脏位置,

脸上露出痛苦表情,

搀扶下急步冲入Bilik Kecemasan

进行ECG和医生详细问诊检查后,

医生诊断邱伯乃突发心脏抽搐

约莫1 小时心痛感觉才缓缓减轻。


邱伯领药后执意返回武吉公满:

“天天‘吸毒’都不怕了,

两个小时车程不用怕!”

3个老人家又顶着蒙蒙细雨,

开往那充满毒气仍不离不弃的老家

武吉公满。


看着他们离去的背影,

想起那年老的身躯还要历此风霜,

对于金矿妄顾人命赶尽杀绝,

只能说甘先生

种什么因务必得什么果!

害人终会害己!

众人皆醒你毒最!!!

本文转载自:当今大马读者来函

《最先进的采金矿在澳洲墨尔本?》
今天在报章看到,劳勿区国会议员兼大马旅游部长黄燕燕医生在下议院议会厅里回答公正党八打灵再也南区议员许来贤的提问时说:“其实最先进的采金矿是在澳洲墨尔本”。我对黄燕燕部长的谈话感到非常有兴趣。

大家都知道劳勿Bukit Koman村民的日常生活在无良金矿公司以巨毒山埃采金下,已经严重受到影响,自然环境被污染破坏。经过多方面的投诉,皆不受理。有关当局皆以山埃采金安全可靠为由,置几千名村民的生死于度外。

我身在国外,工作忙录,无法亲自到Bukit Koman实际体会村民的感受。如今黄部长竟然说最先进的采金矿是在澳洲的墨尔本,真是一大喜讯。我很想到黄部长所说的那个金矿走一回看一看,看看他们是如何采金的,是不是也以山埃采金? 我也有兴趣到那里homestay一段时间,让百忙之中的黄部长无须亲自到来,我可以把所看到的拍成记录片,把体验到的经验跟大家分享,也可以证明给Bukit Koman的村民看,我还是健康的,山埃采金真的是没有毒的,先进国都这么用山埃采金的,是村民杞人忧天,疑神疑鬼,死缠烂打,无事生非,对黄部长做出无谓的指责和骚扰。 这样一来,您就可以让村民信服,堵住悠悠之口,抚平村民的愤怒、疑虑和担忧,把这闹得沸沸扬扬的山埃风波画上句号。

我们敬爱尊贵的黄部长,我知道您住过墨尔本,但是您了解墨尔本的地理吗?请问墨尔本的哪个角落有金矿?整个澳洲我还没去过,但是墨尔本我很清楚。我想请您告诉我,您所谓的最先进的采金矿是在澳洲墨尔本的哪个方向?是东边,西边,南边还是墨尔本的北边?
我知道您很忙,我会耐心等待您的回复。谢谢!
-------------------------------------------------------------

流氓般的妈咪或许被误导了
唯劳烦芊芊费神提问解说。

“妈咪,不停以谎言掩盖的真相,
只有你以为别人看不见,
其实颠倒是非的事情别人一看就明白,
大家看不见的只是你的良心!”

黄燕燕部长
众人皆醒,你乃毒之最!

Friday, December 4, 2009

武吉公滿採金課題遭揶揄 黃燕燕淡定反擊

此文转载自中国报新闻网

(吉隆坡3日訊)旅遊部長拿督斯里黃燕燕今日再次被民聯議員揶揄,建議她帶遊客到利用山埃採金的勞勿武吉公滿參觀。

但有備而來的部長說,有關金礦是屬于私人公司,任何的旅遊產品進行都需要得到批准。

她坦言等這個機會等了已久,知道必定有人會玩此課題。

提出問題的是公正黨八打靈再也南區議員許來賢,他建議旅遊部看看武吉公滿是否有潛能成為民宿,以便鼓勵遊客前往參觀使用有毒山埃採金的方式。

黃燕燕也是勞勿區國會議員。她說,其實,最先進的採金礦是在澳洲墨爾本,其部門則在研究讓遊客參觀錫米礦的可能性。

“我知道武吉公滿課題,是具有政治背景問題。”

怒斥欺侮女性

黃燕燕在總結完畢離開下議院議會廳時,仍憤憤不平,向媒體比手劃腳,而且情緒激動。

她說,對付流氓只能用這種方式,怎能說她說謊?這根本是欺侮女性。

顯然,部長對之前在議會廳被卡巴星追問關于她過去曾是他國永久居民一事,耿耿于懷。

3法官调职引揣测

3法官齐被调职,说明了什么?

Thursday, December 3, 2009

金矿要老人家付堂费!

6月1日高庭驳回我方申请:
(1)驳回欲推翻环境局之环境评估报告(EIA Report)的申请,原因是金矿在1996年已经获得批准,至今才向法庭提出申请已经太迟.
(2)环境局无须针对金矿公司重新进行环境评估报告。
只有一项高庭批准我方提出的申请:
(3)基于此案涉及公众利益,所以我方无须承担对方堂费。

针对项目(1)和(2)的判决,我方已经在6月5日提出上诉。
至今全无回音。

我方接函通知12月4日早上9点钟到联邦法院听审(Hearing),因为金矿公司也针对项目(3)提出上诉,要求我方支付相关堂费.

我方律师基于先前入禀法院的申请人经已迈入退休之年,根本无力承担堂费而向对方积极求情,可是却不得要领.

万一上诉庭接纳金矿公司的申请,则黄金雄先生,邱惠豪先生,Encik Mustapha,以及已故张少平先生必须支付相关堂费.

对于年过半百的老人家,
何必赶尽杀绝?!
天理何在?何谓皇法?

一日不还公理,
来日岂能罢休!
背水一战,决不妥协!

