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ursday, August 4, 2011

武吉公满居民极度失望, 黄金雄:还有手中一票!

作者/本刊曾薛霏 Aug 03, 2011 11:50:12 am

【本刊曾薛霏撰述】今天一早老远从彭亨州劳勿驱车前来布城的反对山埃采金工委会主席黄金雄在聆听了上诉庭的驳回居民上诉裁决后直呼极度失望。眼眶泛红的他说,“就算我们输完了,我们还有手中的一票!”

黄金雄在聆听了上诉庭裁决武吉公满居民败诉后告诉媒体,反对山埃采金工委会运动走了六年,奋斗迄今,“原本的四名原诉人只剩下了三人,其中一个也是半个人了。无论是村民也好,起诉人也好,一直到现在都支持我们。全部村民感到非常失望。”

武吉公满居民入禀的司法复核案共有四名原诉人,其中一名原诉人张少平于去年去世,另一名原诉人也中了风,必须以拐杖走路。

黄金雄在发言时一度哽咽,眼眶泛红,神情哀伤。

他对媒体发言时缓缓道出多年来斗争的辛酸,并称居民要与劳勿澳洲金矿私人有限公司打官司,就是等同于与一个财雄势大的公司对撼,居民无法如该公司般,一掷千金来打官司,只能依靠律师的帮忙。

“我们的嘴巴给人封住了。我们讲什么谁听?没人听!我们叫政党关心我们,有些政党有关心,但是有些政党来踩我们一脚。”

张佩霞(左图)接着说:“马华公会劳勿区国会议员黄燕燕有做什么贡献?有过来关心武吉公满吗?”

“我们只是希望别人伸出援手帮助我们,一句我们政治化课题就把问题否定了!”

张佩霞接着说:“无论这条路多么难,我们也要走下去。我们要捍卫我们的家园,我们的下一代,要有一个好的居住环境。以后孩子问,在大家反对山埃采金时,爸爸、妈妈、公公、婆婆在哪里?我们可以很荣幸地告诉他们,我们站在捍卫家园的道路上。我们没有遗憾。”

张佩霞说完之后,情绪激动,哭泣。

对彭亨环境局失望

黄金雄(右图)说,如今武吉公满的人民正在尝着山埃采金的苦果。当地的空气严重污染,人民自费安装空气指数探测器,探测出住宅区内有不同的有毒气体。居民向彭亨州环境局投诉,冀望该局采取行动,但是并没有结果。

“我们对彭亨州环境局感到非常失望。我跟居民说,就算我们输完了,我们还有手上的一票。”

自从山埃采金课题爆发后,居民以选票宣泄对当地国阵领袖的不满,劳勿国会选区下的都赖选区由行动党的候选人钟绍安当选。

自从劳勿澳洲金矿公司在2009年2月开始运作后,居民开始感到不适,包括皮肤很痒出现红疹、眼睛刺痛流泪、喉咙不适、呼吸困难、甚至晕眩等。马来西亚环境局和卫生部都无法查明村民不适的原因。

环境局在居民多次要求下在该村安装空气探测器仅六天就断定村内空气未受污染,与金矿无关。村民在无计可施之下,便自掏腰包安装空气探测器。

在2009年12月25日,居民开始在距离金矿100米至2公里范围内安装氰化氢(HCN)探测仪器。由于风向转变,因此居民都会固定在一个地点放置仪器两天或超过一周。

在2010年1月17日,探测的第13天,仪器测出在距离金矿西南方400米住家有0.7ppm和0.3ppm的氰化氢。

运作一年毒气浓度一度超标

在今年3月30日的探测结果显示,在距离西南方500米的住家探测到高达30ppm的氰化氢。探测器的警报铃从早上5时25分响至晚上7时15分,最后因电池消耗完毕而进入关机状态。

这是居民探测304天来所得出的最严重记录。由于该探测器只能测出0.01ppm至30ppm之间浓度的气体,易言之若超过30ppm也只会显示30ppm,居民因此怀疑,其实氰化氢的浓度已超过此指标。

居民质疑,氰化氢这种有毒气体,只要高达20ppm都可以让人产生中毒症状,甚至死亡,但当天测试的结果显示,空气中的氰化氢浓度高达30ppm,这足以在几分钟内杀人于无形。

易言之,在金矿开始运作一年后,空气器中氰化氢的浓度有明显增加的趋势。

远至三公里的新巴力也受污染

另外,居民也于2010年4月21日安装了探测二氧化硫(SO2)的探测器,并发现在2010年7月期间,在距离金矿东南方三公里的新巴力也可以测试到二氧化硫气体,最低记录为0.3ppm,最高为0.5ppm。

在2010年9月至10月期间,居民在距离金矿南方150米的住家放置二氧化硫探测器,其中五天探测到二氧化硫,最低为0.3ppm,最高甚至达到19.6ppm,其中在10月22日,探测到高于5ppm的浓度多达七次,持续启动警报。

村民质疑,为何住宅区会有如此高浓度的二氧化硫,同时也质疑金矿业主闭门操作,不愿公开予第三方中立机构和专家调查,也不愿做出详细的环境影响评估报告,特别是如何处理废料的部分。

金矿开始运作后,居民不断感到不适,再加上金矿业主并没有公开向居民解释,导致当地居民活在忧虑之中。

No comments:

About Me |简介

Kami adalah penduduk yang dilahirkan dan dibesarkan di Bukit Koman, Raub. Sememangnya, kami seharusnya dapat menikmati rahmat yang ditakdirkan, iaitu tinggal dengan aman. Namun, ketenteraman dan kesihatan penduduk tergugat apabila apabila lombong emas yang bersebelahan dengan rumah kediaman kami mengguna Sodium Cyanide dalam perlombongan. Ratusan penduduk mengadu tentang masalah kesihatan dalam tempoh 1 bulan selepas lombong emas mula beroperasi pada Febuari 2009. Kami tidak dapat lagi bertoleransi dengan ancaman ini. Untuk menjamin keselamatan ahli keluarga tersayang dan masa depan generasi kami yang akan datang, kami sanggup melakukan apa sahaja demi mempertahankan keamanan dan keselamatan kampung halaman kami. 我们是在劳勿武吉公满土生土长数十年的普通居民。本已到了知天命之年,奈何眼见挚爱的家园因为山埃的入侵,面临沦为“毒村”的致命威胁,我们决定站出来,抗战到底!为了我们爱惜的家人,为了我们的下一代,背水一战,决不妥协! Email:bancyanide@Gmail.com Facebook: https://www.facebook.com/BanCyanideInGoldMin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