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nday, January 24, 2010

黄主席的一番话


“感谢各方人士曾经给予的协助,
以及提供各种不同层面的建议。
只是想告诉大家,
反山埃委员会至今的立场还是没有改变,
和3年前一样,一切以武吉公满村民的健康利益为主。
我们的运动没有政党和种族之分
只要以大众利益为优先,
欢迎大家提供解决问题的实际方案,无需过言。
即使是执政党和马华的同仁,
若是有意改变初衷,诚心解决问题,
欢迎随时前来协助。”

转述反山埃委员会主席- -
~ 黄金雄先生的一番话。

Thursday, January 21, 2010

严查武吉公满金矿场 立法禁止使用山埃

转载自:光华日报
文:赖康辉

天然资源与环境部副部长佐瑟古律(Joseph Kurup)于日前探视武吉公满金矿场。探视后,他便召开记者会。据新闻报导,他满意厂方的解释,同时强调村民不应担心使用山埃(氰化物)采矿会危害健康。

其实,任何人都应该担心坐落住宅区附近的金矿场,特别是买下金矿场的幕后老板从头到尾都拒绝邀请居民或居民代表进入金矿场探视和考察。如果用山埃采金矿真的那么安全,金矿场幕后老板应该邀请当地居民和非政府组织到矿场内探个究竟,并向他们解释金矿场的操作过程以及废料处理。否则,一味拒绝居民进入矿场考察,只会让人们觉得可疑——一定有不可告人的秘密,事有跷蹊!

不应听一面之词
身为部长其实也不应该只听一面之词,更加不可道听途说。一旦出现异议,政府都必须派出专业人员以做调查。毕竟金矿公司的口头或书面解释是不足以证明山埃采金是不会威胁到居民的健康和破坏附近的坏境,天然资源与环境部应该从金矿场内外抽取空气样本、泥土样本、水源样本等做化验。

“世界上也不只我们这里使用山埃,纽西兰、澳洲(都用山埃)。”佐瑟古律也不应该如此为金矿公司辩解。再还未调查清楚和抽样化验之前,身为部长或官员是不应妄下定论,更不应该为金矿场辩护。事实上,澳洲和纽西兰的金矿场都远离居民和住宅区。澳洲和纽西兰也有许多条人权法令、环境保护法令和矿物法令,政府对矿物开采都非常严谨。由于曾有过惨痛的环境污染经验,纽西兰和澳洲皆禁止会破坏环境和危害人体健康的矿场。

佐瑟古律最后没为他的言论作出任何承诺,可见他对武吉公满山埃采金矿场也没有信心。

许多国家为了矿业,往往不去严格管制采矿业,结果都发生了严重的生态危机。我国应当引以为鉴。2000年,一家澳洲金矿公司于罗马尼亚西北部使用山埃清洗挖出的黄金。然而,在一次山埃泄漏下,却污染了欧洲主要河流,导致匈牙利蒂萨河80%的鱼类死亡,附近野生动物受严重威胁。该河流也流向欧洲南部美丽的多瑙河。试问我国是否要等到类似以上环境污染的事情发生后才来采取行动呢?

应当严厉执法
后来,匈牙利等东欧人民展开“禁止山埃采矿运动”,长期抗争。最终,匈牙利反山埃联盟('Cyanide-Free Hungary!' coalition)的草案于去年12月7日,以356票赞同对1票反对,成功通过了禁止山埃的法案。这也为欧洲反山埃运动注入了强心剂!

我国政府应当严厉执法,严查可能破坏环境和伤害人体的武吉公满金矿场。我国国会应学习他国为保护环境而立法。人类发展指数和经济水平比我国高的匈牙利已经禁用山埃,相信其他欧洲国家也会陆续掀起禁用山埃的风潮。因此,我国必须向更进步的国家学习,禁用危险化合物山埃。我国人民也应该关注武吉公满金矿场使用山埃的事件,并支援当地居民,一起争取健康、安全和美丽居住环境的基本权利。

