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ursday, February 25, 2010

只是下一场冰雹那么简单?

劳勿县多地区昨日下了一场夹着冰粒的“雨”,伴随强风袭击带来巨大伤害。风灾发生过后,劳勿澳洲金矿私人有限公司的主要道路入口被封锁。你知道吗?金矿将有毒泥渣和废料,倒入一个能够存放200万吨泥渣的深坑里,没有采取任何防止泄漏和污染的措施,所以实际上单单只是下一场雨就能够对劳勿的水源造成严重的污染。地面水源和地下水源一旦遭受污染,足以让整个劳勿甚至雪兰莪州的水源使用者受到严重伤害。
环境与工业安全顾问曾经质疑山埃的存放方式并不符合安全标准,一旦金矿区内发生淹水将会是一宗严重的泄漏意外。你是否知道8个大槽可是24小时露天作业,里面装着满满的是混合了泥土的山埃液,单单一个大槽就高达3层楼宽数十公尺。
video
四季常夏的马来西亚,都会发生如此骇人的“冰雨”,可是政府部门和官大爷们不需要白纸黑字,就可以保证意外绝对不会发生。最后惟有祈求上苍怜悯,这场预料之外的风灾意外,并没有在金矿范围内造成任何的泄毒意外,因为在金矿封锁的范围之内,即使发生土崩倒塌污染泄漏甚至死伤事件,我们还是会被蒙在鼓里,进而来不及逃生

话说回头,被重重封锁的金矿除了树木倒塌,究竟还受到什么影响?昨天发生的就只是一场冰雹和风灾那么简单吗?

勞勿刮強風下冰雹

转载自《星洲日報/東海岸》‧2010.02.24

(彭亨‧勞勿)睛空萬里的下午突刮強風,狂風帶來冰雹和大雨之餘,也吹倒市區多棵大樹和燈柱,並刮走屋頂,截稿為止,未知多少住家受到影響,估計數十間住家和轎車受到破壞。

傳出風災的地區包括勞勿市區敦拉薩路、拿督阿都拉路、立卑路、陳衷花園、市區新商業市鎮、雙溪內、武吉公滿和新巴力。

強風刮倒路旁老樹、車棚、路旁站立式招牌和多間商店的招牌,幸未有傷亡報告。

週三(2月24日)下午4時20分左右,突然響起巨大的雷聲,然後冰雹拍擊聲啪啪響,狂風和暴雨把街上市民嚇得不知所措。

雨水在20分鐘後轉小,並在5時左右停止,不過這已經給受影響的地區帶來巨大的破壞。

倒樹“封路”壓中數車

陳衷花園多棵大樹倒下,車輛不能出入主要道路,新巴力老人院被掀走一小部份的屋頂,而位於立卑路新巴力新村處的卡里亞瑪興都廟,一棵老樹被連根拔起,小廟屋子應聲斷樑塌下。

武吉公滿金礦公司的主要大路被倒樹“封路”,根據村民,金礦公司範圍內多棵大樹應腰而斷,壓中數輛車。

面對如此巨大的風災,勞勿市民莫不駭然,紛紛致電記者報告災情。

採訪手記

最嚴重的風災!

我不得不說,這是我採訪風災新聞以來,最為嚴重的一場風災。

下午勞勿的天氣還是熱得令人感到煩悶。4時20分和同事佩珍在網上談採訪事物時,辦事處外突然傳來巨大的暴風雨聲,從窗口望出去,街上一片白茫茫,此時耳邊也傳來重物拍打聲。

心裡想,不如打個電話給同行,叫準備採訪水災新聞。

立卑路下冰雹

念頭剛轉起,手機響了,致電者說,快來立卑路,下冰雹了。

拿起手機,還來不及,卻發現晶片失蹤了,心急之下,只有以另一張較小記憶容量的晶片取代。

下樓後,暴風雨持續著,發現情況不對,怎麼遍地都是屋瓦?這時手機不斷響起,有者說下冰雹,有者說倒樹掀頂,災情非常嚴重。

匆匆向商家買了把雨傘,冒著大雨出發採訪,可是,雨是那麼的大,相機和衣褲也被淋濕。

倒樹處處災情嚴重

四處巡視,災情很嚴重,倒樹處處,聽說新市鎮的MARY BROWN快餐店的玻璃也被吹破了。

為了趕稿,我沒法詳細瞭解詳情,只見快餐店的照牌被大風吹下,屋頂被破壞,雨水流入店內,而店員則忙於打掃地上玻璃,狂風有沒有吹破鏡子,我暫時無法得知。

在數個災區轉來轉去,電話不斷,可是時間迫人,我無法每一個地區去拍照和做訪問,唯有借此說聲抱歉,謝謝讀者們!

