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iday, April 30, 2010

拿督何启文慰问武吉公满皮肤病患者

彭亨州行政议员拿督何启文今午带领马华劳勿区会主席拿督林锦胜,州卫生局长,劳勿医院院长,数位劳勿县议员等人,于三时许抵达武吉公满其中一名皮肤病患刘女士的家进行慰问。

他表示关心武吉公满居民患皮肤病一事,并承诺将为武吉公满患者提供医疗方面的协助。他将安排皮肤专家到劳勿为患者鉴定患病原因。


趁何启文难得现身武吉公满慰问村民之际,患病村民纷纷向其投诉本身患病遭遇。

当村民向拿督何启文指责黄燕燕逃避选民时,拿督以“那事情已经过去了”而拒绝作出解释。拿督林锦胜更笑言他也很久没见到黄燕燕。


在山埃采金课题上,当村民指责马华未对居民作出交代时,却被回应以“不关马华的事”!原来对于政府所批准的计划,就算威胁健康与性命都不足以构成计划喊停的好理由。原来马华的职责就是“帮”我们呈备忘录给政府。原来马华是如此的无能为力。但马华不是政府的一分子吗?为何会“不关马华的事”?是他讲错,还是我听错?


当拿督何启文被问及日前在州议会所言,放置24小时操作空气探测器的六个数据收集点的位置时,才发现原来所谓的“24小时操作空气探测器”并非长期放置,就只是去年7月份所放置的6天,和今年某月份的某几天而已!拿督日前才宣称境局官员够专业,胜任有余,无须第三者来探讨探测器的准确程度。但这是专业的标准吗?除非长期放置,公开数据,否则无以令人信服!

皮肤病病患有话说。。。

上图这名患者这一年多来因染上无名皮肤病,已花费毕生积储约两万零吉来医治,苦不堪言!如今在医生的劝告下,为了避免病情恶化而出外必需戴手套。


人民的苦政府看见了吗?人民的呐喊政府又听见了吗?我们只不过求一个健康安全的家园,这样的要求很过分吗?

感谢拿督何启文的到访!希望拿督何启文此行所承诺---为患者提供医疗协助,为武吉公满争取长期放置空气探测器,不会让我们等太久。。。

Wednesday, April 28, 2010

皮肤病袭武吉公满,居民健康受威胁!


南洋商报

星洲日报

中国报


日前首相署公共投訴局表示,并未在武吉公满发现有危害人體的氰化物。这是好事!不然武吉公满已发生命案!
不过,山埃采金的过程当中,所使用的化学原料不止山埃,还包括以下:

1. Flocculant (Magnafloc E10 or Polyacrylate) 凝聚剂/聚乙烯

2. Lime or Calcium Oxide (CaO) 石灰/氧化鈣

3. Sodium Cyanide (NaCN) 氰化鈉(山埃) (每日使用量 ± 1.5 )

4. Sodium Hydroxide (Caustic Soda, NaOH)氧化鈉(苛性鈉)

5. Hydrochloric Acid (HCL) 盐酸

6. Activated Carbon (Norit RO 3515) 活性炭

7. LPG (Liquefied Propane Gas) 溶解丙烷气

8. Borax 硼砂

9. Soda Ash 碳酸水

10. Sodium Nitrate 硝酸鈉

11. Silicon Flour 硅化素

12. SO2 二氧化硫

13. Copper Sulphate (CuSO4) 硫化銅


经过化学作用所释放的气体如二氧化硫和硫酸等,是导致居民频频呼吸困难,皮肤发痒,咽喉疼痛,眼睛干涩,久咳不愈的原因之一。为何政府只盯着山埃不放,而忽略或故意不提其它因素呢?

从金矿公司以山埃采金至今,居民身体不适的投诉至今超过400宗。居民投诉后却遭被警方超时问话
一事,导致这几个月来居民就算身体不适也只自行求医不敢投诉。

如今刘女士和其女佣皮肤痕痒难耐,就连家中的小孩身体也出现零星红点。勇敢的她选择站出来揭发本身遭遇,证明山埃采金已严重威胁居民的健康!

希望政府以民为本,体恤居民的苦难,以实际行动和数据证明山埃采金是安全的,以安民心!


