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nday, March 28, 2010

黄燕燕,接受我们的祝贺吧!

恭喜我们敬爱的劳勿区国会议员黄燕燕
高票当选副总会长,
非常感恩劳勿武吉公满备受山埃采金困扰的事件,
并没有动摇你在马华崇高的地位
证明您还是深受爱戴的。

所以,尊贵的,
您根本无须言明下届大选会回到您的家乡——吉兰丹。
一群手无寸铁只会捍卫家园的村民,
并不会对尊贵的造成任何影响。

所以,尊贵的,
有时间的话,请您尝试回来您的选区--劳勿,
尝试接受大家(尤其是武吉公满村民)的祝贺吧!

Friday, March 19, 2010

捍卫家园的英雄

即使手无寸铁的妇人,
来到这一刻亦奋不顾身。
坚定的眼神,
来自一群捍卫家园的英雄。

反观有人堪称一国之君,
高喊
一个马来西亚的口号,
说得响当当的,

却空的连一颗民心也留不住!支持万绕新村,
反对高压电缆,
反对国能逼迁,
《三月围村,保卫家园》

Monday, March 15, 2010

被彻底强奸的劳勿人

部落客Malaysia new kid on blog“诬赖”劳勿区国会议员黄燕燕私用公款的作法,尊贵的形容那等同于“人格强奸”(rape of character by blog),并透露其律师将在今日(3月15日)起诉这名部落客。

对于被强奸的感觉,说起来实在感同身受。

十三年前当甘先生乘坐直升机到金矿巡视准备展开其宏图大业的时候,身边就坐着一位人格高尚前途闪闪发亮的人物。当时甘先生伪善不落人后,对大马机构对华教,数万捐款从不手软。为了“劳勿的发展”,他也默默为这位人格高尚的朋友铺陈康庄大道。

后来,以前与甘先生一起乘坐直升机的人物,顺理成章成为了劳勿的大人物。尊贵的十几年来受人爱戴,可是近年来当大家为了健康起议,尊贵的竟然藏了起来不敢见人。最后发现,尊贵的一直隐藏他苦口婆心守护“武吉公满发展”的背后秘密,就是那个一起乘坐直升机的故事,那个令他闪闪发亮的人。

十几年的爱戴,给错人了。
劳勿人,我们的智慧也被强奸得够彻底的!

Saturday, March 13, 2010

武吉公满的山埃采金事件爆发后,此事件也得到了群众的关注和讨论。在武吉公满在为了他们的健康权而奋战的时候,我们也有不同的‘武吉公满’在每一个大马的州属与同样的戏码上演着。当地的居民每天都在折腾的过日子,他们每天都得面对着污染,辐射,生计和健康问题。这和纳吉先生所说的‘一个马来西亚,以民为本,绩效为先’伟大理念有违,若真的是‘以民为本,绩效为先’的话,那么我们就来看看我们还有多少个‘武吉公满’存在于马来西亚吧!

在柔佛州的笨珍,渔民赖以为生的红树林为了应发展只需,砍倒了大片的红树林以让路给私人公司的石油与化工工厂。而该公司也是在没有知会当地的渔民就急着建立化工厂,根据新闻的报道,该公司也是在没有得到环境部的环境评估调查就得到重工业执照。该化工厂也同样的没有和民宅有一个足够的缓冲区,试问一间重型化工厂就在你家500米附近,你能安心吃饭吗?不过他们想吃饭都有些难了,因为他们赖以为生的红树林已经大面积砍伐了,红树林再也不能给予鱼类一个栖息地,渔民也只能每日望洋兴寒,因为他们没有办法捕鱼了!

我们在北上一些,来到了森州瓜拉光。这里的村民也面对了胶厂每日都排出毒臭气体的问题,自从该胶厂扩建了后,村民也开始面对毒臭气体的威胁,根据一项调查,在该区的氢硫化物超标160陪,可能导致鼻癌。可辛的是,在经过了村民的努力下,该厂在2005年已经搬迁。现在,其中四名瓜拉光抗毒臭运动领袖因涉及非法集会被联邦政府起诉,导致他们在1967年警察法令下,被判监禁两周和罚款马币5000。难道维护自己的健康权都有错?