请来普缇解剖山埃

转载自:《当今大马》

武吉公满的山埃采金之事,去岁幸得《当今大马》一角,我发表〈一座金矿还是一个政权〉转述了陈泉发先生的《回首劳勿话当年》(劳勿:陈泉发;2007)揭露的内情:劳勿金矿工人经年累月在地底作业,大量吸入尘埃,这将导致“肺部细孔阻塞。据说,凡在矿井工作超过五年,大多会因患上肺痨病或肺部硬化而死亡”。(页46)山埃有害是知识也是常识人微当然言轻,当政者尽管没有在意,但是,到底不能改变“山埃有害或不,是知识也是常识”的事实。如果认为google很西方,可以到访“互动百科”上的资料,关系“危害健康”的说明:“抑制呼吸酶,造成细胞内窒息。吸入、口服或经皮吸收均可引起急性中毒。口服50~100mg即可引起猝死。非骤死者临床分为4期:前驱期有粘膜刺激、呼吸加快加深、乏力、头痛,口服有舌尖、口腔发麻等;呼吸困难期有呼吸困难、血压升高、皮肤粘膜呈鲜红色等;惊厥期出现抽搐、昏迷、呼吸衰竭;麻痹期全身肌肉松弛,呼吸心跳停止而死亡。长期接触少量氰化物出现神经衰弱综合征、眼及上呼吸道刺激。可引起皮疹。”佐瑟古鲁为山埃采金背书因为麻坡国会议员余德华兄人在朝廷不屈不饶,多次追询,天然资源与环境部副部长佐瑟古鲁拜访武吉公满最终答应亲自到武吉公满视察之后,《当今大马》报道处处回避媒体居民的副部长指出,他发现山埃采金的过程,一切照程序进行。《当今》引述佐瑟古鲁的话说,武吉公满的山埃采金没有问题,居民的安全也不会受到影响:“这里的山埃采金确实不会发生意外,甚至还有很多好处,比如引入先进的技术等。”居民喊冤指一切黑箱作业实情是否如此,村民和博客都有各自不同的意见。如是我闻,反毒委员会的副秘書邱惠豪情甚至绪激动地说:“他们是否有根据国际标准?你没住在这里,所以你可能不知道我们的情况。”可惜,佐瑟古鲁再三重复的回应方式还是典型的官样文章,政府的承诺是要承诺进一步视察本地的情况:“政府将继续监督山埃采金的情况,也会研究村民呈交的备忘录。”经历这样不断“研究”的对待,难怪居民要在网上“进一步”要替媒体喊冤,质问金矿公司禁止大部分媒体入内的做法,是根据什么标准,又是否透明:““难道他们真的是在黑箱里作业,见不得人?”不如请普缇来解剖山埃既然这样,为透明化,我看,最后的方法,就是慎重其事请来普缇解剖山埃,告诉我们山埃的化学结构,到底是在4公尺或者14公尺之内,才会散发剧毒,造成不可收拾的残局。如果第一度的山埃解剖没有信服公众和人心的结果,不妨考虑二度解剖、三度解剖,或者不断解剖,直到发现大家可以开始坦然接受的真相大白。此法听来不错,事不宜迟,佐瑟古鲁理当第一时间抢先上禀当朝丞相,彻底发挥东协精神,借用这一位泰国法医颇有公信的神力,为武吉公满当下的困局马上化险为夷吧!

Saturday, January 16, 2010

走出武吉公满,把压力抛回给公害的源头!

正当我们联络各方外援准备帮助孤立无援的武吉公满村民,却还有一些自称村民的不冷静地深陷围城的心态。根据一般的说法围城心态是在围城里的人拼命想往外冲,但是却对外面的世界有点茫然,而围城外的人也想进入围城内看个究竟,但是也害怕被围城内的未知数而改变现状。

当人都以自我保护为借口,不愿意看到更大的格局,不愿意看看更大片的天空;就会产生自我矛盾或是更糟糕的自我封闭。这种心态可以理解,但是却不能不去突破。特别是有些村民不断以我才是村民,其他人似乎无法了解他们的斗争这样的心态。这其实已经有意无意地否决了所有外援包括许多付出血泪汗的老人家当然包括已故的几位反山埃的斗士。

原本我们希望大家能够冷静把枪口对外,不要自我制造矛盾,不要自我分裂;但是如果没有解决心态的问题,几乎这也是我们不断引进外援的工作者一厢情愿的愿景。经验告诉我们没有解决内部的矛盾,就没有办法让其他外人相信我们是在认真的打仗,我们不应该自己人打自己人。

我想我们应该冷静思考,我们共同的敌人是谁?是谁让我们陷入绝境?是谁一次又一次的把我们的希望破灭?难道是奶茶的一番要求大家冷静,格局放大一点的话能够打击我们继续斗争下去的思想纪律,还是我们的方向开始模糊?我们有些人在一些失望情绪的牵动之下,把愤怒与埋怨抛给一些你可能认为泼你冷水的呼吁?