揭开PGM-7840的面纱


PGM-7840复合气体检测仪是 美国华瑞(RAE)公司最新推出的带有内置吸气泵以及可选数据记录功能的手持式气体检测仪,它最多可同时携带五个不同的气体传感器。这五个传感器,可以是 双量程检测0-100%VOL和0-100%LEL的可燃气传感器,氧气传感器和任选的三个智能型毒气传感器或者四个智能型毒气传感器。当远端采样管不小 心卷曲或吸入液体,内置的智能吸气泵会自动停止吸气并发出报警。

PGM-7840 VRAE传感器参数


检测范围

检测上限

分辨率

响应时间

可燃气

0-100%LEL

100%LEL

1%

15s

0-100%VOL

100%VOL

1%

15s

O2

0-30%

30%

0.1%

15s

CO

0-500ppm

1,500ppm

1ppm

20s

H2S

0-100ppm

500ppm

1ppm

30s

SO2

0-20ppm

150ppm

0.1ppm

15s

NO

0-250ppm

1,000ppm

1ppm

20s

NO2

0-30ppm

150ppm

0.1ppm

25s

CL2

0-10ppm

30ppm

0.1ppm

60s

HCN

0-100ppm

100ppm

1ppm

60s

NH3

0-50ppm

200ppm

1ppm

150s

PH3

0-5ppm

20ppm

0.1ppm

60s

直接读数 瞬时值(最多达5个)
·氧气(百分比)
·可燃气(体积百分比或爆炸下限百分比)
·有毒气体( ppm )
所有气体最高和最低值,
有毒气体的STEL、TWA值
电池电压和关机电压
警 报 90dB蜂鸣器及LED闪动指示超标
· 高端报警-每秒发出三下"嘟嘟"声并闪烁
· 低端报警-每秒发出二下"嘟嘟"声并闪烁
· STEL和TWA-每秒发出一下"嘟嘟"声并闪烁
电池电压过低或泵吸流速过低时,仪器会给予报警并显示相应提示信息
校 正 零点与标准气体两点校正
数据记录: 可存贮16,000个数据(53小时,5通道,1分钟间隔),向PC机传输的数据,带用户
编号、被测地点编号及校准数据
采 样 泵: 内置式,流速400 cc/分钟,低流速自动切断
温 度: -4℉-113℉(-20℃-40℃)
湿 度: 0%-95% 相对湿度(无冷凝)

PGM-7840 VRAE产品选型:

型号

PGM-7800-5p

LEL/O2/H2S/CO/SO2五合一

PGM-7840-4p

CO/SO2/NO2/Cl2 四合一

PGM-7840-5p

LEL/CO/SO2/NO2/H2S 五合一

标准配置

无机气体传感器可以更换,若选择四种毒气传感器,则型号为PGM-7840

配数据采集系统 (含存储芯片、操作软件、接口电缆)

携带箱, 橡胶皮套, 中英文操作手册,NiMH充电电池, 充电器, 碱性电池适配器

备选件

灯清洗工具,车用充电器,远端采样探头,振动报警器


何启文:将定期检查新村空气指数

中国报

星洲日报

南洋商报

六个空气指数数据收集点务必公开以示透明!

其实,如果环境局的官员够专业的话,另委第三者来鉴定武吉公满新村空气指数也真的好像多此一举,怕只怕环境局的官员"不够专业"或受到"某某压力"而真相不能大白,无法解救处于水深火热中的村民。

重复看了以上新闻好多遍,究竟PGM-7840空气探测器何时会被装置在武吉公满仍是未知数......

反山埃斗士---张少平先生逝世一周年纪念

向您致敬!
您的遗愿,有我们来接替您完成!

背水一战,绝不妥协!

Sunday, April 25, 2010

补选的糖果

video

昨天,一个大马的首相兼财政部长纳吉答允:若国阵在乌雪胜出,他将批准300万令吉拨款,作为已有80年历史的叻思华小的建校费用。

“若国阵明日获胜,身为财政部长的我,将出示拨款信,那300万令吉也将转入该校董事局户头,次日(周一)能得到那笔拨款。”首相笑称,若国阵胜利,董事局隔天可以上吉隆坡找他,但是如果国阵没有赢,那就不必找他了。

很“庆幸”的,今天国阵赢了,重夺乌雪国席。

所谓的庆幸,是指叻思华小董事局的户头,明天就可顺利得到300万零吉的拨款,可谓羡煞旁人。

反之我武吉公满3000居民天天与化学异味作伴,多番乞讨空气测试仪器却不获受理。

何启文说:“ 州政府没有相关仪器。”

几经查询资料显示一架可以测验空气中所有化学成分的仪器,至少需要40万令吉

40万令吉,对我们来说遥不可及,唯屡屡向中央政府作出多番要求长期放置空气测试仪器,与300万相比区区40万可谓轻而易举,可惜仍遥遥无期。

唯有耐心等候吧,或许等到劳勿国席进行补选,梦想中的糖果就不会那么遥远。。。

这就是一个马来西亚

Friday, April 23, 2010

武吉公满反山埃采金村民获提名Wild Asia Heroes

黄燕燕原形毕露全程录

4月20日下午1时30分,反山埃委员会结束记者招待会后获几位好心人士通传:黄燕燕2点钟将会前往民宅218号拜票。虽然当时下起大雨,可是大家还是风雨无阻前往等候。

在反山埃委员会主席黄金雄,秘书邱惠豪和Encik Mustapha 抵步前,黄燕燕看见数十位身穿青衣的村民后显得不悦,声称村民应该要有礼貌,甚至指责村民:“你们就是那么吵吵闹闹”。