拿督阿都拉路的美觀型電燈柱禁不住狂風的吹襲而倒下,險些擊損轎車。(圖:星洲日報)
立卑路旁小食檔的檔棚被強風吹起。(圖:星洲日報)
興都廟旁老樹被連棵拔起,神廟小屋也被壓倒。(圖:星洲日報)
新財喜酒家旁的門被狂風吹倒。(圖:星洲日報)
招牌也被吹下。(圖:星洲日報)
新商業市鎮卷片被狂風破壞。(圖:星洲日報)
新巴力陳碧福的轎車被車棚壓中。(圖:星洲日報)
金礦公司主要道路被封路。(图:星洲日報)

Saturday, February 20, 2010

山埃采金知多少?

金矿全面使用山埃冶金至今已一年,然而仍有很多人对山埃采金事件根本不了解。这是关系着严重的环境破坏,影响百万人健康的污染问题。你对山埃采金事件的了解有多少?
花个10分钟耐心看一看,以下的20项讯息,
你懂的有几项?

1。劳勿澳洲金矿私人有限公司的创办人兼主席甘代耀是马华前总秘书甘文华的儿子;彭亨州三公主Tengku Puteri Seri Lela Manja是股东之一;三公主前夫Mohd Moiz则担任董事之职,他也是我国现任内政部长的好朋友。

2。金矿公司以1996年的逾期环境评估报告(EIA Report)在2006年获得山埃采金(以碳提炼法冶金)的执照。

3。以碳提炼法冶金(Carbon In Leach, CIL)的金矿与民宅之间的距离完全没有缓冲区(Buffer Zone),只相隔一条马路。

4。金矿公司每年将使用400吨的Sodium Cyanide(山埃),平均每日约1.5吨的使用量;每年109吨的hydrochloric acid(盐酸)和131.4吨的SO2(二氧化硫)131.4吨的copper sulphate(硫酸铜),2800吨的lime or calcium oxide(氧化钙/生石灰)等等接近20种的化学原料。

5。金矿公司当初招股时,公开对外宣称大马“地方政府和租地者”没有进行“山埃去毒”的要求,因此该公司没有将去毒工厂的运作费用算入成本。

6。
根据1996年主要工业意外风险控制规》(CIMA Regulation)里二氧化硫(sulfur dioxide)的条规中阐明任何工业在任何时候储存、生产或使用二氧化硫超过20务必拟定应急措施off-site emergency respond plan并主动提供相关资料予民众,这包括了其化学原料的毒性与危险行,有关风险,以及如何在紧急事发时与民众沟通等,并安排民众参与紧急逃生演习。金矿公司并没有这么做,而且透过警方施压全面阻止专家办讲座和解说会。

7。传统金沙沟采金方式并不能将黄金完全取尽,所以金矿将以前筛洗过但还残留黄金的坭土,浸入含有山埃液体的大槽中溶解,接着把含有黄金的液体导入另一个大槽,再添入碳,碳会将黄金吸附在碳的表层。接着,把附有黄金的碳导入一个含滚烫山埃液体(sodium hydroxide-cyanide-water solution)的大槽中溶解。黄金液体接着将被导经一排电解沉积体(electrowinning cells),只需约三分钟就会化作片片黄金

8。金矿的环境评估报告透露,会把渗有山埃与各种化学废料的坭渣存放在深坑里,但是并没有列明任何防范措施,避免雨水冲蚀,污染地面和地下水源 。而且,金矿由始至终都回避泥渣如何安全处理的提问。

9。2008年2月,专研山埃采金术的美国环境化学专家Dr. Glenn C. Miller到武吉公满实地考察,并在5月29日撰写了一份报告,详细列明金矿厂报告漏洞百出,根本不符合国际安全标准,并指出金矿处理泥渣的方式皆可能释放出重金属和酸性废料,导致金属山埃污染(metal-cyanide contamination),严重影响未来数十年甚或数百年的地下水源。

10。8个约3层楼高宽达数十公尺的大槽露天作业,所排放的化学气体能够随风飘移直径5公里的距离,除了污染空气,同时也会形成酸雨,污染地面和地下水源。

11。金矿公司声称受到International Cyanide Management Code《国际山埃管理法典》的约束所以安全无误。实际上,《国际山埃管理法典》的官方网站显示该公司并没有签署这项监督金矿业安全使用山埃的国际准则。而《国际山埃管理法典》指导委员会成员之一则是Dr. Glenn C. Miller。

12。雪兰莪州即将向彭亨州购水,集水区就落在劳勿的东南方,而位于劳勿Klau(吉流)的水坝与金矿之间的距离直径不过十多公里,一旦形成污染,受影响的将不只是劳勿,届时雪兰莪,吉隆坡和布城的数百万水供使用者健康将受到威胁

13。金矿是向杜邦(Dupont)这个国际化学原料公司进口山埃,但该国际公司曾因工业处理过程不安全而遭美国相关单位罚款。

14。2008年5月,黄金雄,邱惠豪,Encik. Mustapha和张少平入禀法院提出诉讼,欲推翻环境局以1996年环境评估报告作准批准山埃采金的执照,并要求金矿公司进行详细环境评估报告(DEIA, Detailed Environmental Impact Assessment)。