不错,有时候某些话听起来一点也不好受,但是却不至于在我们多次相劝之后,反而一些朋友越来越不冷静,越来越把整个斗争的工作当着私有产。这样的心态和那些不断封堵我们争取家园健康的阻挠有没有相同的破坏?当一些人热衷于内斗,发泄、人身攻击与自称自己才是村民的心态不断在讥笑与反击的文字中涌现与跳跃,请问这是团结一致还是自我否定你们可以做得更好,可以看得更远?

我想您我都必须认真地检讨,到了今天的环境,其实我们的争取已经从民间走向大众,从武吉公满走向国会与布城(内阁),这难道不是大家的成果吗,这难道不是大家包括华团、公民组织、人权工作团体、环境专家、有志青年等等与我们共同努力的突破口吗?难道我们还需要为了执着在某些字眼或情绪就看不见更大的斗争方向与容人之量吗?说得非常不好听,这叫着自我瓦解,让人看笑话;而不是显示我们有多么远大的理想,要与任何不同意见但是愿意帮助我们的朋友一起合作。

别忘了我们的敌人可能不只是制造村庄不安的厂方与多方口头保证安全的官方,还有可能是我们自己的短视与自我分裂的情绪与排外的心理。外面的敌人大家看得很清楚,但是自己的毛病我们可能自己不能觉察,就如阿土伯说的,我们不要一盘散沙!

希望看不明白的朋友用心多读几遍,读到自己的问题,读到原来我们都是普通的一个人,只有大家团结在共同的目标与斗争方向我们才会有坚强不被打倒的力量。我们应该正面地看待不同的批评与建议,不要自乱阵脚。

请看清谁才是公害的源头,我们必须整装待发,一起做有担当的真心英雄!

p/s:其实这篇文章早在上班前已经写好,只是我们其中的战友的孩子生病及不能上网(她也是其中一位在孩子生病期间仍然到新纪元校园与学生领袖们分享的战友)所以耽搁了一下。
走笔至此,希望真心要保卫家园的战友能够心平气和地想想,大家那么激动为了什么?难道不是希望团结更大的力量与庞大的毒害抗衡吗?

关于言论的尺度:基本如此,我们会在工余后检查哪些没有意义的文字,特别是辱骂、谩骂的回应。希望大家成熟地看待民主自由的目的是为了建设更大的集体利益。

我们谢谢各位给予我们宝贵的意见与提问。我们仍然欢迎不同的意见与看法,但是敬请各位自重。我不删除奶茶是国阵网络打手这一条留言其实是要留言者自省(说得难听,是自取其辱)。无论如何谁都有情绪,但是如果滥用情绪来破坏团结,我们将会考虑其他禁言的措施,请大家为了大家务必尊重自己与尊重别人

~~求真代笔相劝~~

Friday, January 15, 2010

佐瑟古鲁处处回避媒体居民 武吉公满的秘密看来真不少!

新闻转载自 :当今大马
实习记者林志斌报道

偏僻的武吉公满新村,要不是发生山埃采金事这么轰动的事情,是不会广为人知的。山埃采金事件让这个村子“热闹”起来,曝光在媒体的镁光灯之下已经有了相当的一段时间,终于有个国阵政府高官肯前往那里巡视,可喜,也可悲。
可喜的是,等了那么久,终于,村民们迎来了一位副部长, 环境部副部长佐瑟古鲁。

尤其是连身为部长的该地区国会议员黄燕燕都百般推搪不肯前往的情况下,来了个环境部副部长实在非常难得这也难怪村里的男女老幼不分种族的聚集在民众会堂前热情欢迎副部长的来访。迟到好过没到。

很明显有人耍小手段

可悲的是,面对各方压力的副部长,选择了回避村民的欢迎并回避媒体的跟随当然记者会上副部长表示不太清楚此事,我们也无法证明副部长是不是真的不想在武吉公满新村内与村民和媒体会面,很明显的这其中有人在耍小手段