随后,黄主席等人终于赶到现场,甫到步即听见黄燕燕诬赖村民政治化。黄主席激动反驳,这是近几年来首次看见黄主席生气得青筋暴现。



黄燕燕辩驳道:她曾经安排首相署副部长姆鲁基亚前往察看,邱伯反驳她的言论后惨遭质疑武吉公满村民的身份。



黄主席代表全体劳勿人民要求黄燕燕前往武吉公满对话,黄燕燕身为劳勿区的代仪士,竟然没有胆量答允村民的小小要求,连自己的选区范围也不敢踏足。



黄燕燕为自己设下5分钟的说话时间,不准村民打岔。


黄燕燕非但没有为攀山涉水的“亲生选民“作出交代,反而冠以“威胁乌雪补选”之罪。


黄燕燕声称自己非常熟悉金矿的运作,可是却无法解答一个小小村民的疑问,急下逐客令。

Thursday, April 22, 2010

首相署:武吉公滿採金活動無氰化物

此文转载自《星洲互动》

(布城)首相署公共投訴局表示,由於勞勿澳洲金礦公司(RAGM)有遵守政府規定的指 南,因此有關當局經調查後發現彭亨州勞勿武吉公滿採金活動並沒有任何含有危害人體的氰化物。

當局今日(週四,4月22日)發表文告指出,首相署副部長拿督慕魯基亞於2009年6月23日 接獲彭亨州武吉公滿反對山埃採金委員會所提呈的備忘錄後,便儘速召集各造進行探討。

“他已召集彭亨州環境局、衛生局、礦物及地理科學局、勞勿縣市政局等官員代表,連同數位受影響 居民與媒體代表開會討論有關武吉公滿採金活動問題。”

文告說,會議提及在武吉公滿河所抽取採金前和採金後的樣本,已被送往化學調查局,所得到的化學 化驗成果顯示兩個樣本皆沒有任何有毒的氰化物。

“雖然如此,環境局和礦物及地理科學局仍會繼續監視採金時的氰化物水平,以確保不會危害居民及 污染環境。”


口说无凭,有关当局应该公开何谓“政府规定的指南”?水源化验的结果不是政府说了算!空气质数化验呢?当局如何监视空气质数?为何连长期放置空气探测器那么小的要求也做不到?


黄燕燕:他们只听民联说词!

星洲日报

南洋商报

今早天未亮就接到几位年迈村民的来电,就阅报后对黄燕燕向媒体发表的不实言论大感不满,痛心疾首!
亲爱的黄燕燕,请问在您向外发表“他们把问题政治化”,“受民联利用”的言论前有没有派您的助理作出调查,反山埃委员会里头到底有多少个马华党员?我们敢说人数过半!但贵为国会议员的您有为过我们这群武吉公满的马华党员,在捍卫家园的道路上作出努力,拉我们一把吗?
4月20日出席新闻发表会的武吉公满村民,大多数是年过半百,投票超过10次的老人家。他们不留在家里含饴弄孙,反而不辞劳苦,舟车劳顿,千里迢迢4个小时车程去到新古毛召开记者会难道仅仅是为了“影响国阵的选票”?他们选择挺身而出是因为他们身受其害,觉悟到山埃的祸害,不想祸延子孙啊!他们是勇敢的爷爷奶奶,外公外婆!
尊贵的黄燕燕,各政府部门证实“金矿公司操作没有问题,山埃采金未对环境与健康造成威胁”也只是他们的片面之词啊!您从未踏足武吉公满就山埃课题会见武吉公满子民,倾听我们所面对的问题以及诉求就对外发表如此言论,对我们也有欠公平!
尊贵的黄燕燕,这些年来您在积极的推行《弟子规》,《弟子规》里头有一句:“同是人,皆须爱,天同覆,地同载”,也许您会比我们更了解其含义。请不要再让我们感受到武吉公满居民矮人一截!更有一句:“凡出言,信为先,诈与妄,奚可焉”。我们已经等了4年!希望您的助理所承诺的“会见日期正在安排中”,不会让我们等太久,不是为了安抚我们而讲......



乌雪拉横幅为向记者表不满,无关政治!

南洋商报

星洲日报

中国报

黄燕燕说:你看他们是怎么欺负我。。。

乌雪民众是选民,曾为她投下胜利一票的劳勿武吉公满村民是“没礼貌,野蛮不讲理”
video

精明能干的国会议员,设陷阱好下台无需多作解释。。。

video

无法回答普通村民的基本疑问,转移焦点怒下逐客令。

video

基于部分片段面对软件问题,暂时无法上载,所以大家暂时无法见识我们的国会议员如何三番四次以食指指着村民责问:“你是谁?住哪里?什么门牌?”,或者笑脸迎向媒体摊开双手自导自演说:“你看,连媒体都不相信你们!”,甚或以“我不跟野蛮没礼貌的人讲话”来回答无法回答的问题,还夹着笑脸鞠躬说声谢谢了事。。。

我们劳勿何等荣幸拥有此高高在上傲慢不羁气势凌人面不改容的国阵代仪士,丝毫不怯场,何来哽咽?何得何能欺负尊贵的。。。可惜尊贵的,最简单的问题:“你几是来武吉公满见我们的村民?”,你还无法作答。
等待中。。。

Wednesday, April 21, 2010

黄燕燕自称了解山埃采金课题言论,不攻自破!



















