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dnesday, June 20, 2012

84%受访者皮肤眼睛痒与咳嗽 山埃采金区健康异常超出十倍

【本刊曾剑鸣撰述】彭亨武吉公满村反山埃采金组织公布健康调查数据指,在武吉公满村及附近住宅区383名受访者中,超过84%人投诉身体健康状况出现状况,身上出现超过一种异常状况,大部分是皮肤痕痒、红疹、眼睛干涩流泪、呼吸问题、咳嗽。
槟州执业皮肤专科医生巴钦义(右图右二)指出,上述情况是非常异常的,其发生率超过日常状况的十倍之多。
巴钦义表示,除了皮肤、眼睛出现奇痒,还有呼吸问题、咳嗽问题,这明显是“外部因素”所造成的,估计是空气传播造成的刺激引起的。
他指出,皮肤是人类身体的第一防线,如果有外部不明物质侵入,就会在皮肤上产生异常反映。而呼吸疾病及咳嗽则是可能异物侵入人体的进一步症状。
武吉公满反山埃采金委员会在今年19日及20日在武吉公满村及附近的住宅区收集居民的健康调查数据。

矿厂附近500米皆民宅
武吉公满村是劳勿澳洲金矿公司(Raub Australian Gold Mine)山埃采金作业的地方。矿产附近都是村民的住宅,有些房屋与矿厂甚至仅距离一条马路,只有数百米,之间完全没有缓冲区。
上述健康调查访问的武吉公满村民都是住在矿厂约500米以内,而其他受访的住宅区则是距离矿厂1公里以内。总共收集到383人资料,其中250人住在武吉公满。
武吉公满反山埃采金委员会丘雪梨指出,调查人员在武吉公满村是沿户拜访,大部分人都接受调查,只有一两人拒绝,而有一些房子则是空着没人,估计收集到的250人资料是全体村民人数的三分之一。
上述调查涵盖整个武吉公满村,由于一些房子空着,有些人出外工作所以无法取得所有村民的资料,不过调查范围并没有特意集中在某区,所以调查结果相当能反映整个村子的确实状况。
武吉公满超过八成有多种不适症状
根据该调查,在383人受调查人当中只有21.9%人指身体没有健康状况。78.1%的人指身体超过一种身体症状,而在武吉公满村,该数据更是高达84.8%。
以 下是武吉公满村受访者呈报的身体症状、人数及其所占的百分比(大部分人都出现超过一种身体症状,所以该百分比涵盖了同样的受访者):皮肤痕痒/皮疹 (132人,52.8%)、眼睛刺痛/痒/模糊(118人,47.2%)、咳嗽(90人,36.0%)、头晕/头痛(35.2%)、疲累乏力 (34.0%)、呼吸问题(27.2%)、呕吐(5.2%)、哮喘(4.0%)、癌症(3.2%)、其他(15.6%)。
矿厂1公里以内住 宅区受访者也与武吉公满村受访者有同样的身体症状,尽管其百分比不太一样,但是都与武吉公满村的数据大约成正比。例如皮肤痕痒/皮疹(60 人,45.1%),眼睛刺痛/痒/模糊(50人,37.6%)、疲累乏力(47人,35.3%%)、头痛(46人,34.6%)、咳嗽(35 人,26.3%)。看来比较明显的差别是,武吉公满村受访者咳嗽占的比例比较高。
有50.4%的受访者指出,上述健康状况在山埃采金厂于2009年操作后变得更糟糕。回答2009年前后健康没有差别的人有35.2%,另有14.4%的人回答说不确定。
调查指出,身体症状不像是个人问题,武吉公满村受访者有54%人指家属也有类似的症状,而矿厂1公里以内住宅区受访者有37.6%指家属也有类似的症状。

