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day, August 8, 2011

议决案件带上联邦法院 居民要健康无山埃村子

【本刊特约刘伟鸿撰述】彭亨劳勿武吉公满约100名村民一致通过把司法审核上诉至联邦法院,以便可还居民一个健康无山埃的村子。

反对山埃采金工委会于今午在劳勿武吉公满的“反山埃,保家园”运动汇报会上,约100名村民一致通过把司法审核上诉至联邦法院,希望能够还一个健康无山埃的村子。

反对山埃采金工委会委员张佩霞说:“因为这是个关于民众环境公害的问题,之前错了的(环境评估报告)就要改,为何司法需要为公义设下期限?”

她也希望村民的坚持能够成为同样遭受Lynas稀土问题困扰的关丹市民的鼓励,并且让公害问题能够远离马来西亚。

她也现场向村民们筹募法律基金,以应付上诉联邦法院的费用。

她也感谢代表律师义务为他们打官司,减轻了工委会的财政负担。

上诉庭于周三驳回武吉公满居民挑战劳勿澳洲金矿私人有限公司环境评估报告的司法复核准令申请,并指居民迟至11年后才提出申请,在法律上迟了。法庭也认为,该报告已在公共领域长达11年,居民也知道这份报告,因此驳回了居民的申请。

工委会主席黄金雄也嘉许村民的努力,尤其是委员会年轻的一辈。

“你们在(上诉失败)时流下的不是伤心的眼泪,而是正义的眼泪,不像一些人流的是鳄鱼的眼泪。”

此话也引起村民们的热烈鼓掌和哄堂大笑。

持续抗争的重要性

隆雪华堂总执行长陈亚才(左下图)勉励武吉公满村民继续抗争下去,因为村民的最终目标不是在于司法审核的成功,而是在于关闭金矿公司。

“看到很多人扶老携幼出席今天的汇报会,我相当感动。这证明村民真的很关心危害健康的山埃课题,”他说。

他也以干净与公平选举联盟2.0集会为例,说明持续抗争的重要性。

“开始时每个人都是害怕上街示威的,后来就渐渐的不怕了,因为这是我们的国家,我们应用集会和言论自由的权利。”

“如果我们退缩,那只会助长恶势力的气焰,如果我们每个人站起来,那么当初恐吓你的,嘲笑你的到最后会怕了我们,就会达到最后的胜利。”

他也抨击有关当局的打压行动,令此汇报会只能在狭小的茶餐室而不是在对面的民众会堂举行。

“武吉公满的民众会堂应该是提供村民讨论重大事件的。(是我的话),我应该会剪掉会堂的锁头,因为这是人民最基本的权益。”

此外,此汇报会也得到万绕反高压与绕道委员会和隆雪华堂的约45人到场支持。包括隆雪华堂总执行长陈亚才、社会经济委员会主席陈松林和委员李英维、民权委员会总秘书陈慧君、万挠反高压电委员会主席兼万绕新村村长的吴亚九和委员们。

分享民运经验

吴亚九(右图)也在会上分享他们在抗争高压电缆土地征用的经验。

“当初我们也和你们一样,也面对警察和红头兵(镇暴队)的打压。在三月围村事件发生时,我们的八大妇女为了捍卫家园,大胆与警方对峙。”

雪州万绕州议员颜贝倪也在场提出安全的居住环境是基本的人权,也在世界人权宣言下获得保障。

“这个议题是合法的抗争,是在世界人权宣言下获得保障的。一次、两次的挫折,绝对不是永远的失败,加入你们的人只会越来越多。”

她也赞赏反山埃工委会的坚持立场为马来西亚的公民社会提供了良好的示范。

争取友族的支持力量

民主行动党籍都赖区州议员钟绍安(右下图)也在会上建议该运动应该在友族同胞及在劳勿市区多多活动,以凝聚更多的支持力量。

“我建议你们制作更多的马来文宣传材料,让这个运动不只是限制在于武吉公满而已。”

他也把这项运动定义为爱国运动,因为爱护及关心周遭环境是只有真正爱国人民才会做的。

汇报会后村民一起高唱改编至《我愿意》的歌曲,歌曲的内容关于村民抗拒山埃的心声和要求装置空气探测器。

在整个汇报会中有几位警员监场。

后来万绕反高压与绕道委员会和隆雪华堂的成员在参观豆腐厂途中欲在劳勿澳洲金矿私人有限公司门口拍照时,遭到警方以非法集会的理由驱赶。其中一位警员甚至威胁要逮捕他们并召唤警车来支援。

居民反山埃十大理由:

一、居民不要成为山埃采金的受害者

在金矿开始运作后短短一个月内三百人身体不适、皮肤痕痒出红疹、眼睛干涩流泪、喉咙不适、呼吸困难、失眠、呕吐、头痛头晕等。

二、二氧化硫(SO2)及氰化氢(HCN)空气指数超标10倍以上:

村民自行购置探测器,在2010-2011年间探测出超标指数。

·二氧化硫指标<2ppm
·距离金矿150m的武吉公满住家,0.3-19.6ppm
·距离金矿0.5-1km的双溪内住家,0.3-47.6ppm
·距离金矿1.8km的新邦加浪住家,0.3-0.6ppm
·距离金矿3km的新巴力住家,0.3-0.5ppm

根据美国环境保护署(EPA)的指南,住宅区的二氧化硫指数不可超过0.3ppm,一年不可出现超过四次。短短9个月,超标指数竟出现33次。47.6ppm是安全指数0.3ppm的120倍!