当反毒委员会副财政丘惠豪向黄燕燕提出疑问时,黄燕燕不断回问前者:“住哪里?武吉公满哪里?门牌几号”?

丘惠豪居住武吉公满数十年,自反山埃采金委员会成立以来,其对外发表的言论和其人的图像更是无数次在平面媒体和电视新闻出现过。黄燕燕竟然有眼不识泰山,不停质问他如此愚昧问题!
着说明了什么?黄燕燕一点都不关心其选区的问题,自称了解山埃采金课题言论,不攻自破!她才是误导人民!


“她较后解释说,她问对方门牌号码,因为在该批成员当中,有者不是武吉公满居民”。
我们可以拍着胸口说:“我们都是道道地地的武吉公满居民,我们是劳勿人”!她说出如此的话,是因为她从未踏足武吉公满会见我们!四年了!她对我们弃而不顾。。。。。。
事情发展到今天,为何还要盯住“是不是武吉公满居民”不放?这重要吗?这可是环境与人命安全的课题!是影响全劳勿,彭亨州,甚至影响西马人民的问题!
新古毛居民也不是你的选民啊!那你为何去拜票?


“黄燕燕说,有关成员是由其国会选区的一名州议员助理带来的,他们被利用到新古毛捣蛋,目的是影响华裔投给国阵的选票。”
到底是谁把问题政治化了?如果区区一位州议员助理就有能耐调动两辆巴士的居民前去捣蛋,影响国阵的选票,那下一届大选由民联来执政肯定不是梦!

“我在五年前已和他们会面,但他们就是不肯听我说话”。
五年前是你亲自与我们会面,还是你派人与我们会面?希望你的回答不要跟希山一样:“我不记得”!
如果选民那么听话,接受甜言蜜语的话,就不会有308!


“其他国家(提炼)就没有问题,我的选区就有问题。
其它国家离民宅很远啊!但武吉公满的金矿离民宅只有一条马路的距离,怎样相提并论?

你可以证明居民身上的皮肤病是山埃造成?(居民)去世证明是山埃(造成)?”
村民向来无恙,都是在采用山埃采金后才频频患上皮肤病的,如何解释?
如果不是化学异味日夜飘送,导致住在金矿区的已故张少平饱受眼红,咽痛,咳嗽等等症状之苦,他需要从原本舒适的独立式洋房搬去简陋的果园木寮居住吗?这是山埃间接造成的!

“山埃是有毒,但这是看用多少,就算是抽烟里面也有山埃”。
这是一个很差劲的比较!抽烟里面也有山埃,但你们可以选择抽或不抽。但武吉公满居民没有机会选择!24小时暴露在含山埃与其它化学成分的空气底下!我们就像实验室里的白老鼠,被测试看看有何反应!
“山埃是有毒,但这是看用多少”,金矿公司每天采用1.5吨山埃来采金,但是“很安全”,这不是自打嘴巴吗?

抽烟有害健康,所以政府采取种种措施不鼓励人民抽烟。山埃也威胁人民的健康与生命,为何政府却说安全?

Tuesday, April 20, 2010

420反毒委员会新古毛记者招待会,终“逮到”黄燕燕

光明日报


南洋商报

中国报

这就是我们选出来的黄燕燕!

今天武吉公满村民乘坐两辆巴士,为数80人远赴乌雪新古毛高尔夫球俱乐部,于下午12时30分举行记者招待会,反驳之前副首相幕尤丁声称“山埃采金有毒乃是谎言”的不实言论。

当记者会在1点30分接近尾声的时候,数位好心人士告知我们久违的劳勿区国会议员黄燕燕将在附近拜票。我们迫不及待冒雨前往该处寻人。

最后。。。

今天总算见识到我们尊贵的劳勿区国会议员睁眼说瞎话面不改色的老练演技。为了乌雪的选票,尊贵的可谓破天荒首次没有在回应山埃采金的疑问时,露出不屑和狰狞的脸孔,反而面带笑容砌词狡辩自己非常了解山埃采金的程序,政府专家说没毒我们说有毒她也没办法,更多次指责我们野蛮没礼貌,甚至影射我们不是武吉公满的村民。最终她也因为无法招架多番的提问,暗令主人家下逐客令,我们尊重主人家唯有离开。

一个马来西亚首位华人女部长真不是盖的。待相关视频整理好,各位就能大开眼界,何谓选举前后判若两人。

最后,我们诚心向乌雪的民众尤其是今天218号门牌的主人家说声抱歉,请原谅我们不请自来,原谅我们的情绪升温甚或部分村民的失控,全因我们已经找了她4年。4年了,何谓劳勿区国会议员--黄燕燕?!