不同年龄层皆有同样症状
本 次调查383人当中,有52.7%是50岁以上,27.2%是31岁至50岁。不管是武吉公满村或者其他住宅区,不同的年龄拥有上述症状的比例都相差不 多。例如,武吉公满村226名18岁以上者有85.0%有超过一种上述身体症状,而18岁以上者也有83.3%有超过一种上述身体症状。
摩托车技师温顺发(36岁)在记者会中指出,在山埃采金厂于2009年操作后,身体就一直有毛病,皮肤很痒,工作乏力,头晕,下午有时会嗅到很奇怪的化学味道,像漂白水,鼻子感觉很“酸”。
他在武吉公满开设修理摩托车行,隔壁邻居以及顾客都有类似的身体不适症状。他家有六人,四个小孩都有上述症状,妻子情况比较不严重。
今天出席记者会的儿子温志华年七岁,经常会皮肤痒、头痛、咳嗽,皮肤痒时,孩子会把皮肤抓破,皮肤出现许多斑点和结疤。
武吉公满村民邱亚牛(58岁)也投诉,每天五六点眼睛就会蒙蒙看不清楚,下雨滴到皮肤就会很痒,雨后屋顶也有奇怪的黄点。
温顺发说,几年来一直不停地看医生,吃各种药物和保健品,医生有时说吃错东西或用错肥皂,但是吃药或搽拭药膏后也不能好,花在医药的费用累计有8000多元。今天也把各种药物带来记者会展示。
温顺发说,近三年曾经检验血液,但是没有发现异常状况,但执业医生巴钦义指出,验血不能检测出皮肤和身体遭受的外部刺激。

外部因素引起多种异常症状
巴钦义表示,比较严格的是可作皮肤贴布测试(Skin Patch Test),但是该测试可能对村民身体造成极大不适。
巴钦义(右图)希望官方介入,提供更多科学技术辅助,检测村民的健康以及环境数据。
根据维基百科介绍,皮肤贴布测试的做法是将食物蛋白质贴在皮肤上最少二十四小时,并观察测试者皮肤上的红肿反应。由于测试于皮肤上进行,因而不适宜皮肤有伤口的人采用。这种测试能检测出实时性过敏反应,但就未能反映患者的延迟性过敏反应。
巴钦义指出,受访者中有少数的癌症与哮喘患者,由于变数很多很难置评其根源,但是大量受访者出现超过一种异常症状是值得注意的征兆。
他指出受访者皮肤痕痒、红疹、眼睛干涩流泪、呼吸问题、咳嗽的发生率比一般其他地方超过十倍之多。这些异常症状都是外部因素引起的。

空气污染指数超过百倍
山埃采金过程会释出两种有毒气体,即二氧化硫(Sulfur Dioxide)和氰化氫(Hydrogen Cyanide)。2009年建厂后,武吉公满村民就购置空气探测器探测上述两种有毒气体在空气中的污染指数。
直到2011年8月7日,在九个月内居民竟然测得空气中的二氧化硫指数是0.3至 47.66ppm.按照美国环境保护署(EPA)的工业安全指标,住宅区的二氧化硫指数不可超过0.3ppm,一年不可出现超过四次。可是在短短九个内,武吉公满村竟然出现超标33次。
47.66ppm是安全指数0.3ppm的159倍!
而氰化氫指数,则测得0.3-30ppm(间歇性出现),30ppm是该仪器的最高刻度,因此实际上指数可能更高也未知。工业安全指标是低于4.7ppm,等于超过了6.4倍。只要持续数小时暴露在20ppm空气底下,就足以让人产生中毒症状,甚至死亡。

没有妥善去毒措施
隆雪华堂民权委员会委员陈慧君指出,武吉公满的山埃采金厂可能没有为山埃采金的矿物尾做好“去毒”工作,而只是径自挖深入地底的大坑,把肥料埋在泥土内,因此造成的风险很高,会污染地下水源。
她指出,这等于没有妥善的处理矿尾肥料和废气,因此可能测得高危险的空气污染指数。
反山埃采金委员会指出,金矿公司没有宣布去毒预算和环保计划,也没有储备金应对泄露毒素意外和环境污染等。
反 山埃采金委员会文告指出,武吉公满金矿业主半岛金矿公司(Peninsular Gold Ltd)2005年6月17日向伦敦股市交易提呈文件就表示,借贷者或当地政府没有要求山埃去毒举措,“矿场的去毒总费用已纳入预防措施,但是并没有列入 操作的费用,因为可能那并不需要”。
文告表示,地方政府环境和健康委员会于2009年5月25日收集的矿渣样本中,发现存有0.03mg/L山埃成分,超出美国环境保护机构建议的0.2ppm水平。

