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uesday, July 20, 2010

武吉公满村民有百毒不侵之身?

武吉公满山埃采金课题延烧两年有余,村民多番抗议当局批准矿商在新村内设置冶 金厂,所得到的标准回应不是“金矿绝对安全,村民无需担心”; 就是“这是反对党的炒作,村民受到误导”。

我 们暂且放下上述的官方回应,把眼光投向近期发生的两宗相关事故。

第一宗,6月26日,秘鲁安第斯矿区废水溃堤,超过2.1万立方米含有氰化物(山 埃化合物)的剧毒废水流入附近河流,导致距离矿区70公里外的野生动植物大量死亡。秘鲁万卡维利卡省地方水务局证实,污染面积已经超过1500公顷。由于 事态严重,秘鲁政府被逼宣布该地区进入为期90天的紧急状态。

第二宗,本月初,中国最大的黄金生产商于福建省的矿场,发生剧毒废水外 泄事件,造成有“客家母亲河”美誉的汀江流域严重污染,数千吨鱼只中毒死亡。该地区渔民指出,地方政府涉嫌包庇矿商,因为早在6月中的一次暴雨过后,已经 出现鱼只死亡的情况。可是直到7月初情况恶化,大量死鱼浮上水面,臭味笼罩整条河流,当局才通过短讯提醒民众不要用使用河水,不要捕吃鱼只。

上 述两个在相隔不到一个月内发生剧毒外泄的矿场,再加上多年来世界各地发生事故的矿场,如10年前造成2千平方公里严重污染的罗马尼亚金矿场,我相信当地政 府在向他们发出采金及冶金执照前,也是认定“金矿绝对安 全,民众无需担心”的。

不幸中的大幸,过去发生剧毒外泄的部份矿场,与民宅之间尚有一段缓冲区。而平均 每天使用1.5吨山埃及其他将近20种化学原料的武吉公满冶金厂与民宅的距离,却只有一条马路之隔!

村民不是愚蠢的,村民更不是为了反对而反对。他们的焦 虑,是源自于以下几项疑虑:

第一,金矿公 司没有对村民公布任何意外应急措施,如:在意外发生时的通讯管道、紧急疏散及逃生方法等。
第二,金矿公司没有公布为剧毒石渣进行“去毒”的预算。 当初招股时,该公司宣称“大马地方政府及租地者没有要求对山埃废料进行去毒”。
第三,金矿公司没有公布有毒泥渣的处理方法。
第四,金矿公 司没有公布有毒废气的处理方法。
第五,《国际山埃管理法典》的官方网站显示,该金矿公司并没有签署这项监督金矿业者安全使用山埃的国际准则。
第 六,金矿公司当初为何坚持不肯将金矿冶炼厂设置于远离民宅的地点?

在矿场开始运作的两年多以来,村民每一天就在上述的疑虑中战战竞竞地过 活。而他们最大的疑惑,莫过于政府为什么可以气定神闲一口咬定“矿场绝对安全”?在一个亿元体育馆可以因为一场大雨而坍塌的国度,这种保障的含金量有多高?

在 国外矿场剧毒外泄频传、当地安全措施受到质疑的情况下,持续更新有关公司的采金执照,难道是认定武吉公满村民个个横练金钟罩,拥有刀枪不入百毒不侵之身?

外国矿场泄毒瘾以为鉴,应禁山埃采金!

星洲日报

Saturday, July 17, 2010

浙江矿场又泄污水!

世界各地接二连三发生含矿场污水的泄漏事件,证明劳勿居民反对山埃采金并非过虑!

Wednesday, July 14, 2010

下一个外泄点会不会是马来西亚~武吉公满?




意外不单行!
秘鲁矿场堤坝倒塌后,中国福建矿场又再次传来山埃污水外泄的事件,导致水源受到严重污染,这次死亡鱼只更达380万斤!


在短短个月内,国外就发生了两宗意外

武吉公满是全世界距离矿场最近的民居,政府如何保证意外不会在马来西亚的武吉公满上演???

Tuesday, July 13, 2010

黄燕燕不满积罗垃圾场飘臭,武吉公满金矿飘臭就没问题!

星洲日报

一直以来,武吉公满金矿化学异味日夜飘送,黄燕燕说没问题!
如今积罗垃圾场飘臭,却引起黄燕燕不满!

“如果管理单位根据程序来处理垃圾,臭味不会出现。”
“垃圾场附近经常飘臭,肯定是垃圾处理方式出了问题。”
积罗垃圾场竟然让黄燕燕开窍,揪出问题所在了!

拿督黄燕燕,劳勿的居民还在望穿秋水等待与您会面!
希望拿督黄迈生处理了积罗垃圾场事件后,不会“忘了”对武吉公满村民许下的承诺!

子曰:人而无信,不知其可也 。
我们相信,故我们期待。
请别因为您的无信,而破坏了人与人之间这份诚信。。。


Saturday, July 10, 2010

不知马华如何查清真相?


1. 如果请愿不是解决问题的方法的话,那请问马华最佳方法是什么?
请别忘了,“在山埃采金事件当中,不关马华的事,马华的责任只是“帮”你们提呈备忘录而已”~拿督林锦胜



2.在影片中拿督林锦胜语不惊人死不休的金句“我们马华做不到,反对党更加做不到!”
身为政府成员党之一的马华连自己也无能为力,为何却要求行动党要做到?应当严己宽人,不应宽己严人,还有不要以五十步笑百步,那是不对的行为,老师教的。

3.既然是通过马华管道把有关部门“请”到武吉公满做一连串检验的,那么详细报告就公开出来啊!我们不要只听喊出来的结果,白纸黑字证明给我们看!