反毒村民拦截僵持20分钟, 黄燕燕被激怒遂下逐客令

此文转载自《独立新闻在线》

彭亨劳勿武吉公满(Bukit Koman)反山埃委员会今天拉大队到乌鲁雪兰莪选区,驳斥副首相慕尤丁指山埃采金危害村民是谎言,并拦阻劳勿区国会议员黄燕燕,双方僵持不下长达20分钟。发言频频被打断的黄燕燕最终放弃发言,遂下逐客令,说:“请你们走。”

武吉公满(Bukit Koman)反山埃委员会今天早上7时出发,分乘两辆巴士耗时四个小时多来到新古毛,为副首相慕尤丁之前指控山埃是谎言的言论召开记者会,证明有关采金公司使用的化学物料中的确含有山埃。

结束记者会后,居民获悉黄燕燕(右图左)将出现在新古毛,立即决定前往该新村住家“围攻”黄燕燕,希望能够借这方法让身为劳勿的人民代表正面面对他们。

劳勿国会议员黄燕燕在下午2时来到阿三古邦区,为乌雪补选进行沿户访问。当时下着大雨,但武吉公满居民仍然风雨无阻,从巴士转坐轿车来到村民住屋,誓要获得黄燕燕的回应才罢休。

居民誓要黄燕燕许诺

大概下午2时25分左右,黄燕燕来到有关住家,而屋内已经聚集超过20位武吉公满村民。黄燕燕虽然看到村民已经拉起布条,但是依然显得很稳定,脸带微笑与村民握手。

武吉公满村民向黄燕燕展示疑因山埃采金作业而感染皮肤病的双臂。

居民看到黄燕燕即不断叫嚣,而黄燕燕则一直要求村民噤声,让她说几句话。她首先与新古毛居民道歉,更声称武吉公满居民给他很好的机会,可以让当地人了解他们的课题;无奈村民还是不肯静下来。

村民坚称黄燕燕数年没有回到劳勿,指责她都只会讲甜言蜜语,更有人向她大喊“老狐狸”;过后,其中一名委员要求居民稍微安静,以便“让她好下台”。

可是,一旦黄燕燕要出声说话,居民就不甘示弱地马上反击,导致黄燕燕无法作完整解释。后来委员会主席黄金雄大声要求,黄燕燕必须在所有媒体面前,说出一个时间到武吉公满面对村民。

黄燕燕政治秘书黄迈陞即出面解围,声明自己正给黄燕燕安排合适时间,并与环境部和卫生部一起前往武吉公满。居民对此不满意,坚持要黄燕燕当下马上作出承诺。

政治秘书称尽快安排

在多番要求居民给机会她说话却不果后,黄燕燕终于消去脸上笑容转而发火,怒说:“可以给我五分钟吗?!”

虽然部分居民马上噤声,但是还是听到有人回嘴说:“五年都给了,还用说是五分钟吗?”

其中一名村民的手臂感染皮肤病。
黄燕燕接着说:“这些是我的政治。你们看到吗?女性国会议员,我面对的是什么?我永远没有机会讲话。你看看……任何人讲一句话我就停了!”

她否认对金矿事情不了解的指控,欲作进一步解说环境部和卫生部检验的时候,居民突然爆出“没有毒!”,结果激怒黄燕燕,直接表明“不讲了!”

她指责居民连五分钟也不给她,惟居民不为所动,声称会待在乌雪几天,要黄燕燕在这数天内答应和作承诺。黄燕燕接着怒斥居民,不容许他们威胁乌雪补选,并在尊重新古毛居民的想法之下,向居民下逐客令,说“请你们走”。

眼见居民情绪仍然高涨,黄迈陞出面解围,请求居民离开,并声言会尽快作出安排。双方前后僵持长达20分钟的混乱场面后,随着居民离开,黄燕燕转而安抚在场居民,为此事向他们道歉。

称行动党驱使来捣蛋

居民离开后,黄燕燕作简短发表,指责武吉公满居民会找上门来,主要是受到劳勿都赖州议员钟绍安驱使,而前来捣蛋,更称居民叫嚣的时候,这名行动党议员的助手站在背后冷笑。

黄燕燕表示,自己在五年前曾经见过武吉公满居民,但是他们仍然不听她解释。她向媒体解说道,山埃是肯定有毒,但是该公司采金手法都是使用国际方式,甚至获得各部门批准。

“其他国家(提炼)就没有问题,我的选区就有问题。这些批准已经在政府手中,证明(提炼是)没有毒。你可以证明居民身上的皮肤病是山埃造成?(居民)去世证明是山埃(造成)?”