15。2009年4月29日,张少平被发现暴毙于果园内,被发现时已经逝世超过廿四小时。

16。2009年6月1日,法庭宣判败诉: (一)无法推翻1996的环境评估报告;(二)环境局不需要针对金矿进行详细环境评估报告;(三)基于案件涉及公众利益,所以4位诉讼人无需支付堂费。

17。官司败诉不到一周,我方立即作出上诉。相隔几个月,金矿也提出上诉,要求我方支付堂费。至今上诉结果一拖再拖,而之前宣判败诉的法官刘美兰也于今年1月份被调职。

18。碳提炼厂从去年2月份开始全面运作,至今已经有1年

19。武吉公满的金矿共有800万吨的石渣,金矿每年会处理200万吨,估计会做4年,期间发现金脉将进行开采,因此金矿是以设立中型矿场作出申请而取得准证,却设立一个比实际规模较大的矿场,所以使用的化学原料实际上比环境评估报告显示的多,相对的产生的有毒泥渣和废料也比预期中更多。

20。另一个正在如火如荼进行着的碳提炼厂--劳勿Tersang

整理这一篇文章除了唤醒大家的记忆:“山埃采金已经长达一年了”,也希望身为劳勿人的乡亲能够好好了解发生在自己家园的切身问题,以及其严重性。如果以上的20项讯息你知道的不到一半,今天开始加紧我们的脚步,山埃采金问题不能再等了,一起为环境为下一代为家园为自己努力吧!

Sunday, February 14, 2010

214珲春报章报导

抗議山埃採金‧武吉公滿村民穿青衣

(彭亨‧勞勿)武吉公滿新村反對山埃採金的一眾村民為抗議山埃採金一週年,週六(2月13日)趁華人農曆新年前夕,全日穿上青衣作出無聲抗議。

一眾村民穿上《抗山埃,保家園》青衣,下午3時在武吉公滿永泰餅家前揮筆寫對聯,把他們的心聲寫在紅紅對聯上,希望當局看到他們反對山埃採金的立場和無奈。

警員到場監視這也是村民續去年主辦中秋園遊會和遇強愈強風箏爭霸賽之後的另一場和平無聲抗議活動。

根據活動的村民希望全村村民將心聲張貼家門前。

出席寫對聯活動的村民約百人,雖然一眾人沒有進行示威遊行,但是大批警方人員仍奉命到場監視,同時諭令眾人在4時前解散。

~刊登于《星洲日报》

Tuesday, February 9, 2010

穿青衣过新年,抗议山埃采金一周年


今年除夕/年三十晚(2月13日星期六),

全天穿上《抗山埃,保家园》青衣

无声抗议山埃采金一周年


同日下午3点正

齐聚武吉公满永泰饼家前

大家一起挥笔写对联,

再将心意张贴家门前。


Monday, February 8, 2010

谁来弥补精神伤害?

传言金矿闹出人命,死了1个人。

再有消息透露,4名洋人同时离职。

尝试打探消息来源及可信度,

至今仍无法得到证实。

众说纷纭,姑勿论传言之真实性,

已经强烈的显现出:

金矿黑箱作业带来的影响,

何止生理上的伤害。

自从碳提炼厂开始运作,

任何风吹草动皆引起人心惶惶。

当村民看见一群警察涌入金矿;

当多架的挖泥机同一时间出现;

当金矿的看守员全被调配到指定地点;

当金矿水池传出崩堤倒塌;

大家的心里除了无限问号,

涌现的尽是严重的不安与焦虑。

筑起十尺高篱笆的碳提炼厂,

不需要交待不需要公开,

没有学术性报告没有实际安全保证。

几时会发生泄漏意外?

万一泄毒如何逃生?

篱笆外眺望的武吉公满村民,

早已成惊弓之鸟,

每日生活陷入恐慌之中。

这无疑是一种心理上的虐待,

谁来弥补精神伤害?

About Me |简介

Kami adalah penduduk yang dilahirkan dan dibesarkan di Bukit Koman, Raub. Sememangnya, kami seharusnya dapat menikmati rahmat yang ditakdirkan, iaitu tinggal dengan aman. Namun, ketenteraman dan kesihatan penduduk tergugat apabila apabila lombong emas yang bersebelahan dengan rumah kediaman kami mengguna Sodium Cyanide dalam perlombongan. Ratusan penduduk mengadu tentang masalah kesihatan dalam tempoh 1 bulan selepas lombong emas mula beroperasi pada Febuari 2009. Kami tidak dapat lagi bertoleransi dengan ancaman ini. Untuk menjamin keselamatan ahli keluarga tersayang dan masa depan generasi kami yang akan datang, kami sanggup melakukan apa sahaja demi mempertahankan keamanan dan keselamatan kampung halaman kami. 我们是在劳勿武吉公满土生土长数十年的普通居民。本已到了知天命之年,奈何眼见挚爱的家园因为山埃的入侵,面临沦为“毒村”的致命威胁,我们决定站出来,抗战到底!为了我们爱惜的家人,为了我们的下一代,背水一战,决不妥协! Email:bancyanide@Gmail.com Facebook: https://www.facebook.com/BanCyanideInGoldMin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