Wednesday, December 2, 2009

一个马来西亚,悲惨武吉公满

原文转载自:我的视线

纳吉在他登上首相之位时,推出了‘一个马来西亚’这个国家概念,他誓言要:‘以人民为先、现在就表现 ’的理念来为人民服务。在一个马来西亚的口号下,马来西亚似乎都处于一个全新的气氛里面,而这些都是拜纳吉所推行的一些所谓‘开明’政策和极其成功的形象 塑造所赐。不过在另外一面,武吉公满的山埃采金却暴露了‘一个马来西亚’只不过是一个公关手段,而不是一个真正能惠及马来西亚子民的理念。

武吉公满山埃采金事件发生至今都有了三年了,Peninsular Gold Ltd2006年就得到了彭亨州政府的支持,在金矿厂建立完毕后,就请来了彭亨州的州长——安南雅谷来开幕,当时,他信誓旦旦的承诺州政府将严格执法,不让武吉公满的村民的健康不受伤害。不过,当村民们的健康已经被无名臭味和机械声弄到头晃脑胀,红肿处处,而且也间接使到张少平先生暴毙在其果园中,不过他的回答应该也只能是这样:‘州 政府也无法保证什么。’要知道山埃作为一种赫赫有名的二战化学武器,同时美国军方也把它列为‘战争级’的化学武器,当它被吸入人体的时候,不需要高深的化 学知识和繁杂的化学方程式证明,大家自然知道是怎么一回事。而这些毒物就是武吉公满空气中的一部分,想象下在一个小村落里每人都在‘吸毒’的‘盛况’,相 信这应该有如劳勿榴莲,成为了这里的‘特产’。

在这一起事情中,有两个人是应该要负起其责任的,这两人同样来自马华公会,一个‘号称’是代表了全马华人的政党,是谁呢?一个是劳勿区的国会议员黄燕燕黄大部长(请容许我这么叫她),而另一人就是Peninsular Gold Ltd的 董事甘代耀。为何要他们负起责任呢?而且还是什么责任呢?简单来说,是一个在朝不做事,无法履行其国会议员的责任,另一个带着发展之名,行危害村民健康之 事。黄大部长在武吉公满事件中都失去了其作为国会议员的责任,对于村民的质问不闻不问,就算是听到闻到了也百般借口推卸责任,说三推四;而另外一位更为‘ 厉害’,(或说可恶也行),打着发展劳勿的名堂来到了武吉公满,通过几家华文媒体来为他们进行了一般修饰,把山埃采金法名称‘美化’成‘炭提炼法’,这不 过是换瓶不换药的做法而已。和黄大部长一样,对于金矿一事不但是推卸责任,还一直为自己的利益辩护,他自己深知这样的采金法是会危害到健康,金矿工厂就建 在新村里面,而工厂日日夜夜都在使用山埃进行采金,古有‘开门见山’之言,现在就有武吉公满村民就真的是‘开门见山‘,只不过彼山不是山坡,而是山埃也!

武吉公满在马来西亚地理上说是集水区,而金矿厂就是在其附近,金矿主声称利用山埃采金是不会污染地下水和河流,他们建有20架 的空气和水源勘测器,随时能够预防泄漏事件发生。美言巧语的背后,是另外的一面:在提炼黄金的过程中,黄金是依附在土地里,在生产出黄金后自然就会留有一 堆含有山埃的泥渣,而泥渣的处理方式却是令人毛骨悚然的,利用最简单的做——直接的把它们丢在坑里,然后在继续的挖金,继续的丢在坑里,就一直循环下去。 大家有看到问题所在吗?丢在坑里的山埃会随着雨水渗透到河流,井水,还有地下水,说没有水源没有被污染是骗人的话!这还不是最惊人的,不要忘了,雪州政府 就是像彭亨州政府购买水源,也意味着说,若发生了大量泄漏山埃事件,祸害的不是武吉公满而已,而是彭亨州的人民,雪兰莪州的人民,甚至是全马来西亚的人 民!

一个马来西亚下的武吉公满,纳吉政府无法以人民为先的态度,更无法现在就表现的行动来证明,让他的子民每日都在公开‘吸毒’;任由水源被污染,让人民无法享用应有的清洁水源,那么‘一个马来西亚’也只不过是一个口号,无法显现出纳吉政府的决心,只能让武吉公满继续的悲惨下去。

About Me |简介

Kami adalah penduduk yang dilahirkan dan dibesarkan di Bukit Koman, Raub. Sememangnya, kami seharusnya dapat menikmati rahmat yang ditakdirkan, iaitu tinggal dengan aman. Namun, ketenteraman dan kesihatan penduduk tergugat apabila apabila lombong emas yang bersebelahan dengan rumah kediaman kami mengguna Sodium Cyanide dalam perlombongan. Ratusan penduduk mengadu tentang masalah kesihatan dalam tempoh 1 bulan selepas lombong emas mula beroperasi pada Febuari 2009. Kami tidak dapat lagi bertoleransi dengan ancaman ini. Untuk menjamin keselamatan ahli keluarga tersayang dan masa depan generasi kami yang akan datang, kami sanggup melakukan apa sahaja demi mempertahankan keamanan dan keselamatan kampung halaman kami. 我们是在劳勿武吉公满土生土长数十年的普通居民。本已到了知天命之年,奈何眼见挚爱的家园因为山埃的入侵,面临沦为“毒村”的致命威胁,我们决定站出来,抗战到底!为了我们爱惜的家人,为了我们的下一代,背水一战,决不妥协! Email:bancyanide@Gmail.com Facebook: https://www.facebook.com/BanCyanideInGoldMin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