前往武吉公满的路上,我们媒体一直都紧随环境部的车队,甚至为了能赶上副部长在金矿里的巡视没停下来和群众打招呼。不过,在环境部的车队驶入金矿范围后,我们的车辆还是被拦了下来。金矿门口,看到的是与媒体朋友人数相当的警察,甚至出动了路障。数天前还说不够警力巡逻教堂,原来都被派来镇守一所毒厂了
结果不被允许进入的媒体们只好在金矿场外痴痴守候了超过一个钟头,终于环境部的官员出来要保安允许媒体进入,却训斥我们不应该迟到,实在是胡说八道。

当然,能够进去一窥被当地居民誉为毒厂的金矿场,我们也懒得与该官员争论,大家马上就进入了金矿场。不料,才刚刚领取工业安全帽准备到场内一窥究竟,副部长便乘着官车出来,并说到距离金矿场3公里远的劳务市区召开记者会。
媒体没看清楚金矿场,副部长没有会当地居民,我们便要返回镇上。而居民们对此依然浑然不觉,要不是我们媒体的帮忙通知,居民甚至不知道副部长已经回去市区打算召开记者会。差那么一点点,居民连副部长的样子长什么样都不会知道了。

居民出现在记者会看来是在副部长预料之外,不过副部长也欣然同意让居民代表在记者会上发言,只是很明显面对居民代表连番的轰炸,副部长只是敷衍了事,并匆匆结束记者会继续他的行程。

首个巡视的政府高官

武吉公满居民们很感谢副部长,毕竟这是山埃采金事件爆发以来第一位前往武吉公满的政府高官。副部长确实很了不起,顶住各方压力前来这个地方。
只是,为什么副部长不去面对居民们的感激与欢迎,并且有意地避开当地居民,这点让人非常费解。到底是副部长故意回避当地居民,还是有人刻意安排副部长回避居民,我们不得而知。

只不过,这次的采访让我感受到,武吉公满的金矿场,看来确实藏着很多不能让当地居民与媒体知道的秘密。

Hero~~献给每一位参与保卫家园的大家

英雄能做人所不能及的伟大事业,保卫家园不是一个人的事,是全体有爱心有正义感的人民的志业,所以我们不要一个英雄,我们要看到大家都是英雄!

Wednesday, January 13, 2010

我国部长爱走小径

一个马来西亚笑话多,
一条小路部长齐齐走!

原定于本月11日到访的环境部副部长丹斯里佐瑟古鹿(Tan Sri Joseph Kurup)到访日经再三更改后,终于于今日上午11时许在武吉公满露面。对不起,是在武吉公满金矿露面才对,因为神秘的他也步其他部长后尘-走小路,所以村民根本无法见他一面。

从今早9时许,几十名村民就陆续来到民众会堂前,挂上迎接布条,等待副部长的莅临。

而向来为武吉公满维持治安劳苦功高的多位警官,警员和暗探们也一如以往地出现在现场。

一个小时,两个小时过去了,好不容易才等到数辆环境部的官车抵达武吉公满新村,兴致勃勃的村民拉起横幅准备迎接副部长的莅临。

期待而兴奋的心情却在霎那间被失望与愤怒取代!官车不稍作停留直驱入金矿,车上也不见副部长!原来副部长早已从邻村双溪内村JPJ旁的小径到达金矿!顿时,村民有被骗的感觉!

为何堂堂一位部长有大路不走却走小路?黄燕燕如此,廖仲来如此,如今连Tan Sri Joseph Kurup 也如此?莫非武吉公满村民真的有三头六臂,导致连高高在上的部长们都怕了我们?

在民众会堂前等候的媒体也急忙跟随到金矿大门口。很遗憾的,只有国营电视台-RTM记者被允许进入采访,其他报社记者和网络记者一律被拒于门外不得进入。
这是什么标准?这叫透明吗?难道他们真的是在黑箱里作业,见不得人?