·氰化氢指标<4.7ppm
·距离金矿400m的武吉公满住家,间歇性出现0.3-30ppm氰化氢!
·距离金矿1.8km的新邦加浪住家,0.5ppm
·氰化氢只要持续数小时20ppm足以让人产生中毒症状,甚至死亡。

三、全球最靠近民宅的山埃采金矿场与民宅之间完全没有缓冲区(Buffer Zone),只相隔一条马路。

四、大量使用剧毒化学物质,每年使用:

·400吨的山埃(Sodium Cyanide),平均每日约1.5吨(只需区区100至200mg,便足以让人在1分钟内,甚至10秒钟内丧失知觉)
·131.4吨的二氧化硫(Sulfur Dioxide)等。

金矿公司处理废料储存不当

五、金矿公司没有公布有毒泥渣及废气的处理方式。

· 金矿公司的环境评估报告透露:会把渗有山埃与各种化学废料的坭渣存放在深坑里,但是并没有列明任何防范措施,避免雨水冲蚀,污染地面和地下水源 。而且,金矿由始至终都回避泥渣如何安全处理的提问。

·八个约三层楼高宽达数十公尺的大槽露天作业,所排放的化学气体能够随风飘移直径五公里的距离。除了污染空气,同时也可能会形成酸雨,污染地面和地下水源。

六、山埃采金法已在多个地区如德国、土耳其、罗马尼亚、希腊、洪都拉斯、阿根廷、美国科罗拉多州,威斯康星州及蒙大那禁用。同时多个国家也即将效法. 几乎所有的环保机构皆鼓吹禁用.当然也包括先进国家。

七、山埃意外难防:

·全世界曾发生多次金矿泄漏山埃意外。

·最严重的一次,2000年1月30日发生在罗马尼亚。
·当时一个金矿场的水坝破裂,排出10万立方公尺受山埃和其他重金属污染的流水,流入罗马尼亚、匈牙利和南斯拉夫的多条河流,其中欧洲多瑙河的2千平方公里集水区皆受到污染。

·污染导致河内大量生物死亡,沿河地区居民的生命与健康也受危害。

八、金矿公司没有公布应急措施

·根据《1996年主要工业意外风险控制条规》(CIMA Regulation):

·任何工业在任何时候储存、生产或使用二氧化硫超过20吨,务必拟定应急措施(off-site emergency respond plan);并主动提供相关资料予民众,这包括:其化学原料的毒性,有关风险;如何在紧急事发时与民众沟通;安排民众参与紧急逃生演习

·金矿公司并没有这么做,警方甚至施压阻止专家及村民举办讲座和解说会。

九、金矿公司没有公布“去毒”预算,也没有储备金。

金矿公司当初招股时,公开对外宣称:“马来西亚地方政府和租地者没有进行山埃去毒的要求”,因此该公司没有将去毒工厂的运作费用算入成本。

十、金矿场不符合国际安全标准,也没有签署《国际山埃管理法典》

2008年2月,专研山埃采金术的美国环境化学专家Dr. Glenn C. Miller到武吉公满实地考察,并在5月29日撰写了一份报告:

·详细列明金矿厂的设计漏洞百出,根本不符合国际安全标准,并指出金矿处理泥渣的方式皆可能释放出重金属和酸性废料,导致山埃金属污染(metal-cyanide contamination),严重影响未来数十年甚或数百年的地下水源。

· 金矿公司声称受到《国际山埃管理法典》的约束,所以安全无误。实际上,《国际山埃管理法典》的官方网站显示该公司并没有签署这项监督金矿业安全使用山埃的 国际准则,而《国际山埃管理法典》指导委员会成员之一则是为村民撰写专家报告的米勒(Glenn C. Miller)。

No comments:

About Me |简介

Kami adalah penduduk yang dilahirkan dan dibesarkan di Bukit Koman, Raub. Sememangnya, kami seharusnya dapat menikmati rahmat yang ditakdirkan, iaitu tinggal dengan aman. Namun, ketenteraman dan kesihatan penduduk tergugat apabila apabila lombong emas yang bersebelahan dengan rumah kediaman kami mengguna Sodium Cyanide dalam perlombongan. Ratusan penduduk mengadu tentang masalah kesihatan dalam tempoh 1 bulan selepas lombong emas mula beroperasi pada Febuari 2009. Kami tidak dapat lagi bertoleransi dengan ancaman ini. Untuk menjamin keselamatan ahli keluarga tersayang dan masa depan generasi kami yang akan datang, kami sanggup melakukan apa sahaja demi mempertahankan keamanan dan keselamatan kampung halaman kami. 我们是在劳勿武吉公满土生土长数十年的普通居民。本已到了知天命之年,奈何眼见挚爱的家园因为山埃的入侵,面临沦为“毒村”的致命威胁,我们决定站出来,抗战到底!为了我们爱惜的家人,为了我们的下一代,背水一战,决不妥协! Email:bancyanide@Gmail.com Facebook: https://www.facebook.com/BanCyanideInGoldMin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