扣政治化帽子罔顾人命
反山埃采金委员会成员在记者会也痛批旅游部长兼劳勿区黄燕燕罔顾武吉公满村民健康,而把反山埃采金运动扣上“政治化”的帽子。
丘雪梨表示,若来届大选黄燕燕再到劳勿区竞选,民众将让她尝试败选的滋味,以便为忽略人民健康付出代价。
丘雪梨也批评彭亨地方政府一再拒绝公布各种环境探测指数,声称那是安全机密,完全不理会人民的健康。
反山埃委员会成员张彩燕(右图)也怒斥说,首相纳吉一再宣称人民优先,但是为何住宅区却出现二氧化硫(SO2)和氰化氫(HCN,或称山埃),说这句话时到底有没有脸。
律师公会环境与人文主任陈永建(Roger Chan)也到场声援,指执政者利用官方机密为口实封锁咨询,其实在这些环境课题根本就无关国防安全机密,而都是攸关人民性命安全的资讯,政府不该封锁这些资讯。

促矿物局撤采金执照
丘雪梨(右下图)表示,彭亨州矿物及地质科学局(Jabatan Mineral dan Geosains Pahang)每年8月21日都必须检讨及更新武吉公满金矿的执照,因此反山埃委员会要求撤除该执照。
山埃委员会文告指出,现在实际的采金作业跟金矿公司在1996年呈交的初期环境影响评估报告(Preliminary EIA)已经相差很多,甚至违反许多规定的条件。
反山埃委员会要求立即发出停工令,阻止金矿公司继续在武吉公满采金,并且成立独立调查团实施完整的调查,特别是需鉴定村民怀疑有强烈山埃气味的来源,并且评估金矿公司所宣称的各种措施和数据是否符合安全。
反山埃委员会也敦促给予广场2公里范围内的居民实施全面的身体检查,若有患病则应立即送医。
反山埃委员会认为,为避免贻害人民,政府应该全民禁止山埃采金。

曾献议出售矿尾矿沙
丘雪梨也透露,有吉隆坡的承包商揭露曾受邀到武吉公满金矿厂,献议售予其矿沙,并以40万元的低价售出市场价格约200万元的矿沙。
据称,该承包商没有购买该矿沙,因为怀疑有问题,但是不知道是否有其他人买这些矿沙。
丘雪梨表示,还在查证这方面的讯息。但是该委员会担心,金矿厂受山埃污染的矿沙可能会流入建筑市场,因为市面上缺乏矿沙。

http://www.merdekareview.com/news_v2.php?n=25345

No comments:

About Me |简介

Kami adalah penduduk yang dilahirkan dan dibesarkan di Bukit Koman, Raub. Sememangnya, kami seharusnya dapat menikmati rahmat yang ditakdirkan, iaitu tinggal dengan aman. Namun, ketenteraman dan kesihatan penduduk tergugat apabila apabila lombong emas yang bersebelahan dengan rumah kediaman kami mengguna Sodium Cyanide dalam perlombongan. Ratusan penduduk mengadu tentang masalah kesihatan dalam tempoh 1 bulan selepas lombong emas mula beroperasi pada Febuari 2009. Kami tidak dapat lagi bertoleransi dengan ancaman ini. Untuk menjamin keselamatan ahli keluarga tersayang dan masa depan generasi kami yang akan datang, kami sanggup melakukan apa sahaja demi mempertahankan keamanan dan keselamatan kampung halaman kami. 我们是在劳勿武吉公满土生土长数十年的普通居民。本已到了知天命之年,奈何眼见挚爱的家园因为山埃的入侵,面临沦为“毒村”的致命威胁,我们决定站出来,抗战到底!为了我们爱惜的家人,为了我们的下一代,背水一战,决不妥协! Email:bancyanide@Gmail.com Facebook: https://www.facebook.com/BanCyanideInGoldMining