据消息透露,Tan Sri 将在离开时接见村民。于是,村民无奈地在茶室耐心等待,村民从不放弃任何能够自救的机会。奈何,下午十二时许,官车离开时只留下几缕轻烟。出席者无奈。。。

Tan Sri此行的宗旨不是访问武吉公满,以理解村民所面对的问题吗?为何接见村民却不在这难得的行程之内?政府不是应该倾听人民的心声吗?这是一个马来西亚背后的真相吗?
愤怒的村民现场挥笔写了以下字报,并张贴在布告板上。

得知Tan Sri将在Rest House 举办记者招待会,反毒委员会委员也借此机会随后赶去并提出诉求。

现场所发问的问题包括如下:-
问:金矿公司有rehabilitation bond吗?
答:金矿公司不受政府的条例所约束。


问:我们要求政府长期装置空气探测器。
答:不在政府的工作范围内,因为金矿本身每日,每星期,每月都有做空气探测,而且提呈报告给政府。
问:可以给我们空气探测报告的副本吗?
答:可以show,但不可以给白纸黑字你。

问:金矿所用的所有化学物,应该明列出来让大众知道。
答:(不作答)

问:为何政府不顾人民反对,依然更新采金执照?
答:经过观察,金矿公司作业属安全!

作业安全是根据什么标准?还是政府说了就算?即使在记者会上获准发问,但所得到的答案也只不过是官腔答案!

记者会结束后,反毒委员会代表把备忘录亲手呈交给副部长。

此行所得到的结论是:
政府又教会了村民,下次别再当傻子!

没接见村民只踏足矿场,副部长称山埃采金安全

没接见村民只踏足矿场
副部长称山埃采金安全

作者/本刊黄书琪 Jan 13, 2010 01:24:46 pm

此文转载自《独立新闻在线》

【本刊黄书琪撰述/实习记者罗彩妹摄影】副天然资源与环境部长佐瑟古鲁(Joseph Kurup)探视武吉公满金矿场之后,依然强调安全无疑虑,村民不应担心使用山埃采矿危害健康,居民不满佐瑟回应,在记者会现场提出强烈质疑,佐瑟虽然耐心解答,但对于居民要求保证山埃采金绝对无害一事,却无法给予肯定承诺。