此外,她透露,这项金矿计划获得有关伦敦上市公司的外来投资高达1亿元,过后更会增加多2亿元。

2006 年8月21日,伦敦上市公司半岛金矿有限公司(Peninsular Gold Limited)独资拥有的劳勿澳洲金矿私人有限公司(Raub Australian Gold Mining Sdn Bhd)在村民毫不知情的情况下,成功取得彭亨州矿物及地质科学局(Jabatan Mineral dan Geosains Pahang)的白纸黑字批准,在武吉公满新村的金矿区以山埃采金。

黄燕燕强调,自己身为国阵代义士的工作不简单,而在国阵的带领之下,让人民能够有便宜医药服务,马华公会更确保华人都能够念华小。她穿插半咸不淡的广东话,呼吁居民支持国阵时,引得居民笑嘻嘻。

村民不满慕尤丁撒谎指责

武 吉公满反山埃委员会动员超过80名村民,今早到新古毛新村,申诉山埃采金危害村民健康。他们在新古毛新村高尔夫球场俱乐部召开记者会,严厉驳斥副首相慕尤 丁近日在武吉柏仑东(Bukit Beruntung)指武吉公满采金安全无虞、采金作业不安全是民主行动党炒作出来的谎言。

反山埃委员会委员指劳勿澳洲金矿公司在武吉公满使用山埃采金,对当地居民的健康、环境生态、社会经济和水源安全都造成巨大影响。他们不满慕尤丁刻意忽略村民申诉山埃采金的危害,而指村民说谎。

委员会主席黄金雄(右图右)、秘书长慕斯达法(Mustapha Hussin)、副秘书邱惠豪及州议员钟绍安助理拉祖,向居民和媒体作出解释。慕斯达法要求政府机构进行详细检验,以证明他们没有说谎,更有委员放话召开公开辩论,让双方专家谈山埃。

他们出示报告证明有关公司的确使用山埃提炼金矿,还有针对居民所进行的健康调查,说明当地居民大部分都受到山埃影响,不但空气和水源出现污染问题,更导致居民皮肤红痒、健康出状况等。

反山埃委员会也澄清,反山埃采金并没有党派色彩。黄金雄重申,他们并没有受到政治党派影响,州议员并没有替他们付医药费,州议员帮忙他们,纯粹是州议员本身服务人民的应有态度。

“我们真的是投诉无门,只能投诉给行动党的议员。政府方面的投诉都不受理,警方更把州议员和居民逮捕问话数小时,让居民不敢前往报案及作投诉。”

他表示,居民都感到很伤心和失望,因为政府竟然为了一个小集团和少数人的利益,而危害他们的健康、摧毁他们的家园。他们希望部长和副部长能够前往该地,亲身了解武吉公满的危机。

委员会在现场出示人民受到山埃影响的生活起居照片,也举起“宁可喂奶猴小孩,劳勿选民丢一旁”的布条指责多番投诉黄燕燕都不获回应。

武吉公满居民现身乌雪驳副首相, 拦截黄燕燕舌战廿分钟惨遭驱逐

此文转载自《当今大马》

副首相慕尤丁日前一席“山埃采金不安全说谎论”,已经点燃了备受山埃采金课题困扰的彭亨州劳勿武吉公满居民的心中怒火。 NONE大约70名身穿武吉公满反毒委员会的绿色T恤的村民今日兴师动众,集体动身前往乌雪新古毛高尔夫球场俱乐部,以召开记者会严正驳斥慕尤丁谴责村民撒谎指控金矿公司以山埃采金不安全的言论。
反毒委员会秘书慕斯达发胡先,出示彭亨州环境局的文件,证明金矿公司的确是使用山埃采金。他们也试图力证山埃采金已经严重影响他们的生活。 “这4年来,已经有许多村民换上各种病症,包括眼肿、皮肤痒等等。” “为了全体武吉公满村民,我们要追求正义,并希望相关机构能够进行详细的检查。我们不想面对各种的指控。”

村民展示疤痕力证健康受损

NONE为了凸显当地的健康环境受威胁,两名当地村民今天也展示身上因为对化学物质敏感而出现的疤痕。此外,村民也高举海报来凸显他们的心声。 慕尤丁是日前在乌雪选区内力斥行动党,企图藉彭亨劳勿的武吉公满山埃采金事件捞取选票,甚至形容那是“谎言”。 他表示,金矿场计划已经进行详细考察,相关部门机构都证实该计划能安全进行、没有危害人民和工人健康,一切都没有问题。
举行聚餐拜票遭村民“逮住”
以反毒委员会主席黄金雄为首的村民,也针对本区国会议员,劳勿国会议员黄燕燕一直对他们避而不见大表不满,频频大声质问“黄燕燕,你在哪里?” 他们在记者会后,更决定趁着一直对他们避而不见的本区国会议员,劳勿国会议员黄燕燕今午前往新古毛为国阵助选时当众拦截她。 NONE当时也是旅游部长的黄燕燕,是在新古毛新村一间住家举行聚餐拜票。因此,她在抵达现场时,即遭到二三十名村民“逮住”,结果双方爆发一场长达20分钟的舌战,最终不欢而散。
现场气氛剑拔弩张,当地村民则在旁围观。