4.如果我家进贼了,我去报警,警方却叫我自己去捉贼,应该吗?
我们是受害者,我们作出投诉,调查真相是政府的责任,如今还要我们收集证据去证明,说的过去吗?

5.对钟绍安所说过的话马华就铭记于心,久不久拿出来炒隔夜饭,对于州务大臣所答应来武吉公满住的言论,马华竟然患失忆症,无人敢呛声!不是双重标准是什么?
更何况,在朝党解决不了问题反讥在野党不力,那政府干脆给在野党来做算了!

6.法庭虽已作出裁决,但马华必须知道,我们败诉的原因不是因为山埃采金安全,而是技术上的失误~我们必须在10年前就提出司法审核上诉

7.谁真正为民服务,选民心里自有底。下届大选就知道结果了!

Wednesday, July 7, 2010

秘鲁矿场堤坝崩塌!!!

Peru Environment Ministry declares 90-day emergency to clean up mine spill into Andean river

July 6, 2010 ·by Andean Air Mail & PERUVIAN TIMES

Source: CPN Radio

Peru’s Environment Ministry declared a 90-day emergency Tuesday to clean up some 21,420 cubic meters of toxic mine tailings that spilled late last month into the Opamayo River in the southern Department of Huancavelica.

The spill occurred June 26 when a containment dam at the Caudalosa Chica mine collapsed, unleashing cyanide-tinged waste water into the Opamayo, which flows into the larger Urubamba River.

Carlos Candiotti, secretary of the Environmental Control Committee in the province of Angaraes told cable news station Canal N that thousands of trout in a fish farm downstream were killed by the fouled waters.

The Environment Ministry should release short-term action plan for the cleanup within five days, in coordination with Civil Defense and the ministries of Health and Energy & Mines, as well as the regional government of Huancavelica, daily Peru.21 reported.

The Environment Ministry indicatd that any penalty levied against Caudalosa Chica will have to be decided by the Ministry of Energy and Mines.

The regional director of Civil Defense for Huancavelica, Rafael Rojas, criticized the government on CPN radio for waiting more than a week to declare the emergency.


秘鲁矿场堤坝崩塌,导致21,420立方米含剧毒山埃的污水外溢,下流受到严重污染,数以千计的鲑鱼因此而死亡!政府还启动90天紧急机制清理河流。

是谁说“外国以山埃采金没问题,很安全,偏偏在她的选区就那么多反对的声音”

难道我们是真的被误导?为反对而反对?

事实胜于雄辩。秘鲁矿场堤坝崩塌事件就揭露了其隐藏的杀机。

谁能保证意外不会在武吉公满上演???

恳望政府不要更新于2010年8月21日届满的山埃采金准证。

Tuesday, July 6, 2010

团结就是力量!

从小老师就教导我们,
“不管别人做得对不对,自己要做得对”。

政府,皇室,商家为利典当人民的健康与生命,
是他们不对!
但,劳勿的同胞们,
你们做对了吗???

当山埃~这夺命的隐形杀手出没于我们的家园时,
你有
为了捍卫我们的健康 与性命,
为了保卫我们土生土长的家园,
为了保护我们的下一代免受毒害,
为了拯救我们的地球而挺身站出来吗?


“反不到的啦!”,“晒气啦!”
或许这些话语你们早已听过千遍,
甚至也可能是你们的心声。

但从万挠新村居民抗高压电缆进入家园的努力,
和金马仑菜农百余车挡执法人员事件中,
不择不扣地体现出~团结就是力量!

劳勿的同胞们,
反对山埃采金的成果虽难以预 测,
但我们能肯定的是~我们可以站出来,
为自己,为家人,为家园,为下一代向山埃说“不”!

不管有多少的冷言冻语,
也不管别人的冷眼旁观,
无论反山埃的道路再怎么艰难,
我们都不能放弃,
因为,
这是我们的根。。。

加油!劳勿人!

林放:山埃采金再有起义



Monday, July 5, 2010

704和平请愿




乡亲们,战友们,来自远方的有义之士,
你们辛苦了!

虽然抗战的路崎岖不平,荆棘难行,
但一路上有你们的陪伴与支持,
我们会走得更远。。。


坚持到底,永不言弃!

About Me |简介

Kami adalah penduduk yang dilahirkan dan dibesarkan di Bukit Koman, Raub. Sememangnya, kami seharusnya dapat menikmati rahmat yang ditakdirkan, iaitu tinggal dengan aman. Namun, ketenteraman dan kesihatan penduduk tergugat apabila apabila lombong emas yang bersebelahan dengan rumah kediaman kami mengguna Sodium Cyanide dalam perlombongan. Ratusan penduduk mengadu tentang masalah kesihatan dalam tempoh 1 bulan selepas lombong emas mula beroperasi pada Febuari 2009. Kami tidak dapat lagi bertoleransi dengan ancaman ini. Untuk menjamin keselamatan ahli keluarga tersayang dan masa depan generasi kami yang akan datang, kami sanggup melakukan apa sahaja demi mempertahankan keamanan dan keselamatan kampung halaman kami. 我们是在劳勿武吉公满土生土长数十年的普通居民。本已到了知天命之年,奈何眼见挚爱的家园因为山埃的入侵,面临沦为“毒村”的致命威胁,我们决定站出来,抗战到底!为了我们爱惜的家人,为了我们的下一代,背水一战,决不妥协! Email:bancyanide@Gmail.com Facebook: https://www.facebook.com/BanCyanideInGoldMin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