佐瑟古鲁(左图)是与民主行动党峇吉里国会议员余德华、回教党国会议员哈达蓝利(Hatta Ramli)相约访问武吉公满金矿场,并在早上11时15分抵达武吉公满的劳勿澳洲金矿公司矿场探视,惟佐瑟古鲁拒绝在武吉公满新村内停留与村民展开交流。
他在探视金矿场之后,径直离开武吉公满,前往劳勿市区的休闲酒店(Rest House)召开记者会。佐瑟古鲁表示,他相信余德华经过此次金矿场之旅后,可以了解山埃采金并无危害健康之疑虑。余德华曾在国会多次提问,并指山埃采矿危害健康。
佐瑟古鲁也在记者会上,捍卫政府批准执照予劳勿澳洲金矿公司使用山埃采金的立场,并且希望余德华能够向村民解释清楚。佐瑟古鲁回答记者时说:“我很满意(厂方的解释)。”
尽管如此,佐瑟古鲁还是在记者会后,接受了村民的备忘录,但他没有作出任何承诺。
无法回应村民反驳
所以,尽管村民对于劳勿澳洲金矿公司使用山埃采金存有严重疑虑,但佐瑟古鲁依然解释没有问题,“世界上也不只我们这里使用山埃,纽西兰、澳洲(都用山埃)。”
此言立即引来村民邱惠豪当众反驳:“副部长,澳洲是在沙漠里采金,但我们这里是武吉公满,每年的降雨量达到两米!”佐瑟古鲁无言以对。
余德华在回应时表示,尽管他非常感谢佐瑟古鲁亲自到访武吉公满探视,但这次的金矿场之旅却无法开放村民参加,他希望若有机会,金矿场应该开放机会予武吉公满村民进入矿场内实地考察,并直接聆听金矿场管理人员的讲解。
因此,媒体询问佐瑟古鲁是否愿意代村民向金矿公司提出上述要求,佐瑟古鲁却只是微笑以对,没有做出任何承诺。村民要求佐瑟古鲁或政府做出保证,山埃采金绝对不会造成任何危险,但后者并无回应。
拒绝提供空气检测数据
矿物局总监尤努斯(Yunus)强调,该局每两周抽验当地空气,且他们也要求金矿公司每天、每一周以致于每个月抽验空气样本,与环境局样本交叉比对,居民不应再有疑虑。
邱惠豪与反对山埃采金委员会秘书慕斯达法(Mustapha Hussin)等人多次在记者会上提出尖锐质疑,并认为环境局至少应该公布空气检测数据,惟尤努斯却说:“可以让你们看,但不能把数据(文件)给你们,因为那是记录。”
佐瑟古鲁在劳勿举行记者会之后,便转往立卑县槟绒(Penjom)金矿场参观,劳勿都赖区州议员钟绍安指出,该矿场设施要比劳勿澳洲金矿公司的安全,方圆十公里内也无人居住,符合国际安全标准。村民亦要求部长理应拿槟绒金矿场的情况与武吉公满比较。
媒体无从进入矿场
另一方面,收到采访通知的媒体今早抵达金矿场大门才被告知不能进入,只有从布城跟随副部长共车出发的记者方获进入,其馀媒体皆遭挡驾,无法随行聆听金矿场管理人员的讲解。
保安人员表示仅有获得官方批准证件者方得进入,惟官方电视台记者在守卫亭等候十分钟后,也只能折返。据悉,只有《马来西亚前锋报》(Utusan Malaysia)与《星洲日报》记者因跟随佐瑟古鲁的官车,得以直接进入矿场范围。
保 安人员以没有官方批准证件为由将媒体挡驾在外,但现场驻守媒体无一接到需要申请证件通知。厂方最后在11时25分放行媒体进入拍摄,但佐瑟古鲁一行人随即 在11时35分离开金矿场,尽管媒体要求他在武吉公满新村内召开记者会,与村民对话,但佐瑟古鲁直接离开,前往劳勿召开记者会。
佐瑟古鲁在记者会上指无法进入的媒体迟到,所以不得其门而入,但一众等待许久的媒体反驳其说法,他只能含糊带过。
未有其他国阵议员到访
余德华(左图)是在去年两度国会提问无法得到部长回应之后,与佐瑟古鲁相约探视武吉公满金矿场,原订行程为昨日早晨十时,但却最后一分钟更改行程,改成今早11时前往探访。
佐瑟古鲁是至今前往武吉公满拜访、探视金矿场的最高层级国阵议员,就连马华公会劳勿区国会议员黄燕燕都未曾应村民要求到访,因此,尽管村民非常不满意佐瑟古鲁的解释,但对于副部长终于愿意下访民情感到欣慰。

副部长没见居民只踏入矿场,采访的媒体一度被拒在门外

此文转载自《当今大马》
副部长没见居民只踏入矿场
采访的媒体一度被拒在门外

李伟伦及林志斌 1月13日 中午 12点55分

天然资源与环境部副部长佐瑟古鲁今日在民主行动党峇吉里国会议员余德华的邀约下,到彭亨武吉公满新村视察山埃采金的情况。不料,佐瑟却没有按照原本的行程接见居民,反之他一抵步就踏入金矿公司,大批闻风而至的媒体更是一度被拒于金矿场外。
一众媒体在铁栅外苦苦等候超过1小时之后,才被允许进入金矿场的范围,原以为有关方面改变主意,准备带领媒体四处参观;不料,媒体却再次受阻,不许进入主要的建筑物内。

一反惯例未在金矿场内记者会
佐瑟经过一个小时多的巡察后,一反惯例的并未在金矿场内举行记者会。相反地,他却在武吉公满村外不远处的旅馆另行安排记者会。
记者们只好追随环境部的车队,再经一番奔波才抵达记者会现场。
根据余德华与环境部的协调和安排,他本拟与佐瑟先到新村的民众会堂,与当地居民进行交流,过后再到金矿场视察采金。

村民列队欢迎,官车却不停留
一批村民也早已聚集在村口处,手持“热烈欢迎”的横幅,准备迎接副部长。
不过,佐瑟的官车经过村口时,并没作任何停留,即已径直而去。
媒体只好转而乘车,跟着环境部的车队,结果发现佐瑟的官车已经驶入金矿场。
记者们于是向金矿公司的保安交涉,表明是受邀采访副部长的行程,不过保安坚持要记者出示金矿公司分发的采访证,否则即不准进入。