不满打官腔频打断燕燕发言
尽管黄燕燕抵达现场时,双方还有非常君子地握手,这名马华副总会长也保持笑脸,不过气氛随后就迅速升温,村民开始包围黄燕燕,要求她做出解释。

NONE去年去世的反毒委员会财政张少平的家属也怒向黄燕燕追究责任,“我的父亲死了一年!”
对此,黄燕燕一开始还耐心解释,她已经派遣首相署副部长慕鲁基亚(T Murugiah)前往当地会见村民,而她本身也已经亲身了解整件时间,并没有不敢返回劳勿会见村民,但是尚未讲完就被气愤的村民打断。
村民们是不满黄燕燕一直重覆官腔,直截了当挑战黄燕燕针对山埃采金进行辩论;并要求黄燕燕定下确凿的日期,返回劳务针对山埃采金课题与当地村民进行一直迟迟未能举行的对话。

轰村民以乌雪补选“威胁”她
由于讲话频频受到打断,黄燕燕也拒绝再与武吉公满村民继续对话,并且向他们下“逐客令”,随后就转向新古毛新村村民控诉,本身作为女性国会议员时常遭人“欺负”。
NONE虽然黄燕燕政治秘书试图介入打圆场,表示将会安排对话,但是村民们仍然不满,坚持黄燕燕必须在补选期间回到劳勿,解决这个拖延已久的问题。
但是,黄燕燕毅然拒绝给予一个明确的会面时间,甚至指责村民借用补选来“威胁”她,并且出动屋主和村长来要求他们离开。
这促使武吉公满村民决定不再纠缠,转身离开现场。不过,张少平遗孀陈连娣还是不放弃做出最后一次的请愿,“我们敬爱的部长,我很希望能尽快解决我们的问题。”

燕燕斥行动党议员助理带头

NONE黄燕燕在村民离开后,在向参与聚餐的新古毛新村村民发表演讲时,就指责这批武吉公满村民是由行动党都赖区州议员钟绍安的印裔助理拉祖所率领,前往当地“捣蛋”。
都赖是劳勿国席下其中一个州议席,武吉公满就坐落在该选区内。该州议席在上届大选就因为武吉公满课题发酵,导致当地的马华州议员蝉联失败,由行动党胜出,就连黄燕燕的多数票也削弱至两千多张票。
拉祖今日全程陪伴村民召开记者会,并前往新古毛新村向黄燕燕请愿,他在记者会上也出示村民所作出的投诉单。
黄燕燕借此指责这批村民是因为“政治原因”才会到来闹事,并炮轰他们是要不惜“把金矿和我打倒”。
“我们是华人,华人一定要支持马华,你看他们是怎样欺负我!你们不能受外来因素影响到你们的选票。”

转移闹场风波却不小心出糗
NONE然而,当她试图转移焦点,并归咎反对党带领外人到当地“捣蛋”,来挑起村民对反对党的不满时,却不小心出糗。
她是询问一名年长女性村民是否会投票支持国阵,不料这名选民竟然是摇手,导致她一时竟然不懂得反应。
结果有关选民必须劳动旁人“晓以大义”后,才点头承诺投票支持国阵。
她也否认本身对此事置之不理,表示她曾经将此事带入内阁之中,并且获得卫生部、环境部证实山埃采金安全,不会威胁当地居民的健康。
她更香烟含有山埃为例,力证采金活动是不会毒害居民,“山埃是有毒,但这是看用多少,就算是抽烟里面也有山埃”。
她早前受媒体询问时也指责说,本身曾在上周四约见武吉公满村民,但是他们却失约。

Saturday, April 17, 2010

副首相可以讲人话吗?

仅此通知各位关心我们的朋友,我们已经平安回到我们的家。

抵达家门已经接近深夜2点,看见为我担心,挑灯等候的家人,一阵心痛。

上网查阅新闻,意外发现《当今大马》刊登副首相兼教育部长慕尤丁竟然对于我们这次远赴乌雪作出如此结论,更是痛彻心扉!

慕尤丁也力斥行动党,企图藉彭亨劳勿的武吉公满山埃采金事件捞取选票,甚至形容那是“谎言”。

“看来最新的课题是,行动党要把彭亨州劳勿的金矿场形容为带来破坏、有山埃和有毒化学物,这是个天大的谎言!”