我们在把焦点移去彭亨州的关丹Gebeng工业区,这里极有可能又要重演80年代红泥山的悲剧。同样来自澳洲的Lynas稀土公司在经过了中国和澳洲的拒绝后,转移焦点来到了马来西亚,在没有公开EIA报告(Environmental Impact Assessment)和咨询居民的情况下开始建立工厂。根据了解,该厂把生产稀土后的肥料直接的埋在附近的池水中,而该工厂的肥料也将透过河流流向大海,但这还不是最糟糕的。该工厂的原料来自于澳洲的Mt。Weld,经过粉碎后就运来了Gebeng工业区,运往这里的稀土大约为3000万吨左右,万一发生任何意外的话,稀土掉下落海中必定会使到大海受污染,同样的海产也会所到污染,若是人吃了下去,结果不必我说,有脑的人想的到的。

以上的例子不过是一些比较显著的例子,笔者深信在在战机引擎都可以不见的国度里,各式各样因为行政上的偏差,贪污腐败,官商勾结而形成的‘武吉公满’都可能发生在各个马来西亚的角落。我们还要多少个‘武吉公满’的发生?我们还要多少的老百姓受害?我们还要多少富了多少个贪官和奸商?若不想的,拯救‘武吉公满’,从你我开始!


*以上照片来自于《独立新闻在线》,影片来自《Media Rakyat》

此文转载自Raymond的部落格,希望大家关注国家人民的生命权!


Sunday, March 7, 2010

大臣送我P.Ramli的Song

昨天在《光明日报》看到这样一篇报导:-

“比南利(P.Ramlee)是唯一入選“史上25位最偉大的亞洲演員”大馬代表,可見他的影響力至今不衰。”

让我想起前两周与黄主席, 丘伯和Encik Mustapha及部分村民面谈时,聊及尊贵的彭亨州州务大臣--Adnan Yaakob安南耶谷,老人家突然说了一句: "大臣天天送我们P. Ramli的Song。”

摸不着头脑,日理万机的彭大臣如何送大家“P.Ramli的Song” ???

结果老人家就做了一个小小的实验,我觉得有趣就随意拍了下来。



原来大臣已经不再接听反山埃委员会几个老人家的电话,举凡相关号码的来电一概不接听甚或回复,所以老人家听了一遍又一遍的P. Ramli的Song

我没有听过伟人P.Ramli的Song,也不确定大臣设定的接拨铃声是不是P. Ramli的Song。我比较好奇:身为武吉公满暂代村长的大臣为何要处处逃避武吉公满的村民?

大臣不是承诺过会帮我们彻查山埃采金事件吗?
大臣不是言之凿凿说要来武吉公满住一夜测探有无异味吗?

如今留给我们的,只有区区一首P.Ramli的Song。。。

About Me |简介

Kami adalah penduduk yang dilahirkan dan dibesarkan di Bukit Koman, Raub. Sememangnya, kami seharusnya dapat menikmati rahmat yang ditakdirkan, iaitu tinggal dengan aman. Namun, ketenteraman dan kesihatan penduduk tergugat apabila apabila lombong emas yang bersebelahan dengan rumah kediaman kami mengguna Sodium Cyanide dalam perlombongan. Ratusan penduduk mengadu tentang masalah kesihatan dalam tempoh 1 bulan selepas lombong emas mula beroperasi pada Febuari 2009. Kami tidak dapat lagi bertoleransi dengan ancaman ini. Untuk menjamin keselamatan ahli keluarga tersayang dan masa depan generasi kami yang akan datang, kami sanggup melakukan apa sahaja demi mempertahankan keamanan dan keselamatan kampung halaman kami. 我们是在劳勿武吉公满土生土长数十年的普通居民。本已到了知天命之年,奈何眼见挚爱的家园因为山埃的入侵,面临沦为“毒村”的致命威胁,我们决定站出来,抗战到底!为了我们爱惜的家人,为了我们的下一代,背水一战,决不妥协! Email:bancyanide@Gmail.com Facebook: https://www.facebook.com/BanCyanideInGoldMin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