余德华助理也被禁入金矿场内
由于余德华与佐瑟同车入内,因此分乘另一辆车的余德华助理,也不允许入内。
最后,绝大多数的媒体都被拒于保安亭外,只有少数数家媒体包括《星洲日报》、《马来西亚前锋报》和第三电视台等,获准进入。
据悉,上述获准进入的媒体于今早即已在布城环境部集合,过后再随同该部的车队一起出发到武吉公满,而他们也获得分发金矿公司的采访证。
《当今大马》曾尝试向佐瑟古鲁的特别助理索取有关采访证,唯助理的回答是已经发完了。
他表示,由于金矿场是私人地方,因此环境部对于这项采访限制没有办法。

佐瑟不知金矿公司禁媒体采访
较后,在记者会上,佐瑟古鲁(左二)受询及为何一度禁止媒体进入金矿场时,显得一脸茫然说,他本身也不知情,并指可能是因为这些媒体迟到。
他还向记者求证,是否确有其事。在获得记者再次证实后,佐瑟才答说,由于金矿场是私人地方,所以金矿公司才限制大部分的媒体入内。
他也在记者会上,接受当地居民的打岔发问。虽然佐瑟的回答未尽让村民满意,唯作为第一名愿意踏足武吉公满的政府高官,村民还是感谢佐瑟的到访。

仅哈达蓝里和钟绍安随同访问
余德华是在国会下议院会议中,多次向佐瑟追询武吉公满的山埃采金课题,最终获得佐瑟承诺,将会亲自到武吉公满视察。
不过,原订的行程已经两度改期,最终敲定在今日成行。余德华也邀约其他国会议员一起随行,唯据他指出,由于再三改期,不少议员都因时间不合,而打消随行的愿意。
只有回教党瓜拉吉赖国会议员哈达蓝里与行动党劳勿都赖州议员钟绍安,随同这次的访问行程。据悉,两人都在金矿公司安排的汇报会上,踊跃发问。

Monday, January 11, 2010

通告:副部长延后一天到访武吉公满

通告
环境部副部长丹斯里佐瑟古鹿(Tan Sri Joseph Kurup)将延后一天(13-1-2010,星期三),早上10:00时到访武吉公满。
届时,请大家踊跃出席,提出诉求,以让政府听得到我们的声音。
为了你,为了我,
为了下一代,
把根留住,爱劳勿。

Sunday, January 10, 2010

YB余德华邀环境部副部长后日亲访武吉公满

峇吉里区国会议员YB余德华与环境部副部长丹斯里佐瑟古鹿(Tan Sri Joseph Kurup)将于后日12/1/2010(星期二)10:00AM亲自访问武吉公满,以理解村民所面对的困境和难题。
敬请大家告诉大家,踊跃出席,提出诉求!
力证战友们抗山埃,保家园的决心!
背水一战,绝不妥协!


峇吉里区国会议员余德华(左)与反山埃工委会主席黄金雄(右)在武吉公满视察金矿场四周(拍摄于2009.05.28)

About Me |简介

Kami adalah penduduk yang dilahirkan dan dibesarkan di Bukit Koman, Raub. Sememangnya, kami seharusnya dapat menikmati rahmat yang ditakdirkan, iaitu tinggal dengan aman. Namun, ketenteraman dan kesihatan penduduk tergugat apabila apabila lombong emas yang bersebelahan dengan rumah kediaman kami mengguna Sodium Cyanide dalam perlombongan. Ratusan penduduk mengadu tentang masalah kesihatan dalam tempoh 1 bulan selepas lombong emas mula beroperasi pada Febuari 2009. Kami tidak dapat lagi bertoleransi dengan ancaman ini. Untuk menjamin keselamatan ahli keluarga tersayang dan masa depan generasi kami yang akan datang, kami sanggup melakukan apa sahaja demi mempertahankan keamanan dan keselamatan kampung halaman kami. 我们是在劳勿武吉公满土生土长数十年的普通居民。本已到了知天命之年,奈何眼见挚爱的家园因为山埃的入侵,面临沦为“毒村”的致命威胁,我们决定站出来,抗战到底!为了我们爱惜的家人,为了我们的下一代,背水一战,决不妥协! Email:bancyanide@Gmail.com Facebook: https://www.facebook.com/BanCyanideInGoldMin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