“他们要把这项由外资和彭亨州政府参与的计划扭曲为不对人民带来丝毫好处。他们要利用乌雪补选为平台,这里的选民可能不清楚实况,甚至会遭误导以为国阵残暴、国阵不理会环境、国阵置人民健康和居民利益于不顾,但这全是他们在扭曲事实。”

“我要解释,我们已对金矿场计划进行详细考察,相关部门机构都证实该计划能安全进行、没有危害人民和工人健康,一切都没有问题。”

他披露,他今天揭露此事,是因掌握了足够情报,显示行动党要藉这项议题兴风作浪。他强调,国阵决不退缩,化被动为主动,不容许行动党扭曲事实的伎俩得逞。

“我们讲求真凭实据,我们不是说谎的政党。”
-------------------------------------------------------------------

作为一个“人”,我们应该为自己的行为和说话负责任。副首相没有查明身份就断定武吉公满人民此行实为行动党捞取选票,根本就是不负责任的行为。尊贵的副首相,你可知道今天远赴乌雪的村民当中,多数人皆为马华党员?你可知道,大家过去都曾为国阵投下胜利的一票?请你不要忘记,人民才是老板!请重视我们提出的诉求,说一些负责任的话,也就是-- 人话。

国阵爱山埃不爱人民

转载自:《独立新闻在线》

彭亨劳勿武吉公满反山埃委员会今晚拉队到乌鲁雪兰莪选区,向选民控诉国阵政府任凭金矿公司以山埃采金,典当人民利益。

武吉公满(Bukit Koman)反山埃委员会一行20人昨天下午分乘三辆汽车赴乌鲁雪兰莪。岂料,村民一起程即遭警方阻拦。武吉公满反山埃采金委员会主席黄金雄透露,警员一一记下他们的名字和身份证号码之后,才给他们放行。

村 民在乌鲁雪兰莪选区参与了民主行动党在乌雪新村多元化礼堂举行的晚宴。这个晚宴宴开100席,邀请国会在野党领袖安华、民联候选人再益依布拉欣(Zaid Ibrahim)、民主行动党国会领袖林吉祥、秘书长兼槟城首席部长林冠英、雪州行政议员刘天球、回教党署理主席纳沙鲁丁(Nasharuddin Mat Isa)等到场演说,吸引约一千人出席。

武吉公满村民在雪州行政议员兼民主行动党雪州主席欧阳捍华的介绍下,上台拉布条向选民控诉 国阵妄顾劳勿人民的利益,允许金矿公司在武吉公满以剧毒的山埃采金。这些布条写着“国阵爱山埃不爱人民”、“请勿更新山埃采金准证”、“劳勿居民寻找黄燕 燕”、“保卫家园,拒绝山埃”等。

清一色身穿“抗山埃,保家园”的武吉公满村民在台上高喊三声“我们不要山埃”,博得台下约600出席者热烈的掌声。


黄燕燕见村民就逃?

欧阳捍华赞扬他们有勇气保卫家园,走遍全国各地展开请愿活动,并揶揄劳勿国会议员黄燕燕见了武吉公满村民就逃。

他致词时呼吁国阵莫再为了金钱,妄顾人民性命,并呼吁乌雪选民否决国阵贪污霸权,投民联候选人再益依布拉欣(Zaid Ibrahim)一票。

来自劳勿的雪兰莪州行政议员刘天球上台演讲时提及,武吉公满村民远道而来,原因是国阵州政府无顾村民的死活,允许金矿公司以山埃采矿。

他透露,雪州政府有提供武吉公满村民协助,包括聘请专家做检验报告,报告迟迟无法出炉,原因是报告“对村民有害”,因此专家决定做第二次报告。他呼吁要求劳勿村民“忍耐忍耐”,等待第二次报告出炉。

416乌雪民联团结宴










武吉公满居民千辛万苦,攀山涉水到乌雪去,目的只有一个---抗山埃,保家园!
乌雪的居民们,请好好利用您们手中的一票,去捍卫您们应有权利,好好教训不听民声,妄顾人命,见利忘义的霸权政府!


About Me |简介

Kami adalah penduduk yang dilahirkan dan dibesarkan di Bukit Koman, Raub. Sememangnya, kami seharusnya dapat menikmati rahmat yang ditakdirkan, iaitu tinggal dengan aman. Namun, ketenteraman dan kesihatan penduduk tergugat apabila apabila lombong emas yang bersebelahan dengan rumah kediaman kami mengguna Sodium Cyanide dalam perlombongan. Ratusan penduduk mengadu tentang masalah kesihatan dalam tempoh 1 bulan selepas lombong emas mula beroperasi pada Febuari 2009. Kami tidak dapat lagi bertoleransi dengan ancaman ini. Untuk menjamin keselamatan ahli keluarga tersayang dan masa depan generasi kami yang akan datang, kami sanggup melakukan apa sahaja demi mempertahankan keamanan dan keselamatan kampung halaman kami. 我们是在劳勿武吉公满土生土长数十年的普通居民。本已到了知天命之年,奈何眼见挚爱的家园因为山埃的入侵,面临沦为“毒村”的致命威胁,我们决定站出来,抗战到底!为了我们爱惜的家人,为了我们的下一代,背水一战,决不妥协! Email:bancyanide@Gmail.com Facebook: https://www.facebook.com/BanCyanideInGoldMin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